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律师悲自何处来?——刘荻文章让我想起的

杨志

在中共当局抓捕维权律师高智晟 近一月之久仍无消息之时,在所有关心中国民主人权的人们都不约而同地共同行动抗议中共,救援 英雄之时,不锈钢老鼠刘荻不但没有我们这些常人应有的反应,反倒竟写出名为“自己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中 – 从高智晟的悲剧谈起”这样一篇酸腐至极,逻辑混乱的文章。

全篇的中心意思不外乎题目中的那句话,自己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中, 高智晟今天被捕入狱是因为没掌握好自己的命运,是自找的悲剧。刘荻所表现的尖酸刻薄令我惊讶不已。

刘荻对高律师的主要指责有两条,一是高律师曾接到一个自称体制内的人的电话,此人支持高律师对他们的批评,说骂得好。刘荻认为高律师是在与魔鬼打 交道。二是刘荻认为高律师出身低微却爬到了超出他能力的不属于他的高度,刘荻说“但他忘记了这种高度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在这种高度上他已经无力 决定自己的命运了,而只能任人摆布。因此,屈服于非理性的投射,从而失去了自我,也是把灵魂卖给魔鬼的一种表现。”

刘荻的高律师把灵魂卖给魔鬼的这两个推理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高智晟 律师只不过是把中共高层内部的不满声音和声援高智晟 的声音告诉给社会,刘荻就说成“是在与魔鬼作交易,把自己完全卖给对方了”。这叫什么交易?只不过是接了对方一个支持的电话,面也没见过,会也没开过,就 把自己卖了?有那么大罪过?

刘荻和余杰一样喜欢引圣经说事儿,刘荻分析高智晟的匿名声援电话自然 离不开圣经的故事。我不得不诚恳地在此告诉刘荻,千万别再恶搞基督教和上帝了,笔会的余杰绑架上帝闹的笑话够大的了,这么闹下去,我们这些徘徊在基督教外 面犹豫不决的罪人们仰视上帝和基督教时,如何能神圣得起来?

余杰绑架上帝令人反感,刘荻绑架魔鬼同样令人反感。都是一回事,不外乎还是那种我是上帝,你们是魔鬼的可笑心态。这种拿上帝和魔鬼说事儿的恶搞应 该停止,因为这不但是低估了高智晟律师的“超人”智慧,也低估了我们常人的普通智慧。刘荻语无伦次地说鬼的那一大段章节,逻辑混乱不说,还好象是 一个儿童在给其他儿童讲鬼故事吓人玩儿。

接个匿名声援电话,高智晟律师就把“希望完全寄托在这种靠不住的力量上”了?就“让这种力量来控制你,支配你”了 ? 荒谬可笑至极。 高智晟没那么幼稚,支持高智晟的老百姓也没那么幼稚。

刘荻还把心理学上荣格医生分析的一个个例作为理论来套用,来证明高律师把灵魂卖给了魔鬼。那个叫荣格的心理学家分析一个从小村庄出来的爬到校长位 置的病人的病因是因为他爬的地位太高了,对此刘荻肯定地说,“荣格还说,这个病人不属于那种在6000英尺高度上生活的人,他属于这个高度以下的 人。这样他不再患神经症,只是处境要低下些。”

刘荻由此引伸说,“高智晟恰恰也是那种出身底层,靠自我奋斗取得了很大成就的人;他的雄心大得很,还想继续往上爬,这时人家把他当成‘英雄、伟人 和超人’,他当然乐于接受;但他忘记了这种高度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在这种高度上他已经无力决定自己的命运了,而只能任人摆布。因此,屈服于非理 性的投射,从而失去了自我,也是把灵魂卖给魔鬼的一种表现。”

一个心理学家对一个个案的分析怎么能成为理论?可刘荻却把它拿来象理论一样的去套用,还套在了高律师的身上。这般地胡乱类比套用荒谬不可取,属于 滥加引用,生搬硬套。

殊不知,正是高律师低微的出身造就了他的伟大。高律师低微的出身培育出高律师对广大底层民众的博大的朴素的关爱之心,高律师低微的出身是他做律师 以来免费为贫苦百姓办案的原动力。在受残酷迫害的法轮功修练者慕名相求时,高律师低微的出身是高律师拍案而起的原动力,高律师低微的出身是高律师 近三百天来受尽中共迫害围堵暴打暗杀仍不为淫威所动的原动力。高律师这种低微出身,这种草根阶层的草根性所“投射出”的英雄的伟大,是出身“高 贵”但浅薄的刘荻本能地不能领会,也不能接受的。

