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委可休矣

作者﹕小粒

【大纪元2012年08月09日讯】7月2日下午,全国各地访民聚结北京政法委前集会抗议,高呼口号“杀人偿命,血债 血还!”“打倒腐败,还我人权!”等。那几天全国各地的访民在北京上访的不下十 几万,陆续一车车被抓走遣返,逗留在北京还有好几万。其中很多人曾被软禁、被送 精神病院、被打毒针。他们共同呼吁:“解散和撤销各级政法委和政法委书记!”道 出了全国人民的一个共同心愿。

普遍认为政法委是造成社会不稳定和巨大民怨的罪魁祸首。“解散政法委!解散政法委!!”

目前,各社会阶层、各地域角落、各种渠道回荡的呼声越来越高。——政法委可休矣 !

(一)政法委三权包揽,不伦不类

中国古代,君王执掌朝纲,并设有谏官;刑部掌管司法,同时设有御史大夫,位次丞 相,监察百官,后来改为都察院。这样使权力达到制约和监督。

现在普世认为:自由社会的三权分立,立法、司法和行政,相互制约平衡。国会的主 要权力是立法权,除此之外还有财政控制权、监督权、人事权、国会自治权、弹劾权等。

中国的“刑事诉讼法”,针对公、检、法之间的相互制衡关系进行了规定。公安部是 行政机关,法院司法机关,检察院是国家的法律监督机关。然而中共政法委的设立, 则完全侵蚀掉了三权分立和制衡的关系。则把分立的权力归一:行政、司法、监督全 包揽了。

1949年时,“中央人民政府”的政务院,设立政治法律委员会简称政法委,负责指导 最高法院、最高人民检察署、司法部和法制委员会(立法机关)四个部,后来公安部 又纳入其中。

这个政法委原来是属于国家机关性质,后来觉得不适宜,大约于60年撤销了。到中共 第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那个被整得“三起三落”的邓某人,提出“必须坚持共产党的 领导”等“四项基本原则”,并声称这是“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根本前提”。于是在1 980年初,下发了《中共中央关于成立政法委员会的通知》,政法委员会的性质从国 家机关演变为党的专门机构。虽然不包括法制委员会了,但却由党的一元化领导统揽 了。

1987年中共“十三大”后,改革开放中,为使党政分开,有利于提高司法的公正、独 立性,又撤销了中央政法委。由此看来,这样“两起两落”的“设立、撤销”,说明 中共自己也是举棋不定的。觉得一个党的部门统一指挥司法、监督等机构,是不伦不 类的。

然而,到1989年6•4事件后,邓某人说:“杀二十万,换二十年稳定。”强化 一党专制,维稳压倒一切,顾及不得其它了。于是“三起”政法委,颁布了《关于维 护社会稳定,加强政法工作的通知》。文件谨慎用词:“中央决定恢复中央政法委员 会,适当调整其职责任务”。政法委员会“主要对政法工作进行宏观指导和协调,当 好党委的参谋和助手”。而其实质是全面干与,搞红色恐怖。把公安、司法、监督等 权力监督平衡的关系都打乱,既不遵照古制,又不符合世界潮流,搞“中国特色的” 政法委三权包揽。

特别是江魔头以维稳为藉口,把公安部长、局长升格。部长由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 担任;各级公安局长由各地常委担任,并兼任政法委书记,最低也兼政法委副书记。 这就使被监督者成了监督者的领导,法院、检察院对公安无法监督,因为政法委书记 是他们的上司。这样,政法委书记和公安部门的权力扩大、而无约无束,使其腐败违 法的事情日增,法院和检察院就很难去管,更不用说立案了。有一种比喻很恰当:公 安做饭,检察送饭,法院吃饭。因为公安是龙头统领政法,不管什么生米只要做成了 熟饭,检察就得做什么饭送什么饭,法院做什么饭吃什么饭。

古人云:“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比如说,中国宪法规定法院“独立 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中国的政法委制度,没有任 何法律依据。公安、检察、法院、武警、司法等,统一听命于政法委,哪里有司法独 立?

设立政法委打乱三权分立,不搞权力的相互制约、监督,不伦不类,弊端过多。遭到 国内外的种种愤怨和非议。中共经常喊:与国际接轨!连服装、薪金(高薪)都接轨 了。那么,“司法制度”为何不与国际接轨呢?政法委“三起”之后,现在也该“三 落”了!

(二)政法委凌驾法律之上,垂帘听政

中国自古就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之说,认为法律是神圣的,人人都受法律的约 束,谁也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法律是至高无上的。

英国的法官及从前英联邦国家和地区,包括香港,头上戴着一个披肩假发,律师戴着 小假发,法官和律师都穿法袍。这种装饰下的开庭,给人一种法律是公正、神圣的感 觉。

人们常说的“无法无天”,即无视法律,也无视天理。天理重于法律,而法律之上, 只有天理。讲天理:行善积德,有福报;作恶造孽,有祸临。如果人的道德水准高, 都有心法约束,就会很少有违法犯罪。

商周时期,有个“划地为牢”的故事。周文王以仁德治理西岐,善待百姓,臣民敬天 守法,都相信“善恶有报”,故意犯罪很少,大都是过失犯罪,正常的社会秩序很容 易维持。人们犯罪后都惭愧而愿自惩。所以只要在地上划个圈,“囚禁”犯人,犯人 也不“越圈”逃跑,真正是从内心想赎罪。

而现在的政法委根本不讲天理良心,傲视一切,无法无天,自我独尊,凌驾于法律之 上,只管专政、镇压:以“杀人”“换来稳定”!所以法律制定的越来越多,可干坏 事的人却有增无减。

普世的法治观认为:法是公正、道义的准则,是社会行为的最高规范;权源于法,任 何权力必须受法律的制约;法治社会,宪法至上,统领一切,任何人或机构不可凌驾 法律之上。

法律本身是经过某一特定程序产生的。中国的人大既有立法权,又有对一府两院(政 府、检察院、法院)监督权,可是却形同虚设。而政法委倒成了司法系统的“太上皇 ”。那些“歌德派”的法学痞子,一再宣扬“法律有阶级性,不同的阶级有不同的法 律”、“党领导一切”等等。

在这里不想具体批驳“党大于法”的谬论,而是说所谓的“党领导一切”,也只是“ 写在纸上、说在嘴上”的,实际是“个人权力操控一切”!

