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人声明被冒用姓名去“支持”刘晓波

多人澄清被签名支持刘晓波 诺贝尔委员会反常高调:中共警告勿给刘晓波颁奖

中国大陆百余名学者、律师和维权人士上周发起了联署,敦促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把今年的和平奖颁给刘晓波。其中一些人被签名,到目前为止,有三人公开表示被签名。如反对刘晓波被提名诺贝尔奖的熊焱和批评刘晓波的邓焕武,和贵州诗人王臧。

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10/0929/article_109276.html


羊子关于《致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的公开信》中被签名的声明

惊见网上《致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的公开信》中有本人签名,这是好事者越俎代庖所为,特此声明!

被签名人羊子

2010.9.29于美国纽约

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10/1001/article_109377.html


羊子先被签名支持刘晓波 后被博讯声明没态度

作者:三妹

下面是一段小小的插曲——利用羊子制造伪声明。听说,他们还在继续制造伪声明,故意使人们真伪不辨。这是何苦?都把欺世盗名的刘晓波制造成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啦,还值得再麻烦使雕虫小技去制造伪声明吗?大家都已经领教了你们不择手段是很得心应手的。

下面是我和羊子的通信,发给关心的人们。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fengsy
To: 刘 晓东
Sent: Friday, October 08, 2010 9:42 AM
Subject: RE:

三妹好:
  刚刚与你通话时,尚未拜读此邮件,现在回答你下列要求,好的,你可以群发出去。
羊子  10/8/10

From: dianeliu28@sbcglobal.net
To: yangsuf@hotmail.com
Subject: Re: RE:
Date: Thu, 7 Oct 2010 17:08:58 -0500

羊子:我可否把你這個聲明連帶我寫的給你和國亭的信,還有你下面這封短信都群發出去。這樣可以使讀者看得更清楚。 三妹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fengsy
To: 刘 晓东
Sent: Thursday, October 07, 2010 4:31 PM
Subject: RE:

三妹好:
为了应付那个伪声明,写了追究伪声明责任的声明,需要认真进行,不能任其随意诋毁人,有点辛苦,但是应该,我并不怕被火烤,只是有点烦而已,这些伪声明制造者,看来老吃老做,唯恐天下不乱,今后看他们还能怎样我?下面请你看看我发给博讯和明镜两个网站的声明内容:

‘追究冒名“王若望夫人羊子辟谣声明”的声明
今见博讯网站和明镜网站刊登“王若望夫人羊子辟谣声明”,此声明是有人冒充本人的欺世盗名行为,严重损害了本人的名誉,为了维护本人言行和人格的尊严,为了杜绝类似违法事件再度发生,请博讯网站和明镜网站查明并保留发稿人的ID和身份,以便本人必要时通过法律追究肇事者的责任。
敬请回复为盼!
羊子  美国 纽约   2010-10-7’
谢谢关心!
羊子    同日

國亭:真謝謝你了。

羊子剛來一個電話,她也剛聽說這個假聲明,她說她一上午陪著蔡淑芳女士出去了(她說蔡女士是《廣場活碑》的作者),回來就接到愛爾蘭朋友的電話,告訴她這個假聲明。羊子說這些人真是胡攪蠻纏啊,又要麻煩她再寫一個聲明去說清楚。我告訴她:“這一早上我收到兩個朋友來電話說這個羊子聲明了。一個朋友還神經兮兮地問我‘你能辨別羊子的聲音嗎?是不是有人假裝羊子騙你’,好像我是個白痴,那麼好騙。” 我和羊子只能無奈地笑。我对羊子說:“他們有多卑鄙我都不放在心上,只是不忍心把你放在火裡烤。”她說:“我這個老油條也不怕烤。”羊子對假聲明中說她是 “垂暮之人” 感到很氣憤,她這一氣憤,我倒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心想,下次就该造三妹的新闻啦。

遇到他們這些卑鄙伎倆只能不理會,因為你跟這些胡攪蠻纏的卑鄙小人糾纏不起。他們就跟劉曉波似的一會兒一變,下次准又變成義正言辭地說,這個羊子假聲明是反对刘晓波获奖的人編造的。這就是為什麼仲維光罵他們墮落。
三妹
二0一0年十月七日

