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韩寒的圣诞礼包里寻找共识?

作者:姜福祯

圣诞节是体制内外做文章的好时候,在西北二陈被“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判罪入狱的时刻,韩寒的三篇博文《谈革命》《谈民主》《要自由》也闪亮登场了。写过《独裁者无内政》这样精当深刻短文的韩寒,这次的“宏伟三部曲”真的很难读懂了。作为韩寒的铁杆粉丝,在我百思不解的时候,很快看到有人在韩寒的圣诞大礼包里边发现了改革“共识”。

韩寒的几篇博文,打开禁忌,长驱直入,点到了环球时报、人民日报、张颐武、胡锡进、孔庆东、司马南的G点了。

谁在韩寒的圣诞礼包里发现了改革共识?《人民日报》

12月26日人民日报破天荒地回应一个几乎生锈了的词汇“暴力革命”,发表《主动把握历史的未来》的重头文章。声称“西亚北非的现实再次证明,发展问题无法通过暴力革命来解决。最终还是要回到以稳定求发展、以发展促稳定的路径上来。中国的发展实践证明,历史终结论不过是西方编织的一道梦幻彩虹。而人类社会发展的‘终极目标’,则是陈旧历史哲学思维的新变种。”这或许是巧合,不过我说党报呼应韩寒,不是矮化党报,是因为袭用韩文的衣钵:党等于人民,人民等于党。

谁在韩寒的圣诞礼包里发现了改革共识?北大著名教授张颐武。

我以为在众多评价韩寒的文章中这一篇最值得关注。

恕我“文革”思维一回:很可能这就是一篇图解官方意志的“遵命”之作。所以我的引文有点冗长,大家也好仔细琢磨,我们的共识在哪里?我们的“最大公约数”在哪里?以及韩寒这篇文章的“样板戏”意义。

“我们应该看到,现实的中国的舆论场尽管也显得莫衷一是,纷争不断,但其实在今天中国的主流民意在两个方面是有共识的:

一是承认三十年来中国发展的成就,看到中国的进步,看到中国经济成就和民生福祉的进步的的同时也看到公民的社会参与和民主方面的重要进展。

二是人们当然都知道到中国发展面临严峻的挑战,中国也暴露了许多严重的问题和深刻的矛盾。但中国只能以渐进的、改良的方式走向未来,而不可能选择动荡和混乱,不可能选择推倒重来。

中国要变革要发展,但只可能以自己的方式、按自己的步调进行,不可能变成突尼斯或利比亚,也不可能变成伊拉克或阿富汗。这其实是中国人的“最大公约数”。不管我们在改革的速度,发展的路向、思维的方式等方面有多大的分歧,但承认中国的进步,寻求中国的渐进发展的道路其实是现实中国的“最大公约数”。中国所暴露的问题,中国所面对的挑战,都不足以动摇这一“最大公约数”。凡是背离了这个“最大公约数”的主张就只能是缺少现实基础的空中楼阁。从八十年代以来的中国的发展过程中知识分子的选择中可以看到这一点,从近期微博讨论的变化中也可以看到这一点。

韩寒的这几篇重要博文的意义,就是他开始试图超出对于现象的罗列而进入更加深入的思考,开始在紧张的探究中寻找“阐释中国”的新的路径。这是超出“左右”框架的努力,也是寻求对现实的真正有力的回应的开始。这其实给了当下的知识分子更多的启示,我们都需要更多地面对现实的中国,而不是拘泥于既定的框架和模式;我们都需要对于现实有具有想象力的阐释,而不是背弃现实去满足自己的一厢情愿。”

今天他阐述了自己对中国的重大问题,如“革命”“民主”“自由”的理解。我们可以发现,在这个时候,韩寒所表现出的是对于中国现实的现实感,对于中国问题的复杂性的理解。这并不是像有些人所想象的那样是今日之我和昨日之我的对立,而是一个从直觉开始的批判之旅向着理性思考的升华,是对于问题的批判锋芒和理性的思考的一次平衡。这显然不是“转向”,而是“升华”。不是止于情绪宣泄,而是开始了更高的综合的尝试和努力。这是一个化蛹为蝶的过程,一个超越自我的过程的开始。(引自:韩寒化蛹为蝶:寻求超越“左”与“右”)

