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因“血流成河”被判刑十年的大连肖斌

关于因“血流成河”被判刑十年的大连肖斌

作者: 刘刚

91年2月到11月15日,肖斌跟我同号,我们每天一道出操,一道反省,一道糊火材盒,一个槽里吃饭。

肖斌喜欢下军棋,同我下时,他时常乘我不注意,就偷走我的一个师长旅长,我也就让着他。

肖斌喜欢包饺子,她从野地里采回各种野菜,那是只能喂猪的野菜,当地农民都不吃的野菜,还有各种树叶树皮,统统包进饺子里。当然,只能在过节时才能得到白面。

肖斌喜欢用各种树干做成各种各样的烟斗和烟嘴,将过滤嘴塞到烟枪里,然后送给我们。这样,我们抽烟丝或是没有过滤嘴的烟,就都被过滤过了。

监狱为了创收,组织了文艺队到各地去演出。周边的县官县太太知道肖斌在此地监狱,都想一睹肖斌风采。于是,监狱就让肖斌到文艺队演出,也让喜欢唱歌的六四政治犯孔险峰等人去演出。我劝阻了孔险峰,但却无法说服肖斌。此后,肖斌登上了几次舞台,唱的是“北京的金山上”,可能还有“我爱北京天安门”。我从来没有看过文艺队(监狱犯人跟他们叫人妖)的演出。

监狱里的人都传说美国电视台给他赔偿十万美金,是一年刑期一万美金,说是存在瑞士银行了,只等着他出去了去取。说得他自己都相信了。有许多刑事犯也相信,并因此不断给他送烟送水果,巴望这有朝一日能从肖斌大哥那里捡一个零头。其实,那只是凡人或警察们的期望值。刑事犯们经常计算着,给多少钱才心甘情愿坐一年牢?乡下人通常会说一万人民币,而见过世面的城里人通常会报价一万美元,而那些强奸犯通常会说如果能跟杨钰莹或是国母睡一夜,甘愿坐十年。可见,这赔偿十万美元,完全是监狱犯人们的心理预期和白日梦,然后就来忽悠肖斌的。

91年11月15日那天,我提前一天问肖斌,如果我今后再有什么行动,你参加吗?他知道我指的是什么,因为在那之前我已经发起过几次抗议活动了,包括罢考,罢工,我们参加者几次被戴镣戴铐关小号。肖斌没有正面回答我,只是伸出拇指和食指做了个八字:“我家里还有八十老母啊。”随后,他没有参加我们在11月15日开始的绝食和罢工。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111632


“血流成河”的发明者是肖斌,始作俑者是沙老太

作者: 刘刚

我第一次听到“血流成河”这几个字,绝对是在中小学的政治课上。在大学里的党史课上,又反反复复被灌输这个恐怖词汇。在中共编导的各种样板戏和大型舞台剧及革命题材的电影上,更是常常听到“血流成河”,“尸骨成山”,“千百万人头落地”等等夸张词汇。

下面是我随便google的结果:

http://wenwen.soso.com/z/q151211278.htm
政变的开头,经过,结果。 – 已解决- 搜搜问问 – [ Translate this page ]2009年8月21日 …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这就是历史上著名 … 宝山路上一时血流成河。当天下午,反动军队占领上海总工会和工人纠察队总 …
wenwen.soso.com › 全部问题 › 社会/人文 › 历史话题 – Cached – Similar►

我后来再听说“血流成河”,那已经是在辽宁省的凌源监狱了。那时,我有幸同肖斌同号。肖斌就是那个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对CNN记者说“天安门广场血流成河”,并伸出两个手指,作出V型手势,补充说:“打死了两万多啊!”,中央电视台反复播放了这段录像。相信很多人都看到过肖斌的这段录像。肖斌后来就被两个女线人给举报了,随后被判十年徒刑,关押在凌源第二劳改队,直到他在1994年被提前假释。

据说,是据说,北京人后来打麻将,打两万都不再说打两万,而是打肖斌。

凌源劳改队的警察和犯人们经常向我竖起中指和食指做成V型,问我北京的学生做这种手势是什么意思。我跟他们解释说这是胜利的意思。没有人相信我,反而他们一再纠正我说这是“两万”的意思。那个手势的发明权,至少是这种解释的发明权应该是属于肖斌。肖斌是第一个为“血流成河” 和“两万”这样一句话,被人治十年罪。这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说肖斌是“血流成河”的发明者,仅仅限于这种意义,如果将发明权仅仅看作是一种荣誉或命名的话,我看应该给肖斌。