From: dianeliu28@sbcglobal.net
To: yangsuf@hotmail.com‘’
Subject: Fw: Re:羊子 ,– 看原件 http://www.nytimes.com/2010/10/07/world/asia/07china.html?_r=1&ref=global-home
Date: Thu, 7 Oct 2010 16:05:29 -0500

羊子:請看下面刷藍的聲明。博訊發出一個以你名義闢謠的聲明(我篤定是這些人編造的)。當初你要求簽名時,我解釋說是因為顧慮到簽名人的壓力,才不去徵求簽名。卻沒想到他們還有這手,竟用如此墮落和卑鄙的手段,拿你的簽名來攪混水和污衊我。不過這卻也讓我看到這些名利小人的嘴臉,他們還不了解我嫉惡如仇的韌性。我只是替你擔心,是不是我把你放在了火中? 我一時沒有找到你的郵址,張國亭轉給我了。看來我要讓我先生把我刪除的咱倆的通信再找回來,我是個不保留電郵的人,因為每天進來太多。 三妹 二0一0年十月七日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张国亭
To: Diane Liu
Sent: Thursday, October 07, 2010 3:00 PM
Subject: Re:羊子 ,– 看原件 http://www.nytimes.com/2010/10/07/world/asia/07china.html?_r=1&ref=global-home

羊子 yangsuf@hotmail.com
那是以前的,不知现在更新改变了没有?
““““““““

在 2010年10月8日 上午3:35,Diane Liu 写道:

国亭诸位:我朋友刚给我来电话也说那段采访(这个朋友还是零八宪章的签署人,还劝过我签署零八),他说他们删掉了一段,他还说,他们加了两段不相关的段落。他们还在网上制造了一个羊子辟谣声明。我一时找不到羊子的邮址,没办法给她发去。博讯这些人已经不管不顾了。晓东

王若望夫人羊子辟谣声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08日 来稿)
我年事已高,加之健康欠佳,已经长期不再参与社会活动,也极少与外人来往。近日有朋友来探视并顺便告知,说网上有我签名两封公开信的情况。
我要在此说明,我既没有签署支持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公开信,更没有签署反对刘晓波获奖的公开信。有人公开造谣,说曾与我电话联络,我坚定反刘云云,都是无中生有非常可笑的。
作为一个垂暮之人,我想奉劝民运的各位同仁,把内斗的精力,放到反共上头吧。

羊子
2010年10月7日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10/10/201010080046.shtml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张国亭
To: bianhexing
Cc: DeCheng Lu ; Diane Liu ; 張三一言
Sent: Thursday, October 07, 2010 9:51 AM
Subject: Fwd: 看原件 http://www.nytimes.com/2010/10/07/world/asia/07china.html?_r=1&ref=global-home

Among the signers were Zhang Guoting, a writer now living in Denmark who spent 22 years in Chinese prison, Bian Hexiang, who describes himself as a New York-based member of the Central Committee of the Chinese Social Democratic Party, and Lu Decheng, who was jailed for throwing paint-filled eggs at the Mao portrait on Tiananmen Square and now lives in Canada.
以上这段,她们转贴时删去了,提到张国亭、卞和祥、鲁德成。
阿卞,请人把原文跟贴到她们后边(同时拷贝存照。他们再删,就进一步追究。

