分类目录归档:新闻

加国解密档案 六四领导拟移巨款至瑞士

来源: 自由亚洲电台

加拿大机密文件显示﹐六四发生时﹐当时中共所有政治局常委曾查问如何将巨款移去瑞士。(海蓝报道)

加拿大国家档案解密中国在89民运期间的资料。据英国电讯报报道,前南华早报驻京记者Tom Korski自加拿大国家档案馆取得一批机密外交文件,内里记载加拿大使馆人员引述时任瑞士驻华大使指出,八九民运爆发后,中央所有政治局常委曾经接触他,商讨如何将巨款转移到瑞士银行。

密件又记述六四当时一些情况,包括一名老妇跪地请求士兵放过学生,但她被杀害。另外有一名男孩与一名推着婴儿车,内载有两岁婴儿的女人逃走时,被坦克车辗过。

密件又显示,六四事件发生后11日,加拿大驻华使馆发电讯至渥太华,形容中国“被一群老将军操控,政府盲目跟从他们的要求”,电报预言,事件真相将被掩盖。

在北京的天安门母亲张先玲指,89年她去寻找儿子王楠的时候,有人跟她说在南长街南口看到王楠受重伤,被戒严部队拉到马路上,救护车来了想救他,戒严部队不让去救,然后有一位老太太跪地求戒严部队救他,部队不让,并赶走民众,她不知道这名老太太是否加拿大外交官所见的同一人。

对于加拿大国家档案解密六四事件,张先玲指出,西方国家的人道主义有一定限制,她质疑当时为何不说出真相。

张先玲说:所谓的人道、正义也都有一定限制,当时为什么不说,现在才拿出来说,当然现在说也有意义。不过这个说明他们所谓的人道,真正关心的这种事情,他们还是害怕共产党对他们怎么样。

但纽约时报周四(29日) 引述舒爱文电邮回应指﹐89年任瑞士驻华大使期间﹐从来没有任何中共最高层的人物与他接触﹐问移走巨款的事情﹐“听来很荒谬” 。他指﹐89年前后﹐当时政治控制严密﹐他以及外国使节从来没有渠道可以直达中共高层领导。

1989年4月15日至6 月4日,北京多间大专院校发起大规模学生运动,反贪腐、争取民主自由及政治改革,最终遭到军队暴力镇压﹐事件大批学生及民遭追捕及判刑。

痛哭后脸露凶光 澳歹徒劫采访车堪称〝影帝级〞

新唐人2014年11月7日讯】澳洲一名闯入民宅被通缉的持枪歹徒,在逃跑时劫走采访车,过程中要求媒体记者拍摄他痛哭流涕道歉,并要摄影记者快报警抓他,下一秒即变脸露凶光,拔枪劫走采访车。戏剧化的转变过程被拍下后,放在网路上引发热烈讨论,称其演技堪称〝影帝级〞。

画面中,歹徒着皮衣留着胡须自称〝我叫朱里布克,我正被警察追缉…〞。据悉,胡须男日前持枪闯民宅,被警方通缉。

在逃跑的途中看到当地媒体〝7NEWS〞的新闻采访车,先是亮枪要记者下车,表明自己是个逃犯,并愿意接受采访,过程中,他不断的跟记者诉苦,说到激动处还趴在柱子上痛哭,最后坐在地上要记者快点报警抓他。

就在记者转身之际,胡须男突然跳上新闻采访车,笑着并亮出手枪指向记者,随后把车给开走,戏剧化的转变过程,让记者傻眼。胡须男劫车后开到加油站,被赶到的警方逮捕。

(责任编辑:许宁)

593006226
胡须男要求媒体记者拍摄他痛哭流涕道歉。(视频撷图)

593006227
胡须男要求媒体记者拍摄他痛哭流涕道歉。(视频撷图)

593006228
胡须男突然跳上新闻采访车并亮出手枪指向记者。(视频撷图)

593006229
胡须男突然跳上新闻采访车并亮出手枪指向记者。(视频撷图)

朝鲜女孩曝中国监狱对女人的性摧残超过朝鲜(图/视频)

