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们的梦呓——致余杰

作者:【longface 】

对于人类来说,经历了数千年的纷争倾轧,经历了近现代数次世界性战争灾难之后,终于有了一些清醒的梦,终于拥有了一些共同的价值和理想:公平、正义、民主、自由、人权······人们不仅仅是在一国的主权范围内追求这一系列价值,也在国际政治关系中追求这一系列价值的实现。然而,人类历史每前进一小步都是那样的步履维艰。理想仍然是理想,梦仍然是梦。

可是有那么一批人,据说是中国的“文化精英”,却在这残酷纷争的现实世界中恍然造梦,不知身处何处,忘记了今夕是何年,忘记了自己姓甚名谁。其表现之前卫时髦犹如当今互联网上的虚拟性爱。

首先是意淫“民主、自由、公平、正义与人权”、意淫美国。当今世界,谁又能否定那些崇高的价值。因为那些东西确实是一些普世的价值。可是那些价值既远未在世界各个国家主权范围内完全实现,更远未在国际政治关系的领域内真正实现。然而以包遵信、刘晓波、余杰等人为首的一批“知识精英”却发起了一厢情愿的嗲,做起了不知今夕是何年的绮梦。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这个世界已经有了一个公平、正义、民主、自由与人权的化身和领袖,甚至是神,或者说人类有了一个慈善家——美国。据他们说美国是我们这个世界民主自由秩序的建设者、创造者和保卫者。他们那封给布什和美国的致敬信的原话是:(遭受恐怖袭击)“是美国人民为捍卫正在建立之中的全球自由秩序所付出的超常代价”。这样的论断大概是把世界上除了美国和崇美者之外的其他人,统统都当作了白痴。美国人要的全球一体化无非是美国主宰下的一体化,他们所要的自由就是美国控制世界的自由以及在美国控制下的自由。“精英”们的奴颜媚骨真叫每一个中国叹为观止啊。然后精英们又忙不迭地给美国主子出主意说:“而在此次恐怖事件发生后,全世界的人神公愤表达的高度共识,正是建立新的全球规则的基础。”这话好象也不错。然而第一,新的全球规则应该是由全世界各个国家共同平等缔造的,而不是象“精英”们所意淫的那样仅仅由美国来独裁。第二,“全球新规则”不应该象“精英”们所意淫的那样仅仅是指打击恐怖主义的规则。它还应该包含反对霸权主义、极端民族主义、极端宗教主义、单边主义、种族歧视等等方面的内容。然而一国独大的美国恐怕没有兴趣跟你制定什么“全球新规则”,他的“全球新规则”在打击南斯拉夫的时候就已经给出一个标准范本了。所以,与“媚美”的精英们相反的是,身受国际关系不平等之苦的发展中国家的人民,包括国家综合实力仍然相当有限的中国人都非常明白,没有精英们所说的神和慈善家。这一切不过是虚幻的梦呓,是这些“文化精英”的意淫白日梦而已。

手淫“文化精英”、“民主自由和人权斗士”,手淫“世界文化名人”。一个国家和一个社会,是需要一大批“精英”的,一个社会也是需要他的知识分子充当社会良心的,这个世界也需要人们为自由民主和和平正义而呐喊斗争。可是这样的人物是历史发展过程中自然形成的,他们应该是一些能够真正穿透人类社会历史和现实层层巨大的迷障,看出人类悲剧的种种复杂根源,并且为消除这一切的根源挺身而出的人。精英是通过他们的思想和行动赢得人民的欢呼之后为人民所公认的。它不是由某些人给美国和美国总统发一封“效忠信”就可以自封的。可是诧异的中国人发现,有那么一些中国人仅仅以他们“手写”那么一封致敬信,那么一篇诅咒中华民族的文章,就试图把自己摆在“人类良心的代表”、“世界和平正义与民主自由斗士”的位置,摆在道德楷模与中国社会精神导师的位置上。当然余杰也许还自认可充当“堕落了五千年的”中国人的灵魂拯救者,以及“拒绝神”五千年的中华民族的福音传播者。这就近于迫不及待的手淫了吧。

