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被成功地制造了“中国哈维尔”!

邓焕武

于去年3月上旬,笔者出于义愤与声援刘晓波,曾提笔撰写了《为什么硬着头皮不放刘晓波?》一文。文中开篇特地指出:

“如果事涉《08宪章》而抓捕刘晓波,尽管以‘监视居住’的名义,亦是厚着脸皮蛮干的丑事一桩。因而在世人面前,他们脸上这一黑点,是永远无法抹掉的。对此,中共专制者们心知肚明。但是,抓刘至今已过两个多月,仍然顶着舆论不放人。这大概是,被严峻情势所迫,非如此蛮干不可。不然,就表明“不搞西方多党制”的决心不大;就未能“筑牢抵制西方多党制的防线”……。总之,这是事关生死存亡的问题。哪能顾得上脸面!

况且,他们向来以为:我们是握有强大实力的专权者,我们还怕谁吗?这是中共专制者实实在在的心态,即:“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横蛮心态。其实,这是垂死挣扎的心态,是一种丧心病狂者的心态!但是看起来,又的确好像有恃无恐的样子——诺大一个国家,还抓不了一个掌控在手心中的人?

这是事情的一个方面。如果光这样看问题,认识上可能还欠火候,就可能要上当。因为从某种意义说,专制主义者并非是头脑简单化者。他们其实是狡猾者,是诡计多端者。

例如,中共专制势力为了眼前与长远利益计,绞尽脑汁想方设法操控民运,已是不争之事实。为此图谋,从长计议,就要物色一些合适的人选,打造成为“为我所用者”。于是,企图打造出一个“中国哈维尔”,便成为一项长期性的任务。

那么刘晓波,有否可能被挑选的人物之一?……

但是,刘晓波是否愿意被选中,则是另回事。笔者从好的方面想,希望刘晓波决不会那样……。因为他,本当“吃一堑,长一智”嘛!

再说,哈维尔是这样被刻意打造出来的吗?这样做,能够制造出“中国哈维尔”的吗?真是开足荒唐的玩笑!可是我们有的人,却在配合闹着这个荒唐的“玩笑”。……

《08宪章》推出之后不久,笔者就撰文认为:不能把它和任何个人挂联,更不能等同。不管是好是坏,哈维尔亦同样不能和《77宪章》相等同。这是一个大原则,必须坚守。

若把刘晓波和《08宪章》之间划上等号,正是上了中共专制者的大当!”

如今,刘晓波在外部激烈争议中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于是,这个荒唐的玩笑已成为难以改变的事实。但是,这并非出人意料之外。笔者于今年2月间曾作《新寓言二则》,特致数位友人与之私下交流——因当时正在声援晓波之际,不好公开发表,但文中对情形是有所预测的。现在刘得诺奖了,不再被疑有对他“落井下石”之嫌,且情势迫使应当发表此作之必要!故而特此给以发表,谨供读者批评与参考:

——新寓言二则

前言:有感而发,不吐不快;但不予发表。因为,不想被嫌疑行“落井下石”之举。那么就留待日后,作为预期的见证文字吧!

(一)终于如愿以偿了!!

见一只领头壮羊,但闹不清是绵羊或是山羊?但有时看去,它颇像山羊状。

不幸(或者正好幸运地如壮羊所预期策划的),这只壮羊终于被大狼叼在大嘴里,血淋淋的!此际,壮羊却回眸瞅着狼的脸色,并一再申辩喊叫:“我深知你是恶狼,但我从不吃狼——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

当然,大狼无动于衷,照样按自己逻辑行事--饿了就吃羊,而不管山羊或绵羊。

于是,壮羊居然如愿地得了梦寐以求的世界级大奖。……

2010.2.11.于重庆沙坪坝大公村旁

(二)新东郭先生

弄不清新东郭先生是老东郭的第几代传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即他,确是其嫡系的精神传人。因为这,有以下确鉴事实为证——

他同老东郭先生一样,把假象当作真实,即把恶人与伪善者的假话信以为真话;把局部真实(人为制造的假象)信以为实质真实,从而,有意无意地遮盖或扭曲了事实真相!例如,60年过去了,除了装样的几处模范监狱,更多存在的是非模范监牢(恶狱)的现状,仍旧未变;可是,当个别“软蛋”称颂模范监狱里美好得如何如何之时,新东郭不是去揭露这种假象,而是随声赞同道:“这不过是说出事实的真话嘛,有什么可指责批评的?我真替你们感到悲哀呀!……”。于是,他自己感到心安理得了。

同老东郭一样,新东郭先生常常姑息真恶与同情伪善,甚至赞美伪善。他也相信世间有不吃肉(人)的狼——把已蜕化变质的恶性组织,同尚存良知的组织成员相混淆,从而以为恶组织亦会成为变革的力量,与之互动或合作……。比如,把戈尔巴乔夫混同于苏共,从而把苏共视为变革力量一样令人啼笑皆非。例如“软蛋”分明为了保命(像高智晟那样被弄成生死不明)或免受折磨之苦(像郭飞熊们那样……)而虚假地宣称(可恼的是有意公之于世)“我没有敌人……”(其实,他内心视异见友人为敌,可谓是路人皆知!)这类自欺欺人的肤浅把戏,被视为是具有“最大的压力”之举措,进而对之赞美有嘉……。从而有意无意的把狗熊当英难,以此振振有词地帮着蒙骗世人!

如此这般,总而言之,老东郭先生的迂腐基因,百份之百地传承给了新东郭先生,使其非常地适应于当前现实。他(她)之所以“新”,就因为活在当今。若这样还感到不吃香,那就只怨命运不济了。

2010.2.12.于重庆沙坪坝大公村旁

由此可见,谁是“中国哈维尔”的制造者,可谓早已路人皆知的了。对此,笔者已是见怪不怪!我颇感兴趣者是那些帮忙制造“中国哈维尔”的义工们,即哈维尔先生们。这些好心的先生之真实心态,大有值得研究之必要!且笔者亦不无疑问:他们依然是生活在真实与真义之中吗?!

2010.10.9.于重庆沙坪坝大公村旁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