原题:从“脱北者”看中国政府的“赖账”问题

每年有大批朝鲜百姓因为人权得不到最基本的保障而逃入中国。目前生活在华盛顿的赵真惠从1998年就开始10年逃亡生涯﹐赵真惠她说:女人都会来月事,那些卫生用品都是需要用的,他们(中国监狱方面)根本不给。北朝鲜他们起码给,给这些破衣服让我们用。女性“囚犯”只好用一些身边仅有的布料解决问题。但是,一旦被狱警发现,她们就会被狱警打﹐打致吐血﹐甚至不能走路。我们用了毯子,撕了毯子就用了。他说‘把那个给吃了’。把毯子给吃了,不吃就使劲打,打的脸就肿了,都吐血了,不能走路。

7045555993
采访结束后,赵真惠再次表示希望可以通过自由亚洲电台让更多的人知道朝鲜人的苦﹐从而帮助更多生活在中国的朝鲜难民和还未逃出朝鲜的难民。

每年有大批朝鲜百姓因为人权得不到最基本的保障而逃入中国。目前生活在华盛顿的赵真惠姐妹和母亲从1998年就开始了她们的10年逃亡生涯﹐但她们未有想到﹐当她们跨越国边境的那一刻起﹐迎接她们的会是另一天的黑暗。(李幼仪和潘家晴报道)

赵真惠:(中共狱警)进来就说检查,检查我们有什么东西,他(狱警)是男的,30多岁,他就过来查我们的身体。他就是随便对女人。

16年过去了﹐当27岁的赵真惠再次讲起在中国监狱的经历时﹐还是难以控制住自己愤怒的情绪。

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的解体加上朝鲜内部自然灾害的原因,朝鲜发生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饥荒。赵真惠的父亲因为偷偷到中国给家人带粮食﹐被朝鲜政府抓进集中营﹐后来饿死在被转移的火车上。赵真惠的奶奶生前最希望自己的后辈能活著走出朝鲜﹐但也带著这个遗憾离开人世。姐姐被卖去中国﹐最小的弟弟出生两个月被饿死﹐二弟弟在逃亡中国的途中也失散了。原本共有五个兄弟姐妹的赵真惠﹐在2008年被营救到美国时只剩下了一个妹妹﹐加上母亲。

赵真惠母女三人十年来共逃亡过四次﹐但都被中共警方抓获﹐在被遣送回朝鲜之前﹐她们曾被关押在吉林省延边边防大队监狱。赵真惠说在中国的监狱里没有性别的区分,狱警们根本不把朝鲜女性难民当做正常女人看待。

她说:女人都会来月事,那些卫生用品都是需要用的,他们(中国监狱方面)根本不给。北朝鲜他们起码给,给这些破衣服让我们用。

女性“囚犯”只好用一些身边仅有的布料解决问题。但是,一旦被狱警发现,她们就会被狱警打﹐打致吐血﹐甚至不能走路。

她说:女人长的就是这个样子,如果你们(狱警)不帮忙的话要我们怎么办?那个都可以,不帮忙都可以。我们实在没办法了,我们用了毯子,撕了毯子就用了。然后管教发现我们用那个的话,他说‘把那个给吃了’。把毯子给吃了,不吃就使劲打,打的脸就肿了,都吐血了,不能走路。

更加不人道的﹐监狱内即便是对待孕妇和老年人也不会丝毫留有情面。赵真惠讲述了发生在监狱里的另外一件事情﹐

她说:有一个孕妇怀孕5个月,她坐著很累,她就靠墙边坐著。有一个老太太,她75岁,她被抓的时候要跑,有人推她一把,然后她的腰给坏了,所以她也坐不了,她进来之后总是躺著。我那时候生病了,不能起来,因为发烧。他(狱警)一进来,就拿著棍子使劲的打。把老太太打的半死,把她(孕妇)也给打了。她(孕妇)已经流血好几天了,因为压力(stress)很大,被抓的时候也摔倒过。她不敢吃东西,所以她快要掉胎了,但是狱警还是打。我就怕她会掉胎,因为她用了三年才有了这个孩子,但是就被抓了。我知道那个孩子对她很重要。所以我就爬著过去,抓住他(狱警)的腿说‘你别打她,她怀孕5个月,身体不好,老是出血,你再打她会掉胎。’‘管她呢,那又不是我的’,他(狱警)就这样说。