肖斌曾同我说起,是彭真亲自批示判他十年。预审和审判时,预审员和检察官都反复问他,“你看到血流成河了吗?河有多深?”直到在监狱里,狱政科长杨宝玺,教导大队长杨国平等人,每每都要在大会小会上批判说:“说血流成河,谁看见了?肖斌看见了?中国古话说,黄河之水天上来,流到东海不回头。你看到的血流成河的河有多深?流到了东海、渤海、还是黄海?没流到海那还能叫成河吗?纯粹是胡说八道。”

杨宝玺杨国平王银山等警察也经常用这种诡辩术跟我胡搅蛮缠,我多次反问他们:

是谁发明了血流成河这一词?是你们共产党。

你是从哪里首先学到血流成河这几个字?是从你们的党史课上!

是你们共产党首先说412反革命政变,导致上海滩血流成河,鲜血染红了黄浦江。你们看到血流成河了吗?那条血河有多深?

更有甚者,你们共产党不仅将血流成河挂在嘴上,写进教科书里,还将‘千百万人头落地’发到人民日报上,将‘尸骨成山’编到电影里。

如果是肖斌说了‘尸骨成山’,你们一定会发问,那可能吗?多少人的骨头堆起来能成山?是多高的山?有泰山高吗,有珠穆朗玛峰高吗?

如果是肖斌说了‘千百万人头落地’,你们更会发问,怎么只会人头落地?肚子就不落地?那不是胡说八道吗?

如果你们说血流成河是造谣胡说八道,请你们首先去质问共产党,然后给蒋介石的427政变平反昭雪,给日本人的南京大屠杀恢复名誉。

按照你们的定义,将全中国十亿人都集中到天安门广场上屠宰了,也不可能血流成河,更不可能流到黄海东海渤海。

现在还是不断有人在这里指控“血流成河”是造谣。做这种指控的人,他们在指控谁?指控肖斌?那么是谁在大小报纸电视媒体上广泛传播肖斌的所谓‘谣言’?不恰恰是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吗?没有它们的鼓噪,又有谁知道肖斌?有谁知道“血流成河”?有谁敢于这样用中央媒体散布谣言?他们为什么不去追究共产党是传播这一谣言的最大黑手?

还有人从学术的角度,去追究“血流成河”过于夸张,不够严谨,造成误导。我相信这些披着学者外衣的人一定也学过中共党史,一定也在教科书中看到过“宝山路上一时血流成河”这样字样,也在电影里听说过共产党人“尸骨成山”,“尸横遍野”,“千百万人头落地”,共产党人“前赴后继”,“踏着烈士的尸体”,等等夸张词汇。我怎么就从来没有见到有任何一个中国学者去挑战这些写到教科书里或学术著作里的夸张造谣言辞哪?难道真的是只许官家漫山放火,不许百姓夜里点灯吗?只许共产党在教科书里随意说血流成河尸骨成山,不许平常百姓在茶余饭后鹦鹉学舌一样地学唱半句血流成河吗?这样的学者,没有也罢。

记得沙家浜沙老太有个唱段:

【二黄原板】
“八·一三”,
日寇在上海打了仗,
江南国土遭沦亡,
尸骨成堆鲜血淌,
满目焦土遍地火光。
新四军共产党来把敌抗,
历尽艰辛,东进

看来,今后谁都不准再学唱这一段了。否则的话,他就得被通缉,被人肉,被批判为不够学术,太夸张,是造谣惑众,是哗众取宠。但原唱者和作词者却是永远伟大光荣正确地。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111602


是共产党先说四一二血流成河,这里有谁指出过这是夸大事实?

