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2年06月

胡溫主政期間「政治犯」增多

Advertisements

在中国,谁不是中共的敌人?

文/了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在现今的中国,提起中共,几乎没有人对它有好感的了,斥责中共邪恶腐败的民众在逐年增多。当然大家这样对待中共时,已经将中共视为全民族的敌人了。可是反过来说,说哪个人是中共的敌人,这个人十有八九不愿承认。因为谁都知道当中共的敌人危险性太大了,中共一旦把哪个人认定为自己的敌人时,这个人很可能遭到不可预测的危险。可是我们不愿当中共的敌人,并不等于中共不把我们当成它的敌人。

据中共官方数据显示,中共政府二零一二年公共安全支出预算已经高达七千零一十七点六三亿元,超过了国防预算六千七百零二点七四亿元。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如果中国按十三亿人口来计算,均摊到每个人头上要超过五百元。实际上,中共的所谓公共安全支出,也只是它维稳经费的一部份,而真实的维稳经费远大于这个数字。中国大陆学者孔祥新曾在《中国有多少人吃维稳》一文中保守估计,中国每年用于直接维稳的经费,当在二万亿以上。这个数字更惊人。如果均摊的话,每个中国人的头上要超过一千五百元。

这个所谓的“维稳”是什么呢?实际上,并不是为了保障所谓的“社会安全”,而是为了维护“党”的独裁统治的稳定,因为这个“党”随意践踏法律,随意掠夺国家与老百姓的财产,随意抓人打人。不管中国人认不认为自己是中共的敌人,但是在中共的意识里,几乎每个人都是它潜在的敌人。一年花费那么多钱看着你,你还怎么说中共不把你当成敌人?超过一半的中国人自己或者家人遭受过中共邪党这样或那样的迫害,其中包括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

其实你是不是中共的敌人,中共可不听你说,它拿出这么多的钱进行所谓的“维稳”,实质上它就把每个中国人当成了它的潜在敌人。中共当然不会明确说每个中国人都是它的敌人了,尽管它骨子里把绝大多数中国人都当成了它的敌人。它会说中国人民选择了它,它在执政为民,从而花费着巨资把它认为的敌人往死里整。中共这样做可以更有效地进行所谓的“维稳”,同时也在维稳的同时将尽可能多的维稳经费流入自己的腰包。

那么这么多的钱来自于哪里呢?别忘了,中共只是一个政党,从来不事生产,但却用强权控制了中国所有的资源和资产。这两万亿说是从国库中来,实质上还是来自于老百姓自身。

在现代社会中,除了共产党以外的任何一个政党在执政管理社会事务时,都是服务型的。也就是说,政府官员拿的是老百姓的钱,行使社会或国家的管理职能也就是被老百姓聘请来做事的。而只有独裁的共产党才会干出拿老百姓的钱迫害老百姓的事来。

在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中,因为法轮功学员人数众多,花费的资金更是难以计数。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一日,江泽民到湖南庆祝国防科大成立五十周年。就在这段时间,国防科大的一部份工作人员收到了国外法轮功学员打来的电话,认为一定与国防科大的法轮功修炼者李志刚有关,向江泽民做了报告,江泽民立即表示,拨款一百万元,限期转化李志刚。在云南,为了抓捕躲避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王岚,动用卫星跟踪系统,花费二百多万元;为了抓捕原林业医院副院长一家三口,动用大量人力物力,设置路卡堵截,花费二十多万元;为抓捕昆明三十中教师法轮功学员杨雪梅,花费三十多万元;建水县临安镇副镇长孔庆黄被迫害致死后,又动用十多万元追捕因恐惧离家出走的孔庆黄的妻子王伽月;二零零七年,为抓捕流离失所的昆明钢铁公司法轮功学员毛丹心,花费四十万元。

原中共沈阳市司法局局长韩广生出走加拿大后,于二零零五年八月在一所大学演讲时说:“镇压法轮功,在经济上也是一场大流血。我所管辖的四个劳教所一年的费用,一般情况下是一千万元左右。增加了法轮功后,包括增建关押场所,洗脑用的广播器材、电视机,和管教人员的一些工作补贴,一年要增加七、八百万元的经费,增长了百分之七十至百分之八十,这还不包括沈阳市的另一所关押法轮功学员不归我管的马三家教养院。公安系统镇压法轮功花费最多,估计是司法系统的两倍或更多。这只是一个城市的两个部门的一年的花销,过去六年全国各省市镇压法轮功的总花销保守估计是几百亿、几千亿元人民币,甚至更多。

