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利比亚反驳中国知识分子

曹长青

2012-07-16

7月7日,是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的七七事变周年日,但对利比亚人来说,这更是值得永远铭记的日子,因为这一天,利比亚首次举行了全国选举,而且非常成功。

联合国等派驻的观察员认为,利比亚的选举没有舞弊,是公平和真实的。这次选举产生了民选政府和领导人。一个崭新的利比亚在世界诞生了!

而仅仅18个月之前,利比亚还在卡扎菲的血腥统治之下,是全世界最黑暗的国家之一。不到两年,利比亚就发生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对中国人,尤其中国的知识分子,包括那些所谓民运名人等,至少有两个重要的启示,或者说是教训!

第一个是在不少中国知识人中,总是强调不可以进行革命,说什么革命就意味着流血,就是以暴易暴,结果还会是建立暴力政权。甚至高喊“我们没有敌人”,要“设身处地为统治者着想”,一厢情愿地期待什么党内改革派等。

但利比亚的知识分子就没有唱这种高调。在人民自愿拿起武器、武装反抗的时候,他们没有选择做民众和统治者之间的协调人,而是认同:即使流血牺牲,也要革卡扎菲的命,革专制政权的命,争取自己成为自由人。

利比亚反抗军虽然后来得到英美空中军事支援等,但在最初反抗阶段,并没有任何外界支援,而是面对卡扎菲的军队和其雇佣兵的屠杀。但利比亚人没有退缩,没有放弃,更没有投降,尤其他们的领导者(多是知识人),信奉 的是美国建国先贤杰弗逊等起草的《独立宣言》中的真理:“当政府企图把人民置于专制统治之下时,人民就有权利,也有义务推翻 这个政府。”(请注意:这里不仅强调是权利,更是义务!)。

推翻就是革命。当然就包括突尼斯、利比亚和今天叙利亚方式的的反抗手段。而美国独立革命本身就是武装反抗,是暴力革命。美国建国制定宪法时,其第二修正案就规定,拥有枪支武器是美国人民的权利(第一修正案是保护言论和宗教自由等)。由此可见美国先贤把人民拥有枪支,可以用革命手段推翻暴政,视为多么重要的原则。

无论中国文化人怎么高喊“非暴力、不要革命”,他只要认同“必须推翻共产党政权”,就等于是认同革命。而认同革命,却唱非暴力的高调,根本就是自相矛盾。天下哪里的专制独裁者自动地、和平地拱手让出了政权?那些一只手高举“不要共产党政权”,另一只手高举“非暴力、不要革命”旗帜的人,一部分是不满意政权的现体制的获益者(有理念,但现实利益更重要),一部分是反抗政权的占据道德高地者(有理念,但个人美名更重要),剩下的就是被上述这两种既得大众欢呼、又名利双收的“高级文化人”的“高级理论”弄成了浆糊头脑的“道德高地啦啦队”成员。而那些在专制政权中挣扎的普通百姓,就老老实实继续当牺牲品吧。

想法单纯的、靠常识指挥头脑的利比亚人民起来革命,拿起武器了,美国、欧洲等舆论并没有反对他们“革命”,更没有谴责他们的暴力反抗。反而是一片歌颂他们从赤手空拳到战胜了不可一世的独裁者的勇气、壮举。

我怎么没有看见那些高喊“非暴力”的中国“高级”知识分子们出来“分析”一下利比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他们“错”在那里呢?“失败”在那里呢?“教训”在哪里呢?

利比亚人起来革命了,流血牺牲了成百上千的人,最后推翻了卡扎菲的统治,击毙了那个死有余辜的独裁者。但是比利亚并没有陷入很多中国文化人一路渲染的天下大乱,“以暴易暴”,反而是成功地进行了全国选举,用投票的方式,用尊重人民选择权的方式,产生了国家领导人,组成了新政府。

利比亚的革命和民主过程,跟当年美国革命一样,都证明了一个道理:不是所有的革命都产生暴政。“革命”和“暴力”都不是阻碍或保障建立什么政权的关键。关键是在革掉专制统治的命之后,用什么原则、什么思想理论、建立一个什么样的政府。

早在利比亚革命进行之中,其重要的领导者、当时的全国过渡委员会负责人贾布里勒(Jibril)就明确说,利比亚要建成一个民主国家,不论种族、肤色、地域,每个利比亚人都是平等的,个人权利要受到保护,尤其是保护少数者的权益等。这种理想和原则,明显带有追随美国建国先贤潘恩、杰弗逊、麦迪逊等人的思想理念的色彩。

正是这种尊重个人权利的民主理念,而不是像法国大革命,俄国十月革命,中国的共产革命那样,以建立一个强大国家的群体主义名义,剥夺具体的个人权利,才使利比亚没有发生“全国过渡委员会”乘机直接掌权的情形,而是和平地进行全民普选,建立民主政府。然后还要全国选出60人制定新宪法。明年还要再正式选举国会。整个走的是民主的程序,充分尊重利比亚人民的选择权和愿望,由人民当“主人”。

除了在战争中,对十恶不赦、拿着武器抵抗到最后的卡扎菲之外,从卡扎菲政权垮台到利比亚选举产生新政府的近一年的时间里,利比亚全国大乱了吗?(经过了一场战争的)利比亚人屠杀前卡扎菲政权的官员了吗?利比亚人民可以在推翻了完全是一个疯子主导的国家之后,和平地、文明地走向全新的明天,为什么中国人不能?!为什么?原因在哪里?道理在哪里?中国文化人到底是骨子里太歧视中国人,还是太追求唱高调的美名、站道德高地的自我感觉良好?