作者: 刘刚

如果你没有指出过,你是否就是不象刘晓波那样诚实,那样敢于讲真话?你是否就是没有信用?你是否就是在默认谣言甚至是赞同谣言?你是否就是不配作学问做学者?你是否就是因此而有了污点?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111606

没亲身经历六四,居然质疑亲历者“没有证据”?呵呵

作者: 博讯螺杆

http://www.tiananmenduizhi.com/2010/06/21_06… – 网页快照 – 类似结果特别推荐《天安门对峙》
2010年7月21日 … 这里,我要向大家推荐一本关于六四的中文著作,书名是《天安门对峙》。 这部书的作者
Eddie是原来北大的学生,1989年人在北京,亲身经历那场轰轰烈烈的 …
=================================================================
[独评] 俺1989年时并不在北京 eddie [0 b] 2010-07-22 06:20:35 [点击: 44] (1080201)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111642


血流成河只是一个夸张之词,那个年代长大的人都很习惯-eddie2009

作者: gpib

作者: 文华殿大学士 “我期待流血,……,但我不能死。(大意)” 2009-11-29 13:55:45 [点击:110]
我们周围类似“期待流血,而自己不能死”的现象很多,因此使得柴玲先生话语的错误并不显得特别严重,这也是我理解、宽容柴先生的基础之一。

你这是什么逻辑?因为别人有错误就可以原谅柴玲犯错误?天下还有这么不讲道理的逻辑?

====================================================================
作者: 白兰 94! 更严重的是 2009-11-29 14:00:26 [点击:112]
柴在讲话里说的明明白白, 期待着人家血流成河, 可是还不告诉人家.
我怀疑, 这孩子自己一个小姑娘能那么恶毒吗? 一定是不小心, 把那些长胡子的混蛋让她做的事情说漏了
=====================================================================
作者: eddie “血流成河”只是一个夸张之词 2009-11-29 14:17:34 [点击:114]
那个年代长大的人都很习惯。她所谓的“血流成河”并不就是后来的镇压情景,大体可能不过就是四五运动那样的镇压行动了。
=====================================================================
作者: 博讯螺杆 我是这样解读柴玲的:她说的期待流血包括她自己,绝对没有 2009-11-29 14:49:43 [点击:112]
让别人去死,自己活下来的本意。她说“我不能死”,应该是我要活下去斗争的意思。看看当时这段录像就清楚了。

口头语言直接用文字表达,会引起误解,谁都有这个毛病,比如“看医生”,到底谁看谁?面对女肉贩说:你这肉多少钱一斤?谁的肉?

实在太经典了,几乎可以和这个并列

作者: gpib “估摸着最近刘荻要发言,先搬个旧马扎占座” 2010-10-04 00:31:00 [点击:93]
刘荻的这两篇文字可以独立成章,放到一个集子里出版。不知道有没有金主愿意资助,民运心理建设,事不宜迟啊。两篇文字时间相隔一年,大背景不同,一次为了打高,一次为了保刘。我现在才知道,同样一个句子,可以放在这样迥异的段落中,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几个例子都有一个共同之处:有些民运人士和网友在与魔鬼作交易。魔鬼象征这样一种力量:它是强大的,但又是未知的,是你所无法控制的;如果你要与这种力量打交道,你只能被它控制。一个匿名电话,听说的小道消息,网上的几个帖子,不是来自“高层”,就是来自“军队”,貌似背后有强大的力量,但实际上你对它一无所知。如果你把自己的未来和希望完全寄托在这种靠不住的“力量”上,让这种力量来控制你,支配你,就等于是在与魔鬼作交易,把自己完全卖给对方了。真的是与魔鬼作交易吗,其实也不尽然,那些人可能还不如魔鬼呢。

——-《刘荻:自己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中—从高智晟的悲剧谈起》
2006年9月13日

合作的另一个问题是这种合作是否是“与魔鬼作交易”。“与魔鬼作交易”这个比喻貌似神秘主义,其实很简单:只要合作的结果是把自己处于一种不能决定自己的所作所为,受制于人的局面中,那就是在和魔鬼做交易。我只在自己能控制局面的情况下才合作,如果合作意味着被人控制,那就不合作。从理论上说,为了自由民主大业,与共产党中的某一派合作并不错。但是在现实中,因为对方力量强大,而你的力量弱小,而且对方又没有尊重你的独立自主性的善意,所以这种合作很少有不是与魔鬼作交易的。

——-《刘荻:民运团结与合作问题之我见》2007-08-20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111643


关于“血流成河”一词,瑞典万之给芝加哥三妹的来信

作者: 三妹

三妹导言:“血流成河”这个词谁都理解它的意思是杀人如麻的意思。没有人会犯傻去质问对方:如麻这个数字不是事实而是夸张。有越南籍老记者告诉我:某某杂誌主编xx与中共暗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也不会犯傻去质问对方:“是千丝还是万缕?你这数字精确吗?”这种纠缠就像相声讽刺的傻蛋,追问人家:“‘雨打沙滩万点坑’,是万点坑吗?你去数了吗?有一万点坑吗?”

