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12月

捷克前总统哈维尔去世 享年76岁

国际在线报道:当地时间12月18日,捷克前总统瓦茨拉夫·哈维尔去世,享年76岁。哈维尔是捷克的剧作家,曾于1993年到2002年间担任捷克共和国总统。

瓦茨拉夫·哈韦尔1936年10月5日出生于捷克首都布拉格一个贵族企业主家庭。1957年毕业于布拉格理工大学经济系。1957至1959年服兵役。后从事戏剧创作,在ABC剧院、扎勃拉德利剧院工作,先后担任舞台技术人员、编剧、助理导演、剧作家,其间曾在音乐艺术学院戏剧系学习。1968年成为无党派人士俱乐部成员,任独立作家俱乐部(反对派组织)主席,同年起成为捷克笔会成员。

1968年之后,由于参加“七七宪章”运动并担任发言人,几次被捕入狱。1969年被禁止从事艺术活动,当工人。1970至1989年三次入狱,被关押近5年。1977年1月为“七七宪章”组织发起人和第一个发言人,1989年9至12月为该组织临时发言人。1989年11月,他参与创建了公民论坛,并成为公民论坛的主要代表。

哈韦尔是捷克斯洛伐克联邦共和国最后一任总统(1989年至1992年),也是捷克独立(1993年1月捷克和斯洛伐克分成两个独立国家)后第一任总统(1993年至2002年)。

另据长江商报报道,路透社援引捷克电视台报道,捷克前总统哈维尔因长期患病产生的并发症而过世。

Advertisements

哈维尔给中国知识人的启示

曹长青

“ 在当今世界,他是某种形式的活着的圣人 ” ,《纽约时报》在哈维尔二月初卸任总统之际的报道这样评价。 为什么这家在全球有相当影响力的大报、以监督政治人物,强调新闻 “ 第四权 ” 的媒体会这样高度赞美一位当权者? 因为哈维尔是个 “ 异数 ” 政治家,他从政的历史,不仅是传奇,而且具有道德力量,使他具有某种人类良知的象征意义。

在全球 192 个国家中,捷克实在是个小国,面积不到 8 万平方公里(不到中国的 1 %),人口不到台湾的一半。 但捷克却是个相当响亮的名字,不仅因为它有反抗苏联入侵的 “ 布拉格之春 ” 历史,更在于它有两个具世界级声望的知识份子﹕哈维尔和昆德拉。 这两位知识人,都以对共产主义的深刻认知和反抗而闻名。

喊出 “ 皇帝没有新衣 ” 的真实

昆德拉是小说家,但他的小说,包括一个月前在美国出版的最新作品《无知》( Ignorance ),每一部都是认识共产邪恶的教科书,是崇尚自由者反抗专制的宣言。 在昆德拉笔下,共产主义是个恶作剧,以 “ 惩罚先于过错 ” 的统治,把每个人都 “ 变成影子之后,才让他们活下去。 ” 每个人都要 “ 服从一个无视个人的制度。 ” “ 任何一个人有记忆、有成年人的感觉,就难免一死。 ” 因而昆德拉提出要结束这种 “ 恶作剧、媚俗和剥夺人的记忆 ” 的世界。

哈维尔是剧作家,他不但用文学作品,更用实际行动反抗共产主义。 1979 年,当邓小平复出,很多中国知识人争相歌颂 “ 邓大人 ” ,向共产党献出 “ 第二种忠诚 ” 之前两个月,哈维尔发表了《无权者的权力》,指出共产国家是 “ 一个充满假像的世界 …… 每个人只能在谎言中求生。 ” 哈维尔认为,谎言世界的统治者最怕的是 “ 有人喊出 ‘ 皇帝光着身子 ‘ ,打破游戏规则,揭露游戏本质 ” ,使谎言世界貌似坚固的 “ 整个外壳无可补救地四分五裂。 ” 因此哈维尔组织名为 “ 七七宪章 ” 的异议知识分子反抗团体,喊出 “ 皇帝没穿新衣 ” ,提出看似简单,却极为深刻的口号: “ 生活在真实中 ” 。