他们就是以这样迫切的心态在“9。11”后粉墨登场的。他们觉得他们是“人”,是“世界人”,在那封“致敬信”的末了,却又不留心情不自禁地喊出“今夜我们是美国人”的口号。他们以道德家和福音师的面目出现,他们觉得是站在了全人类和全中国人民的上面的上面。他们要是想站得高一些就应该站在太空上俯视和指点我们这个充满杀戮的地球,可是他们又作不到象鲁迅先生所说的那样用手提着自己的头发飞向天空。结果他们还是站在地球的某个位置上。可是他们错了,我没有看到他们站在我和我的大多数同胞的上面,实际上他们只是站在了我们对面的另一个国家——对面是美国。我并不认为美国就是恶魔或敌人(美国倒是有很多人认为中国是妖魔和敌人),相反一般中国人均对美国的民主自由繁荣心神向往,但是在对外关系中美国是一个霸王却是毫无疑问的。“文化精英”们以为他们的立场,他们所鼓吹的那一套是是超国家全人类的,实际上不过就是美国的。经过“精英们”一番自我操作后,他们该心满意足,该幸福陶醉了吧。可惜那不过是他们自己在玩,是没有对象和失落了根基的。

如果白日梦者迷恋的对象刚好是一个习惯于使用强权与暴力的家伙,那么结果就很不幸——白日梦者会在幻想中期待受到强暴。美国是什么?精英们告诉中国人民,美国是人类文明的上帝。美国的民主与自由世所罕有,吾愿意称道之。可是他在国际关系中的专制与霸道也堪称世所罕有吧?意淫者迷恋的不过是这样的一个“文明的怪胎”罢了。美国人从来就是信奉强权的,信奉弱肉强食的生存哲学,他只尊敬强者。美国和美国人从来就不会象中国“文化精英”者流那样“失去行动能力”,甘当一个意淫者的脚色。美国强大发达,武装到牙齿横行于天下,他动辄以武力打击和经济制裁相威胁,他强行推销他们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到处贩卖军火与武器却命令别人不得扩散武器。从对外关系看,在国际政治领域,美国其实就象是一个拿着和平正义、人权、民主和自由的幌子意图或正在对世界进行控制强暴的角色。美国在他的国内有高度的民主和自由,可是在国际关系领域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专制者和独裁者。他可不愿意当意淫者也不会手淫。可是“文化精英“们迷恋上了这个强暴者,意淫者迷恋强暴者也许是自然的,他们也许渴望被强暴以及享受那种快感。因为据精英们认为当今世界正需要美国积极输出“民主、自由”,美国是人类走向文明、进步、民主、自由的大同世界的主导者与监护人。至于别的愚昧的民族、别的低等的文明与别的落后的国家就等着美国的临幸强暴吧。

最后,我也许该为我的文章中使用了那样一些被认为“肮脏”的字眼而忏悔。然世有虚伪肮脏者,吾非此无以名之。再想想,余杰用“拒绝神的”、“堕落了五千年的”、“自私的”、“怯懦的”、“垃圾”等等恶毒卑鄙的字眼辱骂诅咒中国和我们的民族与同胞。我的心就为我使用了这样的字眼释然了,而且还有出了一口恶气的快意。人们应该清醒地看到这个世界不得安宁的种种因素,看清楚恐怖主义以及恐怖主义背后的或是与恐怖主义比肩而行的种种其他的“主义”。至于中国的某些精英究竟奉行的是什么主义呢?我看那不过是一种急于睥睨国人获得西方人赏识认同的的功利主义罢了,是高尚不到那里去的。我爱人类,我也爱我的国家和我们的民族,所以我写下这一段文字。

2001年9月29日

中国知识分子关于声援美国政府摧毁萨达姆独裁政权的声明

起草人:余杰、徐晋如

在人类历史上,曾经发生过无数次的战争,这些战争或者把人类推向更深的灾难之渊,或者给人类带来更大的福祉。这些战争之所以发生,其原因多种多样,有的是为着满足少部分人的野心,有的则是为着推进荒谬的所谓人间天国的进程,还有的却是为着实现大多数人的解放。我们相信,在人类迄今为止的历史上,的确存在着一类战争,它们的发动方本于自由和人道的终极价值,以沉重而悲怆的心情去迎接全人类共同的未来。我们认为,美利坚合众国即将对伊拉克萨达姆独裁政权发动的战争,即属于这种类型。

