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wkym

关于wkym

网开一面

加国解密档案 六四领导拟移巨款至瑞士

来源: 自由亚洲电台

加拿大机密文件显示﹐六四发生时﹐当时中共所有政治局常委曾查问如何将巨款移去瑞士。(海蓝报道)

加拿大国家档案解密中国在89民运期间的资料。据英国电讯报报道,前南华早报驻京记者Tom Korski自加拿大国家档案馆取得一批机密外交文件,内里记载加拿大使馆人员引述时任瑞士驻华大使指出,八九民运爆发后,中央所有政治局常委曾经接触他,商讨如何将巨款转移到瑞士银行。

密件又记述六四当时一些情况,包括一名老妇跪地请求士兵放过学生,但她被杀害。另外有一名男孩与一名推着婴儿车,内载有两岁婴儿的女人逃走时,被坦克车辗过。

密件又显示,六四事件发生后11日,加拿大驻华使馆发电讯至渥太华,形容中国“被一群老将军操控,政府盲目跟从他们的要求”,电报预言,事件真相将被掩盖。

在北京的天安门母亲张先玲指,89年她去寻找儿子王楠的时候,有人跟她说在南长街南口看到王楠受重伤,被戒严部队拉到马路上,救护车来了想救他,戒严部队不让去救,然后有一位老太太跪地求戒严部队救他,部队不让,并赶走民众,她不知道这名老太太是否加拿大外交官所见的同一人。

对于加拿大国家档案解密六四事件,张先玲指出,西方国家的人道主义有一定限制,她质疑当时为何不说出真相。

张先玲说:所谓的人道、正义也都有一定限制,当时为什么不说,现在才拿出来说,当然现在说也有意义。不过这个说明他们所谓的人道,真正关心的这种事情,他们还是害怕共产党对他们怎么样。

但纽约时报周四(29日) 引述舒爱文电邮回应指﹐89年任瑞士驻华大使期间﹐从来没有任何中共最高层的人物与他接触﹐问移走巨款的事情﹐“听来很荒谬” 。他指﹐89年前后﹐当时政治控制严密﹐他以及外国使节从来没有渠道可以直达中共高层领导。

1989年4月15日至6 月4日,北京多间大专院校发起大规模学生运动,反贪腐、争取民主自由及政治改革,最终遭到军队暴力镇压﹐事件大批学生及民遭追捕及判刑。

Advertisements

六四解密:加外交官担心使馆遭入侵

AB988203
1989年北京“六四”镇压期间王维林站在坦克前

美国之音 最后更新 29.01.2015 00:31

AB988204
加拿大使馆解密文件影印本

近期解密的文件披露了1989年天安门广场镇压学生事件曾给加拿大外交官带来的恐惧。在当时往来于加拿大驻北京大使馆和渥太华之间的电传文件,加拿大外交官担心中国军队会“入侵”驻华使馆。这些电报描述了使馆官员当时掌握的一些64军队开枪后的灾难情形,其中包括公开处决,以及从一段北京运河捞取尸体的情形。

据加拿大网站Blacklock记者汤姆·考斯基(Tom Korski,曾经是香港南华早报驻北京记者)最近的报道,这些由加拿大国家图书馆与档案馆依照信息获取法解密的电传文件长达数千页。这些电文包含大量与26年前中国军队在北京城中心地带枪杀学生相关的内容。加拿大驻华使馆将军队开枪称之为“野蛮”。

电文记录了一名幸存者向使馆官员叙述他亲眼目睹的情形。这名幸存者说:“一名年长妇女跪在士兵面前为学生求情。士兵打死了她。一个男孩在帮助搀扶一个推着两岁孩子的妇女时被坦克碾死。”

“坦克掉过头,碾死了他们。”

“士兵用机关枪开火,直到弹尽为止。”

文件描述,天安门附近到处飞着子弹,子弹“弹射到附近的房屋内,打死了不少居民。”

使馆文件写到:“或许需要经过多年才能了解到真实的故事。这段黑暗的时期可能会很漫长。”

使馆官员在1989年6月7日的一份电报中写到,中国官员与他们联系,要求提供在大规模逮捕抗议者期间,是否有异议人士在使馆内寻求庇护。使馆工作人员估计,仅在北京就有大约一万人被捕,包括两名因在办公室发送传真而被捕的IBM雇员。

