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跟刘晓波是原则争论和分歧

——就此问题给王若望夫人羊子和辛灏年的信

刘晓东(三妹)

关于我们与刘晓波的争论,是原则的争论和分歧,是对中共人权和共产党的根本的判断和认识的原则分歧。 我们与他没有私仇私怨,也就没有什么“大度”“小肚”的问题,鉴于这些争论都是我们与他的根本原则分歧,也就不存在什么“窝里斗”的问题,本就不是一窝的。

我们中国人在许多事情上的思维是有很大问题的——不讲原则,众说纷纭,躲躲闪闪,不得要领。 在与刘晓波的争论上,我们必须以西方的思维方式来表达,就是“Say what you want to say, do what you want to do. (说你真心要说的,做你真心要做的)。

在原则问题上,我们必须打开窗户说亮话。 用刘晓波还在牢里就不能说他和批评他为理由,是在刘晓波这个具体问题上说不通的。 因为刘晓波就是在监狱中发表了“我没有敌人”​​的最后陈述,而且还在海外媒体发表,传遍世界。 更糟的是这篇为中共背书的最后陈述还成为他的和平奖颁奖的发言稿,以此欺骗世界,造成的恶劣的负面影响极其巨大。

这么恶劣的负面影响,中国人怎能没有反对声音? ! 我们追求了二十几年民主自由的人义何以堪? ! 难道我们中国人就真的这么没有原则和人权理念? 就真的如西方人指责的那样是不择手段投机取巧的乌合之众? 我们如何面对王若望先生开诚布公表达自己的精神?

刘晓波这篇陈述的恶劣之处在于它为中共的人权说话,在世界讲台上公开表扬中共人权进步了,表扬中共具体的司法人员。 刘晓波他不要脸,我们要脸,他没有骨气,我们还有起码的做人的骨气,对他的为中共背书,必须要有中国人出来说话。

现在没有人出来说话,将来历史会责问此时的中国人的良知和人权理念哪里去了。 所以我一直对我的朋友说,我们现在开诚布公地批评刘晓波,是在书写历史。 这不是我们个人的事情,是中国人的历史责任。

有些人躲躲闪闪地说什么“刘晓波还在狱中,所以不能这么批评他”“要对刘晓波大度”,这种话实在是不够“大度”。 我们现在批评刘晓波就是要扳回中国人脸面的大度行为。 还有人信中对我说:“我是没时间,有时间我就让你们都闭嘴。”意思是他有时间发表文章我们就闭嘴了。 真不知道自己是谁!

我告诉他:“你可以表达你的观点,我可以表达我的观点,自由世界没有谁闭嘴的问题。即便我们是少数人,声音薄弱,我们也不会闭嘴。正因为我们是少数,刘无敌们和诺委会占据主流声音,所以我们不但现在要说,还要不闭嘴地不停说,只有这样才能让全世界都听见我们的声音。你有时间就想让人闭嘴,你有了权力是不是就要人命?”

2011年12月15日于芝加哥

(曹长青评论:真不知道这话是谁说的——“我是没时间,有时间我就让你们都闭嘴。”这种霸气和傲气简直比他自己戴了诺贝尔光环还​​嚣张!如此自卑者的自傲实在太可笑了!别说在自由的世界里,他没有任何权力让任何人闭嘴,他的思想和写作能力其实更让人怀疑。有本事出来写写看呵,看能不能封住谁的嘴?我现在就在这里叫板,这个人出来写,我绝对跟他应战,看我能不能被他封住口。有种的,是骡子是马出来溜溜。躲在电子信背后自慰的,不是“没时间”,而是没什么呢?)

2011-12-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