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志:读张鹤慈“修补统一阵线?”有感

作者:杨志

读过张鹤慈的“修补统一阵线?”后,令人遗憾地感到,张文不但不是在“修补统一阵线”,而分明是继余杰和王怡已经粗暴地撕裂中国民主运动良性互动后再进一步地破坏,分裂,糟踏他所谓的“统一阵线”。单只看张鹤慈在文章中,三次提到“九评”都是使用“酒瓶”的歧视行为,就不仅清楚地表明了他的为人,还清楚地表明了他对彻底揭露中共政权邪恶本质的“九评”的蔑视甚至仇视。而以这样一篇充满歧视的文章指责别人,不但是极不道德的,也是没有自知之明的不知好歹。

张鹤慈一开篇就自说自话地说,“中国海内外的自由知识份子,民运人士和法轮功,心照不宣地形成了统一战线”。

之后,张鹤慈自以为是地把他所谓的“统一阵线”分成他自认为的“三种力量”,进而又自以为是地强加给他所谓的这三种力量他自认为的各不相同的“侧重点”,胡绉一把地说什么“自由知识份子的重点是自由,法轮功的重点是推翻中共的政权,民运人士在这两者之间。”

张鹤慈生拉硬扯地胡划分,瞎分析,把民主运动中互有关联的不同人群,不同团体,不同观点的个人生硬地划分为各不相同,互不重迭的板块。在本应是良性互动的民主运动活动中,这种分类既不符合事实,又极不合理。

更有甚着,张鹤慈竟自说自话地从信仰,理念,策略上断言,“说是统一阵线而不是同一阵线,是因为这三种力量,在信仰,理念,策略上有相当大的分歧。”

不知张鹤慈是自己理念不清,信仰不明,策略不懂,还是他有意混淆视听。在这些“侧重点”“各不相同”的不同团体,“自由知识份子”,“民运人士”和法轮功修炼者都共同面对同一个中共极权的相同形势下,他在此只字不提这些不同信仰组织,不同社团团体,不同个体都本应具有的民主自由普世价值这一相同理念。

在这些不同信仰团体或不同信仰的个人都共同面对同一个中共极权的相同形势下,张鹤慈在此只字不提这些不同信仰团体或个人都本应具有的相互包容,平等相处,互相尊重的公民意识。张鹤慈不但不提民主自由共同理念和平等互利公民意识这两个大原则,他还只字不提这些不同信仰组织,不同社团团体或个人在民主活动的运作中采取不同策略时都本应具有的相互呼应,相互沟通,相互支持的建设性的良性互动态度。

张鹤慈把余杰,王怡再明显不过的有意分裂“统一阵线”的排郭事件轻描淡写地说成是“打破了平静”以及是和法轮功团体“保持距离”。在余杰,王怡决然地撕裂了这个本可良性互动的“统一阵线”后,张鹤慈不去质问余,王的恶劣行为,反倒质问那些批评余杰,王怡恶劣行为,认为余,王的行为玷污了笔会名誉,要求笔会解除余杰职位的人们。虽然张鹤慈不得不对自己“阵线”中的“自由知识份子”的行为不痛不痒地惋惜地说是“败笔”,可是凭张鹤慈的年龄和阅历,他怎么就看不到他“阵线”中的这类“自由知识份子”的人格和道德是何等低劣?!

张鹤慈“阵线”里的人都把事情做绝到丝毫不留余地的地步了,张鹤慈还舔着脸皮问别人,“为什么有人就只能要同一阵线,而不能容纳统一阵线?既然是三种不同的力量,为什么就不能互相保持距离?”

