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刘内哄]廖天琪,一个“坑爹”的民运专业户

      ——读吴弘达《我所认识的廖天琪》

作者:我心飞翔

曾经对廖天琪华美、犀利,天马行空般的文字所折服,也一直对其在海外身兼数职感叹着“这个女人不简单”。介最近劳改基金会老板吴宏达在《我所认识的廖天琪》一文披露后,很多人才发现这个隐藏较深的女人原来是一个“坑爹”的专业户。与其他人所不同的是,廖天琪每次“坑爹”时兜售的都是自己的私货,正如纳丁•戈迪默所说,“当魔鬼被置于天平的一端时,他的鞋子里总是带着铅块。”笔者详细读了吴弘达先生的大作《我所认识的廖天琪》,总结了廖某人“坑爹”的七宗罪,读来不颤而栗,现以飨读者。

“坑爹”1:斥其父罪有应得

廖天琪的父亲廖宗泽原先是共产党,他抱着“共产主义革命”的信念参加农民起义对抗国民党政权。但1935年国共合作抗日,廖宗泽义无反顾地参加了国民党并在河南地区抗击日本侵略者, 1949年国民党失败溃散时,廖宗泽是重庆方面的军统负责人,他没有溃逃,要求留下继续对抗中共,他奉命炸毁了重庆市120处的战略要点,率领5000人上山打游击,未几,人员溃散。他匿名埋姓做苦工,其妻小(包括廖天琪)都去了台湾,国民党给了她们优厚的生活待遇。廖宗泽被捕后作为“战争罪犯”被关押在抚顺监狱,直到1972年廖宗泽在监狱病故。这么一个“英雄”居然被廖天琪认为是“罪有应得,无可原谅,因为他做了许多不人道的事”。俨然就是一副大批斗时女红卫兵的口吻。作为女儿的廖天琪不仅没有尽孝,还站在父亲的对立面,这样的人谈何道德、人格?

“坑爹”2:引民阵烟消云散

上世纪90年代,廖天琪在当时的民主中国阵线欧洲大会上当选为民主中国阵线欧洲分部的主席。当时,民主中国阵线人才济济,柏林会议有许多欧洲社团参加并有台湾方面的大力支持。柏林会议后,民主中国阵线成立了一批包括外交的人事方面组织,其影子政府都有了。而廖主席上任后状况如何?大家有目共睹,内部相互倾轧,烟消云散,廖天琪在搅浑了这摊水后“成功地引身而退”,辞去了欧洲分部主席一职,又去劳改基金会祸害去了。

“坑爹”3:拥“邓选”害夫损友

上世纪90年代,廖天琪的丈夫马汉茂作为德国著名汉学家被中共邀请组织出版德文版的《邓小平文选》,以此类推,廖天琪的政治背景应该是十分可靠的,否则,中共不会授其此等差事。据吴宏达引述,遇罗克的姐姐遇罗锦当年到了德国并提出政治庇护的申请,但是,廖天琪却公开对她讲:“邓小平改革开放形势很好,你不应该申请政治庇护,应该回国去”,公开反对遇罗锦的政治庇护,令海外的“民运”人士在为叹愕。1999年,马汉茂突然逝世,据说是精神失常,跳楼自杀了,马夫人廖氏阁下,能脱得了干系吗?

“坑爹”4:陷老吴挑拨离间

廖天琪从民阵德国分部主席位子上退下来后就加入了吴宏达的劳改基金会的工作,担任执行主任要职。悲哀的是吴弘达初期对其颇为厚爱有加,没有看清其真实面目,导致其后来自食恶果,实属咎由自取,吴弘达曾幼稚地宣称廖是劳改基金会的接班人。但廖自加入劳改基金会后,劳改近几年影响力日渐式微,不仅难以兑现相关承诺,就连曾经让自由撰稿人争相追捧的网刊《观察》及中国信息中心也难以为继了。尤其是今年来“俞陵”案在网络间闹得沸沸扬扬,更是让吴宏达丑闻不断,甚至官司缠身,而俞陵起诉吴弘达的部分素材就是廖天琪提供的。究其原因,无非是劳改基金会重新修改理事会章程后,在选举中廖天琪没有被选上而怀恨在心,挑拨离间。吴宏达文中引述,廖天琪公开对劳改基金会的工作人员说:“我要打垮吴弘达,打垮劳改基金会。”

