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不寐驳柴玲、余杰

任不寐弟兄简介:任不寐原名胡春林,黑龙江人,1986年考上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正好赶上89年学生运动,担任了北京高校学生自治会常委。 – 彩虹之约

问答与回应:祂原谅了我们,说说那一根柴

任不寐

1

同窗20年 [2012-06-07 10:54:50 AM] 原谅,还是不原谅?最近几天,cai文引起轩然大波,教内外都有卷入,想听听先生高见。谢谢。

===========================================

平安。一年前在波士顿重见她的时候,就想起撒迦利亚书3:2那句话:“这不是从火中抽出来的一根柴吗?”也读过她的“见证”,和那日的表情一样,她仿佛不是从火里出来的,而是从贾府到了耶路撒冷。每个基督徒都有一个在真理里面渐渐更新和成熟的过程,若不顺服真理,这个过程会比较漫长。如果我成为基督徒是因为我苦大仇深或天赋异禀,而不是因为我是个罪魁,那就足以说明,我还不认识基督,更不认识自己。与此相关,中国文化基督徒必然衍生出洪秀全情结:“我原谅他们”。这句口号的本质是自以为神。演上帝不仅是中国政治基督徒的秉性,教会里充满着众多这类属灵表演艺术家:像上帝一样义怒的,像上帝一样饶恕的,像上帝一样要为别人上十字架的——用上帝骂人和自义是中国教会的一大发明。

“我原谅他们”,在圣经真理上有三个明显的倒错。第一、赦罪的主体。“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做什么”(路加福音23:34)。救恩的基本真理是上帝在基督里原谅我们。不是“我原谅他们”,而是,“祂原谅我们”。这根柴和每一个人都是“赦免他们”中“他们”的一员。而“我原谅他们”,这个“我”只能是天父上帝。即使是耶稣,在这里也将赦罪的权柄归给父神。如果你同意这样的基本真理,就知道这根柴“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不仅如此,耶稣为罪人求赦免,条件是自己为罪人去死。一个罪人宣称赦免另外一批罪人,你根据什么呢?圣经明说,上帝断不以有罪的为无罪。第二、原谅的主体。一个受害者可以原谅凶手,但有两个基本常识。一方面,一定是受害者本人原谅,任何人无权代表受害者原谅凶手。另一方面,即使人原谅了人,上帝也未必原谅那人。这根柴引证撒母耳记下18:5,告诉我们大卫怎样原谅了“那少年人押沙龙”。但我们看见,一方面,大卫自己是受害者;另一方面,即使大卫原谅了押沙龙,神仍然没有原谅他——至少上帝没有出手干预押沙龙的死亡。使徒行传7:60也记载殉道者司提反的饶恕:“又跪下大声喊着说,主阿,不要将这罪归于他们。说了这话就睡了。扫罗也喜悦他被害”。显然很清楚,司提反自己是受害者,而他仍然将最终赦罪的权柄归给神。一个二十几年的现场看客或逃亡者,确实无权原谅强奸幼女的罪犯。我不用别人的逃亡来作自己怎样坚守的背书。那些从未经历这种死难的“后起之秀”或眼圆们,也没有资格表现出比当事人更像那片水泥地的孙子或报仇伸冤的代言人。你不能代表神赦免犯罪,你不能代表受害人原谅凶手,你只能代表自己原谅伤害自己的人——而一个自己什么伤害都没有的人,谈原谅就是矫情了。只是为了显得我原谅故我在,和那位我和平故你们原始的政治秀是一样的。其实就是太贪恋世界了,要能朽坏的冠冕。中国教会充满了慷人之慨的代祷和居高临下的属灵,但上帝极为憎恶这种法利赛精神(路加福音18:9-14)。第三、不仅仅饶恕。上帝确实要门徒学习基督的饶恕;但是,这不是真理的全部。基督教不是无原则的伪爱宗教;若是如此,末世审判就没有意义了。马太福音16:19,“我要把天国的钥匙给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我们只记得“释放”,但基督先说“捆绑”;不仅如此,这节经文仍然将最后的权柄归到天上。我在很多地方都说:今天的基督徒演员们,都比圣经上的耶稣和保罗们属灵。启示录6:9-10,“揭开第五印的时候,我看见在祭坛底下,有为神的道,并为作见证,被杀之人的灵魂。大声喊着说,圣洁真实的主阿,你不审判住在地上的人给 我们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几时呢?”这些圣徒没有伪善到“我没有敌人”的境界,当然,他们把审判的权柄交给神。