也正是高律师低微的出身突显了他的超人智慧。在中共密不透气的党文化包围压迫中,连与中共有着杀子之痛的丁子霖教授也难于脱离中共几十年误导强化 注入在人们血液头脑中的中共式的思维方式,也难免对中共一直规定的“搞政治”这一禁区噤若寒蝉退避三舍。可是高律师对“搞政治”的理解和认识,令 我们这些在自由世界生活多年,深深感到政治就象空气和水一样是我们生活不可缺少的内容的海外华人敬佩不已。

同样都生活在那个中共党文化环境中,高律师思想的自由独立,畅通无阻,深邃透彻令我们惊叹。这就是为什么有人称高律师是“超人”的道理。

相相形之下,读过丁子霖教授“请回到维权的行列中来-致高智晟先生公开信”后,我们对丁子霖教授的失望难以言表。

高律师向国务院发出为法轮功说话的第一封信后就被中共当局非法停止了营业执照,关闭了智晟律师事物所。以后,中共对高律师的迫害逐步升级,愈演愈 烈,以至高律师不得不以绝食来抗议。有人不考虑前因后果,不同意不支持他的抗议绝食,我们都可以理解,可是丁子霖教授写的这封“莫搞政治”的说教 似的信让我们太不能理解了。明摆着中共当局严重侵犯高律师的合法权利,丁子霖教授看不到也罢,丁教授怎能反倒埋怨高律师说,“我很难理解您为什么 这样轻易地放弃律师职业而去从事政治活动。我觉得您把维权活动与政治活动搅到一块去了。在我看来,把维权行动政治化的做法是不可取的。” “但是在我看来,那些把自己的聪明才智放在本职工作、全身心地投入到每一个维权个案的律师先生是值得人们尊敬的。” 看到丁子霖教授为儿申冤十七年还满脑子的共产党说教,我们怎能不佩服“超人”“伟人”高律师的独立意志和自由思想。

郭国汀律师说高智晟是“英雄,伟人和超人”很有道理。因为高律师在彻底认清中共的杀人本质后仍不顾身家性命为民维权抗争,在被警察紧锣密鼓地围堵 跟踪暴打暗杀迫害威胁达近三百天之久仍不屈服,英雄也。别人受中共迫害数十年还不能摆脱共产党思维方式和党文化,而高律师却是一个完全以自己独立 思想思维,以自由人权的独立意识说话的独立的人。在党文化环境中,高律师完全摆脱了党文化的思维方式和语言方式,伟人,超人也。

郭国汀律师说高智晟是“英雄,伟人和超人”的道理还在于,高律师是明知道郭国汀律师已经栽倒在这条路上,他却是那个一定还要在郭国汀律师的覆辄上 大步迈进并大声疾呼的人。

郭国汀律师比高律师早一年为法轮功学员辩护,也早一年遭受中共的迫害。郭国汀律师被中共当局强行非法停业,妻子离婚,郭律师流亡海外。郭国汀律师 的悲惨结局清楚地摆在高智晟律师的眼前,他再上去他的结局只会更糟,但这并未能阻止高智晟律师拍案而起,奋起疾呼。

高律师不是横空出世的英雄,谁是?!

相比之下,刘荻对高智晟律师的猜测是多么的龌龊渺小, 刘荻说,“据说高律师在被捕前,心里其实还是相信自己不会被捕的。” 郭国汀律师和高智晟律师公开站出来为法轮功说话所面对的入狱结果是明摆着的,与刘荻当初在网上匿名写文章一不小心不明不白地进了监狱的情况截然不同,刘荻 用她的投机心态度测高律师面对监狱的坦荡胸怀,真是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刘荻的“自己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中”之说更是荒谬至极。首先,在独裁专制的极权制度下,人民的命运本来就不在自己手中。 要掌握自己命运,不批评政府做个听话的奴才再容易不过了。可要说话写文章批评政府又要不被政府抓捕,怎么掌握?只有守住一个不被中共抓住能够掌握自己命运 的中共早已确定的尺度,即,你无论是说话还是写文章,你的犯上的尺度应当是比当初不锈钢老鼠刘荻入狱前写文章的尺度还更保守才行。因为当初刘荻仅 仅写了几篇文章就没掌握好自己的命运而被中共抓捕入狱,从而一年多“失去了自我,把灵魂交给了权力,把灵魂卖给了魔鬼”。

