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孔五毛,而是孔百萬

薄熙來垮台,孔慶東硬撐,公開批「反革命政變」。有不少人對孔慶東對理想的執着與忠誠很佩服。此刻,左派文人紛紛懷疑紅旗還能打多久,惟有孔慶東臨泰山崩而不變色,真不愧為孔夫子後裔!

未幾,孔慶東被北京國安拘留五天。重獲自由後,他在微薄上透露說:「國安找我談話與朝鮮無關,跟重慶市委『推廣重慶模式』課題經費上一點小小糾紛而已,且本人已退還項目費用一百餘萬元,現在很平靜坦蕩。」

這句話頗有弦外之音:既然退了錢才「平靜」、「坦蕩」,就說明他拿錢之後一直都「不平靜」、「不坦蕩」。既然「不平靜」、「不坦蕩」,就表明他知道這是一筆不義之財。明知是不義之財,為甚麼還要拿呢?

此前,很多人說孔慶東是「高級五毛」。這顯然低估了「孔三媽」的市場價值。在薄熙來眼裏,「三媽叫獸」何止值五毛,連北大校長周其鳳都讚譽孔老師文采風流,那麼,從「打黑基金」中撥一百萬作為潤筆,並不算貴。用鄧小平的話說,這叫尊重知識、尊重人才。

由此可見,孔慶東挺薄,不是因為他對薄多麼赤膽忠心,而是薄給了他一百萬巨款。拿人錢財,自然要與人消災、為人說話。孔慶東罵香港人是狗,也跟這一百萬有關:不罵倒依附帝國主義的「香港模式」,「重慶模式」如何能長成參天的「重慶森林」?不過,在共產黨眼中,香港人確實離「狗」不遠:隨便扔兩塊發臭的肉骨頭,就可以成為香港人趨之若鶩的特首,反正香港人沒有選舉權,不接受也得接受。

一百萬的「課題費」,孔慶東被迫退回去的那一刻,定然痛徹心肺。一百萬,抄襲十本《青樓文化》之類的「巨著」,稿費也湊不到這個數字。一百萬,大致相當於孔慶東在北大任教十年的年薪,那得備多少教案、批改多少作業。

多年前,在北大中文系,孔慶東擠破腦袋才爭取到一次赴南韓的大學教漢語的機會。旅韓數年,省吃儉用,省下一筆薪水。回國之後,他立即撰文痛罵南韓、歌頌北韓。在南韓期間忍氣吞聲、低三下四,如此方可報一箭之仇。於是,恬然以北韓宣傳部的顧問自居,並有幸出席北韓使館的招待會。那些北韓餓鬼的寃魂,也從此伴隨他左右。

孔慶東的故事,為網路增添了一個新詞:百萬黨。從五毛黨到百萬黨,不僅是報酬數字的增加,更是水準和質量的劇變。《西遊記》中的妖精通常五百年才能修成,如今的百萬黨很多都是當年的「六四」精英。讓柴玲言聽計從的李祿,搖身一變成為股神巴菲特的接班人,自由進出中國,分享人肉宴席的美食;而曾經在王丹身邊出謀劃策的孔慶東,則投靠「小毛澤東」薄熙來,羽扇綸巾,身價百萬。
百萬巨款,頓成水月鏡花。孔百萬的身價,一夜之間大幅縮水。孔慶東下一次的豪賭,將擲出甚麼樣的骰子?

余杰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