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没有敌人”论的余杰们回答:有没有敌人!

张三一言

一、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敌人?

余杰到了可以自由说话的美国时绝叫:垬(土匪共党)几乎把他虐打死。我觉得首先要做的是抗议垬侵犯人权。

余杰还向全世界人民宣誓:矢志不渝地反对中共的暴政,要中共头子们比萨达姆、穆巴拉克、卡扎菲们更加可耻的下场。不管真假,我首先要做的全力支持余杰这一正义行动!

庆幸的是余杰现在可以自由说话了;我也应该可以请余杰回答问题了:

第一, 首先的问题是,这个世界有没有敌人?
要把你虐打死的垬事实上是不是你的敌人?
你认为你心中的垬是不是你的敌人?
你认为非敌非友的人会不会做出像你所说的垬虐打你的行为?

第二, 你入狱经验能否证明垬监狱人性化的说法?
到底是你说的非人垬监狱对,还是刘晓波说的垬监狱人性化管理对?
你和刘晓波的说法是不是可以并存不悖?或者问,是不是存在两个不同的共产党,存在两个性质完全相反的垬监狱;即一个是对你的恶垬党及其监狱,一个是对刘晓波的善垬党及其人性化监狱?

这个问题如果余杰没有办法、没有能力、没有胆量或不屑回答的话,也欢迎曾经发表过支持无敌论的人士回答。

二、没有敌人论有两大害。

一是,没有敌人论解除自己反抗武器,强化垬武镇压能量。

当民众、你的亲友、同仁、自己受到垬迫害时(例如余杰现在所陈述受到的垬虐打险死还生)你就失去了像余杰现在这样控诉的权利。因为垬总是把反对力量视为敌人,并绝不手软地用对敌手段对付你。受到迫害的你这个没有敌人论者,你一控诉,就必然把垬置于敌人位置,这与你没有敌人论相矛盾;你也就成了有敌人论者了。怎么办?只好听之任之,任由垬鱼肉噬食了。这不明摆着你自我剥夺维护自己权益的权利,失去了反抗能力了吗?这是没有敌人论者活该,谁叫你把自己当作一块肉摆在噬肉者枮板上?

我说余杰是没有敌人论者,大概没​​有错吧,没有敌人论的余杰现在大控特诉垬以敌人对他,他把垬描绘成为比敌人还敌人。这一来没有敌人余杰变成了有敌人论者,且是见证有敌人的实践者了。大控诉垬敌人虐打几乎致死,置自己成了人格分裂者、对事理持两套标准者;诚信尽失。何苦来哉!

总之,没有敌人论的客观效果是致使民众自我放弃反抗权力迫害与剥夺的权利。

二是,没有敌人论把自己置于任由极权在没有任何限制条与阻力件下迫害与剥夺民众的特权。

可以说一句规律性的话:在极权社会里,民众说没有敌人等同向极权者说:你可以为所欲为地作恶;我投降、我驯服、我束手待毙。 (这可视为是一条定律)

这理由极之简单明白。你人民既然不能视我为敌人,我做你的敌人你也不能视我为敌,我用对敌人手段打杀你,你也不会指控我;也就是我极权者获得了用敌人手段迫害剥夺你人民的特权。这特别表现在极权迫害剥夺你时,你不但自己不指控,别人指控,你还从中阻挡说:没有敌人;垬不是敌,它们的作为不是对敌手段,你的指控是错误的。垬会说,这单买卖合算极了,打杀了敌人,敌人还自动充当我的先头部队,挡住批评者的炮弹;还赚到敌人回赠的赞颂。

三是,没有敌人论消弭正义。

没有敌人论会消弭童话、神话、文学作品,因为它们中很多是写敌人、敌对关系、解决敌对矛盾的东西。没有敌人论也会消弭历史,因为很多历史都是敌敌、敌我关系的事实记载。文学或历史中敌敌、敌我关系极大部分涉及正义反正义的事;例如,二战中反法西斯、反纳粹、中国抗日、反种族绝灭、反恐…因为根本就没有敌人,当然也就也没有敌对者间的正义非正义之分;因为没有敌人,所以敌人间的争端、战争根本就不应也根本不会产生!也就是说根本就没有这些历史和其中的正义非正义;现在既然有了,就得清除干净。

文学描述历史记载有敌人、有正义非正义战争,就是无中生有、造假,怎可不毁尸灭迹?于是正义也就应随之寿终正枕了。

20120121 沙巴(Sabah)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