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民运人士都变只有刘晓波没变(2010年)

lxb2010
海外知识分子呼吁中国当局释放刘晓波 图片:Reuters/Bobby Yip

作者 rfi香港特约记者 郑汉良

八九学运领袖王丹接受台湾媒体访问时,感叹地说:“99%的人都变了,只有刘晓波没有变!”王丹对《今周刊》说,当他听到刘晓波在狱中获奖,心中的感受可说是悲喜交集。王丹感慨地说,当同伴们都离开中国,到海外为人权发声的时候,唯独刘晓波仍坚持留下。“我们多多少少放弃过,但他始终没放弃,这是我佩服他的地方。”

今年五月获聘为台湾的清华大学客座教授的王丹说,当他听到刘晓波在狱中获奖,心中的感受可说是悲喜交集。

提到昔日六四运动的同伴,自嘲已经万事不动心的王丹,语气激动地说:“虽然不是只有往前冲才叫运动,迂回、策略、变通也是方法,但每个人都在变通,现在变通的人太多了,99.99%的人都在变。”

记者问王丹,是什么样的动力,让刘晓波义无反顾,离开天安门广场后还是回去与中共政权对抗?跟刘晓波认识超过20年的王丹深深叹了一口气:“刘晓波就是放不下。”对于刘晓波成为六四学运分子中,首位得到诺贝尔和平奖的人,王丹说:“我觉得他得奖实至名归,我比不上他。”

王丹以“极度感性的诗人”来形容刘晓波,正因为典型艺术家丰富的情感,六四天安门事件,是他一生无法忘却的记忆,当许多人逐渐淡忘那段往事的时候,他却无法放过自己,总觉得活著的人要为当年牺牲的同伴负责。即使王丹到了美国后,想尽办法要接他出国,却屡遭他拒绝,坚持留在大陆,持续发表自己的言论,鼓吹中国的民主政治改革。

王丹说:“他不是个性激烈的人,他也可以变,但他知道当每个人都妥协,整个运动就是一摊死水,当别人不牺牲,他选择艰难的路,他牺牲自己,掩护其他人。”

过去这些年中,刘晓波二度入狱,中间还经历软禁和劳动教育,限制人身自由的时间长达8年,就如其他民运人士的遭遇一样,不仅有来自当权者的打击,还有来自家庭的压力。刘晓波的前妻受不了压力,带著当时仅六岁的儿子离开了他,但比别人幸运的是,他认识了第二任妻子刘霞。

王丹说:“刘霞对政治毫不了解。如果让她去领和平奖,她可能会在台上谈画作,虽然她并不了解刘晓波在做什么,但她就是愿意无条件地去信任他,这对刘晓波是很大的支持。”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