他们就是那样,有的可以删去,没有的可以随意加签。人们就更能看清他们何等堕落)。

我并不是在乎自己名字没显露,今天下午我又回绝了BBC采访。
下面是朋友来件—-
~~~~~~~~
老张,

纽约日报昨天的文章有一段,专门提到你们的名字:“Among the signers were Zhang Guoting,——”

但是,独立评论的小渔(和刘路一起欺负高智晟的吕京花),在转载纽约日报的文章时,故意删去介绍你们的那一段。

这是原文地址:http://www.nytimes.com/2010/10/07/world/asia/07china.html?_r=1&ref=global-home

你到独立评论上和小渔的帖子对照一下,问问她是何居心?

难怪那帮子人会盗用别人的签名。

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10/1012/article_110107.html


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也“被签名”了

卞和祥:

今晚9:30与国凯兄通话:”你是否签名了?”,国凯:”哎呀,老卞,我怎么会签呢,事前根本不知道啊!”

卞:”哦,又一个被签名者!”

2010-09-30 六四天网

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10/1002/article_109458.html


是自由,不是桂冠

—-对「呼吁颁诺贝尔和平奖给刘晓波」公开信的一点看法

贝岭

很意外地看到我的名字出现在主题为「呼吁颁诺贝尔和平奖给刘晓波」的中文公开信连署者中。因为我从未收到任何人或组织要我在此公开信上签名的请求,我也未曾在此联署公开信上签过名。

作为自1980年代后期就和刘晓波可以相互直言不讳的老朋友,我对中共政府强加给他十一年牢狱刑罚的震惊和愤怒,难以言表。想到他要到六十五岁才能出狱,这不仅令人发指,而且不可想像。

我以为,通过持久的抗议和关注,透过切实有效的国际压力,让刘晓波及其他良心犯如胡佳、高智晟等人出狱、获得自由,比呼吁或运作这个世界给他们戴上桂冠更急迫。给予桂冠并不能改变良心犯系狱或不自由的命运,翁山素姬获得过诺贝尔和平奖,胡佳获得过萨哈罗夫人权奖,可这些桂冠并未使他们出狱或获得自由。或是让世人多了些自我安慰,却可能因此少了些我们内心的不安和更急迫的努力。

多为刘晓波等良心犯的出狱和自由去呼吁和努力。这一看法我面告过米奇尼克,也转告过哈维尔。以他们自身的历史为例,不是世界给予的桂冠帮他们改变了波兰或捷克,而是他们的思想和出狱后的作为改变了他们各自的国家。

这些年,我读过不少重要的中文公开信和政治诉求文件,诉求是公民的,可文字和语气却不是。怎样摆脱我们在专制社会中形成的语言和行为方式,这是包括我在内每一个「红旗下长大」的人要一生修习的功课。

假如可能,请读读二十多年前哈维尔写给捷克斯洛伐克总统胡萨克的那封公开信吧,它由平实的细节开始,诉诸公民的感受,不乞求也不是道义审判,而是对统治者的诚意劝戒。可以想像,这封信当时一定感动并启发了许许多多的捷克斯洛伐克人。

我看重的正是每一封公开信或公众联署文件中文字的力量、它的人性温度和深度,它先要感动每个签名者,才能感动世人。甚至,能让统治者读到时有那怕瞬间的被触动。

让我不安的是,过于频繁地使用公开信联署这一形式,一个个人名的反复出现、甚至未经本人同意而名字被挪用,这并不能使我们设定的目标和我们的声音更为引人注目。它甚至会伤害这一公共政治行为的严谨性和严肃性。

我想,我的想法已表达清楚了。

2010年9月30日于德国波恩

阿波罗网附贝岭简介:

贝岭,作家、文学编辑和出版人。纽约公共图书馆作家学者中心2002至2003年度驻馆作家,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国际笔会分会,2001年成立)创办人,加州大学Irvine分校国际写作与翻译中心理事会(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Writing and Translation at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理事,《倾向》文学人文杂志(1993─2000年)主要创办人暨编辑。第十一届「台北国际书展」(2003)特约策展人,倾向出版社创办人。 曾获美国西部笔会中心写作自由奖(2000),赫曼/汉默特作家奖(Hellman/Hammett Award) (1995,2001),德国国家交换学人奖(German Academic Exchange Service Fellowship, 简称DAAD)(1997)。德国柏林文化基金会(Kunstlerhaus Schloss Wiepersdorf)驻地作家(1998),美国布朗大学驻校作家(1990-1993)等。2009年两度受邀法兰克福书展(Frankfurt Book Fair)。