张鹤慈应该先问问余杰,余杰他为什么这么狭隘这么恶劣,即不给其他民主人士留下良性互动的余地,又不给自己“阵线”的张鹤慈留下一点儿为他辩护的余地。

继排郭事件后,余杰紧跟着写了文章“以真话来维权”,公开地,不顾实际情况地指责法轮功对中共活体器官移植的指证是谎言,又毫无依据地断言法轮功编造退党数据。

余,王的排郭行为和余杰的“以真话来维权”文章中的断言即不是理性的“保持距离,”也不是善意的“公开批评”。这两件连续行为已被网民说成是,用一个谎言来掩盖另一个谎言。难怪张鹤慈下面的分辨毫无力量,他说,“不论是余杰,王怡还是丁子霖,他们都没有公开地批评法轮功,只是在一些公开的场合,希望和法轮功保持距离,。。。不要说和法轮功保持距离,就是公开的批评,也应该是允许的。”

正义的人对道德和品德的标准是相同的,每个有道德标准的普通人都不能容忍余杰和王怡的不道德的行为。人们对余杰和王怡恶劣行为的自然反应是义愤,遗憾的是,张鹤慈的自然反应截然不同,他不但对人们的义愤大加鞭鞑,还挖出了他所谓的“讨伐”主力。他说,“在对余,王的讨伐中,法轮功是其中的主要力量之一”。张鹤慈幼稚可笑地把生怕卷入任何纠纷而乱了自己维权讨公道大事的法轮功硬划在“讨伐”队伍中。人家躲之不及,你非要树人家为敌,是谁在“讨伐”?

可笑的是,张鹤慈倒是对吴弘达极尽美言,不过从我周围的中国朋友对吴弘达的评价就可以清楚地知道张鹤慈的费力美言是徒劳的。

张鹤慈把普通百姓网民批评余,王说成是讨伐和围攻,却把牺牲了事业,牺牲了平静生活,甚至时时处于生命危险的,遭受中共迫害围堵八个月之久的高智晟律师的危难说成是“个人表演”,说成是“制造英雄,制造领袖的闹剧”。

面对中共这个世界上最残酷邪恶的极权政权,面对中共铺天盖地妖魔化法轮功的单向宣传,面对中共残酷打压法轮功的险恶形势,一个没有自由民主理念,没有牺牲精神,没有正义感的维权律师,怎么可能做到挺身而出为现今国内中共的最大敌人法轮功伸张正义?

试问张鹤慈,你何不回去“表演”一回?为何要躲在自由世界写这种大字报诋毁他人?“表演”前先问问自己,你能承受高智晟律师近八个月来所承受的巨大的个人经济损失吗?你能承受高智晟律师八个月来所承受的时时的侮辱骚扰吗?你能承受高智晟律师八个月来所承受的生命威胁吗?在我看来,张鹤慈根本不具备高律师所具备的博大的同情心和正义感,张鹤慈根本不能承受也不能付出高智晟律师八个月来所承受所付出的哪怕一丝一毫!

张鹤慈不但诋毁高智晟律师,还诋毁“九评”。不知这位“自由知识份子”为何对一篇讨伐中共的檄文如此仇视?

中国民主运动经过五十七年艰苦卓绝的反专制独裁岁月,“九评”是第一篇全方位地以大量的说理和事实深刻地向人们揭示出中共反人类,反自然,反人民,反人性本质的檄文。它深入浅出,通俗易懂,易于传播。“九评”出版不到两年,就已在大陆中国传播开来。我在国内的不少亲戚朋友都读过“九评”,他们是通过“九评”才对中共有了深刻的认识的。“九评”在中国历史上已写下了重重的一笔,我们已看到了“九评”的深远影响,它正在唤起整个中华民族与中共这个统治愚弄中国人民半个多世纪的邪恶专制政权彻底决裂,它并将会对中国人民的人性和道德的复苏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张鹤慈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式的思维方式和东拉西扯式的行文方式,使对方与他无从讨论。尽管张文中也用“围攻”来指责仲维光和袁红冰,我想仲维光和袁红冰这样思维严谨的文章能手对他是不屑一顾的。

张鹤慈这篇包庇恶人,诬蔑好人的文章,不但不能掩盖他那个“阵线”里“自由知识份子”余杰,王怡等人错上加错的恶劣行为,还却让读者明白了一件事儿,即,中国的民主运动根本不需要余杰,王怡,张鹤慈这类的所谓的“自由知识份子”。他们是害群之马,让他们一边儿呆着去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8/10/2006 11:26:44 AM
http://www.epochtimes.com/gb/6/8/10/n1416992.htm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