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姜维平

近期,薄熙来的夫人谷开来将在安徽合肥的法院受审,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真的难以想象,十几年前在滨城招摇过市,叱诧风云的大连“第一夫人”却落得了一个杀人嫌犯的下场,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不到,当薄谷疯狂的时候,权力的光环使他们找不到北,趋利避害的大多数的人把他们捧为“救世主”,但实际上原本他们就是政治上的骗子,经济上的蛀虫,人格上的垃圾,道德上的“一坨屎”,其光鲜的外表,不过是媒体被强奸后的呻吟,被蒙骗的人们一旦醒来,会惊出一身冷汗,他们是狡猾的骗子!

回想上个世纪,细品与谷接触的每一个细节,悟出一个道理,谷律师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追随薄熙来和谷开来的大连人当中,不乏政治精英和先富起来的阶层,这些人分成两类,一是被其精彩表演迷惑或被媒体误导的人,当谎言无数次地重复,善良的人们就会信以为真,比如,谷开来通过《大连日报》和《东北之窗》杂志吹嘘说,我为马俊仁打官司,这时,大部分的人都相信了,但是,打官司的概念是什么?如果谷说,我“想”为马俊仁打官司,我没理由指责她,但她的文章题目里没有“想”字,而是指实际已发生的事,那么请问,她所说的官司在中国哪家法院,想必有起诉书和一审和二审的判决书,在哪呢?谁看见了?被告是赵瑜吗?他承担了什么责任,输了,还是赢了?原来,谷开来说了一个大谎,把大部分人都玩了。

另一种人是既得利益者,他们围绕着薄谷的权力,象苍蝇围着“一坨屎”,当与其共同贪腐时,心里明镜似地知道真相,但因为有利益,要与其互相利用,就睁着眼睛说谎,比如,谷开来说,我胜诉在美国,不少人相信了,与其共谋的人程毅君也不相信,但同在一条船上混,也必得说谎,反正事发生在美国,没几个人会英语,既使会一点,有几人看得懂美国的法律文书的?至今此案才水落石出,原来官司庭外和解了,中方赔了律师费,数额还不小呢。这叫“胜诉”吗?

谷说,她是免费打的,是薄熙来安排她代表大连市一家国企打赢的,但近期外媒说,谷是转手委托一个美国律师发函给对方的,事成后,谷邀请这些参与的人去大连公款旅游了一次,薄熙来出面接待,这说明她觉得很欠人情,欠什么呢,原来是谎言,需要美国人与其共同表演,演罢还得闭嘴,闭了十几年,终于说破了。请问,这是“胜诉”在美国吗?一个爱撒谎的无耻女人,还找人把她改编成电视连续剧呢,在全国播映,真不知世界上有“羞耻”二字,目前住在上海的已改名“程家昌”的合伙人,难道不知道内幕吗?但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只有听信谎言,同流合污。

也许有人会说,你讲得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但现在呢,我仅举一例,谷开来不承认自己儿子的学费来自贿款,薄瓜瓜说,是来自他母亲的律师费和稿费,我不是律师,不太清楚律师费应当是多少,但我大半辈子与稿费有缘,怎能不知道稿费的标准?谷开来的谎言的结晶《我为马俊仁打官司》给了六万人民币的稿费,加上光明日报出版社的书《胜诉在美国》稿费加版税,是多少呢,够瓜瓜在英美读书所需吗?真是把“天”说破了,大概稿费只够买几张机票吧?薄瓜瓜的申辩白纸黑字,相信很多人都有印象,但墨迹未干,谷开来的妈妈范承秀如今又说,钱是向她姐姐借的。这是自打耳光啊!曾几何时,谷开来的亲友还说,薄熙来一点事没有呢,联想薄熙来2002年“两会”上的谎言:“我不认识姜维平这个人”,2010年“两会”上讲的“打黑”妻子帮忙咨询,2011年的“两会”上讲的“谷开来激流勇退”,2012年“两会”上的表白“没有任何财产”,等等,人们会明白,他们是拿听众当猴耍的一对大