最近网上又揭露,河北某县政法委每劳教一位法轮功学员劳教所就奖励三万;这三万分别由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国保和派出所瓜分。据专家估计,最初迫害法轮功的那些年,用于迫害法轮功的费用占国民经济总产值的四分之一。

当然,中共对其他上访人士、维权人士的迫害也是相当惨重的。据当事人揭露,中共为了监控山东临沂的一个为民维权的盲人律师,一年就花费六千万。

如果将这么大的一笔资金用于投资,该给老百姓带来多么大的福利,用于教育,用于医疗,用于任何一项社会福利事业都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可是中共哪里会考虑民众的苦难!它要保的是它的政权。中共最愿意看到的就是它把你中国人当成敌人,可是民众慑于它的淫威,谁都不敢当它的敌人。这样它的打击面就缩小了,就能腾出手来对它认为的敌人进行更残酷的迫害。

中国人被中共迫害的太久太惨烈了,而且被中共当成敌人的人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明显。在这种情况下,中共的维稳经费也只能逐年增多。可是当中国人真正觉醒的时候,明白了中共拿着老百姓的钱在迫害老百姓的时候,中共的末日也就到了。

于浩波先生怒斥維權人士許志永博士的推文,稱其撒謊

Further stories regarding Yu Rufa’s death:

Regarding Dr. Xu Zhiyong’s message on Twitter (@zhiyong, published on 11:00 21 Jun 2012), the author has interviewed Mr. Yu Haobo, the son of the 76-year-old Chinese citizen Yu Rufa, who was grabbed from inside the US Embassy by two Chinese armed police, transferred to Chinese police in Beijing and died within 2 days.

Dr. Xu Zhiyong made an apology by Twitter that a volunteer from Gomeng was sent for investigation and learned that the old man was sent home without wounds, which retorted Mr. Yu Haobo’s saying that his father was wounded seriously.

Mr. Yu Haobo said even though he was found not wounded on the surface, his father could not stand straight any more, neck was not able to stretch, and he had lost the ability to make himself understood by speaking. Mr. Yu Haobo also said that he did not see anyone appear in the name of “volunteer” to investigate anything regarding his father’s death It would not make sense if a “volunteer” just go and visit the authorities which were suspected to have misconducts and illegal involvements in the case.

Here attached are the screen shot of Dr. Xu Zhiyong’s Twitter message, an interview regarding Yu Rufa’s case, an audio record of the witnesses’ narration about his father’s conditions on return, and his statement that his father received death warning against any attempt to enter into the US Embassy.

For this, the author appeal to the US Embassy in Beijing release the video record of Mr. Yu Rufa’s stay in the Embassy in order that we know the truth behind the case.

中國維權人士許志永在2012年6月21日的推特上說,闖美國大使館后被移交中國警方后死去的76嵗老人于汝法回家時未受傷,是回家后受傷而死的。

本文作者就此推特文章電話採訪了于汝法的兒子于浩波先生。于先生說這裡有兩個謊言:1、受傷與否的問題:沒發現皮外傷不代表沒受傷,老人身體嚴重變形——直不起腰,脖子伸不直,而且説話已經無法被聼清,而在闖使館之前沒有這些情況;2、沒有任何義工來他家調查情況,單方面向公檢法問情況不是真正的調查。

于浩波先生說,自從6月18日晚與許志永先生見過一面后,他們之間沒有任何形式的直接聯係。就此推文,他表示強烈抗議,並邀請許先生本人以及海内外各界媒體到現場查看情況。

附件有許志永的推文,電話採訪錄音片段,于先生泣訴其父親生前受到死亡威脅,以及目擊証人證實老人的受傷情況的錄音(方言較重)和于先生的解釋。

爲此,作者再次呼籲美國大使館儘快公開公佈于汝法先生在美國駐華大使館前後的錄像,以了解真相。

http://ireport.cnn.com/docs/DOC-807435

刘路是什么人?

