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罗锦:刘晓波被包装成“和谐大使”(图)


2009年3月5 日是人权运动先驱遇罗克烈士(1942-1970)蒙难39周年纪念日,遇罗克的妹妹、现居德国的作家遇罗锦题献给其哥哥的长篇着作《一个大童话:我在中国的四十年(1946-1986)》,於烈士忌日到来前夕,由晨钟书局在香港出版。

【人民报消息】人权运动先驱遇罗克烈士的妹妹遇罗锦2月14日大年初一发表杂感三则,其中一则的标题为《刘晓波被包装成“和谐大使”》。该则杂感全文如下:

人们在为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 我的最后陈述”争辩, 只是争辩在 “有没有敌人”这一点上。

可我看了那辩护词之后, 有个强烈的感觉: 怎么看怎么象是“和谐大使”即将被“派出监狱”的声明书。 你看: 先介绍自己的光辉履历; 再声明自己没有任何敌人, 大家都是亲爱朋友; 又阐述监狱中的公安管教人员是多么可爱, 多么温和, 多么通情达理—— 即凡是说监狱中有酷刑的, 说被活挖器官的, 甚至连高智晟冒死带出的“黑头套”, 都是胡说八道了。

而且这“和谐大使公开信”, 越看越象公安局先过了目, 与刘大使多次地共同仔细推敲, 故不让任何人去法院旁听, 只是向全世界发表用的。

大概是骗骗天真的西方人更为有效吧。

难道人们都没我这感觉吗? 为什么都在那儿一呼百应地大造“营救刘晓波”的舆论呢? 我看, 中共作为大导演, 早就不是一次了, 而且没有一次失败, 每次都是一呼百应, 铁铁地统治至今。 比如, 只说他们导演高智晟“走迷失“吧, 人们难道忘了, 高在“黑头套…”的文章中就已说明: 中共说了, “只要你把酷刑的事说出去, 你就是死”吗? 他的文章被带出来, 就是在向我们诀别了。 连这都不相信? 再说那么受重伤虚弱得根本走不动的人, 又如何逃呢? 可大家偏跟着导演有意无意地瞎嚷嚷。

为他设法带出文章的监狱内外人士, 是否被中共宁错杀一百, 不放过一个地一网打尽? 没人去报道无名英雄。

国内的人自然不敢说真话, 而国外的民运人士们, 要么是身不由己必须表态; 要么是暗中与中共配合, 早就拿着“特务津贴”;要么是没头脑或装看不见(心想反正自己心里有数)。 就连那个观点老掉牙的, 早就被李劼在“开放”月刊上批驳得一无是处的“08宪章”, 如今看来, 说不定都是与“和谐大使”一起, 一步步炮制出来的呢。

既然刘晓波在第一次进监狱就已经屈服过, 再屈服二次三次想是顺理成章。

假如仅仅是“和谐大使”, 倒也罢了, 不过在适当时机会放出一位“牧师”来; 但若还带着“特工”的性质并实际操作的话, 那能量可就大了。

中共早有经验: 他们要反包装有真才实学的“文化人”, 才能打入文化界。 他们几十年来, 在国内外做过无数次了, 收效甚大。

象王涟博士那样, 敢于在报纸上, 揭露中共如何要他在“香港大学”作特务的勇气, 有几个人会有呢? 他的空缺, 不是很快就有人去占去做吗?

中共是特务治国, 也是特务输出国, 就象他们每天输入人们电脑里的毒虫一样, 早晚会把全世界毒烂。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