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被关在哪里?

作者: 刘刚

刘晓波一生三起三落,牢狱之灾就已经有三次。而这三次牢狱之灾,竟然都是因为写宣言或是公开信!真是祸从口出啊。

刘晓波第一次牢狱之灾是在1989年因参加六四绝食,同侯德健、周舵、高新一道发表“绝食宣言”,并前往天安门广场绝食,因而被誉为四君子。这四君子一道被关押在秦城监狱。先是侯德健到中央电视台作证,说没有看见天安门广场死人,立马被放回台湾。然后,刘晓波也如法炮制,到中央电视台上亲自作证,证明他没有在天安门广场上看见死人。这不是废话吗?中国十几亿人,有几个看到天安门广场上打死人了?将那些没看见打死人的中国人都一个一个地请到中央电视台去作证,那中央电视台还有时间放别的节目吗?

不管怎样,刘晓波到电视台作证后,被算作是有重大立功表现,关押一年后,就被释放。

刘晓波到中央电视台作伪证的事,可见我下面的回忆:
秦城监狱轶事(3):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3.html

刘晓波演义(1) CCTV见证天安门没死人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06/1-cctv.html

秦城监狱轶事(4):刘晓波吃鸡蛋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4.html

秦城监狱轶事(9):从刘晓波加肖斌,说到胡萝卜加大棒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9.html

我在1996年曾经逃亡到北京,刘晓波还将我窝藏包庇了几天,因此,刘晓波对我算是有救命之恩。见链接:

谈谈刘晓波对我的救命之恩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06/blog-post_16.html

我在刘晓波家时,几次批评刘晓波在秦城坐牢时没有男子汉大丈夫气概,尤其不该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成为中国民主革命的叛徒和罪人。每当我说这些,刘晓波都是懊悔不及,甚至几次拍着桌子捶胸顿足跟我发誓:“哥、哥、哥们,你看,你瞧,你瞧我,下次,下一次坐牢,给你,给你们,作出个,大,大丈夫样!就,就跟你一样!”

我当即就赞扬他:“好样的!你就应该再坐次牢,一洗你叛徒懦夫形象。”

我们分手几个月后,刘晓波当年就兑现了他给我的诺言,在1996年10月同王希哲一道发表了“双十宣言”,随后被逮捕关押,判三年劳教。

刘晓波出狱后,我们多次在电话中聊起他这第二次在监狱中的表现,并要求我给他平反昭雪,不能再说他是我们秦城的懦夫叛徒。刘晓波还几次跟我吹嘘他在劳教期间所享受的贵族待遇,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他当时的女朋友刘霞可以经常去看他。

“那你应该要求留宿同房啊,”我跟晓波开玩笑,“同老婆在狱中同房过夜,那可是中国监狱中大犯人的合法权利。”

“哪里啊,我们哪儿,哪儿能同,同房啊?还,还他妈,没,没领证呢。”刘晓波不无遗憾地告诉我。

“那你们每次就是两眼对两眼,白看啊?”

“不,那哪成啊?你还不知道我?”刘晓波还跟我故弄玄虚。

“那你们拥抱了?”

“拥抱?那哪儿够啊。”刘晓波显得更加得意,“那些管教总是给我们领到无人之处,还告诉我们,动,动作,动作要,快点。”

“真的?”我不无吃惊。

“要不,要不咋说我, 我是贵族犯人哪,”刘晓波得意得哈哈大笑,“那些管教都,都他妈的,被我改造得人性化了。”

刘晓波第三次牢狱之灾是在2008年发起“零八宪章”签名信,被判11年,并因此获得2010年的诺贝尔和平奖。

刘晓波得诺贝尔奖后,刘晓波的太太刘霞也永久失踪了,至今已经失踪一年多了。刘霞失踪,也一直不见她亲友发出消息,至今人们不知刘霞在何处,是在家里?还是在牢里?是死?是活?不得而知。这政府至少应该有责任通知家人刘霞的去处和下落罢?刘霞也应该设法告知家人自己的下落罢?可就是没有刘霞的任何消息。相信这是刘霞同政府双方有什么默契或契约,才使得刘霞及其家人如此长期保持沉默。

近日,有刘霞的闺蜜透露出消息,说刘霞被关在家中监视居住,出入都有警察、警车护送,时常在警察陪伴下出门逛超市,或去监狱探视刘晓波。相信这些都是中共托人放出的料和放风。没有人能去证实这些谣言。

但根据上述谣言,再根据我以前对刘晓波和刘霞的了解,刘霞一定是定期地到监狱中同刘晓波同居,这就象刘晓波在第二次坐牢时那样。否则,刘晓波绝对不会反复赞扬中国监狱是多么地人道,多么地人性,就差说出多么地充满性爱了!同时,刘霞也一定不会如此长期默不作声!毕竟,他们虽然失去了自由,但他们象张学良和赵四小姐那样拥有了最缠绵最永恒的爱情。

每当想到刘晓波刘霞,想到他们接二连三的牢狱之灾,我就为他们感到心痛。但是,每当想到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证,想到刘晓波在监狱中发出的无敌论宣言,想到刘晓波不断为中共警察站台背书,反复宣扬中国监狱实现了人性化、柔性化、文明化管理,我又真的希望刘晓波能够在监狱中去享受他的贵族生活,直到他真的感到坐牢对他也确实是一种惩罚。

感觉是有一群流氓当众暴打一个无敌丐帮帮主,众人皆怒,欲出手搭救无敌帮主。可无敌帮主却对众人说:“我乃无敌教教徒,别人打我一拳,我功夫长一寸;别人骂我一句,我德业增进一分。”

众人随即求助无敌帮主夫人,让夫人下令救助帮主。可帮主夫人扭身同那些流氓一道去逛街逛超市去廖。众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好对这无敌帮敬而远之,绕道而行。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此外,我还能对刘晓波夫妻说些什么?

刘刚
2012年6月16日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