“坑爹”5:争版权不择手段

刘晓波是《观察》的铁杆作者,发表了至少240篇文章,并且2005年在劳改基金会出了一本由廖天琪编辑的书《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但当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她却说:“我花了巨大的劳动出版了刘晓波的书”,所以,她“有权代理刘的版权”而不是劳改基金会。此外,廖还趁刘霞活动不便时发给她二封简单的、十分不明确的email以证明她“被授权全权代理”刘晓波的著作了,而且她同其他人正式签了约。在刘晓波作品的版权之争中,吴宏达气愤地质问:现在,刘晓波完全无法与外界沟通,刘霞也被彻底隔绝,难道廖天琪真是绝对地得到了刘晓波的“全权委托”了?!

“坑爹”6:骂异己信口雌黄

非我族类,党同伐异。廖天琪完全具备专制者独有的霸道和狭隘,龇牙必报。自刘晓波获得诺奖后,她就不遗余力地傍上刘晓波的这面金色大旗并到处挥舞。刘晓波的“无敌论”抛出后,有赞赏,也有批评。对于生活在西方自由世界的人来说,这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可廖天琪的反应却极其恶劣,她在德国之声发表的言论简直达到了信口雌黄的地步。她说:“不过最让晓波跌破眼镜的是来自自认(封)为‘文化精英’阵营里的同行刺客。蜗居海外的一小批被边缘化的失意文人,由于进入不了所在国的主流文化,长久积压,集怨成疾,心里有病、有鬼、有恨、有仇,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大作文章,漫天散发,十足体验了强奸言论自由的快感,自己能意淫亵渎一位诺贝尔和平奖的尊严,当上一回大战风车的唐吉珂德,屁股后还有个桑裘潘撒呐喊助阵,这番喧哗,让国际社会都有些迷惑了,岂不风光。对这些人,晓波大概只能给他们一个疲惫的笑容。”香港作家张三一言对此评述说,“你骂别人是失意文人,那么理所当然你们是得意文人了!在一党专政天下,在共产党真理部黑手伸到海外媒体并起着越来越大作用的今天,做着,或自我感觉着是得意文人,到底是甚么精神境界?!”

“坑爹”7:谋会长首鼠两端

2009年9月,廖天琪当选为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让许多笔会成员大跌眼镜。有会员以笔名“杜知青者”发帖感叹:“廖天琪隐藏得太深”。据称,会员大会前,原会长郑义萌生了辞职的想法,经过内部讨论,都希望副会长江棋生能够提起这副担子。为了使得大会顺利平稳,大家很快搭起秘书班子,有条不紊的进行各项筹备工作。这时,廖天琪和马建一道,声称笔会近两年的发展脱离了自由写作的本意,她说已经演变成“民运”组织。许多会员认为这种说法极大地抹杀了尚在狱中的前会长,同时也是《08宪章》的撰写者刘晓波的功劳,更是对郑义、江棋生等的污蔑,因为正是他们在过去的两年中支撑着笔会向前发展。现在廖天琪说“独立中文笔会应是自由写作、自由思想的组织,不应是什么民运组织”,其言下之意就是:江棋生不配竞选会长。按照惯常的表演,廖天琪接着又像模像样的邀请老作家沙叶新出山竞选会长,给江棋生增添了一位有力的竞争者,更给笔会的换届布下一层疑云。因为廖天琪深知沙老刚刚做完手术,健康状况不允许其担负起笔会这副重担。果然,在廖天琪一干人等的搅和下,会员大会进行的异常艰难,沙老、棋生先后声明无意竞选会长。这时,廖天琪再次出来了,她要竞选会长!如今,廖天琪正操作和掌握着独立中文笔会。笔会何出何从,人们自然拭目以待。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