我们先看看政法委高层内正谬的分歧。2010年10月,最高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上书政 治局,力陈中国法制建设和以法治国的最大阻力、障碍就是“长官意志”凌驾于法律 、“个人权力”操控法律。曹曾在中央政法委内部会议上和周永康直接“驳火”。会 上周质疑曹:“究竟接受不接受党的一元化领导,承认不承认党对政法工作的领导地 位。”

所谓的“党的一元化领导”,往往是政法委书记的“一人化领导”。政法委这种隐性 的、凌驾在法律之上的特权机构,确实是“长官意志”凌驾于法律之上。甚至在重要 或特殊个案的控诉与审理中,政法委书记是“垂帘听政”的“大法官”。且在司法程 序外干预案件,还不留下任何痕迹。而台前的真正法官,则脱离了法律的准绳,违背 了法律公开、公正、公平的原则,违心地听命于幕后的摆布。

原沈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司法局局长韩广生,弃官出国后说:“在中国,几乎所有的 大款、黑社会分子,都在党政、司法机关内有代理人、保护伞。有罪可以变成无罪。 ”这都得通过“党的一元化领导”的政法委,“垂帘听政”才能实现的。

再举个例子:何祚庥(罗干的连襟)因在北京发表污蔑大法的文章,曾受到北京宣传 部门的批评,并向各新闻媒体重申了“三不原则”:即对气功和人体科学“不报导, 不宣传,不批评”。罗干便让何祚庥到天津去发表诬蔑法轮功的文章,并指使其杂志 社不要认错。这样,来要求纠正错误的大法学员就越来越多。天津公安殴打并抓捕了 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警察说:“我们是执行北京的命令,你们要反映情况就去北京 。”于是法轮功学员就去了位于府右街的国务院信访办。当时警察引导法轮功学员, 站到了府右街的东侧,也就是中南海的围墙外。朱镕基总理亲自接见法轮功学员,并 答覆天津抓的人要释放,这样法轮功学员静静地散去了。此事受到了国际社会的赞誉 :显示了大国领导人的风范,很快平息了一次请愿。然而,政法委事后却栽赃法轮功 学员“围攻中南海”。这里要说明的是:“执行北京的命令”,即是政法委书记罗干 一个人的命令;如果真是“围攻中南海”,那就不是“警察引导”,而是罗干下令“ 警察镇压”了;整个事件是罗干所设的栽赃法轮功的一个圈套。这种行径卑鄙可耻, “无法无天”,只有中共的政法委书记才能干得出来。

经济学家、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茅于轼在其新浪微博中建议,“取消共产党各级的政 法委”。他认为不取消或严格限制政法委对司法的干涉,司法独立永远是一句空话。

取销这种“多余的司法制度”,解散政法委,还原于相互制约的三权分立。同时能节 省出一大批人、财、物力,何乐而不为?!

(三)政法委执法违法,践踏人权

大陆的中国人真是可叹可悲,竟不知自己是当今地球上的“二等公民”。一党独裁专 制竟剥夺了“人民的普选权”。美国记者曾问江氏:“中国为什么不搞普选呢?”江 回答:“中国人素质低。”难道中国人的素质还不如一些小国家的公民?人家都有权 直接选举国家总统。中共已统治半个多世纪了,老百姓的怎么还素质低?待到何时才 能还给民众应有的权利呢?!

《宪法》是基本大法,其它一切法律都不得违背这个基本大法。《宪法》第五条
“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 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 事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1 998年10月中国政府签署的《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九条规定:“人人 有享受人身自由和安全,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或拘禁,除非依照法律所确定的根 据和程序,任何人不得被剥夺自由”。

依据《宪法》和《公约》,政法委的设立本身就是违法的;退一步说,如果说政法委 有必要存在,那它首要的职责应该是保证法律的实施、保证公民的权利不受侵害。然 而恰恰相反,政法委的设立是要强化一党专制,置法律于不顾,维稳而施暴政、践踏 人权。劳教制度是违法的,迫害法轮功的“6•10”组织是违法的,对维权律师 的打压也是违法的,还有截访政策、洗脑办班和封锁互联网等全都是违法的。“国际 公约”没放在眼里,国家“宪法”成了一纸空文,人民代表大会是“小媳妇”,政协 也只是个“花瓶”。中国公民不但没有选举权,信仰权、言论权、出版权、结社权、 集会权、游行权、上访权、知情权等都成了泡影。什么“人民”政府、“人民”法院 、“人民”银行,“执政为民”、“以民为本”,全是假的!有个相声小段比喻得形 像:“老婆饼里有老婆吗?人民大会堂里也没有人民。”中国人不只是 “二等公民”,还有许多个“二等”。

比如,政法委不让人民有知情权,一直搞“愚民政策”。对国外的电台施干扰(过去 叫偷听敌台),对外国电视台、网站搞“封锁”;中国的报纸、电视、网站外国人随 便看,可是外国的东西,却不敢让中国老百姓看,怕民众知道一些事情的真相会不稳 定;在中国大陆没有新闻自由,是怕丑闻败露,而对贪官污吏失去了舆论监督;就连 私人的信件也搞检查,私人的电话也设监听,很多场所都安了监视人的摄像头。为干 如此腌臜之事,耗费了国家大量的资金。在人类已进入21世纪的今天,世界各国都尊 重人权,早就对公民放开了所有的信息。可是在“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却怕人民, 不敢搞新闻开放。以前是外国对中国搞“经济封锁”,现在是中共政法委对自己国内 的民众搞“精神封锁”、“愚民政策”。只准听“歌德”的新华社一家喉舌的,全国 几百种新闻媒体只准随声符合唱一个调门。所以中国的网民,被称为世界上的“二等 网民”。中国的电视、电台观众、听众,属于“二等观众”、“二等听众”;海外的 书报不准看,还是“二等读者”。

笔者在一个网吧门口还看到这样一个“告示”:“要上网者,请出示本人第二代身份证!”可见政法委非常害怕民众“翻墙”——突破网络封锁,当很多事实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也即是中共倒台的时候。

“执政为民”,成了“执政愚民”,不愚民执不了政。自己也感到江山坐不稳了!