电文写到:“中国当局询问加拿大驻京使馆,是否有中国学生前去寻求庇护。官员们对如何回应感到为难。他们担心,如果让他们进入,士兵会侵入使馆把他们带走。”

时任加拿大驻华大使厄尔·德雷克表示,他不记得发出过这样的电文。他说,当时发出的电文非常多,或许有人在未经他审核的情况下发出了这些电报。

德雷克说,当时没有任何中国学生前去加拿大使馆寻求庇护。

1989年6月15日的一份电文中写到:“这个国家现在被一群邪恶的年长将领所控制,政府被盲从他们命令的人所操控。情况看来糟糕至极。”

加拿大外交官在电文中指责中国是“老人当政”,“丧失一切合法性”,被“邓皇帝”所统治。

使馆文件描述当时85岁的邓小平“看起来虚弱”,但“据称很清醒。”

电文写到:“一名澳大利亚医生证实,他的朋友、邓(小平)的泌尿医生告诉他,邓已经患前列腺癌有一段时间了。”“邓在接受可的松(cortisone,肾上腺皮质类药)治疗,因而导致其面部浮肿。这会导致间歇性多动。”

使馆官员的其他电文还还叙述了中共“最高层令人震惊的腐败”。电文写到:“瑞士大使是个‘中国通’。他在过去几个月间告诉我们,每个政治局常委都找他谈有关把大量资金转移到瑞士银行账户的事。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他敦促我们格外小心地保守这方面的信息。”

这些电文大多数没有签名。前大使德雷克在其1999年出版的《草原外交官回忆录》(Memoirs Of A Prairie Diplomat)中写到,1989之夏,他经历了一生中最为重大的事件。他回忆,当时政府疏散了550名加拿大公民,并开通了普通话对华广播。时任加拿大外长以“无情”和“残酷”谴责了中国当局向学生开枪。

编者按:本文左侧有上述的加拿大政府的部分解秘文件的链接,美国之音中文部不对文件的具体内容负责。

文档

加拿大政府部分解秘文件之一
加拿大政府部分解秘文件之二
加拿大政府部分解秘文件之三
加拿大政府部分解秘文件之四

英媒爆“六四”时江泽民巨资转移瑞士银行计划(图)

26045431733
江泽民在“六四”时就想把钱转移瑞士银行。(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5年01月29日讯】(看中国记者孙宇综合报导)近日,英媒披露了关于1989年“六四惨案”期间,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每一位成员都想把资金转移到瑞士银行的事情。从中共十三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名单可以看到,有江泽民的名字。早前曾有媒体报导,中共高官在瑞士银行约有5千个帐户,而江泽民在瑞士账户的金额数字尤为惊人。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官方网站1月27日报导,香港《南华早报》前驻京记者科尔斯基(Tom Korski)取得了加拿大国家档案馆的解密文件,其中包括26年前加拿大驻京大使馆的电文。其中最具爆炸性的消息是,中共最高领导层在“六四”期间想把资金转移到瑞士银行。

一个外交电文称,时任瑞士驻华大使是个中国通,他向加拿大外交官员透露,在过去的几个月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中的每个成员都跟他接触过,想了解如何把巨款汇到瑞士银行账户。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共十三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名单可以看到,有江泽民的名字。江泽民1989年6月获选举为中央委员会总书记,11月被选为中共中央军委主席。

早前就有海外媒体披露,江泽民在瑞士银行有惊人的存款。海外电子杂志《大参考》总第1918期报导说,江泽民在瑞士银行有三亿五千万的秘密账号。

据香港《开放》杂志报导,原中行副董事长刘金宝在狱中爆出江泽民将20亿美元存在瑞士。而国际结算银行在2005年12月发现一笔无人认领的二十多亿外流美元,据指也是江泽民在十六大召开前,为自己准备后路而转移到国外去的。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报导,目前瑞士银行管理行业规模非常庞大,仅管理离岸资产就有2.2万亿(兆)美元,约占全球三分之一。有海外媒体爆出,中共高官在瑞士银行约有5千个帐户。

旅美中国社会问题研究人士张健对新唐人电视台表示:“1989年六四的时候,我听老一代的人都在说,中共统治了这个国家,这些官员们已经烂到根了,每个人动辄都是几十万、上百万的贪污。”