我的“现实感”和张教授迥然不同。改革30多年,信仰集团消失了,“社会主义”成笑谈;利益集团主导“市场”,主导“改革”,少数人的确富了起来,多数人经济上却被掠夺;政治体制改革,胡赵时代提出过的“党政分家”一如白驹过隙,89年之后就基本消失了,误邦国的“五不搞”宣布了政治体制改革归零。“改革”大步走进死胡同,至今既没有还权与民的迹象,也没有还财与民的迹象,看到的只是蛮横无理的“稳定压倒一切”。可是张教授又是“共识”,又是又是“最大公约数”,“渐进改良方式走向未来”,可是这些东西在哪里呢?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谁在韩寒的圣诞礼包里发现了改革共识?五毛党棍司马南

司马南是韩寒的大克星,去年下半年以来写了数篇博文专门修理韩寒这个“小屁孩”,特别是12月以来反复在电视节目里教给韩寒怎么爱国,怎么站对立场。以下几篇是司马南的节目和文章题目:司马南:韩寒这个小屁孩儿立场有问题、司马南:需要好好教育韩寒这样幼稚的孩子、司马南:有主力机构在努力培养韩寒- 西奴揭秘 。司马南:韩寒是谈民主自由革命谈得最好的司机 。
奇怪的是,韩寒的圣诞三部曲发表之后,司马南笔锋一转,在《韩寒是谈民主自由革命谈得最好的司机 》的节目中对韩寒大加赞赏,肉麻的表扬韩寒的文章在这些重大问题上是“最好的司机”。

司马南说过:“把韩寒这种孩子教育成有一点头脑的方式,来让中国人爱国,而不是简单的日本人生产的东西都不要,那是不行的。”“像韩寒那样,忘了自己是谁了,以为长头发一飘,你就是日本的一个赛车手了,那怎么能行?回到中国的立场上来,才是正确的。”
韩寒这回回到正确立场上了吗?

谁在韩寒的圣诞礼包里发现了改革共识?北大著名教授孔庆东。

“孔庆东:最近,不同的势力想争取韩寒,有一些汉奸媒体,他们总是向韩寒抛眉眼,企图让韩寒带领他们革命,恨不得韩寒微博天天喊打倒共产党,有一部分人是假冒的韩寒的拥戴者,其实他们要坑害韩寒,这说明他们不了解韩寒。既然他是一个真正独立的人,受你忽悠。
我觉得韩寒表达出非常务实的当下青年人的生活态度,所以韩寒几篇博文一出笼,让汉奸非常失望,在网上骂韩寒,比较有名的人,都是汉奸,他们对韩寒非常失望,跟韩寒都八竿子打不着,韩寒不理这些,韩寒想理这些,自己也会看书。关键他们是发现韩寒不听他们的话,不当美国走狗。韩寒有时候也表扬美国,也表扬中国几句,不论表扬谁,批评谁,出自自己的真心,对错自己负责任,不肯跟另外一群势力当走狗,既不当政客,也能当汉奸,如果这个状态保持一生,他不会失去崇拜者和粉丝。(引自《孔和尚有话说》)”

左派先锋“孔三妈”这次很爽快就给右派韩寒吊销了“汉奸”证书。并且勉励韩寒不会丢掉粉丝。

谁在韩寒的圣诞礼包里发现了改革共识?《环球时报》以及主笔胡锡进

《环球时报》似乎是中共舆论导向和大外宣的嫡长子,在重大焦点问题上都是鲜明地站在党和国家“伟大、光荣、正确”的立场上。有读者美其曰:《环球屎报》。在监狱给政治犯洗脑的是这张报纸,在微博上被网站派发渗透到微博的“好友”还是这张报纸。2011年2月25日,胡主编来到微博中国作秀,仅仅说了两句话就被网友凌乱砖“拍死”(见附贴)

“其实中外历史上绝大多数成功的作家,他们的思想经历都是不断翻新、扩容的过程。他们不允许自己成为只是某一部分人的“代言人”,他们拒绝一个固定的立场,只遵从现实和心底深处的呼唤。但是中国舆论场一个时期以来在扼杀这样的思想维度,塑造了只说受民粹欢迎的一种话的所谓正确性。”

“中国舆论场上这些年盛行对体制的“批判竞争”,对批判艺术和激烈程度的追求尤其成了互联网舆论的基本色调。它迈过实事求是的基线越来越远,快速形成中国舆论场上实事求是的短缺。正因如此,求真和求实必然成为这个时代当中的回摆,它们将重新获得力量。

但这个回摆不是毫无前提的。中国近年的改革的确在往前走,民主和民生都没在原地踏步。今年中国舆论的几个浪潮,从郭美美事件,到动车事故,官方的回应虽不乏笨拙的成分,但总体态度是积极的。广东对乌坎村事件的民主处理过程,尤其增加了舆论对未来的希望。