畏恐民变,维稳压倒一切,已达到了史无前例的程度。最近令世人不解的是:北京为 何立下买菜刀“实名制”的新规矩?!如果把菜刀也作为稳定的因素,那么老百姓家 里都有各式菜刀,看来下一步都得到政法委去登记注册,家家户户无一漏了!中国大 陆的公民被政法委控制得已无人身自由可言了,那些媒体搞的什么“法治社会”、“ 今日说法”等等花架子,岂非“自欺欺人之谈”?

作为律师依据法律,为百姓说句公平话,维护公民的合法权利,这是世界公认合理合法、无可非议的。然而在中国大陆的律师却公然遭到了迫害,维权律师胡佳被北京政 法委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3年半,明目张胆地践踏人权;可是2008年,欧 洲议会把最高人权奖项——萨哈洛夫精神自由奖授予了胡佳。如今胡佳呆在家中仍被 政法委变相拘禁。7月15日,政法委曾试图以巨额资金(近百万)收买他,连传话的 国保总队长都不好意思的自认,太肮脏。

(四)政法委残酷迫害法轮功,不讲法律

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已经持续14个年头了,但是至今却拿不出任何一条法律依 据。相反,政法委指令公检法对法轮功学员的立案、侦查、抄家、罚没、拘捕、洗脑 、酷刑、劳教、判刑等系列行为全都是违反法律,滥用职权犯罪的。

那么,为何迫害法轮功?只因为学大法的人数达到了1个亿,超过了党员人数,便引 起了江氏的妒嫉。江曾在一个高层会议的谈话要点中说:“一直决心对各种反马克思 主义的思想、信仰和理论进行批判,夺回并巩固无产阶级的思想阵地。(实质是想树 他自己的“三个代表”)法轮功讲‘真、善、忍’,不会搞恐怖暴力活动,我们的打 击工作就可以放手进行。”于是,江氏和中共互为利用,政法委编造谎言、掌控“6 •10”,制造了人类历史上最大之冤案,对善良人无故地迫害,犯下了滔天的 群体灭绝罪。

依据《宪法》赋予公民的信仰、言论自由权利,和中国政府签署的《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法轮功学员根本没有犯法,法轮功在中国依然是合法的。

1999年7月20日开始迫害时,抛出民政部的“规定”、公安部的“通告”,作所谓“ 依法取缔”法轮功的荒唐依据,同年10月,又将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制定的“司法 解释”(其中未提法轮功一个字)强加于法轮功。这些做法的本身就是滥施法律的行 为,是违宪、违法的。中国《宪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 委员会行使立法权,其它任何国家机关和个人都没有立法权,只有执行权。”《立法 法》第四十二条规定:“法律解释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因此,民 政部的“规定”、公安部的“通告”和“两高”的“司法解释”,都是违法的、无效 的。

利用《刑法》第三百条对法轮功强加迫害,也是滥施法律的犯罪行为,更是荒唐可笑 的。中国《刑法》总则中明确指出:“构成犯罪要有四个要素,缺一不可:A、犯罪 主体(指犯罪者);B、犯罪客体(指被侵害的对象);C、主观方面(故意还是过失 );D、客观方面(指犯罪的后果和程度)。”假如把法轮功学员强行当作“犯罪主 体”,那么其它三个要素,也是不存在的,强拉硬扯也谈不上犯罪!

何来“邪教”之说?那是1999年10月25日,江氏在法国访问接受《费加罗报》采访时 ,又一次违宪的胡说八道。那个喉舌《人民日报》也奉命跟着发表特约评论员的文章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作为个人的言词和媒体的论说,都代替不了法律,所谓“邪 教”只能算信口雌黄。

为了给迫害法轮功制造“法律依据”,全国人大常委会被迫于五天后的10月30日,匆忙通过了《关于取缔、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然而,也只字没提法轮功,按照其中“邪教活动”的条文,戴到中共的头上倒更为合适。

世界需要真、善、忍,如今法轮大法已洪传全球五大洲114个国家。是谁在违法?是谁在犯罪?已经大白于天下了。

《联合国人权宣言》是二战后确定的。从过去强调国家主权,到当今强调人权,这是 国际人权法的发展。犯有“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是两个在国际人权公约中被 视为最违反人类道德、最引起公愤的罪行。根据“普遍管辖原则”,在这个地球上, 任何人都不能无法无天、为所欲为,不管是哪个国家,不管是哪位政府首脑或官员,在本国犯有此种罪行,都逃不过其他国家正义法庭的审判。民众维护自己的人身自由,讲述事实真相等行为都是合法的,而迫害法轮功则是严重的违法犯罪。

2009年11月西班牙国家法庭做出了一项个轰动世界裁定,决定以“群体灭绝罪”及“ 酷刑罪”,起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五名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元凶。法院通知书表示,若被告的罪名成立,将面临至少二十年徒刑,并附带经济上的惩 罚。