“六四”学运亲历者郑存柱认为:这个档案的解密可以再一次告诉世人,共产党的统治是不得人心的,连他们自己都认为他们的统治将来有一天肯定是垮台的。

“六四档案实录”曹思源曝中共拒不接受学生撤离

最后,阎明复打电话过来了,说:“请大家回去休息。”没戏了!“中央不同意!”不接受我们学者和学生共同达成的协议。如果党中央接受,那么马上就会实现,停止绝食,撤出天安门广场。我说这个,重要的意义就在于:并不是学生把共产党逼到绝路,而是中共要开枪。

宪政学者曹思源遗体告别仪式,11月2日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举行,逾300名学者到场送行。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女儿王雁南、政治秘书鲍彤等均向曹思源敬献花圈。

就在此时,曹思源早前录制的“六四档案口述实录”首次公布于众。曹思源揭露,89年“六四”绝食后,广场学生不是不给中共台阶下,而是中共要开枪屠杀学生和市民。

曹思源:五一七,统战部给我打电话,赶到统战部,一分钟也不耽误。阎明复跟我们,北京­知识界,比较著名人物,我、周舵。阎明复说,政府需要跟学生对话,缓和局面。你们与学­生密切,北大人大清华讲演,说得上话,参与缓和局势。我觉得不勉强。不参与并非不关心­运动,不希望太长时间,不可控制结局。因此愿意参与缓和局势活动。阎明复:你们能不能­让学生停止绝食,撤出广场?

我起草公开信,而学生代表提出不能秋后算账,中共中央表态要表决才能通过,时­间延长。可能巨变,饿死人。所以我建议,党中央应该委托一名负责同志,全权处理学生运动的问题。处理的成功还是失败,事后可以评价,追究这个中央领导人的功过。因此,根据这些基本讨论的想法,我记得一共写了四条:

第一条:建议中共中央委托一名政治局常委,代表中央全权处理学生问题。我当时提了赵紫阳,有人反对。于是就没写赵紫阳。就是由中央委托一名政治局常委,来全权处理学运问题;

第二呢,就是,就是承认学生运动是爱国民主运动;

第三呢,就是,中央保证不对学生不秋后算账;

第四呢,学生停止绝食、立即撤出天安门广场。

我要的是最后这条,我希望这个事情缓和,不出人命,不会产生爆炸性结果。我写了这四条,是我亲笔起草的。然后呢,我们这些学者,大概是10个人不到,8个人还是9个人我不记得了,都签名了。签名以后呢,我们就给阎明复看。阎明复看了我们这个起草的公开信,觉得很好。因为我们都想缓和矛盾嘛。谁说我们这些知识分子“唯恐天下不乱”啊?我们想缓和矛盾。

中央统战部在府右街的西边,跨过府右街,东边就是中南海。所以我们把东西交给阎明复了,那么阎明复就到中南海去了,然后我们就等在那里。我们都中午前后到统战部的,一直待到晚上两点到三点之间。最后,阎明复打电话过来了,说:“请大家回去休息。”没戏了!“中央不同意!”不接受我们学者和学生共同达成的协议。

如果党中央接受,那么马上就会实现,停止绝食,撤出天安门广场。我说这个,重要的意义就在于:并不是学生把共产党逼到绝路,而是中共要开枪。

http://www.aboluowang.com/2014/1203/481059.html

痛哭后脸露凶光 澳歹徒劫采访车堪称〝影帝级〞

新唐人2014年11月7日讯】澳洲一名闯入民宅被通缉的持枪歹徒,在逃跑时劫走采访车,过程中要求媒体记者拍摄他痛哭流涕道歉,并要摄影记者快报警抓他,下一秒即变脸露凶光,拔枪劫走采访车。戏剧化的转变过程被拍下后,放在网路上引发热烈讨论,称其演技堪称〝影帝级〞。

画面中,歹徒着皮衣留着胡须自称〝我叫朱里布克,我正被警察追缉…〞。据悉,胡须男日前持枪闯民宅,被警方通缉。

在逃跑的途中看到当地媒体〝7NEWS〞的新闻采访车,先是亮枪要记者下车,表明自己是个逃犯,并愿意接受采访,过程中,他不断的跟记者诉苦,说到激动处还趴在柱子上痛哭,最后坐在地上要记者快点报警抓他。