利比亚人给中国知识分子证明的另一个道理是:无论什么样的社会条件,人民的政治选举权都不可以被剥夺。许多中国知识人,尤其御用文人,总是强调,中国不能民主选举,不能实行多党制,因为国家底子薄,文盲多,一选举,就会天下大乱,影响经济发展。这种思路,最符合、迎合共产党的“稳定压倒一切”。知识分子对这种“专制压倒一切”的美妙同义词替换不是不清楚,而是狡猾地回避。

利比亚的这次选举,使中国知识分子的这种论调完全不能自圆其说。我们先来看“国家底子薄厚”。经过三十多年的经济发展,中国GDP已超过日本而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仅次于美国)。而卡扎菲统治下的利比亚,据《2010-2011年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报告》,在全球(统计的)139个国家中排名第100位。

在文化程度上,中国的文盲率低于利比亚。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2010年发布的第六次人口普查报告,中国文盲率已降至4.08%。而利比亚的文盲率(网上只找到2006年的统计)是12%,是中国比例的近三倍。更不要说,文盲率高达27%的中东最大国家埃及(人口8500万)最近也是成功地举行了全国民选。

或许有人会指出,利比亚是小国(人口600万),埃及人口也不到中国十分之一,但印度的人口现已11亿7千万,紧追中国的13亿。但印度的文盲率高于中国近七倍,同时外汇存底和人均收入等都远远落后于中国,但印度一直实行民主制,自1947年独立以来,已成功进行过15次全国大选(有过八次政府更迭),(按人口)被称为全球最大的民主国家。

为什么印度能,利比亚能,埃及能,突尼斯能,更不要说跟中国同样文化语言背景的台湾能,全世界119个国家都能,中国就不能(选举)?真正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共产党用暴力剥夺了人民的选择权,加上那些左脑愚昧、右脑精明、利欲熏天的文化人们,用歪理等软实力给中国人洗脑。于是“革命就会天下大乱”,“中国人素质差不能民选”等等谬论就在中国深入人心。他们就差直言明说:中国人就是东亚病夫,中国人就是低等人类,中国人就一副奴性,给他们自由也不会使用;他们除了在官员面奴颜婢膝,就是以暴易暴,把中国变成横尸遍地的“太平天国”。

利比亚人民首次享受选择权的那份兴奋和自豪,令人羡慕和感动。媒体报道说,在选举当天,很多人早早就起了床,在投票站外排着长队;路过的车辆鸣笛庆贺,人们举着“V”形手势表达胜利,选民们互分糖果,妇女们拥抱在一起。有人激动得流下热泪。

在卡扎菲统治的40多年,利比亚从未有选举,之前的伊德里斯王朝,当然更无民主政治。这是利比亚人平生第一次投票,有2639名独立候选人和374个党派参选(竞争国会200个席位)。在有些选举站,志愿人员围成人墙,保护选举不受干扰。那些按过投票手印的人,高举着“颜色手指”,向全世界展示,只要是人,无论在哪里,内心的渴望都是一样的,都是自由,都是要用投票选择国家领导人!

利比亚人的革命和选举能够成功,最关键的一点是他们战胜了“内心的恐惧”,不再惧怕独裁者,而相信民众自己的力量!原来卡扎菲起的国名“大阿拉伯社会主义民众国”,现已被更名为“利比亚”。选举日是利比亚的“新婚之日”,这个自豪的国家跟民主联姻,成为自由世界的一部分!

自利比亚革命爆发,曾五次前往观察的美国“哈德森研究所”(HI)客座研究员安.马洛微(Ann Marlowe)在《华尔街日报》撰文说,这次选举是“民主在利比亚的一个胜利”,“利比亚人民拥抱了美国的理念,用选票拒绝了政治伊斯兰(rejected political Islam)。”并引用一位利比亚人的来信说,“利比亚人不想也不需美国的资金援助,真正需要的是你们的尊重,平等对待,因为我们也像你们(建国先贤)一样,(通过革命)使自己获得了自由。”

今天,中国人民需要中国知识分子做的,是认同中国人有选举的能力,是尊重他们作为人应有的尊严,是相信他们对自由的渴望和维持和平繁荣的能力。说到底,中国文化人们只要承认中国人不是劣等民族、低等动物,就是对中国民主的极大贡献了。

自由亚洲电台评论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