2009年12月17日,阿根廷第九庭法官作出裁决:就中共前党魁江泽民、“6•1 0”头目罗干因迫害法轮功犯下的反人类罪行,而下令阿根廷联邦警察局国际刑警部 逮捕该二名中共高级官员。

以后这几名罪犯,只要走出国门,不管到哪里都可能被逮捕,而且这个判决是永久生 效的。

(五)政法委名牌“造谣公司”,谎言行骗

回顾六60年的历程,有多少好人在独裁专制下,无辜地断送了性命。在中国大陆的掌 权者只要想打倒谁,政法部门都会编造其罪证如山,而每次平反又都是烟消雾散。这 样谎言行骗的闹剧一再重演,人们已视空见惯、不以为然了。

《九评共产党》中说:“骗——邪恶要装正神,就要行骗。”“当暴力不足而需要加 以掩盖修饰的时候,欺骗和谎言便登场了。谎言是暴力的另一面,也是暴力的润滑剂 。”

中共的政法委是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暴力工具,它就是把谎言作为润滑剂的,而且成 了众人共识的名牌“造谣公司”。特别是在迫害法轮功中,其谎言行骗的伎俩暴露无遗。

政法委这么一部国家机器,不断编造出谎言,并动用全部媒体铺天盖地地造谣行骗, 可谓史无前例。什么敛财呀,豪宅呀,1400例呀等等,都是无凭无据的,历史终究证实全是谎言。

最大的造谣行骗,莫过于2001年1月23日的“天安门自焚”事件了。这是当时的政法 委书记——“6•10”头目罗干,亲自出面编造、导演的,欺骗了一些单纯的不 问青红皂白的人。实质是漏洞百出的闹剧,只要稍一留意,就会揭穿其把戏:警察能 在天安门背着灭火器巡逻?装汽油的塑料瓶子能烧不破?气管割断还能唱歌?烧伤的 部位为何不裸露?记者采访咋能不穿防护服?那个扮演“自焚者”打坐时并非法轮功 修炼者的姿势!…


2001年8月4日,经过缜密调查后国际教育发展组织(LED)在联合国会议上正式声明:“ 中国政府(江泽民)企图以诬陷法轮功残害生命破坏家庭来为其国家恐怖行为辩护… …我们得到一份自焚事件的录像分析表明,整个事件是由政府导演的。”

由北美新唐人电视台制作的影片《伪火》,系统地剖析了“天安门自焚事件”为假案 ,在2003年11月8日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中获荣誉奖。人们不禁要问:法轮功传 出20年,在中外一亿修炼者中,为什么仅此一例自焚事件呢?为什么不敢让其他记者 (特别是外国记者)来采访呢?!用现代化新闻手段编造几个人的什么事件容易,而 妄图移花接木到大法弟子身上,以此来改变法轮大法的总体形象,那是徒劳的!岂不 知修炼大法的人按照法理是不允许杀生和自杀的。

作为一个国家的领导人、中共政治局常委的罗干,竟做出如此腌臜可笑之事,于天理 、于道义、于法律都是不容的,必将遗臭万年。

(六)政法委活摘器官,天良丧尽

政法委在迫害法轮功中,在江氏“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 新三光”政策指使下,穷凶极恶,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动用古今上百种酷刑:甚么上大挂、死人床、五马分尸、老虎凳、水牢、竹签钉指甲等旧刑;还有喷气式、骑 摩托车,注射精神病药物,扒光衣服电棍电,用铁丝穿女学员乳头等新酷刑。截止发 稿时,据民间统计并上网的已迫害致死3583人,都是有名有姓有家庭住址可查证的。

而更为惨无人道的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血腥暴行。

由资深的记者、集中营主刀医生前妻、老军医等知道底细的人士指控证实:在中国大 陆有多处像苏家屯那样残害法轮功学员的“秘密集中营”。在那里,竟活体摘取法轮 功学员器官出售,比当年的德国纳粹“集中营”的大屠杀,有过之而无不及。

今年7月12日,在法轮功7.20反迫害大集会上,多位议员及社团领袖公开谴责中共活 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血腥暴行。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麦塔斯和十二位作者《国家的器 官:移植在中国被滥用》一书正式出版,书中收入了这几年国际反对强摘器官方面的 调查结果。这是这活摘列书籍的第四本。

美国智库的中国问题专家、资深记者依森・古特曼,写有《失去新中国》一书 。他采访了30多个直接或间接参与了强制摘取器官的证人,经过独立调查发现,摘取 器官的罪行到2006年达到高潮,现在仍然在继续。到2008年,最少有65000名法轮功 学员因为被摘取器官而死亡。

2009年“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公布了一位证人现场目击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 证词,他当时就在王立军手下当警察。2002年4月9日,在沈阳军区总医院15楼的一间 手术室内,他亲眼看到两个军医将一个活着的30多岁的修炼法轮功的中学女教师,在 没打麻药的情况下,活生生地摘取了她的器官,将她残忍的害死。

他回忆说:“一刀下去,血是喷溅出来的,而不是……当时我们一人拿一把手枪在旁 边站岗,这个时候胸口已经拉开了,那个女人就嗷的大叫一声,说‘法轮大法好’。 ……那个医生、军医犹豫了一下,然后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们的领导一眼,领导点 了一个头,他就继续割血管……先摘的是心脏,再摘的肾。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 她就进行一阵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给你学下声音,反正我也学不好,撕裂的那样式 的,然后就啊……啊……就一直张着大嘴,睁着两个眼睛,张着大嘴。哎呀……我不 想再讲下去了!”(详见:一目击者披露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经过《录音》)

活摘器官的问题,不难查证,因为涉案人员很多。从“王薄事件”中,暴露出重大的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线索,薄熙来和王立军都是活摘器官最大的嫌疑犯。