骗子。骗得中国老百姓昏天黑地,死去活来。

假如谷不是薄熙来的太太,趋之若鹜的人会少了大半,不论是善意的谎言,还是小范围内的愚弄他人,都问题不大,但谷恰恰是中共官场明星薄熙来的老婆,她的欺骗性伴随着巨大的危害,上个世纪在大连,本世纪在重庆,薄的权力笼罩的一切地方,都有谷的影子,她既爱金银珠宝,也追逐名声与荣耀,所以必得欺骗,过去在大连,薄熙来在1988年当宣传部长时,她插手报社人事安排,选用亲信,排斥异已,嫉贤妒能,败坏了报社的风气;也插手文联及下属的各个协会,并吃请收礼,贪得无厌,人人皆知;在重庆,由媒体披露的情况看,她也不甘寂寞,钱色通吃,名利双收,其暗杀海伍德既是因权也是为利,其龌龊卑劣,难以言述,相信在日后的庭审中也是显露冰山一角,真相只能慢慢地托出。

过不了多少天,她的形象会再次出现在法庭上,会令人震惊,虽然1998年在上海她为了美丽,曾做过整容手术,但一个女人的衰老,来自心灵的皱纹,象她这样靠卖肉起家,“一刀准”的人,的确有过艰苦奋斗的过去,但暗算过无数个不顺从自己的善良人之后,她就成了社会的垃圾,再名牌的化妆品也不能掩饰心灵的堕落与肮脏,因为在丈夫枉法追诉,使许多人蒙受不白之冤的时候,她非但不加以奉劝,而且出谋划策,陷害忠良;在先生以权谋私,索贿受贿之时,她合谋贪腐,转移财产,与外商勾结,暗渡陈仓,一旦事败,立即反目为仇,凶相毕露,这样的人,在法庭上再巧言善辩,也无计于事,怪不得沈律师罢辩,她把律师都得罪遍了,从陈德惠到李庄,谁心里瞧得起她?既使李庄真的为她代辩,也是在表演,过去是她在玩别人,现在是别人玩她,玩的手法都是一个味:骚!

但愿谷开来死到临头有点记性,悟性和愧疚,想一想文柳山是怎么死的?正如英国人海伍德神秘死亡一样,大连著名律师文柳山在2010年5月29日,忽然倒在了重庆一家宾馆,大连的知情者说,他才53岁,身体棒棒的,为何到了重庆,接手了“黑打”的内幕,就心脏病猝死?也许现在人们已经把他遗忘,也许薄熙来与谷开来夫妇均肆口否认与此有关,也许连文律师的夫人都不知道真相,至今守口如瓶,但死去的冤魂不会沉默,他以别致的方式提示人们,如果不是冥冥之中,有一种正义的力量,在左右我们的生活,显赫一时的中共太子党薄熙来怎么会忽然倒台,自称“中国的肯尼迪夫人”的谷开来怎么会被押上历史的审判台?每个中国人都应当庆幸,薄熙来,谷开来,王立军案件的开审,正是标志着中国“二次文革”的终结。

不要说,死去的人们不会开口讲话,我相信人是有灵性的,肉体死亡了,但灵魂却永世常存,否则我们无法解释生死分离时,人体减轻的0,8克,是怎么回事,当惨遭杀害的冤魂云集之时,薄熙来,谷开来,王立军,这几个杀人如麻的侩子手,就必将束手就擒,真相象压在礁石底下的东西,搬开此石的工作正在进行,目前仅仅是开始,合肥的法庭将展示事实的一部分,虽然中国由体制所限,尚无真正意义上独立的司法,但异地审理总比一地独审略好一点,谷开来面对的是恶惯满盈的过去,已经没有了未来,海外的60亿美金买不回自己的小命,既然任何人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如果法庭证实,她预谋杀人是真的,那就一定要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如不这样,就表明薄瓜瓜确实手里控有关于中南海高官贪腐的猛料,他们已经有了肮脏的交易,因为刑法上写得清清楚楚,来不得例外和模糊。看着吧,水落石出的时刻到了!

2012年7月31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附言:任何公开出版的书籍不得引用,编写,抄袭以上内容,我已委托香港律师向某出版社发出律师函,全面维权即将开始,违者必究,特此声明。
『自由亚洲电台8月1日首发』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