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陆枪击案后的挪威

大屠杀之后,挪威人开始反思他们的价值观。

不久之前,我收到一封来自挪威教育部长的邮件。她告诉我,现在要镇定,要诚恳,要“倾听孩子的想法”。这封信是我女儿以后要上的学前班寄给我的,而她现在只有一岁。教育部长以委婉的语气,建议我“如何对最小的孩子”讲述最近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惨剧。

我从小到大都住在挪威,所经历的灾难都是跟天气相关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发生的石油钻井平台倾覆事件,九十年代的渡轮沉没事件,再就是河流发洪水,人被暴风雨卷入海里这样的报道。

六月二十二日的前一晚,天气预报说会有暴雨,大家很认真的清理了自家的下水道和排水沟,也很尽责的清理了屋檐上的落叶和松针。但是,一辆大众货车在奥斯陆闹市区首相办公楼入口的外面爆炸了,当时我们还以为是打雷。

“恐怖主义终于来了,”大家都这么说。毕竟,我们国家向阿富汗派出了军队,我们参加了对利比亚的空袭,我们也印刷了穆罕默德的讽刺漫画。但策划这次袭击的罪犯不是基地组织(Al Qaeda),也不是伊斯兰组织青年党(Al-Shabab),而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怪物所为——一个有着显赫家世的金发年轻人。据我所知他就住在几个街区以外。我们在同一条街上买东西,去同一家健身房锻炼,上同一所教堂做礼拜。

爆炸袭击之后,这个名叫安德尔斯·贝林·布雷维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的年轻人趁着吸食毒品的快感,开车穿过奥斯陆闹市区的废墟一路向西行驶,身穿警服登上尤托亚(Utoya)岛。在岛上挪威劳动党的青年团成员正在举行一年一度的青年夏令营。青年团在政治上主张更为宽松的移民政策,所以布雷维克认为他们是“上帝的叛徒”,他的终极目标是净化欧洲大陆的伊斯兰教和穆斯林,让这些信徒改变信仰,或者被驱逐出境,或者直面死亡。

在尤托亚岛上,布雷维克一边叫嚷着“万岁”“正中靶心”或者“逮到你了”,一边冷血的射杀那些年轻的政治家们,其中很多还是孩子。他希望这一举动可以鼓励别的人效法。在后来发现的一封长达1 500页的自白书里,他声称战争必须打响,从那些“叛徒”开始下手。“如果卫生间的水管漏水,脏水漫的到处都是,你会做什么?你肯定不会拿着拖布拖地,你要先找到漏洞,把它堵住。我们的制度就是漏洞,穆斯林就是脏水。”

这次袭击造成了77人死亡,震动了整个挪威。哈罗德五世国王在电视上失声痛哭,他告诉一名听众,“自由会战胜恐惧。”然而,几周之内,全国尽是哀恸之声。一位挪威诗人的话在这期间频频被人引用,“我们都是国家的子民,每个公民都很宝贵,每个堕落的人都是我们的兄弟或朋友。”

“这次袭击值得警醒,”政治学院学生卡罗琳·班克说道,她也是恐怖袭击的幸存者之一,“现在,我们必须来捍卫我们的民主。我们认为民主是理所当然的,但当有人想要破坏民主的时候,我们才想到那是我们必须争取才能得到的。我有朋友对政治从来都不感兴趣,现在他们突然想参与到政治活动中来。”

……
更多请读,译言网:http://article.yeeyan.org/view/247716/216744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