(七)政法委贪赃枉法,政匪一家

中国有一成语:无党无偏。辞海解释:形容不偏私,处事公正。(党:偏私,袒护;偏:不公正。)而今中共政法委则是:有党有偏,即偏私,袒护,不公正。

因为政法委一统“三权”,并且各级公安厅局长,最低兼任政法委副书记,这就使周 永康掌控的政法委系统监督机制瘫痪。公安的权力膨胀,说整谁就整谁,想怎么“做 饭”,就怎么“做”。正如韩广生所说“有罪可以变成无罪”,那么无罪业也可以变 成有罪。这样,政法委和公安的官员便可肆无忌惮地贪赃枉法,为所欲为了。

“王薄事件”曝出,王立军的前任公安局长文强的贪腐简况:专案组8个警察花了8天 时间,才将贪敛的财物分门别类登记造册,“写满了20多页的清单,拉了三大车。” 在很多没开封的红包中,最大一个红包里装着2万美元。其房产多达16套,更令人瞠 目结舌的是,在鱼塘淤泥里窝藏人民币2千万钜款。

而文强在被处死前对王立军说:“我贪的远不止那些钱。其余的都到哪里去了?你们 要是也去那些人家里搜搜,就会觉得我那点儿赃款拿到他们家里,恐怕人家会嫌寒酸 的。有些案子我要是不去收那些人的钱替他们摆平,那些人就要把钱送到我的上司那 里,最后要把我摆平。不管谁放在我那个位置上都会贪污那么多的钱,玩那么多的女 人,甚至更多。干部要是不贪,不色,谁敢相信你,重用你?现在的官员比国民党还 坏,我不过是其中一员罢了。把我变成这个样子的是这个社会,这个制度。我死后我 的子子孙孙以后再也不要从政,不要当官。”

文强最后还告诫王立军:“有一天你的下场也会和我一样。”果然如此,这个“唱红 打黑“的英雄,在露马脚以后,化妆跑进“反华势力”的领事馆里寻求庇护。值得注 意的是,这二位皆为直辖市的公安局长、副部级官员,自持为政法委的高层执法者, 可以无法无天。中国老百姓中流传的一句口头禅:“过去土匪在在深山,如今土匪在 公安!”这话说得太恰如其分了。

那么,其它省市的公安又如何呢?按照文强“干部不贪,不色,谁敢重用你?”这个 结论,意思是“上司手里有了下司干坏事的把柄才敢重用,自己干坏事才会放心。” 由此不难想像其上司周、罗等人以及其下司处、科长,直到警员,上司大贪下司小贪 ,政法委无员不贪。

政匪为何一家?一是他们本身就是土匪;二是这个社会制度,他们不得不同黑社会合 伙。不然就会“被摆平”。一些淫乱场所,都有公安官员的“好汉股”,定期“分红 ”。就连其子孙都持权贪占。周永康曾任职四川省委书记,近日他被英国《每日邮报 》评为中国“十大黑领”人物之一。周的儿子周斌、江泽民的孙子(江绵恒的儿子) 江志成,在重庆、四川都有很多违法行为,倒卖土地、索取保护费、权钱交易、插手 大型工程项目等而暴富。捞出了甘肃二号黑帮头目出狱,周斌被曝出涉嫌受贿2000万 人民币现金,而此人涉嫌杀人,还开膛剖心。

(八)政法委“超级黑社会”,黑箱操作

人世间的事物,凡是邪的、恶的、阴的,都是见不得阳光的,只能在阴沟中干坏事。

现在的政法委就是这样,为了掩人耳目,竟背地里做坏事。名曰:“内紧外松”,实质是黑帮式的“黑箱操作”。政法委这部巨大的专政机器,可称为“超级黑社会” 组织。特别是“6•10”组织,在迫害法轮功中,干了很多见不得人的勾当,就 是中共的高层官员也是被蒙骗的。为何只是口头传达上头精神,连“红头文件”都不 敢发?只能有一种解释:背地里行恶,又心虚害怕,不敢光明正大!据说最近又下令 清理焚烧文件,以免留下被清算的证据。

人们从高智晟《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一文中,可略知政法委这个“超级黑社会 ”黑到何等程度。高智晟本是著名的律师,基于对胡温、对《宪法》的信任,给胡温 写了公开信,为法轮功鸣冤,从而被周永康政法委绑架迫害,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 呼吁释放高律师的声浪不断升高,“全球声援高智晟联合会”应运而生。然而政法委 对维权律师采用了黑社会迫害手段,实属古今罕见。黑夜、黑头套、黑帮式的秘密绑 架,施刑的人满嘴下流污秽的语言,都难以见诸笔墨;把人打昏了,往头上脸上撒尿 ,还有残害生殖器等“十二道菜”(酷刑),比土匪、黑社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里想申明的是:一个被民众誉为“中国良心”的、美国律师理事会曾授予“勇敢提 倡者奖”的知名人士,动用那样残暴的肉刑,没有黑帮总头领的旨意,谁敢妄为呢? 最近,在世界舆论压力下,官方透露高智晟在新疆沙雅监狱。高智晟大哥高智义,千 里迢迢赶到沙雅监狱去探望,结果遭拒绝。高智义又到北京司法部请愿,要求行使与 其弟会面的权利,并要求当局公开信息。但没有一个部门受理,最后被国保扔上回老 家的火车。

中共的政法委就是中国的克格勃,它不但掌控各种机密情报,迫害中国民众,因为其 特务性质,同时也监控内部官员。打入海内外各种组织机构,采用所有特务手段,暗 杀灭口、收买出卖、贿赂行骗,什么坏事都干。