就在记者转身之际,胡须男突然跳上新闻采访车,笑着并亮出手枪指向记者,随后把车给开走,戏剧化的转变过程,让记者傻眼。胡须男劫车后开到加油站,被赶到的警方逮捕。

(责任编辑:许宁)

593006226
胡须男要求媒体记者拍摄他痛哭流涕道歉。(视频撷图)

593006227
胡须男要求媒体记者拍摄他痛哭流涕道歉。(视频撷图)

593006228
胡须男突然跳上新闻采访车并亮出手枪指向记者。(视频撷图)

593006229
胡须男突然跳上新闻采访车并亮出手枪指向记者。(视频撷图)

朝鲜女孩曝中国监狱对女人的性摧残超过朝鲜(图/视频)

原题:从“脱北者”看中国政府的“赖账”问题

每年有大批朝鲜百姓因为人权得不到最基本的保障而逃入中国。目前生活在华盛顿的赵真惠从1998年就开始10年逃亡生涯﹐赵真惠她说:女人都会来月事,那些卫生用品都是需要用的,他们(中国监狱方面)根本不给。北朝鲜他们起码给,给这些破衣服让我们用。女性“囚犯”只好用一些身边仅有的布料解决问题。但是,一旦被狱警发现,她们就会被狱警打﹐打致吐血﹐甚至不能走路。我们用了毯子,撕了毯子就用了。他说‘把那个给吃了’。把毯子给吃了,不吃就使劲打,打的脸就肿了,都吐血了,不能走路。

7045555993
采访结束后,赵真惠再次表示希望可以通过自由亚洲电台让更多的人知道朝鲜人的苦﹐从而帮助更多生活在中国的朝鲜难民和还未逃出朝鲜的难民。

每年有大批朝鲜百姓因为人权得不到最基本的保障而逃入中国。目前生活在华盛顿的赵真惠姐妹和母亲从1998年就开始了她们的10年逃亡生涯﹐但她们未有想到﹐当她们跨越国边境的那一刻起﹐迎接她们的会是另一天的黑暗。(李幼仪和潘家晴报道)

赵真惠:(中共狱警)进来就说检查,检查我们有什么东西,他(狱警)是男的,30多岁,他就过来查我们的身体。他就是随便对女人。

16年过去了﹐当27岁的赵真惠再次讲起在中国监狱的经历时﹐还是难以控制住自己愤怒的情绪。

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的解体加上朝鲜内部自然灾害的原因,朝鲜发生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饥荒。赵真惠的父亲因为偷偷到中国给家人带粮食﹐被朝鲜政府抓进集中营﹐后来饿死在被转移的火车上。赵真惠的奶奶生前最希望自己的后辈能活著走出朝鲜﹐但也带著这个遗憾离开人世。姐姐被卖去中国﹐最小的弟弟出生两个月被饿死﹐二弟弟在逃亡中国的途中也失散了。原本共有五个兄弟姐妹的赵真惠﹐在2008年被营救到美国时只剩下了一个妹妹﹐加上母亲。

赵真惠母女三人十年来共逃亡过四次﹐但都被中共警方抓获﹐在被遣送回朝鲜之前﹐她们曾被关押在吉林省延边边防大队监狱。赵真惠说在中国的监狱里没有性别的区分,狱警们根本不把朝鲜女性难民当做正常女人看待。

她说:女人都会来月事,那些卫生用品都是需要用的,他们(中国监狱方面)根本不给。北朝鲜他们起码给,给这些破衣服让我们用。

女性“囚犯”只好用一些身边仅有的布料解决问题。但是,一旦被狱警发现,她们就会被狱警打﹐打致吐血﹐甚至不能走路。

她说:女人长的就是这个样子,如果你们(狱警)不帮忙的话要我们怎么办?那个都可以,不帮忙都可以。我们实在没办法了,我们用了毯子,撕了毯子就用了。然后管教发现我们用那个的话,他说‘把那个给吃了’。把毯子给吃了,不吃就使劲打,打的脸就肿了,都吐血了,不能走路。

