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一言:改良派最致命的是“合作,不反抗”

張三一言

有人對“如何理解中共的進步”興趣濃厚;熱衷於鼓吹中共自我改良。對中共統治下的民眾痛苦、意願,漠視、鄙視、敵視。我對“如何理解中共的本質”很有興趣,對應如何對待中共更感興趣。

對待共產黨的態度,基本上有兩種:一種是共產黨及其聯盟的維護其既得權與利及謀取更大權與利的態度;一種是無權的民間反共抗共態度。民間反共抗共,也基本上有兩種對待共產黨的態度。一種是革命,一種是改良。所有兩種態度之間有廣闊的灰色過度狀態。民間的改良派與共產黨及其聯盟之間也有一條過度地帶,改良派有一條經由“合作、不反抗”之路去到共產黨。

革命派的基本態度是:極權的一黨專政制度下有革命,無改良。專制極權非萬能也非萬歲;民眾與革命力量可以壓變或壓倒共產黨;民主革命派的存在本身就是以可以消除極權並取而代之作為前提的。革命推翻專制極權是社會進步的常態。

改良派的基本態度是:共產黨的一黨專政非極權制度,而是威權制度;共產黨可以通過自我改良由專制過度到民主。改良派在改良觀點下又分成幾個次觀點。反抗共產黨,迫其改良;不反抗,規勸改良;合作,不反抗,等待其改良。據我觀察,各次觀點之間不很固定,經常互相滑動。現今中國的改良派主流觀點是:可由共產黨內部改良實現民主;民間不應對抗而應與一黨專的威權政府(共產黨)合作以促進其民主化。(在這裡,我給改良派提供仲維光的名句:“沒有不是極權主義的共產黨。要麼它是極權主義的,要麼它就不再是共產黨了。”供參考)

寫本文之前。我要重複聲明:
我不反對而且支持改良;但是我堅持反對反革命的改良。
我不反對而且支持革命;但是我堅持反對反改良的革命。

只是,現今中文的輿情群反改良的革命寥若晨星;反革命的改良恆河沙數,所以我只好談論反革命的改良。

[一]、共產黨到底能不能改良?

回答能的理由如下。

理由一,再過20、30年,共產黨領導層换成60、70甚至80年代的人掌權,到時就會變了。這變是由專制到民主之變。

我告訴大家,中國有些皇朝不但過了20年、30年,不少還過了200年300年,可一姓皇帝專政沒有變;從毛萬歲到胡政治指導員經過60多年了,也經過幾代人了,可是,一黨專政不但沒有變,極權專政程度還變本加厲。

一般地說一個統治集團及其制度若沒有外力作用,其掌權系統和制度本身不會自我演變。

理由二,中共和其他組織一樣,是由人組成的,而且這些人和其他人沒有什麼兩樣,都是追求各自目標的理性的人。因為各自目標必然不同,所以變是必然。

共產黨組織雖然是由人組成的組織,但是,它由壞人組成,所以,與常態組織不一樣,與黑社會獨罪集團則無異。請問,黑社會犯罪集團在進行集團犯罪行為時,其成員有可能追求各自目標而理性到與集團不一致甚至相矛盾嗎?

我想告訴大家,從某一角度說,理性可以作如下解:以最小的代價換取最大的利益。基於這個理解,共產黨統治集團中人,一些與黨利益掛钩非深、自由民主人權法治意識特濃、較深地傾向和同情民眾感情的人士,經獨立的理性決定,會叛離共產黨。這就是出現一些體制內人體制外思想的人士的原因。但是,他們不會成為共產黨的主流。共產黨主流力量是被一張無比強大的“財權交換網絡”組織起來的。每一個人在網中都有一個固定位置,各在其位進行財權互相交易而不斷增利。大多數黨官及其同盟者沒有能力,更不願意脫離這個權財交易網。共產黨權力集團就是由這樣的人群組成的。這樣的人最大最高的理性就是在對待民眾、對待政治、對待大事件、對待財富等問題上全黨全官行動一致;因為這樣才能以最小的代價取得最大的利益。

[二]、我一貫主張和鼓吹革命與改良並舉共同對付極權。

我不知道重複了多少遍:我不但不反對,相反還支持改良;我只是指出極權之下無改良。

既然共產黨不能改良,是不是我就全盤反對改良了呢?

不是的。我說的極權無改良,是說極權本身絕無改良動力、意願和作為。不是說在強大且足夠長時間的民間和民主革命壓力下,例如在極權則亡黨和民主則保黨之間作必選時,它也沒有可能被迫實行改良(理性)。但是,也要注意,這也不是說在這樣的形勢下它一定會改良(非理性)。

基於這個認識,所以,我堅持要革命改良兩手齊備,缺一不可。

我認為改良在現實中有其價值。改良的功能──現今的改良有四個功用:一是,改良理論和敦促本身對共產黨來說也是一種促使其改變的壓力;二是,創建共產黨在民眾和革命壓力下被迫改良時的思想理論條件;三是,累積未來共產黨在民眾和革命逼迫下實行改良時的支持力量;四是,為萬一真的出現共產黨倒台的局勢時,諸備人才──根據國外經驗,推翻專制極權靠民眾和革命力量,接受其放棄的權力者則多是改良派;尤其是來自體制內的改良派。就是說革命派為改良派創造執政的條件。