大概不能说乌坎事件的转机,与韩寒博客态度的“异动”毫无联系。其实中国很多事情都是拐弯抹角彼此关联的,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其实不是。”

中国的改革越坚决,民生的实质进步幅度越大,它能牵动的舆论回摆就越多。那样,不是韩寒,就会有别的文化名人公开站出来,说与互联网上煽情和煽动相反的话。”(环球时报:《韩寒博文,网络舆论的一次回摆》)

谎言和欺骗从来都没有短缺,胡主编的工作就是制造谎言。厚颜无耻的是胡主编把民意说成是民粹,再把“实事求是”这个词来一个咸鱼大翻身,就以为可以站在“真实”的高地上贩卖谎言了。显然张颐武的文章是“立”,胡锡进的文章是“破”,哼哈二将一唱一和,在看似理性、平和的文本中包藏着欺骗和谎言,镶着金边的谎言也还是谎言,硫化铜无法冒充真金。这帮卫道士,完全低估了读者的智商。

改革已死,渐进、激进的坐标也就没了,哪来的超越?本文只是简单点击,无意多说,很多文章已经说得相当清楚了,特别推荐李承鹏的《民主就是不攀亲》、《民主就是不高兴》(完)

2012年1月3日于咫尺居

以下一篇帖子算是我的新年礼物,送给本文出场的几位“公共知识分子”。


胡锡进

附网贴:出人命了!环球时报总编被乱砖砸死!

中国鼓吹民族主义最气盛的媒体当属环球时报,该报总编辑胡锡进2月25日上了新浪微博,网友们说了些什么?以下是记者拷贝的内容:

胡锡进:谢谢支持。给大家拜码头了。活了50年,以各个时期不同的境遇,从中国不同的位置,甚至从国外的很多地方,从别人的表情里,感受、认识了我们这个国家。今天,我来到“微博中国“。刚才还在想,这个中国是中华文明多么有趣的一次延伸。

雨后春瞬回复@王焕桐:国内传媒都烂成这样了为什么大家看见环球时报就人人喊打?因为你们是烂报里的战斗机!其它报纸撒谎还有底线,就你们和日人——民报撒谎还撒出理论来了!

流牛木马:这个世界真奇妙,可以很辛苦的一直做着不知羞耻的事,还可以满怀自豪感的“。。。。有趣延伸”,而被口水一下就反应特别大,不带这样的吧?

胡锡进:我是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当过11年兵,作为记者,在前线报道过波黑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热爱祖国,懂得这个国家的艰难。作为总编辑,我希望环球时报说真话,不回避敏感问题,用我们所有报道的总和,展现复杂的世界和一个真实、复杂的中国。

王军涛:胡锡进这样的人应该被仔细透彻地研究,这样的人的心态和作为应该树碑立传,像秦桧西湖跪岳飞一跪千年一样,长跪张志新、林昭。

阴乐乐:俺也是刚来的,第一天的感觉真是挺有趣,再延伸就不知道是否仅仅是有趣了……(2

而不飘:近来贵报发表了几篇左味浓厚鬼话连篇的文章,故此,网友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望抓紧时间改正

玄米:您刚露脸,粉丝就千计。这个延伸开始无趣,还是升直脑袋看文能武的在织围脖是怎样有趣的锦绣图案。

平常心的淡定:你想做一个“复杂中国”的报道者,但为什么每当报道“美国”时,却那么简单?难道你不知道美国其实也挺复杂吗?

飞往天宫:正因为你在大熔炉里修炼11年,对这个炉子的温度深有体会,所以,你很难说真话。说真话只是希望而已。说了真话,你的总编就干不长了。

朝南生:每天那样说话不难受么?

紫薇在南:这个中国是中华文明多么可耻的一次延伸。

蛐蛐笑回复@紫薇在南:是什么样的延续,世界已经用事实告诉你了!一句名言送给你:吐沫吐到天上,最后会落到自己的脸上!

青色顽石回复@蛐蛐笑:屁股决定脑袋,我同情你

紫薇在南回复@蛐蛐笑:我相信事实已经告诉我了。世界想告诉我,可惜被墙了。

我是劣等民族:环球时报中文版,粉饰太平,煽动民族主义,制造内部和谐外部危机的假象愚弄国民。环球时报英文版,揭露社会阴暗面,针砭时弊,制造独立舆论监督的假象来愚弄

见鬼的人:每当我心情郁闷的时候,多谢您的报纸,让我重新恢复了信心。看了您办的报纸,我深深的体会了,智障儿童欢乐多的意思。

忧伤的河马:你这种人不配做新闻,无正义感无思想无灵魂。中华文明都被你的报纸糟蹋了,文革的延伸。

稻草人1989:你眼里中国就是党吗,哪有屁民

气定爷:我听说看了《环球时报》,立刻自信心膨胀百倍,能胸口碎大石、双臂挡火车呢

忧伤的河马:草你妈,我大学的美好时光都被你的报纸毁了//谎话连篇的报纸

月黑之夜:环球时报需要对□□大中学生普遍的民族主义化和化负一定的责任!