昆德拉和哈维尔虽然都对共产邪恶有深刻认知,但反抗的方式却有不同,昆德拉坚持用文字的方式,拒绝参加组织及签名(谴责共产暴行)等实际行动。 但哈维尔不仅用他的戏剧,他的政治檄文,还组织反抗团体,联系签名抗议等直接投身结束暴政的活动。 因而他遭逮捕入狱,被关押 4 年半。

公开接见达赖喇嘛和台湾副总统

共产政权在东欧一个个崩溃之后,哈维尔当选了捷克首任总统。 但哈维尔在反抗共产统治时,并不是以当总统为目的的,他只是秉持一个知识份子的良知,是从道德层面上进行反抗。 因为只要以获取权力为目的,只要玩政治,就可能会有交易、妥协,就可能牺牲道义原则。 哈维尔最后出任首届民选总统,是人民选择和信任、他毅然承担责任的结果,而不是他朝思暮想、一直做 “ 总统梦 ” 的结果。 《纽约时报》评论说,这是哈维尔为了领导捷克渡过后共产时期而做出的 “ 个人牺牲 ” 。

哈维尔获得政治权力之后,仍然坚持知识份子的道义原则;而没有像南非总统曼德拉那样,立刻成为毫无道义原则的政客,马上和民主台湾断交,接着去拥抱卡扎菲等恐怖份子。 在台湾遭到中共外交打压之际,哈维尔是第一个在他的总统官邸正式接见台湾副总统连战的欧洲国家元首。 在达赖喇嘛到西方国家寻求支持,解救被殖民奴役的西藏人民时,那些孱弱的西方领导人畏于中共压力而不敢公开接见。 连全球唯一超强的美国,其总统克林顿也采取所谓 “ 偶遇 ” 方式(在达赖喇嘛和戈尔副总统见面时,以偶然碰上为由)短暂会晤。 哈维尔是第一个以 “ 国家元首 ” 身份公开接待达赖喇嘛的西方领导人。 哈佛费正清中心研究员谭若思( Ross Terrill )曾撰文说, “ 捷克总统哈维尔在布拉格接待达赖喇嘛,并在两天的访问中全程陪同;哈佛大学举行六四屠杀十周年悼念活动,哈维尔也写了一封辞情并茂的信,以示支持。 ”

欧洲最坚定的 “ 亲美派 ”

在全球重大事件上,哈维尔也一直都坚持道义原则,从不 “ 玩政治 ” 。 在南斯拉夫镇压波斯尼亚人、米洛舍维奇对科索沃种族清洗时,哈维尔是最强烈主张和支持美国军事干预的欧洲领袖之一,他在演讲中说,美国及北约轰炸南斯拉夫,干预科索沃事件,是美国承担人类责任的伟大之举,它不是为了美国的国家利益,而完全是为了捍卫人道原则。

在北约东扩问题上,哈维尔也是独树一帜,他的名言是,把北约扩大到俄国的边境。 正是哈维尔的力争,捷克和波兰、匈牙利一起,在 1999 年首批加入了北约,使北约成为 19 国。 捷克加入北约后,哈维尔仍继续呼吁,北约要吸收更多的东欧国家。 去年 10 月,北约年会之所以选择在布拉格召开,就是因为哈维尔是最支持北约东扩的欧洲领袖。 结果,在这次北约年会上,北约一次接受了 7 个东欧国家(保加利亚、罗马尼亚、斯洛文尼亚、斯洛瓦克亚和立陶宛三国)的申请,从而使北约扩大为 26 国,成为全球最有实力保卫人类安全的军事力量。

