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卫入监狱家属禁见面 焦霞受煎熬齐崇淮提离婚

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判刑九年的四川遂宁异见人士陈卫周一早晨被送往监狱,有关部门违背了早前答应让其与家属见面的允诺,家属感到失望与气愤。此外,被加判8年的山东法制早报记者齐崇淮为了减轻妻子焦霞负担,提出离婚要求,焦霞患病无法工作,两个年幼孩子需要照顾,希望外界关注齐崇淮上诉情况,还他们一家人公道。


图片: 陈卫(右一)与各维权人士。 (维权网)

因茉莉花行动被四川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上月23号被判入狱九年的异见人士陈卫,周一早上由看守所转往监狱,据悉,获判刑后陈卫不上诉,但提出要见家属的要求,有关方面也答应在执行书下达未转监前,一定安排家属在看守所会见,但是,陈卫妻子王晓燕周一上午打电话询问看守所和法院时,得到的答复是陈卫在一大早转监了,当局食言欺骗陈卫及其家属。

王晓燕周一下午对本台表示:陈卫当时作最后陈述不是不让他说嘛,问他有什么要求,他就提出申请让家属见一下,我也问了法院的庭长,他也说只要执行通知书一下来我就可以申请会见,星期五我给他打电话他也是这样说的,然后,今天早上九点多我给打电话,他说执行通知书已经送了,我可以打电话申请会见,我打电话过去,看守所回答我说人已经送走了,今天一早就把人给送走了,让我明天去问他到底送到哪,然后我再向监狱那边申请吧,本来我们想在遂宁见的话,家里老老小小,他父母都那么大年纪了,远了我不方便带他们去,舟车劳顿肯定禁不起颠簸的。

陈卫被指去年3月在网络上转发号召茉莉花集会的讯息,被有关当局逮捕,并于去年12月份审理,在法庭上陈卫高呼“我无罪,民主必胜,独裁必亡”等口号,他被判刑后不打算上诉。1969年出生的陈卫当年参加八九学生运动而入狱,他也是《零八宪章》的签署者。

此外,曾担任《法制早报》山东记者站记者的齐崇淮的妻子焦霞目前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过着十分艰难的日子,而还要服刑八年的齐崇淮为了不拖累妻儿向焦霞提出离婚。

焦霞周一对本台表示:我12月19号去看过他,脸色不是怎么好,但是说话口气还是那样的,他意思是还是再上诉,有些话他不想多说,他意思是想见律师,听他的口气有些话他不方便跟我说。他总觉得对孩子没有尽心尽责,两个孩子负担那么重,要不然跟你嫂子离婚吧,他跟他弟弟那么说。11月4号我去看他的时候我晕倒了,把脸摔了,他一看也跟我说,两个孩子负担那么重,我又帮不上什么忙,总觉得对不起我,他意思是能不能跟我离婚,我说要想离早跟你离了,再说了我去哪里找?什么人能替我负担这么多呀。

在去年六月九日齐崇淮即将服完四年徒刑之际,又被滕州法院以 “敲诈勒索与职务侵占罪”判处13年徒刑,合计执行12年徒刑。去掉之前的四年,他还要服刑八年,这对焦霞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她带着两个孩子好不容易熬了四年,就要出头了却还要再熬八年,焦霞承受不了打击病倒了,从前打两份工的她再也没有能力去工作了。

她说:我原来为什么打两份工,我总觉得我老公快回来了,我再苦再怎么样,我老公回来我就可以解脱了,可以歇歇了,现在八年,11月4号我看齐崇淮的时候晕倒了把脸摔伤了,从那时我就根本没上班,上楼或者走的时间长,我胸里面就疼,一咳嗽也疼,吃了消炎的,我也没有去看病。还有子宫肌瘤要做手术,我说不做了,看看吧保守治疗吧。

除此之外焦霞还要每月给齐崇淮送钱,她怕齐崇淮吃不好,监狱里什么也不许送,只许送钱,在监狱的小卖部消费。

焦霞呼吁外界关注齐崇淮,关注他们一家人的命运,希望上诉后能够洗清冤情,还他们一家人公道。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