這就是我反對反革命改良派和反對反改良革命派的原由,也是我主張革命與改良並舉的理由。

我認為共產黨能改良,理由是莫之許所說的:“有沒有黨內改革派不重要,有沒有黨外反對派才重要,或者說,有了黨外反對派,自然就有黨內改革派,黨外反對派是黨內改革派出現的前提,而不是相反。”有民眾壓力,包括革命的和改良的民眾壓力,當壓力足夠強和時間足夠長,共產黨被迫到要改良還是要亡黨時,它才會變軟,才會出現改良可能。其變軟最常見的表現是黨內出現反對意見,出現反對派,導致權力集團無力作為。無力作為就難行鐵血政策;無力作為就是失去了自主能力,就易於被動行事──壓力下被動改良。

這時候出現的體制內反對派,可能是政治家、可能是政客、可能是政治投機商。但是其促使原極權集團軟化和無能作為則是功不可沒。只要民間勢力足夠強大,這些政治家、政客、政治投機商都不得不保持或偽裝民主政政治家,這一來偽民主也是真民主了。

[三]、改良派最致命的是“與共產黨合作”

以下是在中國被捧為治國之道的米奇尼克名言:

“在循序渐进建构民主的反对派,应该是当权者的合作者。"
“只要民间社会采取暴力,就会激起政府暴力,最后的结果是内战。"
“面对专制要采取革命的话,那必然是实施专制的革命者"。
“现在我们需要等待,等待共产党人意识的变化。"

也許米奇尼克名言在波蘭是真理,或者在抽象意義上可通行。但是,一落實到他國現實就不一定行得通;落實到中國現實就很荒謬。中國的政治現實是完全沒有“循序渐进建构民主的反对派”環境、空間。民間只要觸及共產黨穩定執權壓倒一切的第一黨策(第一底綫),即使用的是最和平溫和的訴求、不使用暴力,聲明沒有敵人、服從黨的領導,結果,共產黨還是用暴力對付。前有王策進諫中共執三十年改良方案被打入天牢、今有劉曉波被嚴判11年都是鐵證。這些事實也證明米奇尼克的“只要民间社会采取暴力,就会激起政府暴力,最后的结果是内战"是偽命題。真相是:你民間不用暴力,共產黨還是用暴力。米奇尼克的“面对专制要采取革命的话,那必然是实施专制的革命者"更是唱爛了的偽命題,是經不起民主歷史和今天政治現實拷問的偽命題。是現代戈陪爾唱的歌仔──我就是想不明白,為甚麼中外反革命改良者唱這首戈陪爾歌仔時面不改容心不跳。

米氏及其中國粉絲能在中國找到支持其理論的理據大概只有“言論小空間”這個事實了。因為抵擋不住民眾壓力,自己也力不能及,共產黨被迫撤出了一定的小空間。這個小空間以不觸及不觸及其穩定執權壓倒一切第一底綫為準則。這小空間是一些人樂道的中共進步的“必舉例”。

事實證明,米氏理論完全與中國政治現實相悖。

米氏理論對中國民主化之害很大。

共產黨目前最大的威脅是今天神州廣佈但自發而不相關連的維權活動,有可能建构為反共抗共的民主的反对派。一旦出現這樣的政治局勢,共產黨就面臨終結命運。在這樣的中國政治形勢下,米氏為中國開了治國藥方。米氏藥方是:恐嚇“只要民间社会采取暴力,就会激起政府暴力,最后的结果是内战",又告戒“面对专制要采取革命的话,那必然是实施专制的革命者",然後指出應走“在循序渐进建构民主的反对派,应该是当权者的合作者"的道路。對以上米氏語錄,部分中國民間精英捧為治國靈藥。

米氏還提出:“现在我们需要等待,等待共产党人意识的变化",你這個等待無疑是給共產黨永遠一黨專政提共多一條必要條件。如果中國民間都有這麼思想意識和作為,正好解除了對共產黨最具威嚇力的民間民主反對派的出現,即使出現了也只是在八個花瓶黨中多了第九個花瓶黨而已。這種為共產黨排災解難的思想、解除恐懼心魔的方針、路綫,共產黨能不高興?(仲維光說,“王萬星打電話告訴他,米氏的訪問是受到官方邀請”。)

勢力極之不對稱,強者鐵血,弱者祈求合作,兩者相交集就必然出現胡錦濤夢寐以求“和諧社會”──權力“河蟹”了權利。胡錦濤的“和諧總路綫”就是鐵血權力壓解軟弱的權利訴求。

本文想說明兩個個淺顯道理:

改良派有其正面的一面:反抗不合作的改良,也有其負面的一面:合作,不反抗的改良。

那些反革命反民眾運動的改良精英們做的是減輕共產黨改良壓力的蠢事、自戕的蠢事。

(如何對待中共?之二)20100811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