在美国军事解除伊拉克武装问题上,欧洲有分歧,法德反对美国对伊动武。 哈维尔再次挺身而出,强烈主张和支持美国军事打击伊拉克。 正是在哈维尔的呼吁下,欧洲 9 个国家连署了支持美国对伊动武的声明(捷克、英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波兰、匈牙利、丹麦、斯洛伐克),随后不久,也是在哈维尔影响下,东欧 10 个国家(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匈牙利、阿尔巴尼亚、马其顿、波斯尼亚、斯洛文尼亚、立陶宛三国)也发表声明支持美国对伊动武。 再加上已决定出兵的澳大利亚,以及美国本身,美英攻伊联军已达 19 国。

“ 连狗的名字都不要告诉他们 ”

哈维尔等东欧国家的领导人为什么和法国德国立场不一样? 主要因为这些国家都曾遭到共产邪恶的统治和摧残,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像哈维尔一样,深刻地了解什么是邪恶,应该怎样对付邪恶。 法国德国那些主张和萨达姆. 侯赛因谈判、和平解决伊拉克生化武器问题的人,就像二次世界大战之前,英国首相张伯伦们主张要和希特勒和平谈判一样幼稚、无知和愚蠢,因为他们没有明白一个简单的常识,善良的愿望解决不了邪恶,必须用邪恶听得懂的语言来铲除它。 对当年的阿道夫. 希特勒如此,对今天的萨达姆. 希特勒更是如此!

哈维尔总统的民意支持率最低时是在他的第二次婚姻之际,因为他娶了一位年轻的金发女郎。 哈维尔的第一任妻子奥尔嘉( Olga )也是知名的异议知识份子,在某种意义上说她在反抗共产统治上比哈维尔更坚定、更义无反顾。 她的名言是, “ 连狗的名字都不要告诉他们 ” 。 意指在被共产党关押期间,绝不写悔过书,拒绝回答任何问题,连自己家的狗的名字都不告诉那些审问者。 她在 1996 年因病去世。 丧妻的哈维尔后来被查出得了肺癌,在生命有危险之际,一位深爱他的女歌星来到病床边照顾他,哈维尔出院之后宣布两人结婚,使舆论大哗。 因为他的第一任妻子太受人民尊敬。 但现在七年过去了,捷克人好像已经习惯和接受了哈维尔的这场婚姻。

“ 世界因有哈维尔而变得更美好 ”

但哈维尔也有他的局限之处。 虽然他坚定地反对共产主义,但他对共产主义产生发展的最根本原因 —— 反对自由经济,均贫富 —— 仍没有清晰的认识。 因而强烈主张自由市场经济的捷克总理克劳斯( Vaclav Klaus ,接替了哈维尔,被选为捷克总统)被他视为 “ 政治敌人 ” 。 哈维尔在政治上,和西方左派相反,他强调自由的价值,主张以军事力量铲除邪恶,使被奴役的人民获得解放;但在经济上,他的想法更接近欧洲左派主张的福利社会主义,强调财富平等,扩大政府功能,增加税收、扩大福利等。 好在捷克总统是虚位,具体经济管理权在总理手里。

中国文化中有 “ 先圣后王 ” 之说,但圣人和国王严格说是无法同时承担的,因为 “ 圣人 ” 看重原则、道义、道德,而 “ 国王 ” 更多想的是政治利益和权力,往往把原则打折扣。 但从哈维尔担任总统 13 年的历史来看,他可能是把这两者平衡得较好,或者说更强调了原则的西方领袖之一。

《纽约时报》在哈维尔离任当天发表的社论指出, 13 年的总统生涯, “ 哈维尔没有留下清晰可辨的政治遗产,但他给我们留下的是,国家领导人的品质很重要这种感觉。他(在担任总统期间)仍然发出诚实的声音,在人们期待的时刻,展示了个人的道德权威。无论是捷克,还是余下的世界,都因有了哈维尔而变得更美好。 ”

(载《争鸣》 2003 年 3 月号)

