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人?愛敵人?有敵人恨敵人!

張三一言

有沒有敵人?一鼓作氣爭論。驀然回首,發現幾乎是一個人與眾人對弈,對手且是名理論家、博士,力有未逮而意興闌珊;感到怕怕。這一篇還寫不寫,猶豫不決,因為,即使強寫也有很多炒冷飯的東西;不寫又感到缺了一些甚麼,於是就寫了。很希望這是最後一篇。

[一]、甚麼是“敵人”?

凡理論絕不能與常識相悖,否則就是謬論。談敵人就不能違背敵人這個常識:“敵人”就是與別人有仇恨而相對抗的人;這就是敵人的常識。

[二]、宗教如何認定敵人?

很多宗教是由仇敵殺敵起家的,例如中世紀基督教、至今的原教旨回教等等,倒是佛教好像沒有留下仇殺史(是否如此,我這個非宗教者會聽教徒言)。就以佛教為例談論一下宗教沒有敵人是甚麼意思。

聖嚴法師說:「慈悲沒有敵人,智慧不起煩惱。…佛教本來就主張以慈悲度眾生,既然要度眾生,怎麼還會有敵人呢?」──意思是說,沒有敵人是基於一個人持“慈悲”心態或觀點,因慈悲而沒有敵人;而不是因為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敵人這個東西,所以沒有敵人。他說:『敵人的意思是指彼此勢不兩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這是人性中的劣根性,也可以說是弱點。』這不是很明白了嗎?聖嚴法師告訴人們:這個世界事實上有敵人。“人性中的劣根性、弱點”是天然存在的,是無可能改變的,所以,敵人是天然存在的,不會因為人們不把敵人當敵人,敵人就不存在了。

我們再看看當世佛教之尊如何看敵人?

達賴在美國康州紐耶魯大學演說「擁抱敵人——在耶魯大學的演說詞是這樣說的:『西藏人民為爭自由與中國政府四十多年迫害的鬥爭必須讓世人知道…自從中國於一九四九年入侵西藏迄今,一百廿萬西藏同胞已經喪失生命。在四十二個年頭中,我們致力於抗暴,並且維護我們佛教的非暴力和慈悲文化傳統。』──親朋戚友是不會殺我同胞的,只有敵人才會殺我一百二十萬同胞。達賴認為有敵人,是不是?達賴又說:『…我們最寶貴的老師就是我們的敵人。』說得夠明確的了吧!

達賴喇嘛受到世界的普遍尊重和支持。在今世界,除了共產黨及其專制同盟及其御用文人外,沒有人會質疑達賴的道德操守。構成達賴道德操守的因素很多,我認為其中有兩條是很重要的:其一是他的非暴力主張;其二是因為達賴喇嘛從來都不放棄他的不反對暴力反暴政的原則。他從來沒有反對過反暴政的暴力;他沒有反對、否定、譴責用暴力爭取獨立的同胞。我可以這樣說:達賴能站在道德的至高點,其中一個重要的墊腳石就是不反對反暴政(這個敵人)的暴力。

且看我們這些我們的沒有敵人論者是怎麼樣的?主張寬容正在舉刀向你頭上猛力斬下去的敵人,把殺你的敵人視作親愛的朋友;認敵為友!對有敵人論者,對用暴力反對暴政者口誅筆伐、滿懷仇恨,把不得滅之而朝食。這些人對極權專政暴政視為親友,視仇恨極權暴政且用暴力反暴政的民眾為暴徒、敵人。這樣的人哪能站在道德位置上?他們只能站在極其不堪的道德位置。

[三]、劉曉波如何認定敵人?沒有敵人派如何認定敵人?

劉曉波到底是“我沒有敵人”還是“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敵人”,還是“共產黨不是敵人”?打著劉曉波旗號為劉曉波辯護狀的沒有敵人派與劉曉波對敵人認定一致嗎?“我沒有敵人”愛敵人,合理、正確嗎?在政治現實中可行嗎?

