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作者: 姜维平
来源: 自由亚洲电台

新华网北京7月26日的电稿说,薄谷开来、张晓军涉嫌故意杀人一案,近日已由安徽省合肥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这并不令我意外,因为谷开来是薄熙来的太太,她和先生都有很高的知名度,关注的人非常多,各种观点聚焦于此,质疑不能回避,而且,还案涉外国公民,所以,为了排除她所熟悉地区人脉关系的干扰,必须异地审理,至于为何偏偏选在安徽,这一点去问薄熙来吧,他最清楚,可以肯定的是,异地审理也可能走过场,但总比像文强那样在重庆一竿子插到底要好。

从称谓上看,谷开来似乎已取得外国籍,不知道中国政府是否承认,这一点非常重要,如果认同,就无法判她死刑,立即执行,而如果主凶判死缓,张晓军也无法判极刑,就留下了两个舌头,在中国现有的政治局势下,就埋下了未来事件裂变的伏笔,假如真的薄熙来东山再起,胡温就是死路一条,回顾重庆打黑的600个精心编造的黑社会,就知道薄熙来长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不论是薄熙来,还是薄瓜瓜,既使判了谷开来死缓,也会仇恨入心要发芽,只要有条件,此仇还能不报?但是,大概他们没有这个机会了,何况还有一个问题,高官亲友很容易买到外国籍,放谷开来一马的结果是,他们犯罪时将无所顾忌。

报导说,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二被告人和被害人近亲属享有的诉讼权利,并讯问了被告人,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其实,这一段是套话,谷开来是著名律师,她既使无人告知,也什么都明白,恰恰是她的职业和地位以及马仔们的捧杀,使她失去了理智,薄熙来和她早在上个世纪的大连,就涉嫌秘密谋杀了多人,对于他们一手扶持的人,或升官或发财,而由于种种原因背叛了他们,其认为杀死是”家法”处置,并不受法律约束,故此,她和薄一波的勤务兵张晓军一起杀死海伍德,一点也不奇怪,质疑这一情节的人,不是拿了薄瓜瓜的黑钱,就是不了解她的品行,显然,海伍德是90年代初靠薄熙来的权利而脱贫起家的,谷开来认为,是他们给了他一切,所以,当英语家教转换为生意伙伴时,他们发生了利益冲突,而薄一波的死去,又使海伍德由薄家助手变成政敌的把柄,故当海伍德扬言披露薄家藏在薄瓜瓜处的巨额财产时,必将招来杀身之祸,而谷开来气极败坏的谋杀,本意是保官保命,却失去了一切,所以,被权力惯坏了的人,往往聪明反被聪明误。

新华社的报导说,经审查查明,被告人年薄谷开来及其子薄某某与英国公民尼尔*伍德因经济利益发生矛盾,薄谷开来认为尼尔*伍德威胁到薄某某的人身安全,遂与被告人张晓军共同投毒杀害了尼尔*伍德。二被告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法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现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已依法受理该案,将择日开庭审理。

这一段话表明,检方已经掌握了谷开来预谋杀人的充足证据,最终的审判结果不会有什么悬念,至少也是死缓,唯一的戏剧性是,既然谷开来是为了儿子的安全而动杀机的,必得有及时获取资讯的管道,而重庆是对海外电话监听最严密的地区,像涉及儿子的事,薄熙来不可能不知情,故很可能他是谋杀案幕后的主谋,于是,我想,法庭极有必要和可能传讯薄熙来,如果谷开来,多维尔或张晓军指控他的话,既使他肆口否认,也无济于事。那么,薄熙来将涉案被直接拘捕,当然,对他这么高级别的官员,一般情况下,是应在中共十八大上先”双开”尔后拘捕判刑的。如果胡温要想向世人证明以法治国的话,这回的安徽合肥庭审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在笔者看来,最关键的问题是两个,一是律师为嫌犯自选,还是上边指定;二是公开审理,还是不公开审理,律师会不会屈从于官方的压力走过场,证据是否经得住当庭质证和时间检验。据博讯记者合肥消息称:王立军助手,原重庆市公安局技侦总队长、渝北区公安分局局长王鹏飞涉嫌渎职、徇私舞弊案,也由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继薄谷开来、张晓军故意杀人案被合肥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后,王鹏飞的家属于本周一接到了合肥市人民检察院对王鹏飞的口头起诉通知书,并转告家属称,王鹏飞不希望家属为其请律师,愿意接受司法机关为其指定的律师。

其实,逼迫嫌犯接受官方代请律师的做法,是薄熙来一贯的枉法伎俩,其目的是让嫌犯及家人放弃法庭质疑的机会,只是薄熙来和谷开来独掌大权时,不相信我写的文章《文强的今天就是薄熙开的明天》的预测,毫无疑问,他们现在都成了司法独立的赞成者,但一切都晚了,当他疯狂时,说”不怕五马分尸”,如今,真的全家覆灭了。当然,我们不能因为他们违法而反制其身,因此,应当提倡和允许谷开来自辩和聘请他人辩护,而且还应当公开审判和允许海内外媒体旁听,但是,依现有的政治体制所限,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我记得,2001年9月5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秘密审判我的文字狱时,薄熙来就在隔壁通过大萤幕电视同步观看,法院不允许我的家人旁听,我的太太提前一小时偷偷溜进法庭被发现,薄熙来的死党,大连安全局党委书记车克民亲自下令,派几个法警把她强行拖出法庭,整得她披头散发,浑身青紫,后背瘀血,年底开庭宣判时,又是如此,法警还当着我的面,用警棍追打我的两个小姨子。。。。。。十一年前的往事历历在目,不堪回首,所以,我但愿审判谷开来时,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千万不要出现类似野蛮的场景。我一直在呼吁,借薄熙来谷开来事件之机,中共应当开启政治体制改革的新历程,不要怨怨相报的轮回,而求监督机制的建立,一定要铲除滋生贪腐和枉法者的土壤。这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2012年7月26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Advertisements

姜维平: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