更加不人道的﹐监狱内即便是对待孕妇和老年人也不会丝毫留有情面。赵真惠讲述了发生在监狱里的另外一件事情﹐

她说:有一个孕妇怀孕5个月,她坐著很累,她就靠墙边坐著。有一个老太太,她75岁,她被抓的时候要跑,有人推她一把,然后她的腰给坏了,所以她也坐不了,她进来之后总是躺著。我那时候生病了,不能起来,因为发烧。他(狱警)一进来,就拿著棍子使劲的打。把老太太打的半死,把她(孕妇)也给打了。她(孕妇)已经流血好几天了,因为压力(stress)很大,被抓的时候也摔倒过。她不敢吃东西,所以她快要掉胎了,但是狱警还是打。我就怕她会掉胎,因为她用了三年才有了这个孩子,但是就被抓了。我知道那个孩子对她很重要。所以我就爬著过去,抓住他(狱警)的腿说‘你别打她,她怀孕5个月,身体不好,老是出血,你再打她会掉胎。’‘管她呢,那又不是我的’,他(狱警)就这样说。

当赵真惠被关押在图们边防大队监狱时﹐她趁监狱上级领导考察监狱时反映一些问题,包括饮食问题,希望监狱方面每个月有一天可以在做饭的时候放一点油进去,以便让被关押的朝鲜人活下去。但是她的反映只换来了监狱方面更严酷的虐待。

2008年初﹐赵真惠和一些其他朝鲜难民在一位韩裔美籍牧师的帮助下﹐准备通过内蒙古进入蒙古国。因为蒙古承认朝鲜难民身份﹐在那里他们会向警方自首﹐然后转送第三国。不幸的是﹐逃亡再次失败﹐赵真惠母女被关押在北京的监狱。当时正值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夕﹐中共政府为了本身的国际形像﹐加上教会的帮助﹐美国政府和联合国难民署的施压﹐中共政府释放赵真惠母女。在美国驻京使馆的协助下﹐三人搭上了飞往西雅图的航班。

现在的赵真惠最怕在餐桌上见到芹菜﹐特别是芹菜的叶子。她告诉记者她在中共监狱里1年多的时间里﹐监狱里每天提供的伙食都是白水煮芹菜叶﹐加很多盐﹐从来没有变换过。

近年来,随著美国政府帮助一些朝鲜难民来美,加之联合国今年较早时举行的朝鲜脱北者听证会,很多海外政府组织不仅得知朝鲜政府是如此黑暗霸道,也间接了解到朝鲜脱北者在中国受到的非人待遇和中国监狱的暴力。

中共政府在对待朝鲜难民问题上态度一向强硬。联合国朝鲜人权状况调查委员会在今年2月发布的公告中提及去年曾向北京方面提出请求,试图访问中国与朝鲜接壤的一些地方了解情况,但受到中共政府的无视。去年11月7日,委员会再次向中共政府发出请求,但中共外交部门的回覆是“鉴于中国对具体国别任务的立场,特别是涉及朝鲜半岛的问题上,不便向委员会发出邀请,”以惯用的“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借口为理由搪塞。中共政府拒绝朝鲜问题委员会的部分原因很有可能是不希望外部世界接触到中共监狱不人道的一面,特别是对待外国籍被关押者如此惨无人道的实况。

联合国于1951年生效的《难民地位公约》(Convention Relating to the Status of Refugees)中明白指出﹐难民的定义是指“无论有无国籍,具有正当理由而畏惧会因为种族、宗教、国籍、特定社会团体的成员身份或政治见解的原因,受到迫害,因而拘留在其本国之外,并且不能或由于其畏惧,不愿接受其本国保护的任何人。”脱北者显而易见的是属于难民。而中共政府于1982年9月24日提交申请加入承诺将会尽到保护难民的义务﹐但在22年的时间里,中共政府在对待朝鲜难民的问题上却一直在违反公约的宗旨。

在美国国会研究服务中心提交的《朝鲜在华难民的人权问题》中曾分析,朝鲜人与中国的朝鲜族人同源。中共政府怕帮助朝鲜难民的行为会成为日后在处理新疆、西藏问题上的软肋。

但不管是中共在对待朝鲜难民问题上的躲避,还是对待宗教自由问题的专一,都在揭示中共政府喜欢“赖账”的本性。对外因为好面子而给出的空口承诺,在具体的执行过程中却蛮横的不讲道理。

