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柴玲:六四死难者和上帝都成为道具

 (原标题:评柴玲最近的文章)

          莲子

[按]一些朋友曾经评论:中国反对派中不少人,连上帝都可以欺骗,可以成为自己的道具,这些人是没有救了,无可救赎。

         ——网路文摘编者2012-5-7日

最近柴玲发表纪念文章,表示她原谅邓小平李鹏等六四屠夫。她以一个基督徒的身份“祈祷那些深受压迫之苦的人们不要。。。寻求复仇”,“把审判的权柄交给上帝。”这非常符合柴玲一贯好出风头的品行。宗教信仰本是个人隐私,拿出来炫耀个什么?看来,六四死难者和上帝都可以成为柴玲拿来出风头的道具。

人的信仰属于个人内心的体验,是很私人的东西。在六四这样涉及千百人生命的历史大事件中,任何个人信仰都不应该干扰社会正义的实施。信仰是出世间法,六四是世间的事务。在世间事务上装扮出一幅出世的模样,不仅不能正确地解决世间事务,更是违背出世的宗旨。柴玲无非是用出世姿态欺世盗名、以掩盖自己没有真正出世理想的堕落。真能做到宽恕,为什么可以宽恕罪恶,却不能宽恕针对罪恶的复仇?莫非你那上帝还让你挑着拣着宽恕?不是着魔了又是什么?很简单,就是着了出风头的魔!

其实,宗教中的宽恕并不与公正相矛盾,并不是为了宽恕就可以放弃公正。宽恕是让人放弃仇恨,而不是放弃公正。我们可以放弃仇恨,但是为了给死去和活着的人一个公正,为了给历史和现实一个公正,我们必须追究中共的政治和法律责任。用宽恕作借口干扰实现公正的进程,不仅令人怀疑其信仰的真伪,而且怀疑其政治立场。

信仰的基本内容就是善恶,这是道德的基础。善之所以为善,是因为善是绝对的;恶之所以是恶,是因为恶是相对的。善恶本质的不同就规定了人对善恶所应有的态度。对恶的宽恕不会是绝对的,否则连恶也成了绝对的,倘若如此,善的绝对性又将置于何处?如果承认善是绝对的,那么,恶就一定是相对的。从而,对恶的宽恕也必然是相对的,是有条件、有前提的。不明白这一点,不是真正有信仰的人,至少,也是一个不真正明白自己信仰的人。

当今中共不仅对所欠的血债毫无悔意,而且变本加厉地迫害百姓。现在奢谈宽恕中共,不仅可笑而且可疑。两年之内大家可以看到,中共在交出政权的时候,首先会安排一个跟共匪暗中有各种肮脏交易、披着宗教外衣、呼吁宽恕的过渡政府,那个用无敌论欺骗舆论的刘晓波就可能是其中一个。这帮满口宗教口号的家伙是一群欺世盗名的无耻戏子。无论一个人还是过渡政府,看其是否正派,就看其是否主张清算中共。

这是个立场问题。是首先拿自己当中国人,还是拿自己当基督徒(姑且算真的)?无论柴玲还是刘晓波,只要你们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上,就必然跟中共势不两立,必然要清算中共近一个世纪的罪恶。如果你们要站在所谓的基督徒的立场上,在清算中共这个问题上你就不是中国人,就趁早闭嘴。

想两头都占上,都捞一把,你就除了恶心人什么都不是。想欺骗百姓宽恕共匪?你怎么不赶快去死?!

2012/6/5
源:网路文摘—6317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