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刘霞之谜等三则

徐水良

          2012-3-12日

一、刘霞之谜

刘晓波案和刘晓波本身,都充满了戏剧色彩和谜团,无法用常规逻辑来解释。从89民运当代中国最著名的软骨头,到诺贝尔奖得主、全世界英雄;从可疑人物张祖桦起草的08宪章,被按倒刘晓波头上、由刘晓波替代张祖桦的功劳或“罪行”,到变成由此塑造成为的08英雄,等等等等,都充满谜一般的色彩。一贯挺刘的网站曾经报道,连国安部门也嘲笑公安部门,说公安部门对08宪章刘晓波案搞法,让人一看就认为是演戏。

其实,连刘晓波的婚姻和第二任妻子刘霞,也不乏谜一般的色彩。尤其是刘晓波判刑以后,刘霞忽然失去自由,长期失踪。这显然不是一般逻辑能够解释的。自文革结束以后,长期株连和剥夺没有犯罪的劳改犯妻子的自由,让她失踪,既不判刑,也不处理,更不释放,本人孤陋寡闻,这样的情况,还没有听说过。

对此,我曾经设想过许多可能的逻辑解释,但都说不通。到目前为止,唯一能够解释得通的逻辑假设,就是她陪刘晓波一起生活去了,但因为特别的保密需要,不能公开,只好让其失踪。

当然,这完全是猜测性假设中的一个。不知道别的朋友有没有更好的假设和解释?

这个假设,仅仅是假设之一,当然不妨碍我们呼吁还给刘霞自由的一切努力,相反,我倒觉得,应该加强这种呼吁,因为中共剥夺刘霞自由,毫无道理。借这个随笔的机会,我再次呼吁中共当局还给刘霞自由。我很奇怪,不知道刘派对这种明显的不合理,为什么不继续加强他们的呼吁?

二、革命,正在扫清外围

如果说,二十多年来,革命民主派,与诬蔑和反对革命的花瓶民运、及其它告别革命派的长期论战,包括与无敌教派——刘派花瓶们的多年论战,是革命民主派为了从理论上扫除革命的阻力,自觉主动地为未来革命扫清外围;那么,近来网上批判韩三篇、韩寒,连带否定当局某些势力通过曲折途径搞出来的所谓“公共知识分子”,就是中国网民和民众,自发为未来革命扫除阻力,清除隐患,扫清外围的行动。这后一个中国网民和民众的自发行动,短期内就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与革命民主派长期努力自觉主动扫除阻力的结果和影响密不可分。

上面我把“没有敌人”的无敌论称为无敌教,因为无敌派在理论上一败涂地,只好把无敌论说成是信仰,与一切宗教信仰并列,成为刘派花瓶的宗教,即使无敌论在实践和理论上被彻底证伪了,也仍然要作为信仰来顽固坚持。

这些人其实应该去搞宗教,不要来搞政治,更不要来搞属于政治领域的民运。政治运动面对的是非常现实的,有时是很残酷的实际,需要的是符合实际的政治理论,而不是与政治理论及客观实际完全脱节的信仰、想象和幻想。政治运动需要建立在客观的实际基础之上和符合客观实际的理论基础之上,不能建立在虚幻的想象、幻想和信仰之上。否则,必然失败,必然被敌人杀得血流成河。

中国人由于没有认清中共是中国人民的死敌,相反,把中共当作救星,为此付出了极其惨痛的巨大代价,包括8千多万生命。刘派要用早已被证伪的无敌论,用中共不是敌人的荒谬幻想和信仰,来否定中国人花几十年时间、几千万生命才得到的,来之不易的,珍贵的,中共是中国人的死敌这种认识,拉中国人向后倒退,从而阻挡中国的革命和进步,只能被历史抛弃。

革命形势和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已经扫除并且将继续扫除花瓶民运们、刘晓波们、韩寒们、“公知”们、自由主义伪精英们,将彻底地扫除一切告别革命反对革命阻挡革命的阻力和隐患,为即将来临的革命总攻,扫清外围。

三、黑白颠倒的民运圈

我不赞成儒家,但不否定儒家的许多东西。儒家学说中,包含许多正确的东西。儒家学说之外,中国传统文化,历史上的诸子百家各家各派中,包含着更多的精华,尤其是中国政教分离反封建即反贵族分封制度的世俗政治,和多种思想信仰并存的多元文化,给欧洲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和欧洲现代文明,起了很大的借鉴作用。绝不是全盘攻击和否定中国传统文化的马列主义、一神教神棍和刘晓波韩寒等那类自由主义伪精英伪“公知”们说的那样,中国文化是垃圾甚至全是垃圾。

文革中,批儒崇法。我就很不赞成,七十年代初,曾经写过几篇文章批评杨荣国等人的理论。以后又一再抨击中国的法家是中国最专制的派别。孔子说:“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孔子和儒家以礼来代替法,不对;但孔子上面的说法,重视道德,仍然有其可取之处。道德和法律,分管不同的领域,两者不可偏废,也不可随意用一个去取代另一个。既不应该像儒家那样用道德来代替法律,也不应该像自由主义伪精英那样只讲法制法治,否定道德的作用。

不过,我这随笔主要谈道德评价问题。论语中有一段话:“子贡问曰:‘乡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乡人皆恶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乡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这段话谈的就是道德评价问题,很有道理。

我曾经说过,由于民运圈早已是一个严重的沦陷区,所以,到海外后,我从切身体验中才体会到,这个圈子,是我这辈子碰到的黑白颠倒最险恶的一个圈子,其严重性,往往超过劳改队。这种黑白颠倒的严重情况,是任何正常社会中的任何单位,企业,工厂,学校,部门,农村等等所没有的。也许只有中共官僚圈的黑暗,才能相比。

中共的国保部门,尤其是上海国保,以及他们在民运圈中安插的特务线人,是特别无耻的一群。他们除了搞阴谋诡计,就是漫无边际的造谣污蔑。一个堂堂的国家机构,竟然变成只能凭造谣和暴力来工作的搞阴谋团体和黑社会组织。

民运圈中,有的人私下里和民众中的名声扫地,大奸大恶婊子烂货之类的骂声不绝于耳,甚至连特务线人们私下都是这种一片骂声。但是,这种人,一到公开场合,马上就有人吹捧不已。同伙们更是全力以赴,吹捧美化,围攻反对者,不遗余力。

相反,有的人,为人不错,私下里和熟悉的民众中,口碑很好,甚至一片赞扬声。但是在特务线人中,在网上,却是漫天造谣,谣言满天,千方百计污蔑抹黑,努力给以彻底孤立。在公开的中文媒体上,往往加以抹黑攻击,如果抹黑攻击难以凑效,就彻底封杀,让他们的名字彻底消失。

所以,我的策略,就是远离花瓶民运沦陷区,做自己的事情。并且将狭义民运沦陷区的真实情况大致告诉国内,以便防止其对未来革命的危害,为未来革命扫除阻力和隐患。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