美国国会研究服务中心在2007年曾向美国国会提交名为《朝鲜在华难民的人权问题》(North Korean Refugees in China and Human Rights Issues: International Response and U.S. Policy Options)的报告。报告中指出,约有60万至200万朝鲜人死于从未被朝鲜政府公开的饥荒当中。从90年代初的饥荒开始,大批朝鲜难民涌入中国东北地区,集中在吉林图们和辽宁丹东两地。朝鲜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黑暗和粮食的短缺让脱北者们穷途末路,“脱北”是他们唯一的选择。中国是朝鲜难民离开朝鲜的唯一途径。虽然朝鲜与韩国也有接壤,但朝鲜战争的遗留问题使得朝韩边境称为世界上最危险﹑也是最难跨越的地区之一。由于中共政府不承认朝鲜难民身份,朝鲜难民在进入中国后只能隐姓埋名的生活,一旦被公安部门抓住,将会受到严刑逼供等非人道待遇,并会被遣送回朝鲜。

韩联社上周二(12日)的报道,11名朝鲜脱北者企图前往老挝时在云南省昆明市被中国边防部队抓获。据悉,这11名女性脱北者将首先被移送至辽宁省的口岸城市丹东,随后被遣返回朝鲜。据悉,目前约有3万至5万的朝鲜难民秘密地生活在中国东北地区,他们都未被提供最基本的生活保障。

这笔帐,中共究竟还要拖到几时?

7045555994
脱北者赵真惠作为非营利性组织“朝鲜人在美国”(NKinUSA)的创始人和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合影。(粤语部李幼仪拍摄)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唐柏桥驳斥王丹“性器官特徵”谬论

唐柏桥(纽约)

曹长青网站编者按∶自八月初、九月以来,面对台湾媒体连续报导刊载的天安门民运战友封从德、唐柏桥等对王丹涉嫌贪污民运捐款的质疑和批评,面对曹长青在万字长文“五错俱全的王丹”中质疑王丹撒谎作秀、卖友求荣、贪污腐化等种种问题,王丹拒不作答,也不接受媒体的问询和采访。在民主国家,在文明社会,即使在当今中国,任何名人,尤其政治名人,面对这麽多、这麽严重的质疑,都会要有所回答——哪些是误解,哪些是事实可能不准确,哪些是自己当年做错的,现在应该检讨和改正的。至少要有一个严肃的、负责的、谦恭的态度。而做了四分之一世纪公众人物、公开说要当北京大学校长,甚至不入美籍等著回中国选总统、并拿这些光环作秀、更四处募捐民运款项的王丹,却采取了一种完全不予理睬、不予回应的鸵鸟政策,摆出一副“老子就是这样,你们能拿我怎麽样”的政治小流氓架势。直至9月11日,面对批评浪潮在民运圈越滚越大,王丹终于有所动作了,在他脸书上发表了下面这样的回应,居然说∶“凭什麽我光明坦荡就要公布账目啊?逻辑在哪里?难道我要求你公布你的性器官特征,你不公布,我就说你有强奸犯的嫌疑吗?”这里先发表唐柏桥对“王丹回应”的批评。我目前在台湾参加会议,稍后也会撰文回应。

下面是王丹的脸书回应∶

9月11日,王丹脸书∶很多人劝我不必搭理这些无理的言论。但是我觉得还是要搭理,因为不是要搭理对方,而是要说明道理,要触动一些理盲的人,这本身也是推动社会啓蒙的一部分。

在诋毁我的言论中,有一种是质疑我为甚麽不公布捐款账目?还有人说,既然光明坦荡,为何不公布?这是典型的似是而非的言论。

凭什麽我光明坦荡就要公布账目啊?逻辑在哪里?难道我要求你公布你的性器官特征,你不公布,我就说你有强奸犯的嫌疑吗?

我的原则很清楚∶账目我当然会保存,这个我怎麽可能不保存证据呢?但是只有三种情况我会公布账目∶1. 法庭要求;2. 选举的时候;3. 捐款人要求。如果我是公开募捐,自当别论,问题是我不是。

至于别的随便什麽人要求我公布,我当然不予置理。道理很简单∶我不能随便谁要我干什麽我就干什麽,凭什麽啊?

我可以公布账目,但是要求我公布账目的对方,要先证明你有资格与合法性来要求我公布,这不是基本的道理吗?

