捆绑中国人的四条绳索——纪念六四

曹长青

六四事件,至今已20多年,整整一代人的时间!在中东、北非相继发生民主变革的今天,中共不仅在政治改革上纹丝不动,反而更加严酷地镇压异议人士。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在短期内发生革命、推翻独裁政权的前景似不够明朗。

难道中国人不如突尼斯人,不如埃及人,不如正浴血奋战争取自由的利比亚人、也门人、叙利亚人?难道中国人真的是“东亚病夫”,难道中国要成为全世界最後一个走向民主的国家?

中国确实有“独特的国情”,概括起来说,起码有四个原因,导致中共仍然存在∶

第一,共产党用经济发展收买人心。

六四屠杀後,当时掌权的邓小平没有倒退回毛时代,而是继续经济开放,认为只有发展经济,才能保住共产党的权力。邓小平们是把经济作为“保权”的手段。在这种思路下,共产党开放经济,用他们的说法是“松绑”,结果中国人爆发出巨大的经济潜能;再加上过去实在太穷了,一旦有了机会,人人要发财致富,於是中国出现经济持续发展。共产党利用这一点,用“经济实惠换取人们的沉默”。

第二,共产党的强大宣传。

它体现在两方面∶一是把中国的经济发展说成是共产党带来的,有意把中共混同於中国(中共代表中国),强化宣传中国强大、中共伟大;利用它六十多年来灌输给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使人们认同中共统治的合法性。二是宣传没有共产党就会天下大乱,利用中国人对“乱”的恐惧,而强调共产党的唯一性和领导地位。这种“怕乱”宣传深入人心,导致中国人对变化心存恐惧,而忍受当局的高压式稳定,而忘记了,恰恰是共产党使中国“乱”了六十多年!

第三,共产党的高压政策。

对任何敢於挑战极权统治的人,严酷镇压。邓小平当年就总结出,要把不同声音“消灭在萌芽状态”,现在胡锦涛们不仅这样做,还发展到用黑社会、黑帮、黑头套等流氓手段,制造恐怖。已经不是杀一儆百,而是杀一抓百,全面镇压。北非中东等国家虽也是独裁统治,但都没有像中共这样,把镇压和控制发展到艺术程度,共产党的统治是最细腻、最残忍、最恐怖的。

第四,民运领袖、异议人士的误导。

面对如此暴政,一些民运名人却强调跟共产党“良性互动”,“我们没有敌人”,所谓“和平理性非暴力”等等。这些高调的背後,有认识上的局限和糊涂,期待和寻找“善良的狼”;更有明知道共产党是怎麽回事,但硬要唱这种“高调”,因为唱高调不仅更安全(不用直接跟共产党对抗),又能获得道德高地,显得跟世界(左派)接轨。这不都接出来“诺贝尔和平奖”了嘛!

那麽中国难道就没有希望了吗?当然有!首先,就应该冲破上述这四条捆绑中国人奔向自由的思想绳索。思想永远是行动的前提。要传播以下这四个常识∶

第一,中国的经济发展,绝不是共产党带来的。

因为仅仅是“松绑”,中国人就爆发出如此这般的经济能力,如果全部松开,或根本不绑呢?中共统治六十年,中国人被完全绑了前三十年,後三十年解开了几扣而已,但还在被绑著,人们凭什麽还要感谢这样的共产党?

以中国悠久的历史文化传统,如果没有共产党的统治,中国早就会经济发展。看看香港、台湾,没有共产党的领导,早就经济腾飞。而海外华侨,多数都比当地人更富有。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曾说,“中国人有天生的生意细胞”。华人在经商方面,和犹太人接近,走遍世界都能发财致富,这跟悠久的文化历史有关。所以,中国人今天比以前富有了,根本不是,完全不是共产党带来的,是流淌在自己血液里的勤劳智慧而爆发出的能量。中国如果没有共产党,沿著三、四十年代经济发展的路走下来,早就是一个经济繁荣、人民富有的国家了。今天如果没有共产政权的层层垄断控制,有了健全的制衡制度,每一个普通民众都会远比今天更富有。

第二,中共不等於中国,更不能代表中国,因为它从未通过民选获得统治合法性。

官方强调,共产党是当今中国唯一的政党力量,没有共产党就会天下大乱。但是,首先,这个“唯一”是靠用暴力摧毁了“第二、第三”等得到的。显见的例子是,没有了共产党这个“唯一”,苏联、东欧等所有结束了共产统治的国家怎麽一个都没有乱?我在以前的文章中强调过,即使从技术手段,中国也跟苏联等一样,共产党被结束後,现有的行政体系,像省长、市长、县长、镇长等等,完全可以维持国家运作,直到产生新的执政党、新的政府。而共产党被结束後,一个晚上中国就会涌现出成千上万的政党。那种没有共产党就会天下大乱的逻辑,就是没有暴君中国就会大乱的逻辑,就是中国人只配做奴隶的逻辑!

第三,面对高压,人们要持续不断地坚持反抗。

必须有星星之火,才有可能一夜之间燎原,结束暴政。因为共产党就是要杀一儆百,制造“恐惧”效应。专制是靠恐惧维持的,只要人们不再恐惧,专制就垮了。古希腊哲学家在五世纪就说过∶“幸福的秘密是自由,自由的秘密是勇敢。”古今中外,哪个地方的人民获得自由,都是走的这条路。人的本质是自由,自由的渴望在每一个人的心中。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中国人绝不例外!

第四,打败中共之前要先战胜“无敌论”。

在过去这几十年里,在异议人士中,一直都是支持党内改革派、温和派、要和共产党“良性互动”者占上风。不仅因为他们占据道德高地,还因为他们占有民运资源,包括杂志、前官方地位、或名人效应等等,因此主导话语权。由这些反专制人士,加上自由派知识份子来强调“体制内”“温和”“无敌”“非暴力”等,其潜移默化促使人们忍耐共产党统治的能量是不可低估的!在表面上和主观上,他们是反抗极权统治的力量,但在客观上,他们是帮助了共产专制的继续统治。所以说∶这种民运、异议人士的误导,事实上比普通百姓的胆怯、沉默更坏事!

这股知识份子主导的“反对派”力量,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在普通民众的心声没有管道爆发的时代,相当程度上阻碍了人们从根本上突破“要依赖当权者”的思维模式。

但今天,从技术层面,网路一举打破了民运名人、理论家、所谓的知识份子们因掌控资源而掌控话语权的状态。虽说自由的渴望在每个人心中,但一个小小的技术问题,就可能导致一代、几代人被暴政压死。所以说,今天,互联网的出现,使靠谎言统治的专制底座,一夜之间变得风雨飘摇。这是中东忽然发生多米诺骨牌变化的重要原因。毫无疑问,这个人类共用的伟大科技,同样将帮助中国人冲出上述捆绑他们思想的四条绳索,中国不会持续“特殊”,中国的契机就会到来。还是那句话,思想是行动的前提。

今天这个信息流通的时代,就是举起推翻中共的旗帜、吹响冲锋号的时代!只要有持续不断的、嘹亮的冲锋号,就一定有前赴後继的勇敢者,最终推到中国专制独裁的万里长城!

2011年6月3日於美国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