王藏:我对刘晓波从没有好感——这就是我对刘晓波的看法

近日我发表声明对被签名支持刘晓波获诺奖一事予以澄清,撤回签名,并表述了我对刘的看法。后来看到一些同仁也纷纷发文揭露了这“支持骗局”,也要求撤回签名,以保对良心的负责。

如不是签名信中意外有我的姓名,我不会劳神声明,目前我根本没心思和时间也不愿提起让我反感的人和事;如不是此声明发出后引起一些“同仁”的刻意刁难,我也暂时不会写此短文再次重申我的立场和看法。

我对刘晓波从没有好感,不管哪方面。举个例:六四问题上,污蔑六四掩饰中共罪恶赞扬邓政权,且又以“四君子之一”和 “代言人”自居;维权问题上,没有参与任何实际实地的维权光停留在书斋和文字上,且又以“维权领袖”自居自傲;对待同仁问题上,竭力党同伐异排斥知行合一的可能危及自己“地位”的好男儿比如高智晟;文化问题上,模仿鲁迅和李敖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地贬损中华文化,狠批所谓民族性和劣根性;对中共问题上,他 “没有敌人”,“监狱人性化”,其实他一直是中共的“体制外传声筒”和如王若望先生讲的“中共的续命特技气功师”;对待法轮功问题上,一直有意绕开中共迫害法轮功问题,其团伙甚至还大肆攻击《九评》,“揭露”说“退党数字没那么多”;文章行文上,没有真诚感和文学性却偏又故意表现真诚感和文学性,读起来的感觉很别扭;关于谦卑和宽容问题上,一直不谦卑不宽容却又在文中赞颂谦卑和宽容,其实是要不明真相和眼光低的读者谦卑宽容匍匐在他们的所谓谦卑之下……等等。

此上一段话录用自我给一位挚友回信,我把对刘大博士刘大影帝的看法简述如此,以书面形式对一些人作出回应。以后若有兴趣我会专文对刘大影帝及其所代表的思潮和严重危害进行严肃分析,届时欢迎批阅。

有人对面曰:“如不支持刘晓波和零八宪章,你就不是民运的同路人!”

俺答:“对头,我根本不是刘晓波的同路人。我是底层受难受害者的同路人,我是一切有高贵人格道德及明亮人性的中国人的同路人。”

有人再问:“民运需要团结,不要窝里斗?!”

俺复答:“民运不是一个人或一撮人的名利场,刘晓波根本代表不了中国民运和中国维权,中国民运就被这伙伪精英垄断和毁灭了20多年。每一个中国人都是民运的参与者,只要他站起来抗争。最喜欢窝里斗的最忌讳别人窝里斗最喜欢给他人戴窝里斗的高帽子。”

有人三问:“人家还在牢里面,何必如此刻薄?”

俺三答:“高智晟郭飞雄胡佳严正学等等吾师吾友及无数上访人士无路可走只能走到牢狱中的屁民感受体验不到监狱人性化,我就算死也不会刻薄他们,而刘大影帝鼓吹中共监狱人性化狱警也不会把他当敌人想必他在里面悠哉乐哉还窥视着诺奖动态对我等’非主流话语’是嗤之以鼻的,阁下何必如此费心操心他的心理承受能力?”

有人四问:“刘获诺贝尔和平奖对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有益无害!”

俺四答:“非也。历史上获诺奖但对本国民主自由化不起鸟用的大有人在,况且在中共及其体制外合伙人的共同阴谋导演下真把诺贝尔和平奖利益交换给刘大影帝,那对中国的民主自由化进程真是一个灾难,对广大若干良知人士和底层苦民真是一种无法抹杀和掩盖的侮辱。况且,届时掌握更多话语霸权的刘大影帝不单要没有敌人,更要和薄熙来比唱红歌啦,甚至吼出毛主席江主席胡主席温总理万岁也不一定,当初他不是在虚伪的忏悔中大肆批判六四学生不理智,削弱了对邓爷爷政权的信心吗?”

有人五问:“诺贝尔和平奖重在和平,难道是要挑起对立和争端吗?”

俺五答:“重在和平不假,但不是重在平和。所谓和平不是束手就范,而是强调抗争。就算是非暴力,它修饰的是抗争,而不是妥协。中共最害怕有人与它对立和争端,最喜欢强调和谐和稳定。照此理,那所有党员都有获诺贝尔和平奖的资格了,特别是维稳办、抓访民机构、监狱、精神病院,诺贝尔奖的老人们干脆把和平奖颁发给中国共产党和中共政府岂不是最好?对抗专制极权,就是真正的维护世界和平;试图为中共续命,就是破坏世界和平。

有人六问:“只要共党能改,人权的旗帜能飘扬,谁执政不也一样吗?”

俺最后答:“永远跪着的太监和奴隶就是这么想的,可结果还是只能太监和奴隶。马列主义共产主义若是好东西,世界上无数国家为什么了都选择了’资本主义’ 和民主宪政抛弃并抵制马列主义共产主义,世界人民都傻蛋啊,最后只挣扎有中共最后这堵柏林墙?共党能改,你真是污蔑地球人的智商了;人权的旗帜能在专制极权的天空下飘扬,你真是污蔑中国人的智慧了。算了,话不投机半句多,就此打住。”

自由诗人王藏于2010国殇假期间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