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藏:我是不会支持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

今晚看到博讯发表各界人士发布“致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的公开信” ,希望将和平奖颁发给刘晓波,里面有我的签名。其实,我并没有签名,我理解我的好友们信任我,不需要征询我的意见就签上我的名字,这在任何一种反抗中共的任何言行的声援中我绝不反对,相反很希望签名里有我的名字,《零八宪章》我虽不觉得有多了不起,但我还是在第一批签了名。但这次我要表达我个人的意见:我不会支持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虽说“王藏”这个签名并不值钱。

别的不说(且不说对高智晟的党同伐异,其团伙对郭飞雄的排斥,对严正学的陷害),以刘晓波对八九民运疯狂且恶劣的诋毁、玷污——这在《末日幸存者的独白》中表露无遗——稍有思想和心肝的人就能明了——我就不会支持他。如我敬重的王若望先生在遗作中就曾表示过:

只有毫无心肝的人才会这么说……你有权利自由地駡自己是胆小鬼和骗子,但却没有权利污蠛那些从血泊中逃出来的幸存者。用弗洛依德的精神分析学来解释,刘先生是在受到严重的精神挫折下,发生的“大家彼此彼此”(众人皆醉我也醉),以求得心理平衡的一种歇斯底里。

我完全赞同王若望前辈的分析评价。还有我敬重的郑义先生也曾这般评价刘晓波的《末日幸存者的独白》:

《末日幸存者的独白》所描绘的那个阴暗的"八九"民运,正是刘晓波个人阴暗心理的投射。一举手一投足都在惦量名利得失,久而久之,麻木了,再以己度人,把天下人都抹黑。我下地狱,便拉天下人都下地狱。我是王八蛋,便骂天下人都是王八蛋。忏悔不应当说谎。说谎是对忏侮的最根本的否定。忏悔是个人面对上帝时真诚的低说独白,它是人生罪恶中最后一线良知之光。如果连忏悔都是欺骗,都是攫取名利的花样翻新的手段,我们还有什么希望!我们并非完人,人所具有的缺陷我们同样具有,但我们总可以要求自己不要太坏,至少要保有一丝廉耻之心,不要当众手淫。

我同样完全赞同郑义前辈的分析评价。

我一直秉持这样的写作、表达与生活要求:一定要真实呈现内心的真实想法,绝不违背良心而说一些违心的话,做一些违心的事。我再怎么没有所谓“精英”的“气概”和“影响力”,但我有一名自由诗人应有的崇高的眼光,神圣的追求。

为此,我要把我对诺贝尔和平奖的看法表示如此。在我心目中,高智晟及如高智晟一般的真英雄真豪杰才有资格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才能给诺奖增加荣誉,而不是耻辱。

相信不久的未来,人们的眼光会更清晰,更挑剔,而不是半推半就。我同时也相信,体制内的真相和“体制外”的真相很快就可见分晓,如昆德拉般的尾巴是掩饰不了的。

晚辈后学王藏于2010年9月24日
《自由聖火》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