下面是唐柏桥的(逐条)反驳文章∶

唐柏桥严厉驳斥王丹的谬论

王丹最近在其脸书故技重演,再次偷换概念,拿公共领域的事务和私人领域的事务相提并论,甚至气急败坏到把“性器官”都拿出来说事,以此做为他拒绝向公众说明他所接受的巨额民运捐款的去向的理由。从中可以看出,王丹已经语无伦次,黔驴技穷。鉴于他的胡言乱语还有一定的欺骗性,因此我觉得有必要予以严厉驳斥,以正视听∶

王丹文∶
在诋毁我的言论中,有一种是质疑我为甚麽不公布捐款账目?还有人说,既然光明坦荡,为何不公布?这是典型的似是而非的言论。凭什麽我光明坦荡就要公布账目啊?逻辑在哪里?难道我要求你公布你的性器官特征,你不公布,我就说你有强奸犯的嫌疑吗?

驳斥∶
逻辑很清楚∶你是公众人物,你所接受的捐款无不是以民运的名义募来的。因此如果你光明坦荡,没有私吞或滥用捐款,对公众有所交代,乃天公地义。就如一个管财务的会计如果没有贪污行为,每年很自然就会做财务报告一样。还有甚麽比这更有逻辑的吗?!你的性器官一说,跟你前面曾反讽我们的“如果你不能证明你没有贪污,你就是贪污犯”一样,属于典型的偷换概念和强词夺理。你把以中国民运的名义接受的捐款比做你的性器官,把公众要求你公布属于公益事业的捐款收支状况类比成公众要求你公布属于你私人的性器官特征,将公器偷换成私器,然后「理直气壮”地倒打一耙∶“我不公布我的性器官特征,你们怎麽就能据此说我有强奸犯的嫌疑呢?”我们当然不能!我们对你的性器官特征丝毫兴趣也没有!也不会因为你没有公布你的性器官特征就说你有强奸犯的嫌疑。我们只对你以中国民运的名义--或者说以“六四”先烈们的鲜血为招牌四处募捐而来的公款用在了哪里有兴趣!我们有权要求你公布你以民运的名义接受的捐款的去向。如果你始终拒绝做出说明,我们当然可以说你有贪污挪用公款的嫌疑!王丹企图通过这两个比喻说明,只要你们无法证实我贪污或挪用公款,你们就无权对我进行质疑和批评。如果是这样,中国全体网民都无权质疑和批评中国红十字会涉嫌贪污和挪用公款,中共各级官员都可以理直气壮地面对法官说,“你们无法证明我们的财产是贪腐所得,因此你们无权追究我的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可是那些贪官没有你王丹那麽好彩,他们只要无法证明他们的财产来源正当,他们就会被定罪。当然,一个普通民众无法说明他们的财产来源,是不用问罪的。这就是政府官员和普通民众的不同,就如四处以民运的名义募款的你跟普通民众不同一样。这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被你这样反覆狡辩,好像真的变得没道理了一样。你把大家当脑残,真正脑残的是你!

根据你的逻辑,中国红十字会的捐款去向遭到公众质疑和要求公布账目时,他们也可以像你一样“理直气壮”地回击∶“凭什麽我光明坦荡就要公布账目啊?逻辑在哪里?难道我要求你公布你的性器官特征,你不公布,我就说你有强奸犯的嫌疑吗?” 他们要是这样说,你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吗?中国几亿网民会用吐沫将他们淹死!任何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公众人物面对公众的质疑时,正确的做法是给予正面的回应和说明,而不是像王丹现在这样狡辩犯横,只有不受任何制约的专制统治者会怎麽做。

按照王丹的逻辑,会计师可以不用做帐了,世界各地的官员不用公布私有财产了,各个民间公益组织不用向公众交代财务收支情况了,中共贪官可以不配合司法机关的调查了,中国的骗子都可以以民运和人道救助的名义四处骗钱而无需交代了┅┅

王丹文∶
我的原则很清楚∶账目我当然会保存,这个我怎麽可能不保存证据呢?但是只有三种情况我会公布账目∶1. 法庭要求;2. 选举的时候;3. 捐款人要求。如果我是公开募捐,自当别论,问题是我不是。