网上有篇《一个中共特务的自白》,可见一斑。其中说:“钱,给的很多,干的事情 ,全是猪狗不如的。出卖良心,出卖朋友,什么都能出卖。和你个人关系再怎么好也 没有用,他们完成了任务,不能让他们泄密。我咬着牙,把自己的弟兄亲手杀了,我 心里难受极了。我不是人哪,干的哪是人事啊!失去了人性,禽兽不如了。可是我不 做,有人会处死我的。就是做了,也不知道,哪天我自己会被上司或同事干掉。被我 杀掉的兄弟,家属还不知道,我每隔一段时间会给他们的家里汇些钱去,就以被杀者 的名义汇去。我想,这对于我来讲,是唯一可以补过的方式吧。我们也悄悄的调查了 一下领导,原来,领导已经都办好了护照,她怕中共随时都有崩溃的可能,所以准备在情况不利的时候就溜到国外去。”

(九)政法委越维越乱,民心大失

中国古代帝王,叫作天子,自认为授命于天。所以讲天理、施德政,国泰民安。例如 :唐太宗体察民情,仁慈子民。贞观六年新年前(十二月)纵使390名死囚犯回家, 和老幼亲人团聚9个月之久,约定贞观七年秋(九月)期满回来就刑。由于大唐天子 的恩德感化,结果死囚们均出人意料地按时归狱。唐太宗有感于这些诚信忠义的死囚 ,又下诏将其全部赦免。白居易曾有诗赞誉:“怨女三千放出宫,死囚四百来归狱。 ”从而天下称颂,人心向善,出现了大唐盛世。

人们普遍知道一个简单的“力学原理”:压力多大,反弹力多大。中共的政法委与历 史上专制施暴政者一样,都有一个邪恶逻辑:老百姓的安分守已,是斗出来的,压出 来的,恐吓出来的。小日本统治时也讲,“王道乐土”、“大东亚共荣”,让人做俯首帖耳的“良民”。中共的政法委也同样,要安定、和 谐,就得搞“红色恐怖”。

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一年就动用武警镇压人民15次,名誉上是维稳。其实政法委才是祸 乱的总根源,是造成巨大民怨的罪魁祸首。中国有关部门的内部统计,目前中国大陆 每年近30万群体性事件,有一半和政法委管控的执法机关有关,中国约有800万“长 期上访民众”,其中82%是因为公检法处理案件不公而上访。

《老子》中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民众不怕死,又怎么能用死来威胁他 们呢。

这次四川甚邡民众抗暴,就证实了这一点。开始是10多个90后的孩子,就本地一个污 染项目,在7月1日夜晚请愿市府。人们在围观中,了解到孩子们的诉求后很是感动, 因为该项目本来就不得人心,于是呼朋结友的都来支持孩子们,吸引逾万民众响应。 作为一个小县级市的政法系统出动特警,驱逐,殴打,催泪弹、震爆弹,可谓“官逼 民反”,本来是和平理性的诉求,一下把民众的情绪点燃,以致后来的一发不可收拾 。

继四川甚邡事件后,7月28日,江苏南通启东市爆发大规模反抗政法委暴政的行动, 抗议日本王子纸业向启东附近海域排污。数万愤怒的民众冲进中共市政大楼,警车被 掀翻,中共启东市委书记孙建华被扒光衣服,狼狈不堪,现场来了大批警察带走市长 ,被抗议民众包围,民众要求官员穿上“强烈抵制王子排污”的文化衫。

法轮功本来是修善的。人们早晨到公园锻练锻练身体,有什么不好?招谁惹谁了?特 别是退休的、下岗的、收入少没钱看病的,还有广大农村人口。这是人民安居乐业的 一种景象,何乐而不为?政法委书记罗干,放着那么多贪官污吏不抓,放着黄、赌、 毒泛滥不管,早就预谋迫害法轮功,非要充当马前卒,4•25时,为了宣扬造势所谓的“围攻中南海”,陪着江氏坐在防弹车里走一圈 。而后硬是把上亿修善的好人,推到对立面上,使其一夜间成了×教徒,实施群体灭 绝政策。把历次整人的招数全用上了:开除公职,开除学籍,不准进级,不准升学, 不准出国,不许乱说乱动,罚没缴款、严密监控,强制洗脑,绑架抄家,施用酷刑。 “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制造了数千数万个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的惨案。这些修炼的人,遍及神 州城乡大地,再加上其亲朋好友,这是多大数量的民众啊?这样做能安定团结吗?强 制不但改变不了人心,反而会更加大失民心!

因拆迁安置问题,近日,江苏南京市新伊汽配城一千多商户堵路抗议示威,造成当地 交通瘫痪数小时,当局派出几百防暴警察驱散人群,双方肢体冲突,其中一名公安局 副局长被打。

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钧,在致胡温的公开信中,写了政法委下属城管执法的一个场景 :“本人在北京,在天子脚下,即经常看到城管执法队来到一个街区,就上演一幕我 们只有在电影电视中上看到的日本兵进村的活报剧:一条热闹的街道一刹那间煞然的 静,片刻,鸡飞狗跳,所有商贩以夺命的速度收起自己的商品,四散奔逃。来不及逃 窜者即被城管掀锅踢盖,扣押抢夺……”

这种“皇军进村”的场面在同一地点屡屡发生,笔者也曾亲眼目睹多次。在这里不便 详尽解剖!谁是民众?谁是主人?如此“和谐”几时了?!