刘路是什么人,这里的明白人都是心知肚明地。我不妨总结一下刘路的特征:

1. 刘路是对高智晟落井下石的人。

刘路可能会否认这一点,但这里的网友都是公认的,我在前面的文章中也列出许多证据。见链接:

刘荻刘路崔卫平夜访高智晟和刘霞,明目张胆给公安当托当卧底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06/blog-post_17.html

2. 刘路是给刘晓波抬轿子的人。

落井下石高智晟时,刘路给出的解释是反对人们捧杀高智晟,免得高智晟大脑发昏心血来潮自投罗网。但刘路热捧刘晓波时却是不遗余力,将刘晓波吹到了史无前例的程度。好象从来没见刘路给自己泼冷水不要将刘晓波捧得头脑发昏心血来潮自投罗网。可见,刘路是性格分裂,表里不一,对不同的人使用不同的标准的两面三刀派。

3. 刘路在国内时,是能够轻而易举地给那些知名异见人士做辩护律师,而又不被中共刁难的人。
刘路给杨天水、力虹、严正学等诸多知名反对派作作辩护律师,结果他们都被重判。

严正学出狱后才得到机会揭露刘路是如何同中共合作构陷严正学。

力虹被关押到奄奄一息才被释放,力虹再也没有机会揭露刘路是如何构陷力虹的了。

杨天水至今还被关押在狱中,他现在还没有机会去揭露刘路是如何构陷力虹的。

大概还有郭泉也是你辩护的吧。

那些被你辩护的人,那些出来的,不是被迫害致死,就是被禁声、被毁坏名声和信誉、被诬为精神病和疯子,那些仍未出监的,想必中共可能很难让他们活着出监。这都是中共在设法保护你。

国内还有哪个不是同共匪和谐默契的维权律师做到这一点?那些给杨佳辩护的律师不是指定的,就是被刁难被失踪。为何你刘路就能反反复复给这些令中共头痛的人出庭“辩护”?如果你没有同中共事先有沟通、有默契、甚至是合伙演戏欺骗舆论,中共能反反复复让你去给这些人当辩护律师?你骗三岁小孩罢!

是,你会狡辩说,你也因为给这些人做辩护而受到中共打压,你的律师执照就被吊销了。可是,你的执照被吊销没多久,你就被派到美国了。与其说那是对你的惩罚,莫不如说是对你的奖赏和提拔!

4. 刘路是同刘荻、小乔、老格志同道合、一唱一和、默契合作的人。大家看看,同这几位密切合作的都是些什么人。

5. 在高智晟保释期间,刘路、刘荻、李海是仅有的能够见到高智晟的网络名人。就连高智晟的家属都不能有这样的殊荣!谁给你们的特权?刘荻刘路曾经回答说是懵的,正巧碰上高智晟在家。你们去懵外星人去罢!

6. 高智晟刚刚被共匪黑头套绑架,刘路、刘荻、小乔就散布说高智晟泉招供了,而且还供出了许多同伙,写出了万言悔罪书。你们是如何知道这些只有审讯高智晟的公安国安才能知道的消息?你们又是从何处得到高智晟万言悔罪书的?

7. 刘路给知名政治犯辩护的策略美其名曰“捞人”。

如何“捞人”?刘路的策略包括:

7.1. 诱骗委托人保持低调,也就是认罪悔罪。

7.2. 违背委托人意愿,或者根本就是背着委托人,利用网络公开透露案情、案卷、和证据,夸大委托人可能判的刑期。

严正学不过是到美国举办一次私人画展,就被刘路夸张为至少要判十年。刘路声称只要最后结果是少于十年,那就是他律师捞人成功了。按照刘路的这一策略,刘路完全可以首先宣布全中国人都能够依法被判处无期徒刑,然后再让他去将这些人都捞出来。刘路就可以成为全中国人民的大救星了。

7.3. 未经委托人同意,擅自对外发布编造的案情,毁坏委托人的信誉。

在严正学尚未进行法庭审判时,刘路就在网上公开宣扬严正学是民主党员,足够判十年。同时刘路又宣扬严正学是中共的线人和卧底,是到国外执行党交给的任务,说是这样有利于减轻严正学的刑罚。真是左右都让他占了,左右都是诋毁严正学。