目前,在民主世界的许多国家,善良的人们出于爱好和平的目的,纷纷走向街头,呼吁以和平的方式解决伊拉克问题。在和平尚未失去最后可能的时刻,他们的呼吁合乎情理和法律。我们特别注意到,西方的和平主义者们在呼唤和平的同时,并没有忘记谴责萨达姆政权的独裁与邪恶。二十多年以来,萨达姆政权残酷杀害本国的少数民族、持不同政见者及不同宗教信仰的公民,多次悍然发动对外战争,并且秘密研制威胁人类生存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萨达姆这个专制暴君居然将全体国民当作其倒行逆施的“人质”。因此,摧毁萨达姆政权是实现人类和平与安全的必需步骤。当然,我们希望国际社会的健康力量采取比战争更好的办法实现这一步骤,比如施加压力让萨达姆放弃权力流亡他国、让伊拉克在联合国的帮助下逐步建立民主政府等。但是,对于罪恶滔天、顽固不化的萨达姆政权,我们绝对不能采取二战前英法对纳粹德国那样的绥靖政策。固然,人类天生就爱好和平,但当一切和平的努力都失去效用之时,当暴君依然肆意假借国家和主权的名义奴役无辜民众之时,善良者的人道主义同情只会让专制魔王更好地扮演中山狼的角色。数百万被萨达姆政权所谋杀的平民将会记得我们的冷漠,人类的乡愿将会助长独裁者无法无天的气焰。

日前,有一批中国知识分子发表了一份所谓的“反战宣言”,该宣言在国内外引起了较大的反响。但是,我们不能同意该宣言的话语方式和基本立场,我们认为它加剧了“中国知识界”的堕落。该宣言沿用萨达姆的中国同行和前辈——毛泽东——对世界格局的看法,以“人民”的名义宣称着独裁的正当性。起草者漠视人类普遍的伦理价值,在宣言中发泄对代表人类文明和进步的美国的刻骨仇恨。这些伪善的“和平主义者”,既无视萨达姆政权杀人如麻的事实,又不敢面对中国国内若干严重违反人权的事例,却以一幅“义正词严”的面目来捍卫“伊拉克人民”的“人权”。在这份宣言上签名的某些“知识分子”,与其说他们是在“反对战争”,不如说他们是在谄媚本国的权势者——这份“宣言”很快就得到了中国官方的赏识。然而,我们却注意到,在这份“宣言”发表和流传的过程中,居然出现了没有经过本人的同意,而擅自将数十位知名学者的名字加入其中丑剧。这种“署名绑架”的流氓行径,证实了以汪晖、王小东、旷新年、韩德强、张广天等为代表的某些“反战先锋”内在的虚弱和外在的无赖。我们认为,这份“宣言”再次显示了中国国内“新左派”和“伪民族主义者”的同流合污,这些危险的思潮将对中国未来的民主化进程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我们坚信,中国不应与那些邪恶国家狼狈为奸,而应早日融入民主和自由的世界主潮。

为此,我们谨起草此项声明,表达我们对美国政府摧毁萨达姆独裁政权的行动的支持,也表达我们对人类的天赋人权与永恒正义的支持。我们坚信民主必然战胜独裁、自由必将战胜专制,包括伊拉克人民在内的世界各国人民都将拥有天赋的人权,并终将拥有“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林肯)和“言论及发表自由、宗教信仰自由、不虞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等四大自由(罗斯福)。因此,我们冀望于所有以理性为根本指归的中国公民,在此勇敢地表明自己的道德立场。我们欢迎一切有正常的判断能力和基本的良知的中国公民,在这份声明后面签署上自己的真实姓名。不但是为了那些呻吟在萨达姆独裁政权下的人民,更是为了全人类的自由与正义。中国知识分子的先驱孟轲,早在战国时期就已经论证过吊民伐罪的战争的正义性。我们当谨记,那些多年惨遭专制者蹂躏的无辜无助的伊拉克平民,他们期盼着能够呼吸自由的空气,他们的孩子更渴望在阳光下自由地歌唱。不久以前,在科索沃、在阿富汗等地,正是以美国为主导的正义力量,通过有限度的战争的手段,将和平与安宁的生活带给当地的人民;半个多世纪以前,在中国、在东南亚、在欧洲,也正是以美国为主导的正义力量,通过艰苦卓绝的奋战,终于打败了日、德、意三个穷凶极恶的法西斯国家,将和平的曙光带到数十个一度被黑暗笼罩的国度。今天,为摧毁萨达姆独裁政权而奋斗的美国勇士们,与昔日那些为解救日寇铁蹄下的中国人民而献身的美国英雄们一样,值得我们敬仰和尊重。“妖魔化”美国的企图于今可休矣。

让人类毫不畏惧得面对一切独裁与专制的力量,让人类彻底摆脱“动物庄园”和“一九八四”的命运。如果需要战斗的话,我们不愿逃避。

2003年2月20日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