因此说,政法委是造成祸乱的总根源,不解散政法委,中国大陆将永无宁日。

(十)政法委纳税人养不起,填不满洞

据统计显示,中国在经济持续高速发展的过去几十年里,国内“维稳”费用逐年递增 。警察、武警、国安等一年的维稳经费已达到7018亿元人民币,而一年的军费开支才 6703亿。在民生上的开支像社保、医疗、教育这些还不够的情况下,大量的金钱给政 法委拿去所谓的维稳。

对法轮功强制性地迫害,耗费了国家大量的人、财、物力。据估算,曾动用了国民经 济四分之一的财力维持迫害。仅2002年北京财政局的统计: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款 额竟高达400亿元以上;

政法委“6•10”体系,权力超越法律、超越人大和国务院系统,迫害法轮功不 惜财力(仅2001年2月,一次挪用40亿元购置监视设备;劳教所、“洗脑基地”大兴 土木扩建(仅2002年12月,一次批用扩建费42亿元);大量投入网警,成批派往海外 特务,巨额雇用“社防人员”,重金收买世界较大新闻媒体。据透露金盾工程仅前期 就投入八亿美元,极力封锁互联网,目的是不让大陆网民得到任何有关民主、人权、 自由,特别是法轮功的海外资讯;政法委信奉“有钱能买鬼推磨”,如沈阳地区“6•10”规定:举报一个大法学 员悬赏3000元,警察抓捕一个大法学员奖500元,打入法轮功内部者月薪7000
元。

大陆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被迫害长达七年,手段令人发指。在东师古村家里封锁监控 他的人员,少则七八十人,最多达几百人,层层看守至少8层。不许他外出,也不许 外人访问。因为此案早就受到国际关注,包括好莱坞的电影明星在济南拍摄影片,听 说陈光诚案,都很同情,带了一堆人去东师古村,就被几十个便衣看护的人打回来了 。这期间被打的人甚多,包括外交官、包括民运分子同情者,包括记者,说任何人不准见他;

陈光诚说,雇用的看守一天是100元,在组长扣留10元后,受雇者一天可拿到90元。 当地政法委官员向陈光诚透露,对他的维稳经费光2011年就超过6千万元人民币。然 而,就在周永康政法委系统严密掌控下,盲人陈光诚却奇迹般的成功出逃,进入美国 驻北京大使馆,成为国际上令人可耻可笑的一大丑闻。

广东广州市财政报告显示,该市2007年维稳费为44亿元,比当年用于社会保障就业资金35.2亿元还多,此数字一度引 起部份人大代表异议;广州市39个政府部门近日公布了2010年“三公”消费的决算报 告。城管系统有20人去了十个国家做所谓考察,平均每人次花费5.7万元。城管系统 隶属于政法委领导,因为政法委每年的维稳经费充裕,下属的费用花不完便胡乱挥霍 。而外国没有城管,那么城管去国外能干什么呢?其实就是到海外旅游。

由于各地维稳压力巨大,部份地方被迫削减其他财政支出,如湖南省津市为此要求所 有行政事业单位压缩20%的开支,甚至从每名统发人员的工资中逐月扣钱。

重庆市“打黑”,市第五中级法院将打黑案中收缴的钱划归了政法委。按法律规定, 国库是唯一有权接收被执行财产的主体。政法委是既非法定的政法机关,也非财政机 关,有什么权利收钱?政法委本身就违法乱纪,还想指令所掌控的法院“判决”直接 收缴钱财,真是填不满的无底洞。

(十一)政法委另立山头,葬送中共

政法委为何有恃无恐,另立山头,成为第二权力中央?原来江魁首虽然退下来了,还 一直想当“摄政王”。一方面是权利之欲望。86岁的老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更主 要的一方面,是怕法轮功平反而遭到惩办。在未退之前就把政法委掌控在手里,不断 扩大其权势。为了使武警有与军队抗衡的能力,解放军年年减员,而武警却日益膨胀 。中国军队只有200多万,而警察和武警加起来达到400万(武警150万,警察250万)。所谓的“裁军50万”,是偷梁换柱由正规军改编为武警。武警 机动部队达到14个师,且装备精良,机动性强,具野战能力。江氏还授予政法委调动 武警的特权,使武警成为另一山头的私家军。

江氏对政法委书记一职非常看重,原来由在迫害法轮功中捞取了稻草的罗干来担任, 然后由铁杆江系其侄女婿周永康继任,十八大预谋由迫害大法的“急先锋”薄熙来接 替。人算不如天算,“王薄事件”不但使薄熙来落马,而且还暴露了江支持周薄夺帮 权的阴谋。据说“王薄事件”一发生,江氏就紧张害怕得昏死了一次,并住进了“3 01医院”,成了植物人。

现在法轮功问题已成为中国政治的核心问题。原来共产邪党想打倒谁,过不了三天, 而且还要“踏上一千只脚、一万只脚”。可是迫害法轮功,其劫数便走到头了。说3 个月消灭法轮功,3年过去了,现在13年都过去了。法轮大法却洪传五大洲114个国家 ,全世界都说“真、善、忍”好,而中共残暴丑恶的嘴脸则暴露无余。

中共原本想用政法委来维持其统治,未成想政法委却加快结束其统治。“维稳”所带 来的是难于救治的局面:血腥暴政,践踏法律,摧毁人权,酷刑洗脑,活摘器官,财 政空虚,人心崩溃,四面楚歌。让我们来看看方方面面的反响和态度吧:

(1)大法弟子

在国内千百万大法弟子不辞劳苦,奔走山乡村屯,踏遍街区楼道,把福音送到百姓家 门,面对面的讲清真相,把慈悲留在民众的心中。在监押酷刑虐待下不畏生死,在各 种血腥迫害中始终信念不移;

国外的大法弟子在全世界各大机场、旅游景点讲真相、展酷刑,办网站、电台、电视 台,《大纪元报业集团》已成为全球性最大的报业集团。天国乐团、神韵艺术团的演 出,在国际社会中产生了重大影响。特别是在多个中国驻外使、领馆门前请愿,有的 是不分昼夜,不惧严寒酷暑,不避风霜雪雨,最长的已经坚持了4000多个日日夜夜, 迫害不停请愿不止!正是这些善良的人和平、理性的作为,才有着巨大撼动人心的感 召力。国内外凡是有良知的人们都为之动容:法轮大法必将永世长存!