7.4. 刘路总是提出各种理由让那些被中共禁止回国的海外知名人士回国去为他的委托人作证,而且是在网络上公开邀请。

在严正学案件中,刘路公开邀请徐文利回国去证明严正学不是民主党,让刘青回国去证明严正学没有接受中国人权的任务。

在杨天水案件中,刘路使出浑身解数,邀请、激将高寒和我勇于回国为杨天水作证,证明杨天水不曾同我们联络,证明杨天水参加天鹅绒行动是被我们强拉入伙的。天鹅绒行动本身除了在网上写写文章,就没有任何其它行动。

刘路的这些招数十分阴毒。如果海外这些人回国作证,当然会被共匪一网打尽。如果不回国作证,刘路就诽谤这些人没有担当,是迫害他的委托人的元凶。如果按照刘路的说辞去作证,那最终就是证明了谁参加民主党,谁就是罪大恶极!谁参加天鹅绒行动,谁就是罪该万死!谁同海外人士联络,谁就是卖国通敌!刘路哪里是在为委托人辩护,这是中共检察官都不好意思提出的指控,而且还在帮助中共诱骗海外人士进入中共陷阱!

7.5. 刘路诱骗委托人是中共线人,说这样就能得到宽大处理。实际上,这是对他的委托人的最大伤害。严正学被刘路说成是中共线人后,就很少有人再敢于我严正学去呼吁了,书还敢为一个被辩护律师说成是线人的人呼吁呀?那不是找着让刘路骂成中共特务嘛!

刘路还有许多“捞人”策略,无一不是帮助中共检察官和法官将这些人打入地狱!

现今,何培蓉、屠夫吴赣都在网上大谈特谈什么“捞人”。我相信,这些喜欢说捞人,认为自己是捞人的人,根本就没有将他们的委托人当成是人,而是将他们当成是落水的草包和猪。

看了我上面列出的刘路的特征后,还有些网友还帮我又增加了几条,也都很有特征。我就不必去列出更多的特征了,我相信以上这几条就足够说明问题了。

具备以上的任何一条,我们就都知道他是什么人。刘路具备了以上全部7条而且还包括各个分条。你刘路是什么人,那还用我来指出谜底吗?那正确的标准答案不是昭然若揭、不言而喻、一目了然嘛!

不管你今后如何高喊革命口号,只要你不彻底说清楚以上几件恶事,不对此真诚忏悔,我们就知道你本性不变,还是干着你的老本行。

刘刚
2012年6月25日

我的文章贴出后,刘路立即跟贴狡辩。下面就是刘路的跟贴和我的回应。
———
作者: 刘路 “老路早说清楚了,老路是总参的中将”2012-06-25 18:37:38 [点击:59]

不是还是你老人家授衔的吗?

不过老路一点都不感谢你,你把几乎所有你认识的人都打成特务,老路弄成特务有什么稀奇?

你编了六年,到现在还只编出老路这六条罪状,可见疯子也不都是天才。
————-
刘刚 “我从来都没有说过刘路是特务”2012-06-25 18:52:39 [点击:59]

刘路能否拿出证据来,证明我在何时何地说你是特务?可是,你刘路,赵岩,叶宁等人说我是中共大特务、战略特务的话,比比皆是。你们还一致说我是疯子,是被共产党灌药了,以便毁坏我的声誉,让人们不要相信我的话。可你们最终还是枉费心机。

我从来不在意你们说我是什么,我根本就不把你们的这些话当成是人话!能够被你们诽谤,我从来都感到是莫大荣幸,那至少证明我不是你们的同伙,不是你们的同类。

刘路应该学学我的胸怀嘛,就让人说是特务好了。身正不怕影子外,心里没鬼不怕鬼叫门。

我的文章不过是简单地列出你刘路的几项业绩,这些业绩是你刘路都无法否认的。至于你是什么,我留给网友作结论。

除了被赵岩揭露的唐宇华和冯东海,我从来不曾说过其他什么人是特务。那不是我的习惯,我自知我没有那样的权力和资格,我知道那是法庭和陪审员特有的权力。

刘路非要说自己是中将特务,我可确实没有这样说过。我看刘路是有意抬高自己吧,你够级吗?或者就是摆出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阵势。

记得杨子荣被小栾平揭露出共军卧底身份是,杨子荣最后的一招就是撂挑子,将执星官背带甩给座山雕,高声威胁说:“三爷,既然有人说我是共军,那我就是共军了。如果三爷说我是共军,就就地惩罚我。如果三爷说我不是共军,就放我下山。今天是有他没我,有我没他。三爷您决定罢!”