白云鹏:刚发了三条就这么粉丝,还以为很有人气,原来大家都是围攻你的。你们办的魔幻报纸看来很不受欢迎啊。

围观_就是力量:阿姨说,凡是喜欢拜码头的文痞,是过去上海白相人的写照,就是象姚文元那样的文化流氓。专为恶势力舞文弄墨、编造谎话、欺辱好人。

吐鱼儿:胡总编,看了评论很不爽吧?知道中国大部分群众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吧,天天干这份活心里不亏得慌?

气定爷:你也只是这个腐朽国家机器上的一颗螺丝,终将淹没在民主自由的历史浪潮里。

蚂蚁大流氓:粪球时报的主编,看过外国媒体对你的采访内容简直是条疯狗

月黑之夜回复@王文看天下:除了从外国媒体上拼凑些东西捕风捉影,意淫中国强大、煽动民族主义、妖魔化美国之外,环球屎报还有什么?另,本人从初三到高三看过4年环球

忧伤的河马:从幻想时报可以了解到所有的消息.唯独找不到良心

Frank-in-DC:中文版和英文版严重报格分裂,这得是什么人才能做下去啊

1900K:问个问题:为啥很多敏感词可以在混球时报出现,而我们连发帖子都发不出去,你们居然可以随便刊发,你们把党国的意志当成什么了?

曹国星:关于“微薄中国”,贵报前天的社评是这样说的。“在今天被互联网、微博、群发短信装备起来的中国,发表批评性言论,串联一些对社会不满的情绪,实在太容易了。”你又何苦来这里混呢。难道你要来这里,“旗帜鲜明”地为维护社会稳定“贡献”自己的力量?(以上均引自环球时报社论)

薄薄:人这种动物,身体构造不管黑白黄灰,都是一样的。什么时候多出个六指,大家都会很奇怪。但不代表六指的就应该是怪物。年轻时,为“为什么”而备受困扰。现在,不能说,完全的道路“世界改变了我”这个阶段,而是在逐步地认清社会是什么,现实是怎样的,时代有时什么含义,就想着:努力做事

1900K:如果你只是个基层记者,可以给你找到一些辩解的理由.可是做到总编这份上,你难道还担心生存问题吗?人可以为所欲为,前提是不能作恶;做了坏事,被人骂全家你都得忍着,那是你应得的

流牛木马:悲剧了,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来这里讨没趣,还是回去闭门搞你的环球屎报自娱自乐吧。

非有非非是:我做的最荒唐的事之一就是高中时候买过几次这份报纸忏悔啊

张耀杰2012:@胡锡进潜水就行了,怎么好意思露脸哈.那个坏球时报的假新闻,到底是要让人肉麻呢,还是要让人有趣呢??

//@为美而言://@土家野夫:作为读者,不敢要求贵报关于国内事务的真话,但至少希望你报道北非之类时,要坚持不要混淆黑白,这个应该可以吧?//@北京厨子//@北京崔卫平//@崔永元//@李木子美

围观就是力量:劝你一句吧,这里真不是你呆的地方,因为这里讲的是良心,讲的是实话,而这一切,是你们这些人所无法理解的。因为,在你们的字典中,根本就没有公正、公平、良心和道德。走吧,让微博干净一点……

邱易平:脸皮真厚。I服了服了YOU!

ddrose平平:买过一期环球时报,因为有德国的作者朋友为环球时报写了一篇报道,结果被环球编辑移花接木,乾坤大挪移一番,署名的朋友非常生气。报格何在?俺家垫桌子都不买环球。

jjrose2008:胡总,你活了50年,希望剩下的年月里不要活成一个让人一提及就厌恶的人,不要活成读者感情上的累赘。

看看:阿庆啊2008年西藏事件亲眼见到你们报社说谎之后就没再看你们家的报纸了。

Ashitaka_CYU:曾经很喜欢环球,可是自从大学之后我们就再也不看了,因为上面都是在吹嘘我们国家的消息。我们真的那么强大了吗?为什么我们的人民生活还那么艰难?做为一个媒体,我觉得您应该讲良心……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