因為劉曉波說了“我沒有敵人”這句話。沒有敵人派為了維護這句話,把話說過頭了。正本清源,看看劉曉波是怎麼樣認定敵人的。劉的話是這樣的:『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所有監控過我,捉捕過我、審訊過我的員警,起訴過我的檢察官,判決過我的法官,都不是我的敵人。』意思很明確,劉不認為以敵意對他的共產黨是他的敵人;這是他個人的主觀取態。其中,沒有回答有沒有敵人的問題。跟著劉的另一段話:『仇恨會腐蝕一個人的智慧和良知,敵人意識將毒化一個民族的精神,煽動起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毀掉一個社會的寬容和人性,阻礙一個國家走向自由民主的進程。』這裡有一個解讀問題,其中所說的“仇恨”、“敵人意識”、“煽動起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在中國是已經發生過、已經是歷史的事實,今提出來作為警惕以求不再出現的問題;還是從來沒有發生過,只是作為提防將來發生的純理論?我認為,只能是前一種解讀,即出現過了敵意行為,也就是說敵人在中國是早就存在的了;所以,劉曉波的認定是:有敵人;只是,他不認為共產黨是敵人;他不以敵人態度對待敵人。
我再重溫了一下這次對有沒有敵人爭論中,評議劉曉波如上對敵人觀點的雖則有,但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一班打著維護劉曉波旗號者們,即沒有敵人派對“沒有敵人”的認定和劉曉波有本質的差別。劉曉波是說他沒有敵人,打著劉曉波旗號的沒有敵人派則認定“沒有敵人”──他們宣稱這個世界沒有敵人,中國政治現實中沒有敵人;更有信口開河發大議論的“民主沒有敵人”…我在這場爭論中,與人激辯的不是劉曉波的觀點,而是沒有敵人派的觀點。這點,應該明確無誤。

我沒有敵人”愛敵人,合理、正確嗎?在政治現實中可行嗎?

若作為純個人取態,即作為一種消極自由的行為是合理正確的。但是,在中國民眾被判死刑最多、中國記被捕最多、中國人正被殘酷掠奪剝削下、在中國人正在被封網被封口被封思想、中國人不得有普世價值、不得有民主、不得有人權……即在中國人處於一個極之強悍粗暴的權力敵人對民眾極端仇視和實行著暴政的國情下,在中國人面對這個敵人無能為力的國情下,你以個人遭遇來判斷中國國情說:在中國沒有敵人。這怎麼能說合理、正確?就退一萬步,算是你不把中國的敵人當敵人而當朋友,可行嗎?請問,你不把強權暴政當敵人,可它就會不把你當敵人了?它就不與你為敵了?它就解封其所封、釋放其所關、歸還其所掠,擁包普世價值、實行民主制度……?請問,在你退一步它進百步的鬥爭中,你的沒有敵人之路如何走法?

[四]、劉為甚麼引起爭?

爭論表面上是由劉曉波的“我沒有敵人”引起,其實質原源則:一是劉對共產黨這個敵人塗脂抹粉;二是因之引發的這個世界有沒有敵人,共產黨是不是中國人的敵人問題。(為省篇幅,這個問題不深入討論)

[五]、簡述在有沒有敵人爭論中出現的幾個誤解的觀點

在爭論有沒有敵人中,有幾個被誤解的觀點要釐清一下。

其一,別人不得剝奪劉曉波有表達其觀點的權利。這裡的“別人”都是與劉曉波一樣是沒有政治權力的平民。只有手握政治權力而這權力又沒有制衡時才能剝奪人們的表達權利;沒有權力的平民百姓不存在剝奪別人權利的問題。

其二,對人們對劉曉波的批評反應說,應該尊重劉曉波的言論自由權利。這裡,把批評別人觀點與禁止別人持有自己觀點的權利等同起來了。言論自由不是表現在不准批評別人的觀點,相反,可以互相批評對方觀點才是言論自由的要點。

其三,應該尊重劉曉波選擇自己觀點的權利,別人不應該批評。批評別人觀點與尊重別人觀點並不是相同的一回事。兩者可以並存不悖。

其四,言論是私產還是公器?甚麼是言論自由?言論自由是表示任何人都可以在公共空間開闢你的言論自由地盤,在自己地盤內實行言論獨裁或開放。言論自由並不表示你可以強求在別人所屬的私人空間發表你的言論的自由。不管是在自己的私有地盤或在他人的地盤,當你的言論公開發表後,這言論是私產還是公器?公開發表後的言論,從著作權來說是私產,從所表達的觀點來說是公器。因為凡公開發表的言論,作者必然是想別人知道並認同,它就必然影響他人,它無可避免變成社會公器;人們就有評論的權利。那種意圖阻止別人對劉曉波公開發表的言論作評議,是不合理的;認為評論就是侵犯劉的權利是不能成立的。

其五,表達權利是消極權利還是積極權利?

當你在公共場合發表了言論,這表示你有權決定、參與或控制你做甚麼,完成了你“去做……的自由”;所以,這是積極自由。凡積極權利都會涉及別人,別人就有回應的權利。所以,任何人,包括劉曉波和沒有敵人派、有敵人派的言論都是可以任由他人評議的。

小結。

我認定這個世界有敵人,特別是在中國政治現實中有敵人。我不愛敵人,我仇恨敵人;我不以朋友的態度對待敵人,我以敵意對待敵人。在特定條件下,當敵人放棄敵意、停止暴行時,例共產黨不再以人民為敵,也不再施行暴政時,我可以不以對待敵人的態度對待這樣的敵人。我以善意和友好的態度去理解和對待朋友或不是朋友也不是敵人的人。

20100216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