今天刘路也玩起杨子荣的这个把戏了。我相信,刘路不久就会在网上公开叫阵:“网友们,他说我是共军,我就是共军,而且是中将。你们信吗,共军有中将特务吗?这证明他才是共军,而且是个大大地共军。网友们,让我们来投票,看我们谁是共军。”

如果真正搞投票,我相信结果一定是我被多数决定为共军,而刘路是个大大的“老九”,。是反共义士。毕竟,这网上刘路的同志是太多了,高喊“老九不能走”的八大金刚座山雕就更多了。

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被关在哪里?

作者: 刘刚

刘晓波一生三起三落,牢狱之灾就已经有三次。而这三次牢狱之灾,竟然都是因为写宣言或是公开信!真是祸从口出啊。

刘晓波第一次牢狱之灾是在1989年因参加六四绝食,同侯德健、周舵、高新一道发表“绝食宣言”,并前往天安门广场绝食,因而被誉为四君子。这四君子一道被关押在秦城监狱。先是侯德健到中央电视台作证,说没有看见天安门广场死人,立马被放回台湾。然后,刘晓波也如法炮制,到中央电视台上亲自作证,证明他没有在天安门广场上看见死人。这不是废话吗?中国十几亿人,有几个看到天安门广场上打死人了?将那些没看见打死人的中国人都一个一个地请到中央电视台去作证,那中央电视台还有时间放别的节目吗?

不管怎样,刘晓波到电视台作证后,被算作是有重大立功表现,关押一年后,就被释放。

刘晓波到中央电视台作伪证的事,可见我下面的回忆:
秦城监狱轶事(3):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3.html

刘晓波演义(1) CCTV见证天安门没死人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06/1-cctv.html

秦城监狱轶事(4):刘晓波吃鸡蛋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4.html

秦城监狱轶事(9):从刘晓波加肖斌,说到胡萝卜加大棒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9.html

我在1996年曾经逃亡到北京,刘晓波还将我窝藏包庇了几天,因此,刘晓波对我算是有救命之恩。见链接:

谈谈刘晓波对我的救命之恩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06/blog-post_16.html

我在刘晓波家时,几次批评刘晓波在秦城坐牢时没有男子汉大丈夫气概,尤其不该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成为中国民主革命的叛徒和罪人。每当我说这些,刘晓波都是懊悔不及,甚至几次拍着桌子捶胸顿足跟我发誓:“哥、哥、哥们,你看,你瞧,你瞧我,下次,下一次坐牢,给你,给你们,作出个,大,大丈夫样!就,就跟你一样!”

我当即就赞扬他:“好样的!你就应该再坐次牢,一洗你叛徒懦夫形象。”

我们分手几个月后,刘晓波当年就兑现了他给我的诺言,在1996年10月同王希哲一道发表了“双十宣言”,随后被逮捕关押,判三年劳教。

刘晓波出狱后,我们多次在电话中聊起他这第二次在监狱中的表现,并要求我给他平反昭雪,不能再说他是我们秦城的懦夫叛徒。刘晓波还几次跟我吹嘘他在劳教期间所享受的贵族待遇,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他当时的女朋友刘霞可以经常去看他。

“那你应该要求留宿同房啊,”我跟晓波开玩笑,“同老婆在狱中同房过夜,那可是中国监狱中大犯人的合法权利。”

“哪里啊,我们哪儿,哪儿能同,同房啊?还,还他妈,没,没领证呢。”刘晓波不无遗憾地告诉我。

“那你们每次就是两眼对两眼,白看啊?”

“不,那哪成啊?你还不知道我?”刘晓波还跟我故弄玄虚。

“那你们拥抱了?”