驳斥∶
王丹貌似在讲理,还装模作样地列出了好几条,实际上是完全不讲理。首先,这里的账目显然是指公款,而不是私歀。既然是公款,或属于组织和公司,或属于政府。王丹所接受的捐款只有属于组织这一种情况。众所周知,任何一个国家民间组织都属于非赢利机构,也叫非政府组织,也就是说是属于公益性质的团体。而公益性质的团体的财务收支状况是需要透明的,不仅对政府要透明,对公众也要透明。就如同政府开支也要公开透明一样(特别情报机构费用除外)。王丹列出了三种情况公布账目,却恰恰没有列出最重要的一种情况∶向组织成员或理事报告。当年他拒绝公布中国青年人权奖基金的账目,用的就是“只有捐款人有资格要求我们公布账目”这一理由,令其他天安门一代理事和成员气结!自盘古开天地以来,我们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组织的成员和理事无权过问其组织的财务状况。如果他认为没有捐款的人无权要求查看账目,为甚麽他当年做为中国人权的理事却伙同其他一些理事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穷追猛打,要求刘青详细说明“人道援助”基金的去向,并提交所有相关收据,还专门成立了调查小组?他为甚麽对别人一种态度,对自己又是另一种态度?!王丹为什麽明明知道事情应该怎麽做,为什麽故意要在这里反覆搅混水?他是否以为这样就可以蒙混过关?他太小看我们了。

其实,任何人都有权质疑一个公益组织的捐款去向。记得9/11恐怖袭击后美国红十字会曾经在短时间内接受到数亿美元捐款,来自四面八方。他们本来是以帮助受害者家属的名义发起的募捐活动,后来由于收到的捐款太多,于是该会主席自做主张,决定将其中一部分用于其他行政开支。结果消息一出,舆论哗然,全国一片谴责声,媒体纷纷要求该会公布所有开支账目并立即予以纠正。该会主席迫于舆论压力,被迫辞职,并公开向全国民众道歉!继任者立即纠正了这一错误,才使这一事件得到平息。否则,今天美国红十字会会跟中国红十字会一样遭到公众唾弃。而根据王丹的逻辑,这些质疑和批评美国红十字会的人都是“理盲”,都是无理取闹。

至于王丹说他不是公开募捐,又是公然撒谎。王丹公开募捐的次数还少吗?前不久还在台湾举办募款宴会,还多次通过网络公开筹款。大家上网随便查找一下就知道他的谎撒得有多大!

王丹文∶
至于别的随便什麽人要求我公布,我当然不予置理。道理很简单∶我不能随便谁要我干什麽我就干什麽,凭什麽啊?

驳斥∶
我甚麽也不要说了,如果这句话有道理,那麽,中国红十字会,中共各级官员面对公众的质疑和批评时,尤其是面对国内民众越来越强烈的要求中共公布官员财产的呼声时,直接引用王丹的这句话就行了∶“至于别的随便什麽人要求我公布,我当然不予置理。道理很简单∶我不能随便谁要我干什麽我就干什麽,凭什麽啊?” 如果是这样,那麽那些要求中共官员公布财产的国内民主斗士们的牢就白坐了!当然,我相信中共领导人也没有厚颜无耻到王丹这等程度。王朔笔下的“我是流氓我怕谁”中那个流氓估计跟王丹才有得一比!

王丹文∶
我可以公布账目,但是要求我公布账目的对方,要先证明你有资格与合法性来要求我公布,这不是基本的道理吗?

驳斥∶
中国红十字会和周永康们又笑了∶“中国的‘民主斗士’王丹都说了,你们要我们公布账目,你们得先证明你们有资格和合法性来要求我公布。你们这些“屁民”有甚麽资格要求我们公布账目和财产?“

结束语∶从王丹一再发表的文字来看,他所有的辩解都把自己定位在最没有道义形象的位置。他总是在尽一切努力告诉世人他不是最坏的--尽管他自己可能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问题时,他为甚麽不向好的道义形像看齐呢?比如著名政论家辛灏年先生曾接受一位老华侨临终前的一笔巨额捐款,他用这笔捐款瓣了一本反共杂志《黄花岗》。每期杂志的显著位置都详细列出了财务收支情况,十年来从未间断!王丹为甚麽就不能哪怕学学辛教授之万一呢?既然不能做到其他民主斗士之万一,为甚麽还一定要想法设法充当“海外民运代言人”呢?我要是他,早就找个绳子自我了断了!

2014年9月11日

——原载唐柏桥脸书(https://zh-hk.facebook.com/TangBaiQ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