当赵真惠被关押在图们边防大队监狱时﹐她趁监狱上级领导考察监狱时反映一些问题,包括饮食问题,希望监狱方面每个月有一天可以在做饭的时候放一点油进去,以便让被关押的朝鲜人活下去。但是她的反映只换来了监狱方面更严酷的虐待。

2008年初﹐赵真惠和一些其他朝鲜难民在一位韩裔美籍牧师的帮助下﹐准备通过内蒙古进入蒙古国。因为蒙古承认朝鲜难民身份﹐在那里他们会向警方自首﹐然后转送第三国。不幸的是﹐逃亡再次失败﹐赵真惠母女被关押在北京的监狱。当时正值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夕﹐中共政府为了本身的国际形像﹐加上教会的帮助﹐美国政府和联合国难民署的施压﹐中共政府释放赵真惠母女。在美国驻京使馆的协助下﹐三人搭上了飞往西雅图的航班。

现在的赵真惠最怕在餐桌上见到芹菜﹐特别是芹菜的叶子。她告诉记者她在中共监狱里1年多的时间里﹐监狱里每天提供的伙食都是白水煮芹菜叶﹐加很多盐﹐从来没有变换过。

近年来,随著美国政府帮助一些朝鲜难民来美,加之联合国今年较早时举行的朝鲜脱北者听证会,很多海外政府组织不仅得知朝鲜政府是如此黑暗霸道,也间接了解到朝鲜脱北者在中国受到的非人待遇和中国监狱的暴力。

中共政府在对待朝鲜难民问题上态度一向强硬。联合国朝鲜人权状况调查委员会在今年2月发布的公告中提及去年曾向北京方面提出请求,试图访问中国与朝鲜接壤的一些地方了解情况,但受到中共政府的无视。去年11月7日,委员会再次向中共政府发出请求,但中共外交部门的回覆是“鉴于中国对具体国别任务的立场,特别是涉及朝鲜半岛的问题上,不便向委员会发出邀请,”以惯用的“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借口为理由搪塞。中共政府拒绝朝鲜问题委员会的部分原因很有可能是不希望外部世界接触到中共监狱不人道的一面,特别是对待外国籍被关押者如此惨无人道的实况。

联合国于1951年生效的《难民地位公约》(Convention Relating to the Status of Refugees)中明白指出﹐难民的定义是指“无论有无国籍,具有正当理由而畏惧会因为种族、宗教、国籍、特定社会团体的成员身份或政治见解的原因,受到迫害,因而拘留在其本国之外,并且不能或由于其畏惧,不愿接受其本国保护的任何人。”脱北者显而易见的是属于难民。而中共政府于1982年9月24日提交申请加入承诺将会尽到保护难民的义务﹐但在22年的时间里,中共政府在对待朝鲜难民的问题上却一直在违反公约的宗旨。

在美国国会研究服务中心提交的《朝鲜在华难民的人权问题》中曾分析,朝鲜人与中国的朝鲜族人同源。中共政府怕帮助朝鲜难民的行为会成为日后在处理新疆、西藏问题上的软肋。

但不管是中共在对待朝鲜难民问题上的躲避,还是对待宗教自由问题的专一,都在揭示中共政府喜欢“赖账”的本性。对外因为好面子而给出的空口承诺,在具体的执行过程中却蛮横的不讲道理。

美国国会研究服务中心在2007年曾向美国国会提交名为《朝鲜在华难民的人权问题》(North Korean Refugees in China and Human Rights Issues: International Response and U.S. Policy Options)的报告。报告中指出,约有60万至200万朝鲜人死于从未被朝鲜政府公开的饥荒当中。从90年代初的饥荒开始,大批朝鲜难民涌入中国东北地区,集中在吉林图们和辽宁丹东两地。朝鲜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黑暗和粮食的短缺让脱北者们穷途末路,“脱北”是他们唯一的选择。中国是朝鲜难民离开朝鲜的唯一途径。虽然朝鲜与韩国也有接壤,但朝鲜战争的遗留问题使得朝韩边境称为世界上最危险﹑也是最难跨越的地区之一。由于中共政府不承认朝鲜难民身份,朝鲜难民在进入中国后只能隐姓埋名的生活,一旦被公安部门抓住,将会受到严刑逼供等非人道待遇,并会被遣送回朝鲜。

韩联社上周二(12日)的报道,11名朝鲜脱北者企图前往老挝时在云南省昆明市被中国边防部队抓获。据悉,这11名女性脱北者将首先被移送至辽宁省的口岸城市丹东,随后被遣返回朝鲜。据悉,目前约有3万至5万的朝鲜难民秘密地生活在中国东北地区,他们都未被提供最基本的生活保障。

这笔帐,中共究竟还要拖到几时?