“拥抱?那哪儿够啊。”刘晓波显得更加得意,“那些管教总是给我们领到无人之处,还告诉我们,动,动作,动作要,快点。”

“真的?”我不无吃惊。

“要不,要不咋说我, 我是贵族犯人哪,”刘晓波得意得哈哈大笑,“那些管教都,都他妈的,被我改造得人性化了。”

刘晓波第三次牢狱之灾是在2008年发起“零八宪章”签名信,被判11年,并因此获得2010年的诺贝尔和平奖。

刘晓波得诺贝尔奖后,刘晓波的太太刘霞也永久失踪了,至今已经失踪一年多了。刘霞失踪,也一直不见她亲友发出消息,至今人们不知刘霞在何处,是在家里?还是在牢里?是死?是活?不得而知。这政府至少应该有责任通知家人刘霞的去处和下落罢?刘霞也应该设法告知家人自己的下落罢?可就是没有刘霞的任何消息。相信这是刘霞同政府双方有什么默契或契约,才使得刘霞及其家人如此长期保持沉默。

近日,有刘霞的闺蜜透露出消息,说刘霞被关在家中监视居住,出入都有警察、警车护送,时常在警察陪伴下出门逛超市,或去监狱探视刘晓波。相信这些都是中共托人放出的料和放风。没有人能去证实这些谣言。

但根据上述谣言,再根据我以前对刘晓波和刘霞的了解,刘霞一定是定期地到监狱中同刘晓波同居,这就象刘晓波在第二次坐牢时那样。否则,刘晓波绝对不会反复赞扬中国监狱是多么地人道,多么地人性,就差说出多么地充满性爱了!同时,刘霞也一定不会如此长期默不作声!毕竟,他们虽然失去了自由,但他们象张学良和赵四小姐那样拥有了最缠绵最永恒的爱情。

每当想到刘晓波刘霞,想到他们接二连三的牢狱之灾,我就为他们感到心痛。但是,每当想到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证,想到刘晓波在监狱中发出的无敌论宣言,想到刘晓波不断为中共警察站台背书,反复宣扬中国监狱实现了人性化、柔性化、文明化管理,我又真的希望刘晓波能够在监狱中去享受他的贵族生活,直到他真的感到坐牢对他也确实是一种惩罚。

感觉是有一群流氓当众暴打一个无敌丐帮帮主,众人皆怒,欲出手搭救无敌帮主。可无敌帮主却对众人说:“我乃无敌教教徒,别人打我一拳,我功夫长一寸;别人骂我一句,我德业增进一分。”

众人随即求助无敌帮主夫人,让夫人下令救助帮主。可帮主夫人扭身同那些流氓一道去逛街逛超市去廖。众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好对这无敌帮敬而远之,绕道而行。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此外,我还能对刘晓波夫妻说些什么?

刘刚
2012年6月16日

人权组织:李旺阳服刑遭“棺材仓”虐待


“棺材仓”酷刑示意图

6月13日是湖南邵阳六四民运人士李旺阳的“头七”,香港支联会晚上7时在中环旧立法会旁举行悼念活动,而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透露,在李旺阳被囚禁监狱21年的悲惨岁月中,他曾经被施以酷刑,超过20次被关进有如大棺材的狭小囚室。

这种“棺材仓”只有1.6米高,身高逾1.8米的李旺阳在里面只能或坐或蹲,室内无灯、无脇,只有一个小小的地洞收集排泄物,室内满布虱子、苍蝇,李每日就从铁闸上的小洞取饭充饥。明报引述香港医生指出,长时间在这种环境生活,会导致关节硬化、肌肉萎缩,终生难愈。

邵阳附近的龙溪监狱乃当地著名的黑牢,恶名昭彰,所谓的棺材仓在当地称为“关小号”或“关禁闭”。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指,李旺阳在六四后因“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被判监13年,囚于湖南龙溪监狱,2000年出狱后,翌年再度入狱,被囚于赤山监狱。“关小号”的刑罚主要在龙溪监狱期间施行。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昨引述李旺阳的狱友说,李被囚禁期间曾经20多次被“关小号”,这种囚室长2米、宽1米、高1.6米,里面又黑又热又臭,还有蚊虫令身体奇痒。