刘荻这套歪理邪说的潜台词是,出身低微的高智晟更是没有掌握好自己的命运和尺度,他竟然去触动中共最敏感要命的禁区 – 法轮功这个高不可攀的尺度。

我们不禁提出一个问题,面对中共这个已经完全黑社会化的独裁政府,当大多数人都深通刘荻的“自己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中”的犬儒韬晦之计时,当人 们都只把钱财作为生活目标,甚至反共也成了一些精英的生财之路时,当大多数人们已经把自己的命运掌握的很好很严还改变不了中共的杀人本质时,面对 中共仍还不停地迫害残杀老百姓,如残杀法轮功老百姓等这样的惨案不断出现,我们如何看待随之也会仍不停出现的象高智晟 律师这样的不顾自己身家命运的社会良心。

殊不知,只有出现高智晟 律师这种敢于前仆后继的英雄,历史才能发展进步。我们老百姓感到庆幸和敬佩的是,我们曾经有过英雄林昭,我们又有过英雄魏京生,经过中共如此长期残酷地打 压,今天我们仍有英雄高智晟 们。现实不断证明,奋不顾身为民维权抗争的良心是越来越多,孤身奋战的林昭时代已经过去。

刘荻如果仅仅是策略见识不同也就作罢,无聊的是,在高智晟 律师身陷魔掌的当头,曾因言论入狱又出身“高贵”的刘荻不但只字不谴责中共政府倒行逆施的行为,只字不声援如当初我们为她一样的急如星火的救人行动,反倒 对高智晟 律师做出如此不近情理,逻辑混乱,以己度人的诋毁。

刘荻的这篇文章无疑地把自己浅薄至极的底儿都彻底露尽。无论是思想的浅薄,还是学术的无知,还是人品的低下都在她的这篇文字不通,逻辑混乱,诋毁 英雄的文章中“投射”殆尽,众多读者崇拜“女神”的崇拜之心也必定会在这龌龊的“投射”下彻底失望。 高律师看到这些怎能不悲哀?

09/16/2006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732538
作者: gpib 刘荻的这两篇文字可以独立成章,呼吁为其结集出版,事不宜迟 2007-08-20 12:44:11 [点击:154]
刘荻的这两篇文字可以独立成章,放到一个集子里出版。不知道有没有金主愿意资助,民运心理建设事不宜迟啊。
两篇文字时间相隔一年,大背景不同,一次为了打高,一次为了保刘。我现在才知道,同样一个句子,可以放在这样迥异的段落中,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几个例子都有一个共同之处:有些民运人士和网友在与魔鬼作交易。魔鬼象征这样一种力量:它是强大的,但又是未知的,是你所无法控制的;如果你要 与这种力量打交道,你只能被它控制。一个匿名电话,听说的小道消息,网上的几个帖子,不是来自“高层”,就是来自“军队”,貌似背后有强大的力 量,但实际上你对它一无所知。如果你把自己的未来和希望完全寄托在这种靠不住的“力量”上,让这种力量来控制你,支配你,就等于是在与魔鬼作交 易,把自己完全卖给对方了。真的是与魔鬼作交易吗,其实也不尽然,那些人可能还不如魔鬼呢。

——-《刘荻:自己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中—从高智晟的悲剧谈起》
2006年9月13日

合作的另一个问题是这种合作是否是“与魔鬼作交易”。“与魔鬼作交易”这个比喻貌似神秘主义,其实很简单:只要合作的结果是把自己处于一种不能决 定自己的所作所为,受制于人的局面中,那就是在和魔鬼做交易。我只在自己能控制局面的情况下才合作,如果合作意味着被人控制,那就不合作。从理论 上说,为了自由民主大业,与共产党中的某一派合作并不错。但是在现实中,因为对方力量强大,而你的力量弱小,而且对方又没有尊重你的独立自主性的 善意,所以这种合作很少有不是与魔鬼作交易的。

——-《刘荻:民运团结与合作问题之我见》2007-08-20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