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与刘晓波为伍的万之

陈迈平

诺奖门促使我确认刘晓波及其拥趸都符合孟子给非人下的定义:“无是非之心,非人也”!
不问是非,不辨善恶的伪类还阻止他人澄清事实,还原真相……

好在刘晓东等仁人志士不为所动,毫不客气地抵制谎言。我乐于支持他们的义举,在此转发刘晓东群发的万之信,以便读者了解内幕,辨别真伪。

晓东:

又是很久没有联系了。先给你拜个早年吧。祝你和全家兔年平安!

再次感谢你经常给我发来很有可读性的邮件。

最新《开放》杂志我也看了。金钟的文章我也读了。再看到你这封邮件,有些想法和你交流。

一, 有关八九年六四天安门广场是否“血流成河”的说法,我同意你的意见。作为在大学教对外汉语的中文老师,我有些经验,也可以补充一点意见。中文语言有些形容词的修辞特点,是一种表达方式,和事实完全与否无关,而是形容的意义,懂中文的就不会纠缠。例如最近我教瑞典学生一个新词,说广场上“人山人海”。我当然告诉瑞典学生,这里没有人堆成的“山”,也没有人汇成的“海”,就是中文形容多的修辞手法,翻译成瑞典语就说人非常多就是了。

“血流成河”,就是流血很多,不需要非真见到“血河”才算“面对事实”。刘晓波金钟都是中国人,还是中文作家、中文系毕业的博士,中文杂志主编,对这些基本修辞应该完全理解,所以他们那些否定“血流成河”说法,是吹毛求疵,其实都是无稽之谈。

英语里“massacre”这个词,中文可以翻译为“大屠杀”,在我本来的理解中,“大屠杀”起码是杀了成千上百人。后来发现,美国或芬兰一个校园枪击事件,杀了几个人,欧美报纸上就用这个“massacre”了。所以,就杀人而言,说天安门广场是“大屠杀”也一点不夸张。谁需要去较真,说天安门广场死了人不多,就不能叫“大屠杀”?就不是“面对事实”?

这里我可以告诉你,金钟自己才是不敢面对事实的人,而且违反编杂志的职业道德。我在下面附上2008年我看过五月号《开放》杂志后给编辑的信件供你参考。至少,《开放》曾说 “瑞典笔会邀请小乔”,这就不符合事实。原则上,对纠正这类不符合事实的勘误来信,任何杂志报纸编辑都要刊登,以正视听,否则就会给历史留下错误,将来谁写文章再引用这些事实,就以讹传讹。但是《开放》杂志居然不登我的勘误信,甚至也不回信说明不登的原因。一个号称维护言论自由的政论杂志,不能刊登不同意见,还算得什么民主和言论自由的杂志?说实话,我也不想抹杀《开放》的贡献,所以忍气吞声作罢了。可金钟现在反讥老魏不尊重事实,我实在看不过去。

二, 腾彪先生的文章里,提到警察一发现他们的活动和“法轮功”有关,立即惊呼,这就是“敌我矛盾”,马上可以不同对待。我觉得这真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让读者可以恍然大悟,原来,所谓“敌人”的奥秘就在这里。只要你不沾法轮功的边,你就依然是“人民内部矛盾”,否则就是“敌我矛盾”,那你就不是刘晓波待遇,而是高智晟、力虹、郑贻春(这个作家据说是《九评共产党》作者之一,所以被重判,最近也少有人关注。前年国际笔会狱中作家日活动我曾经将他的诗歌翻译成瑞典文朗诵)的待遇了。所以,这也是我没有敌人的注解之一。

附件还有我为悼念力虹写的文章,谈精神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关系,可供你参考。

这封信,你也可以群发给朋友。

万之

二0一一年一月二十三日

万之给《开放》杂誌的信

《开放》编辑:

倾读《开放》五月号文章,主编金钟开篇“纪念伟大的盗火者林昭”,以及本期傅国泳先生等多篇纪念文章,都让我深为感动,引起共鸣。

又读到“上海作家小乔放逐出国”一节,有些吃惊。其中提到小乔由瑞典笔会邀请,不符合事实,因为我也是瑞典笔会会员,知道她的出国和瑞典笔会无关,而是独立中文笔会自己推荐小乔给国际笔会推动的自由城市作家项目(ICORN)而被接纳,安排到参加此项目的斯德哥尔摩市。瑞典笔会对此次人选恰恰还表示过不同意见。目前这个项目全世界只有二十来个城市参加,每个城市每两年才接受一名,还发给城市的金钥匙,因此,这应该是给优秀作家的项目,而非一般的人道援救项目。

吃惊的另一点是文中提到小乔是在同意和签署了当局提出的九项条件之后才怀着“沉重”的心情出国。我对一个人愿意签署条件书出国不做评价,这属于个人决定。但是,《开放》还登载过消息,小乔得过2007年独立中文笔会的“林昭纪念奖”。我难以想象,以林昭不低头不认罪坚持自由的人格,林昭怎会签署当局开俱的条件而出国。小乔作为“林昭纪念奖”的得主,屈从当局的压力,和林昭女士的形象相比,反差确实太大了点,给这样的人颁发林昭奖,我看是对林昭的一个讽刺甚至是侮辱。如此,我建议独立中文笔会还是撤回此奖和2000美元奖金为好,而不要玷污林昭的清名了。

我可以顺便说明,此奖的设立还是当年我担任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和秘书长时提议而设立。后来,因为考虑到国内难觅合适的候选人,我还建议此奖对全世界作家开放,给各国具有林昭品质坚持抗争的年轻作家。这样做,可以显示我们中文笔会也不只关心中国作家的自由,不是狭隘的汉文化沙文主义者,而和国际笔会各笔会一样,关心各国作家的自由和各种语言文学的发展,也可以支持声援那些受迫害的外国作家,这其实还能向全世界介绍林昭,提倡林昭精神,也能提高独立中文笔会的国际声誉。笔会甚至可以邀请国外获奖者到北京领奖,引发注意,对促进言论自由内外呼应。但我的建议被后来的笔会当权者否定。

也正因为对笔会内部运作的失望,无法接受玩弄权术、滥用权力、排斥异己,更无法接受一个号称维护言论自由的组织却压制内部会员的不同意见,随意解除不同意见会员的职务,所以我因表示抗议已经退出中文独立笔会,愿借贵刊公开声明。

瑞典 万之

2008年六月某日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