刘晓波和“拥刘派”金钟们绝不是简单的装傻和犯傻,是无耻。既然金钟又在《开放》杂誌撰文这般纠缠地说:“那些传播‘血流成河’的人,迄今不愿面对事实。”那么, 我们只好“面对事实”喽。

关于“血流成河”一词,瑞典万之给芝加哥三妹的来信

晓东:

又是很久没有联系了。先给你拜个早年吧。祝你和全家兔年平安!

再次感谢你经常给我发来很有可读性的邮件。

最新《开放》杂志我也看了。金钟的文章我也读了。再看到你这封邮件,有些想法和你交流。

一, 有关八九年六四天安门广场是否“血流成河”的说法,我同意你的意见。作为在大学教对外汉语的中文老师,我有些经验,也可以补充一点意见。中文语言有些形容词的修辞特点,是一种表达方式,和事实完全与否无关,而是形容的意义,懂中文的就不会纠缠。例如最近我教瑞典学生一个新词,说广场上“人山人海”。我当然告诉瑞典学生,这里没有人堆成的“山”,也没有人汇成的“海”,就是中文形容多的修辞手法,翻译成瑞典语就说人非常多就是了。

“血流成河”,就是流血很多,不需要非真见到“血河”才算“面对事实”。刘晓波金钟都是中国人,还是中文作家、中文系毕业的博士,中文杂志主编,对这些基本修辞应该完全理解,所以他们那些否定“血流成河”说法,是吹毛求疵,其实都是无稽之谈。

英语里“massacre”这个词,中文可以翻译为“大屠杀”,在我本来的理解中,“大屠杀”起码是杀了成千上百人。后来发现,美国或芬兰一个校园枪击事件,杀了几个人,欧美报纸上就用这个“massacre”了。所以,就杀人而言,说天安门广场是“大屠杀”也一点不夸张。谁需要去较真,说天安门广场死了人不多,就不能叫“大屠杀”?就不是“面对事实”?

这里我可以告诉你,金钟自己才是不敢面对事实的人,而且违反编杂志的职业道德。我在下面附上2008年我看过五月号《开放》杂志后给编辑的信件供你参考。至少,《开放》曾说 “瑞典笔会邀请小乔”,这就不符合事实。原则上,原则上,对纠正这类不符合事实的勘误来信,任何杂志报纸编辑都要刊登,以正视听,否则就会给历史留下错误,将来谁写文章再引用这些事实,就以讹传讹。但是《开放》杂志居然不登我的勘误信,甚至也不回信说明不登的原因。一个号称维护言论自由的政论杂志,不能刊登不同意见,还算得什么民主和言论自由的杂志?说实话,我也不想抹杀《开放》的贡献,所以忍气吞声作罢了。可金钟现在反讥老魏不尊重事实,我实在看不过去。

二, 腾彪先生的文章里,提到警察一发现他们的活动和“法轮功”有关,立即惊呼,这就是“敌我矛盾”,马上可以不同对待。我觉得这真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让读者可以恍然大悟,原来,所谓“敌人”的奥秘就在这里。只要你不沾法轮功的边,你就依然是“人民内部矛盾”,否则就是“敌我矛盾”,那你就不是刘晓波待遇,而是高智晟、力虹、郑眙春(这个作家据说是《九评共产党》作者之一,所以被重判,最近也少有人关注。前年国际笔会狱中作家日活动我曾经将他的诗歌翻译成瑞典文朗诵)的待遇了。所以,这也是我没有敌人的注解之一。

附件还有我为悼念力虹写的文章,谈精神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关系,可供你参考。

这封信,你也可以群发给朋友。

万之

二0一一年一月二十三日

附一:万之(陈迈平)给《开放》杂誌的信

《开放》编辑:

倾读《开放》五月号文章,主编金钟开篇“纪念伟大的盗火者林昭”,以及本期傅国泳先生等多篇纪念文章,都让我深为感动,引起共鸣。

又读到“上海作家小乔放逐出国”一节,有些吃惊。其中提到小乔由瑞典笔会邀请,不符合事实,因为我也是瑞典笔会会员,知道她的出国和瑞典笔会无关,而是独立中文笔会自己推荐小乔给国际笔会推动的自由城市作家项目(ICORN)而被接纳,安排到参加此项目的斯德哥尔摩市。瑞典笔会对此次人选恰恰还表示过不同意见。目前这个项目全世界只有二十来个城市参加,每个城市每两年才接受一名,还发给城市的金钥匙,因此,这应该是给优秀作家的项目,而非一般的人道援救项目。