不过我不认为那些批评这根柴的人更拥有真理或“圣经要义”。我看见外邦人和“主内”都异口同声、言之凿凿地说:上帝的饶恕以人的认罪悔改为前提。再没有这种自以为是更无知的了。上帝的饶恕从来不以人是否认罪为前提,若是这样,恩典就不是恩典了。耶稣道成肉身拯救罪人,以及在十字架上宽恕,都不是以罪人认罪悔改为前提的。耶稣说,人子来,见到世上有信德的人吗?耶稣说,有病的人需要医生。举世病入膏肓,是道成肉身的历史前提。耶稣在各各他山求父神饶恕人的罪,也与人认罪悔改无干。司提反赦罪呼告之时,那些凶手没有一个悔改;圣经还特别补充一句:扫罗也喜悦他被害!所以罗马书5:8 说的至为清楚:“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相关的真理乃是这样,神的饶恕在先,人的悔改在后。正如圣经说,神先爱,我们才爱。这种先后秩序也贯穿基督徒的一生:我们这些蒙恩的罪人,如今被饶恕,绝对不是因为我已经做得足够好了;而是因为,上帝总是饶恕我们每天的过犯,同时,上帝主动赐给我们成圣的能力,带领我们靠祂的赦罪恩典而成长。

在这根柴和她的批评者之间,我们看见的是两种假上帝。代表被害者义愤的同样矫情。篡夺上帝荣耀和权柄是更深刻的流氓行径,这一点儿也不比汉语批评动辄“婊子”、“走狗”更良善。中国社会确实缺乏和平的精神,但根本原因不是以暴易暴、缺乏饶恕的精神,而是都自以为神;或者像神一样审判别人,或者像神一样饶恕别人。诸神之战是不可避免的。无论这些假神用暴力屠戮,还是用和平秀奸污,殊途同归:一片狼藉,血肉横飞。不过我更愿意说说主内的这根柴的问题。基督信仰尤其不能“不学有术”。圣经明说,信道是从听道来的。若以为自己优秀,就是摩西王子,也要将那些世俗小学看为粪土,谦卑顺服在上帝真理里重新建造。不听道或根本没有正常教会生活的人,骄傲成这个样子,就只能在真理上新瓶旧酒。事实上,上帝给初信者预备了格外的恩典和属天的粮食,但表演成性的老我却从这恩典中坠落了。看看这根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就知道她属灵生活的荒凉了。“最近谁谁谁也从恩典中坠落”;那谁谁谁跟恩典有什么关系呢?法老和希律从不认罪悔改荣耀神,只是从罪中坠入罪中。“我以耶穌萬勝的名祈祷,那些受压迫和不公正的會早日得到完全的自由”;这人还根本不知道圣经上说的自由是什么:基督要把祂的百姓从自己的罪中解放出来。“只有當我們真正宽恕时,持久的和平才會到來”;这世界根本没有什么持久的和平,这不是信仰,而是变相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最起码的末世论真理都是无知的,就只能用自由主义的名义重建人间天堂。最后又是“……總指揮”。7年前我写过一篇政论文章,就是给那些权力意识很强的批评者的。他们说,谁指挥谁,谁利用了谁。这是一种奴隶习性。你没指挥任何人,任何人也不需要把自己的献身归咎于他人的利用。自欺欺人,自辱辱人。

认识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但这个认识的的确确有一个过程。我真盼望这根柴姐妹已经开始这个过程了。即使埃提阿伯太监受洗重生,同样不能绕开自己是“他们”中一员的基本功课。“他像羊被牵到宰杀之地”,这旧约包含着这样的信息:耶稣为我的罪死了。如果不是这样,耶稣是为他们的罪死了,而我靠着自己的优秀历史站到神的面前,又肉身成道地降临中国,这已经与基督教无关了。这是一种儒家传统,或像金庸小说——仙山上修炼片时,就可以下山指点江山,重现江湖。我知道这根柴不会为批评所动,当然,有些批评也算不得批评。但是,我们既然相信历史是祂的故事,就该知道没有什么事件是偶然发生的。“硬着颈项”会与此番恩典失之交臂。神说:你想痊愈吗?

2

恶妇亚他利雅 [2012-06-05 11:32:44 PM] 仔细想来,在我的一生里,真的很少有快乐和幸福的日子。我只是装的很属灵,很平安。童年的时候,父母很不好,都是他们不对,让我失去了很多幸福。结婚之后,都是丈夫不好,让我的婚姻像地狱。当了母亲,都是儿女不好。成了基督徒, 遇到所有的问题,我都归咎于牧者和弟兄姐妹。我千方百计利用我扫听到的软弱之人或问题,来报复教会。但我这像老鼠一样的放养的孩子,我这慷慨激昂的北朝鲜播音员,我这凡事矫情又饶舌的林黛玉,我这睚眦必报的法利赛人,我这好为首的丢特腓,一点儿也不快乐。苦啊,谁能救我呢?请问先生,我到底怎么了,我该怎么办?

