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4年12月

“六四档案实录”曹思源曝中共拒不接受学生撤离

最后,阎明复打电话过来了,说:“请大家回去休息。”没戏了!“中央不同意!”不接受我们学者和学生共同达成的协议。如果党中央接受,那么马上就会实现,停止绝食,撤出天安门广场。我说这个,重要的意义就在于:并不是学生把共产党逼到绝路,而是中共要开枪。

宪政学者曹思源遗体告别仪式,11月2日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举行,逾300名学者到场送行。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女儿王雁南、政治秘书鲍彤等均向曹思源敬献花圈。

就在此时,曹思源早前录制的“六四档案口述实录”首次公布于众。曹思源揭露,89年“六四”绝食后,广场学生不是不给中共台阶下,而是中共要开枪屠杀学生和市民。

曹思源:五一七,统战部给我打电话,赶到统战部,一分钟也不耽误。阎明复跟我们,北京­知识界,比较著名人物,我、周舵。阎明复说,政府需要跟学生对话,缓和局面。你们与学­生密切,北大人大清华讲演,说得上话,参与缓和局势。我觉得不勉强。不参与并非不关心­运动,不希望太长时间,不可控制结局。因此愿意参与缓和局势活动。阎明复:你们能不能­让学生停止绝食,撤出广场?

我起草公开信,而学生代表提出不能秋后算账,中共中央表态要表决才能通过,时­间延长。可能巨变,饿死人。所以我建议,党中央应该委托一名负责同志,全权处理学生运动的问题。处理的成功还是失败,事后可以评价,追究这个中央领导人的功过。因此,根据这些基本讨论的想法,我记得一共写了四条:

第一条:建议中共中央委托一名政治局常委,代表中央全权处理学生问题。我当时提了赵紫阳,有人反对。于是就没写赵紫阳。就是由中央委托一名政治局常委,来全权处理学运问题;

第二呢,就是,就是承认学生运动是爱国民主运动;

第三呢,就是,中央保证不对学生不秋后算账;

第四呢,学生停止绝食、立即撤出天安门广场。

我要的是最后这条,我希望这个事情缓和,不出人命,不会产生爆炸性结果。我写了这四条,是我亲笔起草的。然后呢,我们这些学者,大概是10个人不到,8个人还是9个人我不记得了,都签名了。签名以后呢,我们就给阎明复看。阎明复看了我们这个起草的公开信,觉得很好。因为我们都想缓和矛盾嘛。谁说我们这些知识分子“唯恐天下不乱”啊?我们想缓和矛盾。

中央统战部在府右街的西边,跨过府右街,东边就是中南海。所以我们把东西交给阎明复了,那么阎明复就到中南海去了,然后我们就等在那里。我们都中午前后到统战部的,一直待到晚上两点到三点之间。最后,阎明复打电话过来了,说:“请大家回去休息。”没戏了!“中央不同意!”不接受我们学者和学生共同达成的协议。

如果党中央接受,那么马上就会实现,停止绝食,撤出天安门广场。我说这个,重要的意义就在于:并不是学生把共产党逼到绝路,而是中共要开枪。

http://www.aboluowang.com/2014/1203/481059.html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