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经纬:“6521工程”不是救命稻草

【大纪元3月16日讯】(希望之声《时事经纬》节目)洪薇:最近英文的南华早报发表了一篇文章,谈到中共在年初,由中国国家副主席政治局常委习近平挂帅,分管公检法的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和公安部长孟建柱为副手,成立了专门工作小组,来遏制这个敏感之年的诸多不稳定因素。而这个专门工作小组的名称叫做“6521工程”。横河先生,这个“6521工程”听起来怎么像一个神秘的军事行动的代号,它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横河:我可以先简单地介绍一下这个“6521工程”。最早的时候“6521工程”见报,是在今年的1月13日,苹果日报发表了一篇李平的文章,这篇文章叫 “6521”行动与“胡折腾”,这篇文章里提到了中共当局现在正在布署“6521行动”。他简单地介绍了一下“6521”的涵意。“6521”6指的是中共的国庆60周年;5是指达赖喇嘛出走50周年;2是指“六四”20周年;1是指法轮功被迫害10周年。“6521”指的就是2009年是很多重大事件的整10周年的日子。

洪薇:刚好都集中在2009年。

横河:对,都在2009年。到了1月底的时候,南华早报发表了一篇英文的文章,这篇文章里披露了更多的细节。它谈到了,除了在中央这一级成立工作小组以外, 各个省、市、自治区也都要成立相应的机构,都由一个副书记挂帅,再加上政法委书记,加上各个公安厅公安局长、工青妇、劳动部门、发改委等等的负责人,每个省市自治区都成立了和中央相应的机构。

当局在这里所担心的不稳定因素,包括了有异议人士、维权人士、上访人士,甚至包括互联网上的聊天室和论坛上的发言。南华早报特别提到,当局担心所谓境内外的敌对势力,利用下岗失业、贫富悬殊、贪污腐败等问题搞罢工抗议和骚乱。

我记得在上一次做时事经纬节目时,专门提到了全国总工会的副主席孙春兰说,当前要严密防范境内外敌对势力,利用一些企业遇到的困难,对农民工队伍进行渗透破坏,这个在南华早报的文章也特别提到了。南华早报这篇文章里提到了各个部门都成立了办公室,其工作内容的名称叫“6521工程”,所以和苹果日报提到的 “6521行动”是一样的,这只是南华早报是以英文发表的“6521 project ”,内容讲的是同一件事情。

洪薇:您刚才讲的很多逢十的周年纪念日,都这么巧合的集中在今年,所以今年真的是一个很特殊的年份。连一些西方人似乎也注意到这一点,西方人一般都不太相信命理学,但是纽约时报在3月10日也发表了一篇文章谈到了“6521”。这些纪念日为什么这么被人重视呢?

横河:纽约时报也分析了“6521”。在前一段时间特别是在四川地震的前后,西方的报导也引用了中国很多关于命理学方面的一些说法,主要是因为他们要报导中国的消息,而中国的很多事情,确实和这些事情是连在一起的。

我们知道,以前毛泽东时代的中央警卫团是“8341部队”,后来别人还把它总结出来说:毛泽东就是在83岁的时候死的,从遵义会议上台以后正式的掌实权,到最后是41年,“8341”和这有关系。大家也都注意到了,在中共的军队系统里是没有这样的部队在序列里面的。所以数字和中国的很多事件确实是连在一起的。

比如今年讲到的“6521”这几个数字有关系,一方面从被迫害的人民角度来看的话,那么今年确实有很多很大的事件,包括西藏抗暴50周年、六四20周年和法轮功被迫害10周年;从中共的角度来说的话,它的建政60周年,就从1949年到现在正好60周年,60个整周年。

还有一些并不是直接提到的,但是确实还是有关系的。比如说今年是五四运动90周年,又是一个整数,所以今年2009年确实是很多很多和中国现代事件直接相关的整十年的纪念日。所以西方人像纽约时报这篇文章里面提到“6521”这时候,也就提到了整十周年这些纪念日是中共害怕的。

洪薇:但是您刚才说到的这些纪念日,其实都是一些所谓的敏感事件,中共一贯都把这些敏感事件说成是跟西方的敌对势力有关系的,那这一些是不是这样子?