吃惊的另一点是文中提到小乔是在同意和签署了当局提出的九项条件之后才怀着“沉重”的心情出国。我对一个人愿意签署条件书出国不做评价,这属于个人决定。但是,《开放》还登载过消息,小乔得过2007年独立中文笔会的“林昭纪念奖”。我难以想象,以林昭不低头不认罪坚持自由的人格,林昭怎会签署当局开俱的条件而出国。小乔作为“林昭纪念奖”的得主,屈从当局的压力,和林昭女士的形象相比,反差确实太大了点,给这样的人颁发林昭奖,我看是对林昭的一个讽刺甚至是侮辱。如此,我建议独立中文笔会还是撤回此奖和2000美元奖金为好,而不要玷污林昭的清名了。

我可以顺便说明,此奖的设立还是当年我担任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和秘书长时提议而设立。后来,因为考虑到国内难觅合适的候选人,我还建议此奖对全世界作家开放,给各国具有林昭品质坚持抗争的年轻作家。这样做,可以显示我们中文笔会也不只关心中国作家的自由,不是狭隘的汉文化沙文主义者,而和国际笔会各笔会一样,关心各国作家的自由和各种语言文学的发展,也可以支持声援那些受迫害的外国作家,这其实还能向全世界介绍林昭,提倡林昭精神,也能提高独立中文笔会的国际声誉。笔会甚至可以邀请国外获奖者到北京领奖,引发注意,对促进言论自由内外呼应。但我的建议被后来的笔会当权者否定。

也正因为对笔会内部运作的失望,无法接受玩弄权术、滥用权力、排斥异己,更无法接受一个号称维护言论自由的组织却压制内部会员的不同意见,随意解除不同意见会员的职务,所以我因表示抗议已经退出中文独立笔会,愿借贵刊公开声明。

瑞典 万之

2008年六月某日

附二:“三妹也说说血流成河”

廖亦武:天安门市民纠察队队长刘仪

三妹也说说:不少人八九六四时亲眼看到中共军队在天安门广场杀人,丁子霖有文字描述;被廖亦武采访的刘仪也亲眼看到,五人死在身边;法国的张健也看到身边被射死学生,自己也挨了两枪;十几年前我在芝加哥六四纪念会上遇到一位女士,她脸上的一个枪疤就是六四那天在天安门广场挨的。刘晓波说他没有看到死人,确实是“实话”。不过,他在那种全国电视台的场合,以证人的身份,说这种“实话”,是为哪般?难道中共利用他在这种正式场合作证只是为了简单的去表明他的孩子般的“天性完整”?刘晓波的卑鄙无耻就在于他把自己默契配合中共的帮凶行为比作天性完整的孩子在一针见血地道破事实。

另外的卑鄙无耻是,他在“血流成河”这个描述上的纠缠,无非是想说别人是夸大其词和说谎,自己是说实话。百姓用这种具震撼力的词汇去谴责政府的杀人行为,无可非议。应该非议的是那些以文字狡辩为中共开脱的无耻文人和民运败类刘晓波。

把人命视为天的具“人命关天”传统的百姓,在五个年轻学生被射倒在身边时,这种景象难道不是血流成河?中共要杀多少人才是“拥刘派”定义的血流成河?亲生儿子被中共杀害,是不是五雷轰顶的灭顶灾难?无赖才会无端地纠缠文字去质问母亲,哪有五个雷?你儿子死时就没打雷,你是说谎夸张!这就是刘晓波为自己狡辩和拥刘的无耻文人为刘晓波狡辩的无耻之处。

《开放杂誌》总编金钟在这一期的开放杂誌中写的文章《‘无敌论’的境界》,对魏京生指责刘晓波上电视台帮中共撒谎表示不满,金钟并说:“那些传播‘血流成河’的人,迄今不愿面对事实。”

我这篇“也说说”就是在面对“血流成河”的震惊事实,也是让大家都面对这个“血流成河”的震惊事实,也希望拥刘派也要面对这个“血流成河”的震惊事实。你们不要为掩盖刘晓波的无耻而自己也跟着无耻,天安门屠杀的真正事实被揭开时,一定会更令人震惊。

三妹

二0一一年一月二十二日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3&post=1116941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