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要求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对文学院进行调查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尊敬的瑞典诺贝尔院:

本信基于一个普通中国人对于西方日尔曼文化的敬仰,和对人类正义精神的信心,抖胆向贵院建议,全面调查瑞典诺贝尔文学院在中国的腐败诱井中陷得有多深。

所以提出这个建议是本人从小在中国这块土地和中国共产党的管理下长大,对于中国人和中国共产党的行事方式有透彻的了解。中国共产党对于他们垂涎的东西是不惜代价的,为了奥林匹克的冠军,他们从小孩发现,到严格训练,到最后比赛,耗资之巨,令其他国家选手瞪目结舌。 如果发现了强烈的竞争对手,他们甚至让有些选手模仿对手的风格,来训练他们内定为冠军的选手,这种耗资巨擘的做法已经完全违背了奥林匹克业余比赛的精神。但是这种精神对于中国共产党是毫无约束的。

众所周知,中国共产党对于诺贝尔的垂涎早就超过了奥林匹克,甚至足球。而中国共产党现在可以唯一做文章的就是文学奖。共产党急需用这个奖来装饰他们的文化专制,来打击所有民主人士和西方人士对中国限制出版自由,言论自由,创作自由的言论。

每一个对中国生活稍有经历的人,都不会怀疑中国拨了巨款来攻克这个城堡。

我们相信在这个巨款的支持下,中国有一个庞大的组织在活动。 这个组织的目的就是让一个中国共产党官员得到这个奖。

我们相信这个组织的活动包括选择一个在尽量少损失中共原则和利益下而能使诺贝尔委员会勉强接受的人选。包括一个庞大的在中共竞争诺贝尔原则指导下的创作班子,以集体的效率生产作品。包括一个大的翻译班子,直接翻译,或者启动国外有影响的翻译家,甚至诺贝尔奖内部的人来翻译他们生产的垃圾。当然最重要的是有一批杰出的公关人员,不动声色的接近瑞典诺贝尔文学院,以中共的腐败手段慢慢钻进他们的骨髓。

而被选中当工具的莫言在这个行动中意味着NOTHIING,他只是中共的一颗棋子,一个在党纪约束下不能自由说话的傀儡,虽然在他接到诺贝尔文学奖后, 一点对共产党文化控制的批评并不会对他的存在和安全产生任何威胁,但是他不但不讲,还极力辩护。这充分说明中共选对了工具。

这个秘密对于中国的大部分人来说, 现在只是哑巴吃黄连,虽然悲激,虽然悲伤,甚至是对于人类正义精神的存在出现怀疑,但是无奈。大部分中国人现在都一种被出卖的感觉,而真正掌握这个秘密的只有中共和瑞典诺贝尔文学院。

期望中共哪一天会公开这个秘密是没有可能的,这个国家大灾荒死的人是三千万,四千万现在都说不清楚,也不准备说,六四有没有杀人都可含糊其词,怎么能指望它将这种没有死人的CASE放在心上。

可是我们相信对于有着深邃民主底蕴的西方民族是不会甘心生活在一个谎言之上的,如果我们的怀疑是正确的,这个臭剧被戳穿只是时间问题。

我们强烈要求瑞典诺贝尔院:

为了西方的民主精神;
为了百年来锻造起来的瑞典诺贝尔声誉;
为了支持苦苦与中国共产党的文化专制斗争的中国文人;

更重要的,为了人类的正义和信念,对瑞典诺贝尔文学院进行全面调查。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顺致最高敬意

黄建仁(空气动力学博士), 以格丘山为笔名进行文学创作。


注:
由于瑞典诺贝尔院只一人懂中文,本信将以中文文本和英文文本同时寄出。 如果哪位英文好的网友能够帮助译成英文,我将深为感谢。 我的英文是很难上大堂的。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