横河:这些事件如果我们逐个分析的话,就可以看到其实没有一个和西方所谓的敌对势力有关的。更何况中共到现在已经根本就指不出谁是西方的敌对势力。它在想方设法的和西方的首脑搞好关系,所以历来把西方的政府和首脑作为敌对势力现在行不通。那么它就只能泛泛的说西方敌对势力。

西藏问题是1950年中共和西藏当时的政府签订了所谓《十七条和平协议》,这个十七条最早的时候就是一个尝试,所谓“一国两制”。其实就是西藏人可以在很大程度实行自治。但是很快的共产党进入西藏以后,就自己打破了它自己的诺言,很快地进行所谓社会主义的改革。特别是在某些地区,比如在安多、康区进行了一些强制性的改革,导致了在那些地区的动乱和迫害,而且西藏中部的中共官员也在开始践踏和破坏十七条,这是1956年后开始出现的这些所谓内地的极左势力在西藏的体现,这种行为愈来愈严重,导致了藏人在1959年3月4日举行了和平抗暴。

当时很快的中共就派军队进行镇压,有数万藏人被关押、打死、逮捕。达赖喇嘛在无奈的情况下和当时的噶厦政府和政府的部分官员以及相当一部分西藏民众,开始被迫流亡印度、尼泊尔和不丹,这就是所谓“西藏事件”。军队大规模进入西藏以后,西藏就进行了和中国大陆内地一样的所谓社会主义改造。

那么我们可以看到西藏的抗暴事件和外国势力没有任何关系,完完全全是因为中共在西藏内部破坏践踏它们自己制定的十七条协议,强制的进行社会主义改造,而造成了西藏事件,所以这个和外国势力没有任何关系。

20年前发生的六四事件,大家知道是当时由于腐败,改革开放以后所形成的中共的特权阶层腐败,所谓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这个政策下面,利用权力来自己发财致富,所以学生在当时的情况下,正好是胡耀邦逝世的情况下,就提出来要求反对腐败。共产党不能动腐败这个东西,一动的话就动它们自己的改革开放当中所得到的好处,所形成的特权阶层。所以就对六四学生提出来的要求进行了军事镇压。共产党在历史上也没有跟任何人谈判过,它也不可能和任何民众提出来的要求进行谈判。

那么这个六四很清楚的从开始一直到镇压,当中没有任何外国势力的介入,完完全全是中国国内的民众对当时的腐败不满所提出来的要求实行民主的要求,要求反腐败。当时对民主还没有特别的强烈要求,主要是提出了反腐败,就是这样的要求,中共都不能够容忍,而必须要用军事镇压把他镇压下去。

洪薇:由于对六四的镇压,导致20年后今天整个中国大陆腐败之风就完全盛行,到了今天共产党自己也没有办法去解决这个腐败的问题了。那么再说到法轮功的问题呢?

横河:那说到法轮功的问题,那就更没有外国因素了,法轮功是一个修炼,而且是基于在中国的历史传统文化上成长起来的一个彻彻底底的本土的信仰系统,他们是信仰真善忍的,他又是佛家的修炼体系,和外国势力没有任何关系。在中国大陆因为受到了欢迎,很多人有各种各样的因素,有治病健身的,有从道德回升方面,靠口传心授很快的在中国大陆就传播开了。有极少数人吧,不能容忍这种情况,所以就造谣污蔑打压,那么法轮功学员就开始提出来要求让他们有修炼的权利,这样的话在1999年“425”一部分法轮功学员到上访办去提出这样的要求,被当时的中共党魁江泽民所不容,就发动了这么一场镇压。所以这场镇压又是和外国的势力没有任何关系的。

当然,由于中共的镇压使得法轮功很快的就在全世界出了名了,法轮功就走向世界,在世界各地传播开来了,这是后话了,这并不表示在当时镇压的时候有任何外国势力的卷入,直到今天,法轮功仍然还是一个修炼团体,和外国的势力也没有任何关系。所以这几件就是讲中国民众受到镇压的事件,包括西藏50周年,六四、法轮功10周年,这些问题都没有外国势力的介入。

洪薇:您刚才讲到的这三件敏感事件都是最终以中共镇压,然后导致了这种今天中共对这个事件的一种恐惧,一种害怕,这还可以理解,但是奇怪的是这个“6521”当中的这个“6”,恰恰是中共自己的建政的节日,那为什么这里也变成一个敏感日了呢?

