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马多夫案联想到刘晓波的得奖

作者:哀怨人 2010-10-08 来源:共舞台

  美国纽约那斯达克市场的前主席伯纳德. 马多夫 (Bernard L. Madoff) 的金额远远超越查尔斯. 庞兹 (Charles Ponzi) 的投资欺诈案已经告一段落了。从表面上看﹐虽然这多少部份体现了法律的尊严﹐还了受害者一个公道﹐但是我不禁要问﹕

  今后是否还会出现更大的类似案例﹖
  造就此案的纵容者仅仅是直接受害者吗﹖
  其它领域﹑更大范围内是否也隐藏着类似阴谋﹖

  现代广告手段五花八门﹑层出不穷﹐也不乏堪称艺术精品的杰作。于是我们看到了成功﹑健康的企业营销﹐也品尝到了三鹿奶粉……。

  除了贪这个人的本性﹐马多夫案中实际上还隐藏着人们(特别是投资者)相信神秘小圈子﹑相信内幕消息的陋习﹐这类似于三十六计中的欲擒故纵的欲擒对象。而马多夫「前主席」的名人广告效应与有资格提名诺贝尔奖候选人的提名者对诺贝尔奖评委会的影响(名人效应)又是何等的相像﹖﹗

  言及此﹐我在想中共加入 WTO 时是否有抱着「欲擒」的计谋呢﹖韬光养晦有没有「哼﹗等着瞧﹗」的流氓心态﹖

  图图主教﹑哈维尔们难道不像马多夫「前主席」的头衔﹑不明真里的知名中间介绍人﹖诺贝尔奖评委会的成员及其工作人员难道不像马多夫案的受害者吗﹖如有机会﹐我想对有资格提名诺贝尔奖候选人的提名者问个问题﹕依你们的认知﹐在国会纵火案之前或之后的中国(特别是中共统治时期)有没有发生过类似的案例﹖

  有人可能会问如果诺贝尔奖评委会是受害者的话﹐他们损失了什么﹖我的回答是﹕他们至少是再次折损了诺贝尔和平奖的声誉。因为科学类的奖项还有那些硬性指标在那挡着投机取巧之辈。

  刘晓波的得奖与广告有什么关系﹖和马多夫案又有什么关系﹖

  马多夫私下曾对密友感叹:有钱人真好骗﹗
  在海外华人圈内﹐「老外真好骗」的话语我们难道不熟悉吗﹖﹗
  中共 400 亿的外宣经费难道不是为了「骗老外」吗﹖﹗
  噢﹗那不叫骗﹐那是游说﹗为了人们的福祉﹗
  你看﹗中共是多么的与时俱进﹐多么向往西方的民主自由啊﹖﹗

  海外的中国民运圈(除了法轮功外) 20 多年来都做了些什么实事大家应该有目共睹﹐像不像演戏﹖像不像骗子(骗外国政府和人道团体的款项)﹖一个美国政府支助的﹑主要由「民运人士」把持的自由亚洲电台网(不局限于此例)竟然没有开放读者评论的功能﹗是他们故意不想扩大范围以利小圈子内的利益瓜分﹑拉帮结派﹖还是海外华人缺乏参与的积极性﹖你不提供人们参与的机会又如何能鼓励人的积极性﹖特约评论员为什么老是那几个人﹖他们敢不敢﹑应不应该将几年来的稿酬细目表公开﹖……

  由此及彼﹐我不得不联想到新闻人物的曝光率是否也是由他们随意掌控着的﹖因为新闻媒体同时也是广告媒介﹐名人之所以成为名人难道与在媒体的曝光率没有关系﹖他们不知其中奥秘﹖他们不曾炒作过特定人物﹖商业性的英文媒体之记者在新闻的真实可靠性约束下﹐真能完全揭露中共的万恶﹖

  请各位注意二个现象﹕一个在独立评论腥臭无比的张鹤慈竟然是美国美国之音中文网常客﹐并被尊称为「学者」﹗这对不关心时事的人来说还情有可原﹐但对一个美国之音的记者我实在无法谅解。另外请注意美国之音网页内其它中文网站的连接之选择﹐在我看来这有故意引导读者接近哪类网站的意图。

  总之﹐我不认为这仅仅是他们的工作能力问题﹐鉴于中共当局一概否认有派出各类特务的事实﹐我只能猜测是民主国家自己花钱买罪受﹐是资本主义的邪恶迫使「民运人士」吃里扒外。不是吗﹖一个个曾经斗志昂扬的类「民运人士」自亲身感受了和谐社会的温暖之后都开始讲究团结的策略了。刘晓波的得奖难道不是和谐团结的成果﹖

  刘晓波参与08宪章联名签署活动没有欺世盗名的目的仅仅是一种可能性﹐而他以往极不一致﹑反复无常的言行至少是向我表示否定了这一可能性。中共一贯的狡诈和在这期间的反常举动﹑刘晓波的秉性在我脑海中的定格﹐以及诸多其它因素自然地让我将刘晓波的得奖与马多夫案联系起来。都说人的天性是自私﹑贪婪的﹐刘晓波过往的言行让你相信一个无敌的神明降临了

  在我看来﹐刘晓波的得奖只说明了诺贝尔奖评委会的运作模式是类专制的﹐他们只听信小圈子内的﹑往往属于似是而非的建言。虽然我不怀疑他们的善良动机﹐但是好心对中国人有时真的会办成坏事﹐众不见海外的慈善捐款最终却喂肥了那帮贪官污吏﹖﹗众不见中共一边在大肆破坏文物古迹一边却厚颜无耻地向国际组织申请保护文化遗产的经费﹖﹗众不见中共左手向发达国家要援助经费﹐右手立马撒给有联合国投票权的邪恶轴心的小无赖﹖﹗……

  在此不得不提醒自由民主国度的人们﹐特别是立法﹑决策层(或潜在)的人士﹕中共为了维持极权绝对是会无所不用其极的﹗你们必须注意阳奉阴违﹑虚心接受屡教不改﹑恫吓性的玉石俱焚之暗示等等是三十六计中没有的﹗

  「如果朝鲜先放弃核武,美方有意保障朝鲜政权。」﹐这是最近让我惊讶的一则新闻﹐我不肯定这是否属于妥靖行为﹐毕竟这里可能有策略考虑﹐但面对另一则新闻「胡锦涛高调纠偏,政治改革没希望」﹐我不禁瞎操心起来﹐暗忖:

  中共有可能放弃核武吗﹖

  「中共统治集团强硬的维护既得利益之决心」﹑「中国人民的根本人权」﹑「法律的尊严」这三者我们又该如何取舍﹖

  一个政权在邪恶到极限时﹐法律是否应该对她网开一面﹖

  靠谁调和这之间的矛盾﹖

  靠中国传统的下跪形式﹖向着什么下跪﹖

  中共当局立地成佛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少﹖对之期待的危害又如何﹖

  法力有边﹐我能预见到的是刘晓波极可能会向六四的遇难者﹑高智晟等表示忏悔﹐以表现出「领袖」的风范﹑无敌的姿态﹑对和谐的愿景。而中共则将继续装疯卖傻﹐该和谐的坚决和谐﹐该做俯卧撑的得继续做﹐为了子民的健康嘛﹗从此﹐钱﹑手段﹑名气将成为初级阶段中国人的初级目标﹐这也许是马多夫案乃至刘晓波得奖的正面效应吧﹗

  我相信刘晓波的得奖是否是中共操纵的﹑类似马多夫案的扩大版﹐不久即可明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