=====================================

平安。埃及的奴隶或旷野里的以色列人表现了根深蒂固的奴性,就是遇到任何事件都发怨言,归咎于人。“这是你的责任”,这样的逻辑起源于亚当夏娃犯罪后的“问责”传统,从此,任何生活在“别人责任”的逻辑之下的人,就只能活在上帝的咒诅之中——旷野四十二站反复告诉我们,上帝恨恶和责打不承担责任却总归责给他人的百姓。这种百姓在今天的教会里也比比皆是;问责也常常用来报复私怨。但圣经上的真理不是这样的。首先,神要我们“舍己”,就是“否定自己”。那些否定父母,否定配偶和子女,否定牧者和弟兄姐妹的人,只能被上帝否定。其次,圣经让我们看见别人失责之处的时候,去理解并去堵住漏洞。这个道理我以前讲过了,问责谁都会,但只有基督为人上十字架。第三、摆脱远香近臭的愚昧。越是身边的人,亲近的人,越成为愚昧人问责或不满的对象。而且,不成熟的人由于虚荣心或别人的挑拨,更容易吹嘘“还是人家更好”。不认识自己,也不认识人。

一个人在责罚或悲剧中若不能反省,就真的悲剧了。我以前认识一位“政治基督徒”,他向世界控诉说,自己怎样遭遇了“我一生中最黑暗的时刻””。事实上,我一直害怕,他这一天总是要来的。我并非不同情他的遭遇。打人者当然是有罪的。巴比伦人攻打耶路撒冷,巴比伦有罪当被惩罚。但是,神真正的旨意在耶路撒冷的认罪悔改。神没有任凭耶路撒冷继续犯罪,这就是神的恩典了。上帝以黑云为脚蹬,让最黑暗的一天变成真正重生的日子,真正认罪悔改的日子。基督徒都是在“最黑暗的时刻”降生的。“我一生中最黑暗的时刻降临”,但你是否记得,你给多少人带来了多少最黑暗的时刻?“他们脱光我的衣服,将我赤身裸体地推倒在地上,疯狂地踢打。在殴打的过程中,他们还拿出照相机拍照,并得意洋洋地说,要将把我的裸体照片发在网络上。”但你是否记得,多少年来,从钱穆以降,你扒了多少人的皮?晒了多少人的裸照?扒人皮者皮被人扒,这是神公义也是爱的管教。“他们把我按住跪在地上,先后打了我一百多个耳光,甚至还强迫我打自己的耳光,我必须让他们听到响亮的声音,他们才满意,然后发狂地大笑。他们还用脚踢我的胸口,把我踢倒在地上后再踩在我的身体上。我胸口的一根肋骨像断了一样,后来疼痛了长达一个月的时间,连弯腰起床都感觉十分困难。他们还强迫我摊开双手,然后将我的手指一根一根地往反方向掰。……要把你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折断”。我们谴责暴行的同时,是否也该反省,多年来,若一直敞开喉咙的坟墓,以笔为刀杀人流血,掌嘴和折指的,不同时也是天父上帝吗?若这惨案之后继续作秦香莲,这管教是白白地挨了。精心炮制的去国计划不能完全按自己的意思如愿,神要追讨你的罪。经上说,你若不还清那里的债,你断不能从那里出来。人的精明在上帝面前没有意义。但我从这些事件中看见的是:上帝实在爱了这人。

总而言之,在危难中不要总是归咎于人,要想想,上帝借着这样的事情,怎样爱我们,要我们怎样真的出死入生,作新造的人。一个凡事把责任归给他人的人,只是奴隶;而问责动员起来的人,不仅要搅扰整个教会和世界,还会沦为凶手。该隐为何杀了他弟兄亚伯呢?他把自己的处境归罪于亚伯的义。上帝警告所有“这是你的责任”的老我:罪就伏在门前。但那些舍己、背自己十字架的人,有福了。

2012-06-07

柴玲:我原諒他們( 基督日報2012年06月06日)

http://www.gospelherald.com/news/edi-19586-0/
余杰:我的去国声明(《开放》2012年第2期)

http://www.open.com.hk/content.php?id=641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