横河:这个敏感日是中共自己把它定做敏感日的。它在“6521”当中第一个就是中共建政60周年,因为这个“十一”本来并不是一个中国人民的节日,并不是一个中国的节日。它既不是传统的节日,也不是国家的节日。因为所谓国家,中国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了,当中当然有改朝换代,但是改朝换代从来就没有改变中国这个性质,很奇怪的是10月1日中共把它变成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就是中共夺取了政权,所以这十一不是中国的节日,不是中国人民的节日,而是中共的节日。以前有那么一句话就是,毛泽东在天安门上宣布,实际上宣布的是中共站起来了,毛泽东站起来了,但是全国人民却跪下去了。

洪薇:是这样子。

横河:那么十一每年中共要搞一个庆祝活动,以前还规定10年一大庆,5年一小庆,那这一庆呢实际上是为了不断的强化中共的统治权。那么这种强调,它有一利就有一弊,对中共来说不断的提醒中共的统治权,但是民众也会把这一天,只要是人们对中共的统治不满的话,那么到了10月1日的时候,就会提醒民众这是一个中共把中国人民带入灾难的开始,所以过分强调以后就脆弱了,因为中共太在乎十一了,太在乎十一它就会变成一个脆弱的日子,因为这时候如果民众趁这个机会来抗议、表达自己的不满的话,中共就会觉得丢面子,甚至会危及到它自己的统治,那么这里有一个例子,就是奥运火炬。

本来奥运是一个体育活动,奥运火炬的传递本身只是一个象征,但是中共由于过分强调了奥运,过分强调奥运火炬的传递,本来一个正常的抗议,对于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把它当回事的,却被中共提高到了它统治合法性的高度,提高到了所谓民族荣誉的地位。这样的话就脆弱了,一旦有人抗议,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政治事件,因为中共本身要把它变成政治事件,任何抗议行动也就变成了一个政治事件。这就是中共的十一,本来是它自己的节日,现在由于民众对中共的越来越不满,所以它的统治纪念日也就变成了一个敏感日。中国大陆目前所有的弊端,所有的矛盾、社会矛盾,都是归根结底是由中共统治引起的,庆祝中共的统治当然就会提醒所有的人这个事实,所以就会引起中共的害怕。

洪薇:这也证明了中共它自身对于它夺取政权,它现在的统治地位的一种心虚。

横河:是越来越心虚了。

洪薇:恩,那五四运动的90周年,您认为也会有什么影响吗?

横河:我认为五四运动90周年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因为毕竟时间太长了。但是这个也很难说,因为中共在历来的宣传当中,就包括教育系统和宣传系统,它都把自己自称是五四精神的继承者,那么也许确实是如此,因为五四有几方面的因素,有一部分因素是反中国的文化传统,在反传统这方面来说的话,中共确实是五四精神的继承者。

大家知道1919 年五四运动,那么中共是1921年成立,所以这个五四运动确实在某种程度上为中共的成立奠定一个组织和思想基础,但是由于历史上过分的宣传,所以在中共的这个宣传系统里面,五四又变成了一个革命和造反的精神,这个精神长期以来是为中共所利用的。但是目前在中共的危机期间,这种长期宣传的所谓革命精神和造反精神,也会对民众起到对中共的统治抗议和不满的鼓舞作用,所以中共对这个它长期以来宣传的正面五四的精神,反过头来也会对中共的统治造成一定的危害,所以中共也会害怕五四运动的90周年。

洪薇:就像中共本身是以暴力和农民运动起家的,今天却特别害怕民众真的起来再推翻它。

横河:是,都是一样的道理。

洪薇:由此看来,所有的事件,无论是表面上看对中共有利还是不利的,都变成中共非常害怕的一种根源了,那一直号称大国崛起以及经济如何强大的中共的这样一个统治集团,它为什么会对目前的局势如此害怕?她又是准备如何去应对呢?