(2)外国政要

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于2006年5月,对中国的人权实况,亲自进行了为期3天的调查后说:“我在中国的时候,和任何一个人的谈话都证明,中共政权正在倒 退,更加好斗,更加野蛮,更加武断,更加残忍,更加偏执。任何政府最不能做的事 情就是打击信仰,中国的人权状况在倒退。”“中共政权就是一个恐怖主义的政权。 我认为法轮功并不是政治运动,是一种佛家的修炼。”

加拿大总理哈珀在今年二月份的访华期间,同中国领导层提出法轮功受迫害问题,并 指出法轮功学员在加拿大遵纪守法,对社会的贡献巨大。

(3)各国政府

国际社会包括美国、加拿大、欧洲、澳洲与台湾议会已数十次提案,针对中共迫害法 轮功频频发出正义呼声。2010年3月16日,美国国会众议员在国会大厦以412票赞成、 1票反对通过了第605号决议案。美国议员在议案中对过去十年来仅仅因为个人信仰而 遭受中共持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表示同情,要求中共立即结束对法轮功学员 的迫害、胁迫、监禁及酷刑折磨,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迄今全球已有40多个国家和国际机构,接受了对江魔头和政法委主要成员的起诉,立 案80多起,已有多人被判处有罪。

(4)内部人士

汪兆钧《致胡温公开信》的副标题是“──对策和谐社会”。他在“公开信”中明确 指出:“当今最迫切的是: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对当时决定镇压的决策者追究 刑事责任”;

中共沈阳市委宣传部联络部长张凯臣,2010年1月1日下午,在纽约法拉盛举行新闻发 布会,公开宣布退出中共。他表示,中共的本质是邪教暴政,一党专制是危害中华过 去、现在和将来的万恶之源。没有共产党,才有强中国;法轮功的人心眼儿特别好, 对法轮功的灭绝迫害比纳粹更为邪恶。法轮功是不可战胜的。如何看待法轮功问题, 这是衡量人的一个道德标尺。”

(5)维权律师

多名律师敢于站出来,为法轮大法弟子作无罪辩护。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 辩得公诉人、法官理屈词穷。在场的听众,甚至站岗的警察都称赞。虽然最后的判决 ,法官不得不昧着良心,听命于政法委“6•10”的幕后指挥。但是律师们的“ 无罪辩护”,却讲清了真相,伸张了正义,开庭成了对政法委的审判,唤醒了被欺骗 的人们。到后来,政法委监控的法院,不在允许外地律师辩护,开庭也限制民众进入 ,甚至不敢开庭直接判决。“人民法庭”也变成了“黑箱作业”。

(6) 国内民众

退出党、团、队的人数已超过一亿二千一百万了。每天还以约六万的人数递增,历史 的潮流不可阻挡。作孽多端,必遭天惩,谁也不想当中共的陪葬品。这可是一亿二千 多万颗人心所向啊;

民众觉醒善恶分明,出现了多起顶着高压、集体按手印声援法轮大法之事。黑龙江伊 春23岁女孩秦荣倩的父亲被哈尔滨监狱虐杀,母亲和妹妹为了申冤却被劳教。而黑龙 江高级法院立案后,却不开庭审理。秦荣倩一家人的遭遇,得到了15,000个家乡父老 的同情,纷纷签名按手印支持秦荣倩申冤。秦荣倩甚至还给中共领导人胡锦涛、温家 宝、习近平发出了公开信,诉说她一家人悲惨遭遇,敦请他们关注此事件。

(7)中共高层

中共前人大委员长万里说:“镇压法轮功不是新鲜事,活摘器官就不一样,要是美国 敢宣布中国真发生了活摘的事,那全世界都得起来反对,不但要求国际法庭宣判江死 刑,我估计西方选民会给自己的政府施压,要求与中共断交!”那将意味中共的垮台 ;

最新一期《争鸣》报导称,中共元老李瑞环近日提出,为体现国情,倡议共产党改为 人民党或社会党。有评论认为,中共高层倡议共产党改名,说明中共自身已清楚意识 到解体的命运;

据传温家宝曾说:“摘活人器官,还拿去赚钱,这不是人干的事,这种事情存在了十 几年,要退休了,还没解决……,无法向历史交代。”他还对身边的人说:“离任前 我豁出老命也要把这些祸害清除!”他有些哽咽,“否则我良心不安,死不瞑目…… ”

习近平早已表露不愿“蹚这趟浑水”。

(8)周永康之流

周永康曾协助薄熙来从德国购买最先进的窃听设备,对九常委的很多交谈进行监听, 包括胡锦涛的电话内容。抓住把柄,留有后手。人们分析认为,为何至今未动周永康 ?其原因就是中共高层怕周永康像王立军一样“狗咬狗”,咬乱套了;

前些时候,有这样一条报导:周永康带领政法委成员和全国的公安厅局长,上井冈山 ,重新入党宣誓。这个第二权力中央的头领如此之作为,怎么解读呢?为何“重新宣 誓”?是因为有了新的山头、新的效命,要有新的誓约;为何“上井冈山”?就要另 立山头、重新开张,犹如土匪们喝鸡血酒盟誓一样,以备东山再起夺帮权。而今,忍 气吞声,只是“韬晦之计”!

政法委从政治到经济上绑架了中共,造成了风雨飘摇的衰亡败像。什么异地交流公安 官员、政法委书记不进常委等措施,都是小打小闹;决定整党,整谁呀?上梁不正下 梁歪。重庆先前公安局长文强提到的“这个社会,这个制度”如果不改变,解决不了 根本问题。

摆在中共高层面前有三条路:一是,放纵政法委,对法轮功继续残酷迫害、草菅人命 ,那么中共将被政法委加快葬送,决策者的黑锅一背到底;二是,停止迫害法轮功, 解散政法委,法办罪魁祸首;三是,上应天意、下顺民心,平反法轮功,解散政法委 同时解散中共,此乃上策。相关人等,则理智地为自己选择了未来。

2012年8月8日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8/9/n3654890.htm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