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4年10月

朝鲜女孩曝中国监狱对女人的性摧残超过朝鲜(图/视频)

原题:从“脱北者”看中国政府的“赖账”问题

每年有大批朝鲜百姓因为人权得不到最基本的保障而逃入中国。目前生活在华盛顿的赵真惠从1998年就开始10年逃亡生涯﹐赵真惠她说:女人都会来月事,那些卫生用品都是需要用的,他们(中国监狱方面)根本不给。北朝鲜他们起码给,给这些破衣服让我们用。女性“囚犯”只好用一些身边仅有的布料解决问题。但是,一旦被狱警发现,她们就会被狱警打﹐打致吐血﹐甚至不能走路。我们用了毯子,撕了毯子就用了。他说‘把那个给吃了’。把毯子给吃了,不吃就使劲打,打的脸就肿了,都吐血了,不能走路。

7045555993
采访结束后,赵真惠再次表示希望可以通过自由亚洲电台让更多的人知道朝鲜人的苦﹐从而帮助更多生活在中国的朝鲜难民和还未逃出朝鲜的难民。

每年有大批朝鲜百姓因为人权得不到最基本的保障而逃入中国。目前生活在华盛顿的赵真惠姐妹和母亲从1998年就开始了她们的10年逃亡生涯﹐但她们未有想到﹐当她们跨越国边境的那一刻起﹐迎接她们的会是另一天的黑暗。(李幼仪和潘家晴报道)

赵真惠:(中共狱警)进来就说检查,检查我们有什么东西,他(狱警)是男的,30多岁,他就过来查我们的身体。他就是随便对女人。

16年过去了﹐当27岁的赵真惠再次讲起在中国监狱的经历时﹐还是难以控制住自己愤怒的情绪。

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的解体加上朝鲜内部自然灾害的原因,朝鲜发生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饥荒。赵真惠的父亲因为偷偷到中国给家人带粮食﹐被朝鲜政府抓进集中营﹐后来饿死在被转移的火车上。赵真惠的奶奶生前最希望自己的后辈能活著走出朝鲜﹐但也带著这个遗憾离开人世。姐姐被卖去中国﹐最小的弟弟出生两个月被饿死﹐二弟弟在逃亡中国的途中也失散了。原本共有五个兄弟姐妹的赵真惠﹐在2008年被营救到美国时只剩下了一个妹妹﹐加上母亲。

赵真惠母女三人十年来共逃亡过四次﹐但都被中共警方抓获﹐在被遣送回朝鲜之前﹐她们曾被关押在吉林省延边边防大队监狱。赵真惠说在中国的监狱里没有性别的区分,狱警们根本不把朝鲜女性难民当做正常女人看待。

她说:女人都会来月事,那些卫生用品都是需要用的,他们(中国监狱方面)根本不给。北朝鲜他们起码给,给这些破衣服让我们用。

女性“囚犯”只好用一些身边仅有的布料解决问题。但是,一旦被狱警发现,她们就会被狱警打﹐打致吐血﹐甚至不能走路。

她说:女人长的就是这个样子,如果你们(狱警)不帮忙的话要我们怎么办?那个都可以,不帮忙都可以。我们实在没办法了,我们用了毯子,撕了毯子就用了。然后管教发现我们用那个的话,他说‘把那个给吃了’。把毯子给吃了,不吃就使劲打,打的脸就肿了,都吐血了,不能走路。

更加不人道的﹐监狱内即便是对待孕妇和老年人也不会丝毫留有情面。赵真惠讲述了发生在监狱里的另外一件事情﹐

她说:有一个孕妇怀孕5个月,她坐著很累,她就靠墙边坐著。有一个老太太,她75岁,她被抓的时候要跑,有人推她一把,然后她的腰给坏了,所以她也坐不了,她进来之后总是躺著。我那时候生病了,不能起来,因为发烧。他(狱警)一进来,就拿著棍子使劲的打。把老太太打的半死,把她(孕妇)也给打了。她(孕妇)已经流血好几天了,因为压力(stress)很大,被抓的时候也摔倒过。她不敢吃东西,所以她快要掉胎了,但是狱警还是打。我就怕她会掉胎,因为她用了三年才有了这个孩子,但是就被抓了。我知道那个孩子对她很重要。所以我就爬著过去,抓住他(狱警)的腿说‘你别打她,她怀孕5个月,身体不好,老是出血,你再打她会掉胎。’‘管她呢,那又不是我的’,他(狱警)就这样说。

当赵真惠被关押在图们边防大队监狱时﹐她趁监狱上级领导考察监狱时反映一些问题,包括饮食问题,希望监狱方面每个月有一天可以在做饭的时候放一点油进去,以便让被关押的朝鲜人活下去。但是她的反映只换来了监狱方面更严酷的虐待。