7045555994
脱北者赵真惠作为非营利性组织“朝鲜人在美国”(NKinUSA)的创始人和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合影。(粤语部李幼仪拍摄)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挪威政府发布紧急恐袭警报 全国警戒

大纪元2014年07月26日讯】 (大纪元记者罗勇军挪威报导)挪威警方7月24日(周四)称,他们已经获悉可靠情报,未来几天内挪威可能遭受迫在眉睫的恐怖袭击。挪威警方已经在机场、火车站、边境口岸和一些象征性建筑部署了武装警察。这是自1973年以来挪威首次发布的全国性警告。挪威朝野纷纷称赞公布于众的反恐方式处理得当,但一些专家认为有更合适的做法。

可靠的情报

7月24日(周四)上午,挪威司法部、警察安全和行动部门联合召开紧急的新闻发布会,挪威警察安全部门(PST)负责人比约恩兰(Benedicte Bjørnland)说,未来几天内,与叙利亚有关的伊斯兰武装分子可能计划在挪威发动恐怖袭击,与以前虚惊一场的情报不同,这次情报是可靠的,但目前还不清楚具体执行袭击计划的人物、时间、地点和目标等信息。

挪威首相索尔贝格本打算周四与家人一块去渡假,但在周三被告知恐袭威胁,取消了休假计划。她说:“这是PST和军事情报局认为可信的恐袭威胁的情报。”

武装警察派驻机场、车站、码头、边境口岸

挪威警方和航空部门加强了机场的警戒水平,武装警察驻守所有机场和收费站。奥斯陆中心车站和奥斯陆机场等关键地点增派了大量的警察和便衣人员,议会大厦、皇宫、奥斯陆市政厅被封闭起来,停止向公众开放。警方还要求正在休假的警员尽快赶回来,并请求军队支援,越来越多武装警察在街头巡逻。

挪威边境口岸包括与芬兰接壤的遥远北部边界也加强了防备措施,与瑞典交界的主要公路的边境口岸随处可见武装警察,所有到达挪威港口的船只都被要求提供乘客名单。挪威南部的克里斯蒂安桑港,警方对随丹麦渡轮抵达的车辆进行严格检查,若没有正当理由,则拒绝入境。

同时,挪威的一些企业巨头如国家石油公司(Statoil)也被敦促对安全措施进行检查,并确保其是最新的。霍达兰郡警方增强了Statoil下属蒙斯塔德工厂周边安全措施。挪威全国各地的医院也处于高度的准备状态。

但本周末在奥斯陆开始的挪威杯青少年足球赛和准备在卑尔根举办的高桅横帆船赛不会被取消,挪威杯比赛预计会吸引来自50多个国家的30,000参赛者,直到8月2日才结束。而在卑尔根高桅横帆船赛预期将吸引五十万人参加。大赛的组织者称将会遵从警方的意见,警方也将加强周边的安全措施。

议员赞扬透明的信息

挪威的议员们称赞挪威司法部、警察安全处(PST)和警察总局勇于沟通和信息透明,称当市民们发现大量武装警察出现在街头时,向他们公布恐袭信息是积极的、重要的、正当的。相信发布警告能够威慑恐怖份子、保护易受攻击的目标和化解恐怖袭击。这等于发送一个消息给恐怖份子,挪威已经准备好了,恐怖袭击会失败。

反恐专家担心打草惊蛇

一名专门从事情报、防务和安全政策的记者兼作家斯托马克(Stormark)说,司法部为降低政治风险,公布恐袭信息,很可能使恐怖份子加快行动,如果恐怖份子准备好一切的话。恐怖份子也可能会暂时隐藏起来,并在稍后的时间里再发动恐怖袭击。

瑞典反恐专家和研究人员兰斯托普(Magnus Ranstorp)也认为,在斯堪的纳维亚背景下做出这样的全国性警告,非常罕见,很难分辨措施是否必要,直到真相大白。安全工作最好还是默默进行,才能够采取行动并逮捕和起诉恐怖份子。