我们跟刘晓波是原则争论和分歧

——就此问题给王若望夫人羊子和辛灏年的信

刘晓东(三妹)

关于我们与刘晓波的争论,是原则的争论和分歧,是对中共人权和共产党的根本的判断和认识的原则分歧。 我们与他没有私仇私怨,也就没有什么“大度”“小肚”的问题,鉴于这些争论都是我们与他的根本原则分歧,也就不存在什么“窝里斗”的问题,本就不是一窝的。

我们中国人在许多事情上的思维是有很大问题的——不讲原则,众说纷纭,躲躲闪闪,不得要领。 在与刘晓波的争论上,我们必须以西方的思维方式来表达,就是“Say what you want to say, do what you want to do. (说你真心要说的,做你真心要做的)。

在原则问题上,我们必须打开窗户说亮话。 用刘晓波还在牢里就不能说他和批评他为理由,是在刘晓波这个具体问题上说不通的。 因为刘晓波就是在监狱中发表了“我没有敌人”​​的最后陈述,而且还在海外媒体发表,传遍世界。 更糟的是这篇为中共背书的最后陈述还成为他的和平奖颁奖的发言稿,以此欺骗世界,造成的恶劣的负面影响极其巨大。

这么恶劣的负面影响,中国人怎能没有反对声音? ! 我们追求了二十几年民主自由的人义何以堪? ! 难道我们中国人就真的这么没有原则和人权理念? 就真的如西方人指责的那样是不择手段投机取巧的乌合之众? 我们如何面对王若望先生开诚布公表达自己的精神?

刘晓波这篇陈述的恶劣之处在于它为中共的人权说话,在世界讲台上公开表扬中共人权进步了,表扬中共具体的司法人员。 刘晓波他不要脸,我们要脸,他没有骨气,我们还有起码的做人的骨气,对他的为中共背书,必须要有中国人出来说话。

现在没有人出来说话,将来历史会责问此时的中国人的良知和人权理念哪里去了。 所以我一直对我的朋友说,我们现在开诚布公地批评刘晓波,是在书写历史。 这不是我们个人的事情,是中国人的历史责任。

有些人躲躲闪闪地说什么“刘晓波还在狱中,所以不能这么批评他”“要对刘晓波大度”,这种话实在是不够“大度”。 我们现在批评刘晓波就是要扳回中国人脸面的大度行为。 还有人信中对我说:“我是没时间,有时间我就让你们都闭嘴。”意思是他有时间发表文章我们就闭嘴了。 真不知道自己是谁!

我告诉他:“你可以表达你的观点,我可以表达我的观点,自由世界没有谁闭嘴的问题。即便我们是少数人,声音薄弱,我们也不会闭嘴。正因为我们是少数,刘无敌们和诺委会占据主流声音,所以我们不但现在要说,还要不闭嘴地不停说,只有这样才能让全世界都听见我们的声音。你有时间就想让人闭嘴,你有了权力是不是就要人命?”

2011年12月15日于芝加哥

(曹长青评论:真不知道这话是谁说的——“我是没时间,有时间我就让你们都闭嘴。”这种霸气和傲气简直比他自己戴了诺贝尔光环还​​嚣张!如此自卑者的自傲实在太可笑了!别说在自由的世界里,他没有任何权力让任何人闭嘴,他的思想和写作能力其实更让人怀疑。有本事出来写写看呵,看能不能封住谁的嘴?我现在就在这里叫板,这个人出来写,我绝对跟他应战,看我能不能被他封住口。有种的,是骡子是马出来溜溜。躲在电子信背后自慰的,不是“没时间”,而是没什么呢?)