2008年初﹐赵真惠和一些其他朝鲜难民在一位韩裔美籍牧师的帮助下﹐准备通过内蒙古进入蒙古国。因为蒙古承认朝鲜难民身份﹐在那里他们会向警方自首﹐然后转送第三国。不幸的是﹐逃亡再次失败﹐赵真惠母女被关押在北京的监狱。当时正值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夕﹐中共政府为了本身的国际形像﹐加上教会的帮助﹐美国政府和联合国难民署的施压﹐中共政府释放赵真惠母女。在美国驻京使馆的协助下﹐三人搭上了飞往西雅图的航班。

现在的赵真惠最怕在餐桌上见到芹菜﹐特别是芹菜的叶子。她告诉记者她在中共监狱里1年多的时间里﹐监狱里每天提供的伙食都是白水煮芹菜叶﹐加很多盐﹐从来没有变换过。

近年来,随著美国政府帮助一些朝鲜难民来美,加之联合国今年较早时举行的朝鲜脱北者听证会,很多海外政府组织不仅得知朝鲜政府是如此黑暗霸道,也间接了解到朝鲜脱北者在中国受到的非人待遇和中国监狱的暴力。

中共政府在对待朝鲜难民问题上态度一向强硬。联合国朝鲜人权状况调查委员会在今年2月发布的公告中提及去年曾向北京方面提出请求,试图访问中国与朝鲜接壤的一些地方了解情况,但受到中共政府的无视。去年11月7日,委员会再次向中共政府发出请求,但中共外交部门的回覆是“鉴于中国对具体国别任务的立场,特别是涉及朝鲜半岛的问题上,不便向委员会发出邀请,”以惯用的“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借口为理由搪塞。中共政府拒绝朝鲜问题委员会的部分原因很有可能是不希望外部世界接触到中共监狱不人道的一面,特别是对待外国籍被关押者如此惨无人道的实况。

联合国于1951年生效的《难民地位公约》(Convention Relating to the Status of Refugees)中明白指出﹐难民的定义是指“无论有无国籍,具有正当理由而畏惧会因为种族、宗教、国籍、特定社会团体的成员身份或政治见解的原因,受到迫害,因而拘留在其本国之外,并且不能或由于其畏惧,不愿接受其本国保护的任何人。”脱北者显而易见的是属于难民。而中共政府于1982年9月24日提交申请加入承诺将会尽到保护难民的义务﹐但在22年的时间里,中共政府在对待朝鲜难民的问题上却一直在违反公约的宗旨。

在美国国会研究服务中心提交的《朝鲜在华难民的人权问题》中曾分析,朝鲜人与中国的朝鲜族人同源。中共政府怕帮助朝鲜难民的行为会成为日后在处理新疆、西藏问题上的软肋。

但不管是中共在对待朝鲜难民问题上的躲避,还是对待宗教自由问题的专一,都在揭示中共政府喜欢“赖账”的本性。对外因为好面子而给出的空口承诺,在具体的执行过程中却蛮横的不讲道理。

美国国会研究服务中心在2007年曾向美国国会提交名为《朝鲜在华难民的人权问题》(North Korean Refugees in China and Human Rights Issues: International Response and U.S. Policy Options)的报告。报告中指出,约有60万至200万朝鲜人死于从未被朝鲜政府公开的饥荒当中。从90年代初的饥荒开始,大批朝鲜难民涌入中国东北地区,集中在吉林图们和辽宁丹东两地。朝鲜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黑暗和粮食的短缺让脱北者们穷途末路,“脱北”是他们唯一的选择。中国是朝鲜难民离开朝鲜的唯一途径。虽然朝鲜与韩国也有接壤,但朝鲜战争的遗留问题使得朝韩边境称为世界上最危险﹑也是最难跨越的地区之一。由于中共政府不承认朝鲜难民身份,朝鲜难民在进入中国后只能隐姓埋名的生活,一旦被公安部门抓住,将会受到严刑逼供等非人道待遇,并会被遣送回朝鲜。

韩联社上周二(12日)的报道,11名朝鲜脱北者企图前往老挝时在云南省昆明市被中国边防部队抓获。据悉,这11名女性脱北者将首先被移送至辽宁省的口岸城市丹东,随后被遣返回朝鲜。据悉,目前约有3万至5万的朝鲜难民秘密地生活在中国东北地区,他们都未被提供最基本的生活保障。

这笔帐,中共究竟还要拖到几时?

7045555994
脱北者赵真惠作为非营利性组织“朝鲜人在美国”(NKinUSA)的创始人和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合影。(粤语部李幼仪拍摄)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