“如果恐袭并没有发生,人们有权利质疑情报部门到底得到了什么样的情报。毫无疑问,他们必须解释,为什么他们制造了这个混乱和不确定。”兰斯托普说。“据我所知,他们现在并没有给出更多的信息,我希望一两个星期之后他们能够说明依据什么情报作出决定的。”

(责任编辑 马丽)

本日最好笑 陈光标:四年拿下诺贝尔和平奖(图)

043343778

之前因高调赴美接受所谓“世界首善”证书,引发外界造假疑云的中国富豪陈光标,为了让事态平息,对于其指控“设局诈骗”自己的“联合国人员周璐璐”,陈光标公开表示将不追究责任。惟从造假事件爆发至今,所谓的周璐璐仅出现在陈光标所提出的手机照片中,本人从未现身或公开发言。

此同时,陈光标还发出豪言,称自己仍将持续行善,并称全球唯一能与陈光标竞争“世界首善”名号者只有微软创始人比尔盖兹(Bill Gates),陈称自己已准备好要在四年内赢取诺贝尔和平奖。

网友对陈的言论已经骂到无言,只能感叹:“这人早已不知廉耻,而且近于疯狂”,还有网友讽刺:“以中国现况推估,他大概四年内就会进去(指坐牢)。”

来源: 苹果日报

“六四”广场无人死?王丹斥责高达斌(图)

0151155164
(网络截图)

看中国2014年05月31日讯】(看中国记者黎紫曦报导)“爱港之声”主席高达斌日前对外声明,1989年6月4日,北京天安门广场内无人死亡,更声称,有几千人或几万人死才算是“屠杀”。

对此,“六四”学运领袖王丹在脸书上表示:“死一个人,都不应当,因为生命是宝贵的。怎么可以用数字来衡量?” 他斥责高达斌在为中共辩护,“连中共自己,都不好意思出来为自己杀人辩护,现在高达斌却为杀人辩护。他是香港人之耻,……”

此前,高达斌公开指责,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将“六四”事件告诉年轻一代是不道德的行为。

王丹则批评高达斌此举是不负责,并提醒他不要以为“抱住中共的大腿就可以衣食无忧。”“当民主化的一天,你一定会被送上审判席。”

今日,针对高达斌说“六四”无人死亡遭王丹驳斥事件,被海外多家媒体报道,据本网站查证,有国内媒体一度转载相关内容,但遭中共当局过滤删除。

浙江狱案“女酷吏”微博叫嚣:政法委定的调

民间强烈要求法办“女神探”聂海芬 复查其经办的300死刑案

04123201
“浙江叔侄冤狱案”曝光后,侦办此案的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预审大队大队长——“女神探”,但在民间称为“酷吏”的聂海芬,登上微博热搜榜。受害人张高平表示,“我要起诉他们,尤其是那个‘女神探’,在没有任何证据的前提下,断定我们涉罪,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他们。”(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3年04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净报导)“浙江叔侄冤狱案”终获洗雪,受害人张高平表示将对涉案人起诉。而侦办此案并备受公众指责的“酷吏”聂海芬在“消失”数日后终于微博发声,称“你们知道政府有个政法委、法院有个审委会…每个案件,你们知道是谁定的调子吗?”“你们敢向政法委叫板吗?”对此,民间有强烈呼声要求法办聂海芬,并复查其经办的300死刑案。

“女酷吏”聂海芬首次微博发声叫嚣

“浙江叔侄冤狱案”曝光后,侦办此案的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预审大队大队长——“女神探”,但在民间称为“酷吏”的聂海芬,登上微博热搜榜。但聂海芬一直未露过面,媒体也找不到她。

九年冤狱,终获洗雪。受害人张高平对大陆媒体表示,“我要起诉他们,尤其是那个‘女神探’,在没有任何证据的前提下,断定我们涉罪,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他们。”

04123202

“浙江叔侄冤狱案”曝光后,侦办此案的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预审大队大队长聂海芬在“消失”数日后终于微博发声,称“你们知道政府有个政法委、法院有个审委会…每个案件,你们知道是谁定的调子吗?”“你们敢向政法委叫板吗?”(网络图片)

近日,这位被中共官方媒体《中央电视台》吹捧为“无懈可击的女神探”聂海芬,在中国网络舆论不断声讨之下,“失踪”多日后终于发声。

“我不是恶警察,我不能坐牢,坐牢的应当是我们公安局长、检察院长、人民法院院长!”这位署名“我是聂海芬”的微博用户在4月2日首次发布微博后,不断受到网络关注,同时在公众对其纷纷谴责中也不断进行反击。

她在微博上叫嚣说,“警告所有人身攻击的公猪、大V们,你们就是下一个@李庄,重庆市么宁没事吧?我有什么事?”