横河:我想现在就是中共统治60年来,在中国欠下的血债,欠下的各种债,已经太多太多了,那么到了现在已经积累到了一个转折点了,所以今年中共它是一个特别紧张的日子。

我们看去年11月份,调全国两千多个县的县委书记进京轮训,那今年2月份又把全国3080个县公安局长调到北京去轮训,这在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中共它是有一个条块系统的,就是各级行政机构是叫“块”,公安这种部一级的叫“条”,它自己有自己一套指挥系统,有自己一套培训和命令下达的系统,现在直接把县最基层的调到北京去,就已经打破了这种传统的条块等级的界线。也就是中共的指挥系统现在已经打破了。调到北京以后由公安部长甚至亲自出来讲课,为什么呢?它就是要对付群体事件,当然后来由于海外媒体的报导,它又改口由公安部出来说这次三千多个公安县局长进京轮训不是为了对付群体事件,这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因为实际上在一开始的时候,中共的喉舌媒体广泛的报导都是说为了对付群体事件的。

它的策略是要把突发事件限制在县以下,但这实际上行不通的。大家知道在去年、前年、前几年发生的群体事件冲突当中,就是政府和民众的冲突当中,调动来镇压的主要的是武警,而不是地方县一级的警察。那警察为什么要和民众发生冲突呢?为什么会警察肆无忌惮的要打人、骂人、要杀人呢?是因为中国的警察是党的专政工具。去年2008年八月份的时候,在云南文山地区发生的事件,那文山地区地委书记调动了武警去镇压民众。

武警是归公安管的,但是又归中央军委管,又有武器,它是属于武装力量的一部分,而公安是属于国务院的政府机构的一部分。地委书记就可以调动武警去镇压民众,那这时候你即使再培训公安系统也没有用,因为这个是一种,美国有一个电影叫做《Mission Impossible》,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要让地方县一级的公安局长能够解决这些矛盾,是行不通的,因为公安局执行的是党的政策,是党的迫害民众的政策,所以在执行的过程当中,他一定会侵犯民众的利益,但是侵犯了民众的利益以后,却要执行者公安系统去消除这个矛盾,却不去解决这个矛盾的根源。

这个矛盾的根源是党在侵犯民众的利益。2009年面临的一个很重大的问题,就是经济危机以后,中央提出来了一个4万亿的救市计划,这个救市计划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政府投资的基本建设。这个4万亿出来以后,各个省纷纷提出了耗资钜大的规划,要做一个省里面的基本建设的规划。这都是一些形象工程和一些巨大的基本建设工程,都想把这个工程做的越大越好,这样的话就可以从中央这里面拿到一大块。那么这些基本建设都需要大批的土地,所以拆迁就是必不可少的。

大家知道现在地方当局和民众最大的矛盾之一,就是拆迁所造成的城市居民的反抗和农民的反抗。公安就夹在中间了,公安他要去执行这个拆迁的任务,但是他又要执行不让矛盾产生的任务,所以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公安之所以能够使用暴力,之所以能够肆无忌惮的违反中国的法律,是因为它要执行中共的任务,它的权力也来自于中共统治,这个任务造成了它必然和民众发生冲突,也就使它要完成这样的任务就一定要违反法律,一定要用坏人。大家说过去的土匪在深山,今天的土匪在公安,是因为公安要完成的任务决定了它必须用土匪的手段,必须用土匪的人,所以才导致了要把这些坏人都集中到公安里面去,才能够去执行这样的任务。如果你是一个好人的话,它就必须要把你从公安里面排除出去,因为你不可能完成这个党叫你完成的任务,这是职务要求所决定的。所以我认为把突发事件限制在县以下,这个为什么行不通,是因为这种公安系统它的性质所决定的。

洪薇:除了这些敏感事件之外,您认为中共还有什么担心的呢?