李旺阳生前最后一次接受香港有线电视的访问,记者林建诚对明报忆述,李旺阳也讲过“关小号”的惩罚,他讲起这段经历时表现得非常恐惧。当时李旺阳对他说,他1989年一入狱几天后就首次被“关禁闭”,狱方并没交代原因,他试图绝食抗议,狱方就给他戴脚镣。脚镣原本是死囚的刑具,超过50公斤,非常重,而且还生锈,他戴了很久,导致皮肤破损溃烂,一直烂到臀部。

李旺阳对林建诚说,“小号”中一片漆黑,有大量蚊虫,是水泥地板,他只能睡在地上,角落有一个洞,让他大小便。“小号”有两重铁门,中间有一个约碗口大的孔可以打开用以送饭。

在“小号”中,李旺阳还时常受到殴打,之前曾报道过的自制“铁钳”也同时使用,由于铁钳比手腕小,常钳得他痛极昏倒。

香港骨科医生潘德邻表示,假如一个人长期被关在狭窄空间,身体屈曲,筋络无法舒展,会令关节硬化,失去活动能力,同时也会引致肌肉萎缩、手脚无力。潘说,关节硬化和肌肉萎缩的创伤很难完全复元,人即使离开恶劣环境,手脚也只能恢复部分功能,再加上墙壁、地板太硬,没有软垫,皮肤受挤压容易溃烂。

来源:RFI

陶杰:学运女领袖柴玲

陶杰

前高层官员纷纷出版「回忆录」,为自己开脱,力陈二十三年前之广场暴力镇压,与本人无关,全是那个死了的总老爷子独自的责任。到了这等田地,当然拒绝认帐,如同纽伦堡大审,席上被告一口咬定当时只是执行希特拉的军令。一层层「奉命执行」下去,到了最底层,连电影「读爱」里那个不识字的前纳粹监仓女看守──还记得女明星琦温丝莱演的那个角色吗──都是受蒙蔽、被利用的小帮凶,近来有一种理论,对于此等愚昧的群众,呼吁要多加包容怜悯。

今年海外女流亡份子,又自称信仰基督教,她已经宽恕了当年拍板开鎗的总老爷子。

这就出现了很滑稽的新逻辑:最上面的罪魁要宽恕,最下层的愚民帮闲也要怜悯,那么纽伦堡法庭和东京法庭还审什么?每年一度,你又点烛光来做什么?

最该「平反」的,如此乾坤挪移之下,变成了总老爷子和身边三两头号人物。

这位嫁了洋人的女士当年在广场,在最后一刻,流出一卷录音带,哭诉暴力,但叫其它同学留守,其它人都去死,除了她自己,因为她是领袖,她的生命比别人重要。

二十多年前尚可说是无知,洋人老公嫁了这许多年,在美国的大学毕业,智商应该有一点点长进,可是完全没有。即刻引发很合逻辑的中国阴谋论:这个女人想回她的国家做生意了,她在向对家送暖示好。

这就是国运的问题:独裁者比人家坏,革命者也比人家自私,「知识分子」比人家蠢。都连好心想帮一把的「外国势力」也暗自摇头:养这个女人许多年,白费了许多米饭。

法国大革命审判国王,革命党都认为国王路易十六勾搭欧洲王室反攻革命政权有罪。该不该判死刑,却有尖锐的争论:一派认为算了,应该宽大为怀,把国王终身流放出境,这派渐占上风,最后投票表决。每人投票时都讲出赞成或反对的理由:国王罪不至死,即使有罪,也应宽恕。当革命领袖罗伯斯庇尔投票时,只说了一句:「国王必须死,因为共和国要生。」全体都静了下来,然后形势逆转,以后的人都一面倒投了死刑票。

法国不但有第一流的红酒,也有第一流的革命理论。从政的人,首先必须无情,而且是先对自己无情。其次是要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包括宗教信仰:当他告诉你他是教徒时,此一身份,只是一层包装纸。

但像这个问题女人的宽恕之论,你要过滤她的怪论,必须以十分的犬儒来做武器:她不是白痴,必是极度的自私,以她从前「你们都去死好了,我不能死」的纪录,有此打算,是自私,革命领袖自私,革命必败;有此动机而讲出来,则是白痴,所以这个女人自私与白痴兼备,可是却一度受到崇拜,一个国家的国运差成这样子,真的很难置信。

来源: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