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子霖致高智晟公开信: 请回到维权的行列中来

请回到维权的行列中来

——致高智晟先生公开信
(博讯 boxun.com)

尊敬的高智晟先生:

尽管我们素不相识,我还是决定冒昧地给您写这封信。这封信我已考虑多日。每天看到有关您发起的“反迫害维权接力绝食”的消息,我总有一种不祥之感。我仿佛又回到了十六年前的那些寝食难安的日日夜夜,那时抢救绝食学生的救护车不停地呼啸着穿梭于天安门广场与各大医院之间,每一声尖厉的鸣笛声都让我揪着的心难以放下。后来,政府的军队开进了北京城,用机枪、坦克杀害了数以千计的和平居民,包括我的十七岁的儿子。这件事对我的打击太大了。如果要说对这个罪恶政权的憎恶,我要比您深一百倍;如果要说对一个自由中国的渴望,我要比您强烈一百倍;如果要说对今天弱势群体和无辜受害者的同情,我也不会比您少一分。我深知这个政权的残忍,我对您本人和您的朋友眼下遭受的迫害,如同身受,因为从上世纪90年代初一直到今天,我也是这样走过来的。但是,我还是要劝您停止绝食,因为我不知道您这样坚持下去会有什么样的结果,难道唯有拼个鱼死网破才算是我们的追求!您想过没有?万一再发生类似十六年前那样的惨剧,我们怎么向那些受害者的母亲和妻子交待?

高智晟先生,您是一个律师,一个出色的维权律师。这样的律师在当今的中国不是太多,而是太少。我不相信这样的绝食运动能达到为老百姓维权的目的,我只相信每一个维权个案最终得通过法律手段去解决。因此我很难理解您为什么这样轻易地放弃律师职业而去从事政治活动。我觉得您把维权活动与政治活动搅到一块去了。在我看来,把维权行动政治化的做法是不可取的。这会给维权的民众带来难以承受的风险,而您则会越来越远离那些需要得到您帮助的底层民众。您说您现在这样做是为了“减少”维权英雄群体的“道德颓势”和“耻辱”。但是在我看来,那些把自己的聪明才智放在本职工作、全身心地投入到每一个维权个案的律师先生是值得人们尊敬的。他们有时也许不能成功,但至少他们在为我们这个社会的法治化添砖加瓦。从根本上说,律师先生们的一个具体维权行动,对于民众法治意识和权利意识的觉醒,要胜过一打漂亮的宣言。从长远看,一个缺乏对法的敬畏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它绝对跳不出中国王朝时代“治与乱”的恶性循环。

高智晟先生,也许在您看来,像我们这些在十六年前失去了亲人、有着“深仇大恨”而不思复仇的母亲和妻子一定是活得窝囊到了极点。是的,我们从失去亲人的那一天起,再没有踏上天安门广场一步,我们也没有鼓动“六四”受难亲属到中南海去请过愿,更没有鼓动大家在家里绝过食。我们的做法也许很可笑,那只是每年向人大、政协两会及国家和政府领导人写一次或两次信,要求全国人大按法定程序把“六四”问题作为专项议案递交大会讨论、审议,要求政府有关当局以协商、对话方式来求得“六四”问题的公正解决。为此,我们提出了包括重新调查“六四”事件、依法给予“六四”受难者合理赔偿,以及立案侦察并追究“六四”事件责任者司法责任等三项要求,以此作为同政府方面协商、对话的基础。我们从第一次写信到今天已经十一个年头过去了,至今没有得到政府方面的回应。是不是继续这样写下去呢?答案是肯定的。因为我们相信总归有那么一天,政府方面会同我们坐到一张谈判桌前。您一定听说过西方有个“西西弗斯”的故事,或者中国本土的愚公移山的故事。我认为面对强权和暴政,需要更多的西西弗斯和愚公。中国聪明人太多,缺的就是像西西弗斯和愚公那样的人。

高智晟先生,中国不能再搞什么群众运动了,即使像1989年那样的天安门民主运动,也不能再搞第二次。您说放弃绝食,就等于放弃对人类尊严和正义的捍卫;等于向流氓的淫威屈就。我认为这话说得太绝对。还有人说:如果连绝食24小时都做不到,都不愿做或不敢做,你们还能做什么?!你们还配做中国人?!甚至还有人说,在坚持还是放弃绝食这个问题上,“英雄和狗熊之间仅一念之差”。这些话说得更没有边了,而且极不负责任。在我看来,自由的空间是靠一分一寸挤出来的,公民的权利是靠一点一滴争取积累起来的。一个人登高一呼,一个新世界从天而降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今天是各利益群体博弈的时代,讲究的是游戏规则,而不是耍枪弄棒抡板斧。都说今天的中共政权越来越黑社会化了,这是事实。但我们需要的是用文明来代替野蛮,是花大力气迫使当权者不得不遵守人类文明的准则。这件事做起来很难,但再难也不能放弃努力。

高智晟先生,我也注意到世界各国各地区的中国人和外国人纷纷加入到您发起的绝食行列,这看起来很受鼓舞,事实上也应该感谢他们的声援。但是,必须看到,真正的担子毕竟没有压在他们肩上,他们也不可能来分担国内人士的任何风险与后果。这里,我想借此机会向海外的朋友们呼吁,请爱护高智晟,不要再给他施加压力了,弦实在绷得太紧了,让他有一个退路,让他慢慢调整自己。一个自由中国的到来路还长着呢,不要期望一下子就能跑到终点。

最后,我必须声明,各人有权作出自我选择,我不想强加于人。以上所言,仅是一个建议,出于我的担忧。望考虑。

丁子霖 2006年2月23日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06/02/200602232225.shtml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