横河:中共现在需要担心的事情是太多了,因为在当前普遍存在的中国的社会矛盾,它都是由中共的滥权所引起的,就是不可监督的权力和它的性质,反人民的性质所决定的,腐败只是其中一个必不可少的副产品而已,因为中共它现在变成了一个利益集团,这个权势集团它的成员正因为掌握了一个不受监督的权力,所以才会有腐败。

它不断的迫害异己,包括政治上的反对派,包括宗教信仰,其中特别典型的,特别严重的就是迫害法轮功,由于这个一系列的行为又导致了道德的崩溃,所以不停地出这种伪劣产品或者是有毒的产品,像最近的三聚氰胺的事件,后来又是海外的假肝素的事件。最近又出现在美国发现房屋建筑材料,由中国产的石膏墙板含高硫导致了很多很多住房出现问题,那么这一系列的问题其实都是由于中共在中国迫害信仰、迫害法轮功造成的道德崩溃所导致的必然的结果。

最近中共又宣布有32个资源城市,资源已经耗尽了,另外就是环境污染,所以这一系列的事件,都是中共要担心的。到今天为止又有两大重大的事件特别突出,一个就是有5,000多万人已经退出中共及其相关组织了,这是一大事件,也就是中共统治的基础,它的党员,它最基层的基础现在已经崩溃了。第二个就是经济事件,大家知道从2007年底中国的经济就开始已经出现了衰退。

那么在美国金融危机发生以后,世界上所有的主要工业国家经济都发生了衰退。作为以出口经济为主要经济龙头的,大家知道在中国大陆由于中共推行的这个所谓发展是硬道理,就是为了证明它的统治合法性,而推动了这个经济的快速发展,导致了中国的经济极端的不平衡,因为掠夺民众,所以中国的广大民众的消费一直不能够上来,内需一直拉不动,导致了它的这个经济对外出口的依赖性很大,那么现在世界经济的衰退导致了中国占40%出口的贸易,也造成了很大的威胁,所以现在很多沿海出口型的企业,几万几万的倒,这是中共今年最担心的,加上这些敏感事件加在一起,所以这是2009年中共需要担心的事情就太多了。

洪薇:照您刚才分析的,那中共现在它所面临的局势可以说相当严峻,但是它目前部署的这个叫作“6521的工程”,看起来还是脱离不了高压的这种手段,它一贯使用的这种手段,那么它到底能起到作用吗?

横河:当然它是起不到作用,从这个最近我们可以看到,就是在中共正式发表的关于维稳的文件当中,就跟这个6521工程有关的文件当中,虽然他们没有提到 6521工程这个话,但是在很多文件当中还是仍然提到了这4个事件,我们可以看到在正式发表的维稳的文件当中,大多数都没有特意提到法轮功,但实际上这个 6521工程,它的真正的矛头其实很大一部分仍然是针对法轮功的。

洪薇:为什么这么说?

横河:最近海外的阿波罗网披露了一个中共内部的机密文件,这个文件是呼仑贝尔地区的中共政法委书记的一个讲话,它的重点要打击的就是法轮功,这是2009年 2月23日中共的一个地区的政法委书记在全市政法工作会议上面讲话。那里面他提到了这么几个,一个是讲到,说是以前是叫敏感期,今年就是敏感年,就是从年头到年尾政法战线都是一级战备。那里面特别提到了法轮功问题,就是有一个相当大的篇幅提到了中共今年这个敏感年,是要以强烈的政治责任感最大限度的打击法轮功。这是它们真正的目的,表明中共在所谓的对付各种群体事件当中,它是把法轮功作为一个重中之重来打击的。

今年以来,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学员判刑的特别多,而且是判得特别的重,这是从2000年、2001年以后另外一个高峰,想用这种方式来避免它自己面临灭亡的 命运,但是我觉得这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因为任何一个暴力都不可能改变历史的进程,这个历史的进程不是由当权者,不是由暴力来决定的。

洪薇:实际上也可以说是中共在镇压法轮功的这个过程当中,把它自己给推到了一个灭亡的这么样一个境地的。

横河:对,所有逆历史潮流而行的这些统治者,所做的事情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时事经纬》节目录音整理)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3/16/n2464215.htm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