“你们知道政府有个政法委、法院有个审委会…每个案件,你们知道是谁定的调子吗?”这位“聂海芬”还说,“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是恶妇,你们对一妇孺叫板,你们敢向政法委叫板吗?”

在“浙江叔侄冤狱案”被官方审定为冤案前,聂海芬一直是当地警方的一面旗帜,当时媒体不止一次地对她进行重点报导,报导中充满誉美之词。

浦志强:聂海芬有罪应拘捕她

2006年4月,官方媒体央视曾推出“浙江神探”系列报导之“无懈可击聂海芬”。节目讲述了聂海芬参与侦破“5•18奸杀案”时,如何在没有找到任何物证的情况下,通过“突审”,让“惊魂未定”的张氏叔侄交代“犯罪事实”,进而从“细节”入手,获得了“无懈可击”的证据。

近期,“浙江叔侄冤狱案”被媒体报导出来后,受到律师界的广泛关注,且对于“无懈可击”的聂海芬不断进行抨击。

中国知名律师浦志强4月3日在论坛上发表博文说,“这件迟来十年的正义,也让杭州女神探聂海芬,再次进入公众视野。”他说,“她是用诛心办案的不靠证据,无懈可击的打垮了‘央视法治’。”

“我想说,这么干不全怪你,命案必破,群众看着,领导压着,不破行吗?不破不足以平民愤嘛!那时候,你面对张高平叔侄俩,心里早不把他们当活人了,早把他俩当杀人犯了,剩下的就是追寻内心逻辑,把他俩办成杀人犯,而且‘无懈可击’。”

浦志强说,“我想听聂海芬诉诉衷肠:你选这件破绽百出的案子,你敢跑北京上央视得瑟,给全地球人民普法,显摆你强大的逻辑,这说明你是个逻辑强大的女人,说明你残忍刚愎而愚蠢。我是想说服你,请尽快给社会一个交代:你经手死了的那三百来人,都有谁也是冤枉的?”

他最后表示,“我认为,应当逮捕聂海芬,并调查她的团队,他们是罪犯,天理、国法都不容。”

“女神探”聂海芬是怎样炼成的? 公众称其“魔鬼”

《云南信息报》2日以“‘女神探’聂海芬是怎样炼成的?”为题报导了张高平和张辉两位受害人遭受当局警方刑讯逼供的过程。

张高平说在杭州西湖刑警大队他苦头吃尽,“他们让我站了7天7夜,让我蹲马步,不让我吃饭,我实在受不了赖在地上,他们就抓我的头发,我还是起不来,他们就提着我的手铐不停抖,我被抖到骨头都酥了才勉强站起;用拖把棍按我的脚,按到我骨头受不了不停地叫,我一叫,他们就笑,像看猴子一样;又把我按到地上,脚朝天,把我嘴巴封住,矿泉水灌到鼻子里去;打巴掌,跪皮鞋底那些都是小事……现在手臂上还有被他们用烟头烫的疤。”

对于制造出“浙江叔侄冤狱案”并被官方大力宣传的“女神探”聂海芬,在网络上激起公愤。中国著名律师袁裕来在微博上表示,“我们必须要问的是,如此神探还有多少?评判神探的口径,应该是大体统一的吧。产生如此神探的土壤还在吗?河南尉氏县政法委书记不是还在公开辱骂律师都是孬种吗?”

作家草军书说,“网上很多人要求警方法办制造5•18叔侄奸杀冤案的杭州市公安局预审大队长聂海芬。想让这个蛇蝎心肠傻B女进监狱是不可能的,她现在的‘失踪’应该是警方的安排,让它躲起来避风头。这个女人经办了300起死刑案,冤案不可能就这一起。这样的魔鬼竟是女神探、三八红旗手、还自编教材给警校学生上课。”

(责任编辑:谢东延)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3/4/4/n383851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