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想谈无敌论

沧海一叶

这并不是一个虚构的而是真实的故事,世纪悍匪张子强绑架了香港富商的儿子,最后以十亿港元赎金获释。这一故事通过电影电视剧而传遍整个华人世界,虽然被绑者的家人并没有报案。

没有人会承认张子强不是悍匪,也没有人会认为富商的儿子要求绑徒们给他吃鲍鱼,而张子强真派了买回了鲍鱼给他吃而认为以张子强为首的绑匪尊重了富商儿子,也不会强调这帮绑匪的态度平和、理性,且时时流露出善意。当然更不会有人尊重他们的职业–这根本就是犯罪。有鲍鱼吃只是富商的儿子价值高而已,十亿港元。换一个穷光蛋的儿子试试。说不定因为没钱就恼羞成怒一发杀了呢!当然也有些人会说被绑架还要求绑匪给鲍鱼吃呢?只是把它当做笑话,每个绑匪要是每天都有鲍鱼吃,也不至于去绑架了。而绝没有用此来证明绑匪们非常有人性的,充满善意的。当然被绑的人在老爸交了赎金以后也不会到处的宣传我被绑了都有鲍鱼吃,以证明自己的“值钱”,估计现在发梦都会害怕自己当初怎么会有如此不明智的要求。

刘晓波中国最知名的异见者,在中国共产党把中国这个国家当作他们发财的机器,把人当作国家机器零件的法庭上做最后的陈述:我没有敌人。

很多人赞扬他,认为面对中国政府一次又一次的因言而把他关进狱中,他都不认为这个政府是他的敌人,而且对于那些在办案过程中的警官、检察官、法官他都没有任何的不满与指责,更多的是赞扬他们的尊重、平和、理性,且时时流露出善意,就连关押他的看守所及管教他都大力赞扬。包括人性化管理,在尊重在押人员的权利和人格的基础上。这需要多大的胸怀。

当然也有人批评他,认为不应该去赞美把国家当作他们发财的庄园,把人当作为庄园工作的牲口的中国共产党,以及他们的打手。这会让13亿原本就懦弱的中国人失去最后的勇气,不敢也不再去反抗中国共产党的独裁,继续的当牲口下去。而且给外面的世界造成一个假象,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已经在改变,变的更加的开明,更加的尊重人权。让原本就不大的国际社会的压力变的更小。

我没有敌人,我不知道“敌人意识的”政权到底是不是刘晓波的敌人,他到底有没有敌人,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有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但我知道任何一个有思维能力的人都不会在人质还在绑匪手中时,把还在绑匪集团手中的人质赞美绑匪的话当作内心真实的反映。更不会把这些赞美的话当作被绑者的伟大胸怀才可以说出来的话。我只会把他当做为乞求得到一些善待而妥协的话语。就如同那些绑架富商儿子的绑匪集团,有思维的人绝不会把有鲍鱼吃当作绑匪的人性,也不会尊重他们的职业,这是常识。富商的儿子之所以有鲍鱼吃,是因为他的高价值,刘晓波的善待是因为他的高价值。一个坚强的在国际社会有巨大知名度的异义者在自由人面前一句“赞美”中共的–人性化、善意比共产党自己说上千百万次的尊重人权,花费数百亿的宣传中国有人权更有说服力。而这正是他的价值所在,也是他得到善待的原因。

没有人会到处宣传人质有鲍鱼吃,那只是人质的价值,如果每位被绑架的人都人鲍鱼吃,很多人会求着被架。那些在人质被释放后宣传人质有鲍鱼吃的人只是在笑话,他可真不知死活,自己是人家砧板上的鱼,只能任人鱼肉,还要求吃奢豪品,而不是想着怎么样才能获得自由。然而刘晓波直到今天仍在中共的手中,竟然有那么些的人到处的赞扬“我没有敌人。”他要证明刘晓波先生的伟大胸怀,结果证明了的只是自己的无知。如果知道自己无知,那么现在改过依然不迟。

虽然认为那些在绑匪手中的人质,有为了避免自身受到的伤害减到最低的程度而投降,但我依然希望他们能够坚强。就如同最后的陈述有些实在是不妥,如“尊重职业与人格”,绑架的职业与绑匪的人格基本就不值的尊重。这会给那些中共集团中的人传达一个错误的信息。那就是只是制度坏,只是制度不充许人拥有言论自由,我们只是执行我们的职业,并无损我们的人格,是依然会受到尊重的。这将加强中共的统治,这是任何一个渴望拥有自由的人不愿看到的情况。每一位身在中共治下中国还坚持追求自由,勇敢的站在第一线的人们,都应该清楚自己可能面对的危险,都应该评估自己能承担的严重后果。就如同一群被绑架的人在绑匪的严密监控下,企图发动被绑者一起推翻绑架者一样。当你的行为不被绑匪们容忍时,还可以有机会向外面的人传达信息,绝对不应该去赞美绑匪。虽然你的内心里只是想让关心你关注你的朋友们不用太担心,你承受得了。但更多的是会被利用,中国人实在是被绑架了太久,他们太多地有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也许刘晓波先生真的伟大,他是在失去自由的情况下给我们带来信息:只要国际社会给于关注,给于强大的压力,那么被中国政府关押的良知犯待遇将大大会得到改善。今天的中国争取民主自由的风险代价已经比以前小很多了,“自由身”的人们更应该努力争取自由。而这应该是刘晓波朋友们重点宣传的要点。

本文的写作我感谢张三一言老先生,没有他的执着反无敌论,不会有这一篇文章。当他大力的反无敌论时,我曾对他说时机不对。我希望听听朋友们的意见,我知道我的文章还有很多的漏洞,你的意见只要我认为对的,我会接受。
我的电邮a520173a@hotmail.com

Advertisements

我真的不想谈无敌论》上有1条评论

  1. 匿名

    在有需要的时候,所有住在中国的人都可以被安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头衔,然后否定其说话的内容。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