2011-12-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王炳章的眼泪

王炳章02年6月被绑架,03年2月以为台湾从事间谍活动和组织领导恐怖组织的罪名被深圳法院判处无期徒刑,他在韶关北江监狱被单独囚禁长达九年多,如果是一般人早垮了,而他还坚持着。


11月17日,91岁的王桂芳在加拿大温哥华去世,她生前最为牵挂的,是远在中国身陷囹圄的儿子王炳章。12月3日,王家低调为老太太举行了家庭追悼仪式,在众多兄弟姐妹中,只有王炳章缺席。

就在一个月前,王炳武从加拿大远赴广东韶关探望哥哥,带回王炳章在狱中流泪的消息,因为他知道年迈的母亲身体欠佳,之前他曾说过最难以接受的就是母亲离世自己却无法送终。

和王家保持联系的民主中国阵线副主席盛雪说王炳章在这次监狱探访中健康情况很糟,头发花白,走路迟缓。她引述王炳章家人的话说:“在会面的20多分钟里,王炳章基本上没有说话,只是特别难受,一直在哭,他一直低着头在失声痛哭。”

王炳武把哥哥痛哭的情况转告妈妈,不多久,老太太就过世了。在盛雪看来,王炳章不会轻易流泪,他是个意志力极为坚强的人,王炳章02年6月被绑架,03年2月以为台湾从事间谍活动和组织领导恐怖组织的罪名被深圳法院判处无期徒刑,他在韶关北江监狱被单独囚禁长达九年多,如果是一般人早垮了,而他还坚持着。

前些年,盛雪曾在王家看到过王炳章从监狱寄出的一封家书,上面有他对被单独囚禁生活的感慨:蝼蚁虽然苟且偷生,但都还是过群体生活,何况人类。据说,有一次他趁被狱警带去共用食堂吃饭之机,大喊“我是王炳章”,被狱警殴打。

前几年,北京曾为获得奥运举办权承诺改善人权状况,王家一度对王炳章获释或改善待遇抱有希望,但迟迟不见当局有实际行动。08年7月,王炳章绝食抗议,结果被禁止探监长达三个月,他的姐姐和弟弟分别两次回到中国,都被挡在监狱大门之外。这年十月底,盛雪到温哥华王家探访,看到王妈妈哭了。她说:“我听王妈妈转述,王炳武到了监狱,给监狱管理员下跪,说我妈妈让我来的,我一定要看我哥哥一眼,不然的话我回去没法跟我妈妈交代,但狱方不为所动。”

近年来,王炳章的健康极度恶化,他两次在狱中中风,还患有花粉过敏症、胃病、静脉曲张和忧郁症,但因为身份特殊,北京对给予他保外就医的要求置之不理。

王炳章是1980年代启动海外民运的领袖人物,1979年他来到位于加拿大蒙特利尔的麦基尔大学留学,1982年获得医学哲学博士学位,是文革后大陆学生在北美获得博士学位的第一人,同年他创办了首份海外民运刊物《中国之春》,83年创建了首个海外民运组织。

王炳章可谓是当代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先驱,从他失踪之日起,海外民运就着手营救,因王炳章本人有美国绿卡,其大部分家人是加拿大公民,向美国国会和加拿大议会游说成为营救活动的重点。王家还曾专门请了一位美国人向美国国会游说。身为加拿大中国人权网络联盟发起人的盛雪说:“我们多次到加拿大国会游说,有国会议员主动表示愿意做王炳章案的法律顾问,加拿大官方在与中共政府打交道时,确实提出过王炳章案的情况,要求中国有所回应,但没有理想的进展。”

王桂芳去世后,多个海外团体敦促中共政府准许王炳章赴加拿大奔丧,还有不少人准备去温哥华送其母亲最后一程,最后王家商议决定葬礼以家庭名义举办,不邀请外人参加,媒体也没有获邀采访,葬礼没有发布任何消息和报道,对于这种低调,盛雪认为:“家里人做出这样的决定肯定有其原因,我们充分尊重王炳章家人的决定,王炳章是中国民主运动重要的领袖人物,我们呼吁中共当局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准许王炳章回家探亲,因为王炳章是无罪的。”

来源:法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