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因为站在强盗、流氓一边才受批评。

原题:刘晓波因站在强者一边受批評

张三一言

[一]、当强者站在弱者一边的时候

美国是世界最强者,为甚么你们又站在美国一边?

这是在质疑中,杀伤力最大的一题。若不能回答,建成的,“永远站在弱者这一边”小屋,就变成了一堆废瓦横木。

这就需要搞清楚在甚么条件下(甚么关系中)人们站在美国一边。

其一,在苏联和国际共产结盟解体前,美苏两集团势均力敌,站在美国或苏联一边都不是站在强者一边,也不是站在弱者一边。

其二,人们站在强势美国一边,很多时候是人们基于美国这个强者站在专制权力下的民众一边,也就是站在弱者一边反抗弱者面对(敌对)的强者。美国长期援助共产集团内的弱势民众,抗拒共产集团内的权力强者。在其它国际事务中大多也是类似的情况(起码美国是打着这样的旗号)。我在《永远站在弱者这一边》一文中曾写着:“在国际政治方面,强国以保护小国弱国、以保护他国国内弱势民众为理由采取外交、政治、军事行动都能增强其道义力量和合法性,获得更多支持,让其行动更有力和顺畅。”所以,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那么多的人站在强者美国一边,其实质则是人们与美国一致站在弱者一边。这也是为甚么站在强者美国一边不会受到道义指责的理由(当然受到专制独裁极权政府及其御用文人攻击)。

其三,政治上有一个不言而明的规则:强者都偏爱专制独裁(甚至极权)。专制强者这种偏爱显著;民主的强者这种偏爱受到极大掣肘,所以其专制独裁量不会很大,不会出现民主极权的怪事。弱者都偏爱民主与平等。这种政治本质决定,民主国家在国内不会出现制度性的权力强者压制民众弱者的事。人们站在美国这么一个强国一边并不会导致助强凌弱的恶果。因为国际关系是国内关系的延伸,所以在国与国关系中,民主国家会与专制国家,特别是极权国家发生冲突。这种冲突带有民主与专制、文明与野蛮冲突的性质。通常(不是所有)情况下,美国是民主、文明的主导者,与之对抗的是专制、野蛮一方;人们站在美国一边多数情况就是站在民主、文明的一边。而弱者是偏爱民主、平等、文明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站在美国一边与站在弱者的一边是一致的。

以上陈述,可以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当某一强者站在弱者一边抗拒另一强者的时候,此时,你站在某一强者一边,实质是站在弱者的一边。

[二]、当弱者站在强者一边的时候

刘晓波是不是弱者?你们狠踩他的时候怎么就忘记“永远”了?──在这是在质疑中,另一杀伤力的问题。

若不能回答,“永远站在弱者这一边”之说也会一败涂地。好吧,就拿刘晓波的事来把理说个清楚。问题的关键正好是刘晓波,尤其是刘晓波的辩护者首先站在共产党强者一边,反对的一方站在民间,站在弱者的一边。

这话怎么说?

在反刘派一方,从来没有站在极强者共产党一边为共虎作伥指责刘晓波;反刘派有哪位表示支持共产党打压刘晓波了?我看到的都是反对共产党对刘的打压。总体而言,反刘派在共产党与刘晓波之间,从来都是永远站在弱者刘晓波一边,支持刘晓波,反对共产党。

那么“批刘”,甚至有人说是“恶批”,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其一,是因为刘晓波本人赞美共产党引来人们的批刘。刘晓波本人把罪恶共产党的黑狱描绘成为宾馆,把极权残酷高压统治说成人性化、人权化的管理。这种说法不但违反事实,实际上也是抹杀了受共产党迫害的成亿中国民众的灾难、不幸、痛苦;打击了这些弱者反抗强权暴政意志。是助长极权强者削弱民间弱者。一些护刘者因为护刘心切,不但坚持刘的美化极权强者思想,还进一步把它伟大化、光荣化、神圣化。这种颠倒是非黑白、违背良心的话怎能不受到人们的痛批?

其二,所谓批刘,其事实与实质是指刘本人,尤其是刘的维护者们站在强者一边,与强者不(?)谋而合地打压弱者。

挺刘派与共产党强者配合打击被共产党打压的弱者的彰彰明甚事件列之以下:   余王拒郭事件;
刘晓波把公开信中高智晟等人的名字拿掉事件;   超越人伦底线的对高智晟等人落井下石事件;   …

对这类事件,尤其是在刘晓波公开(虽则是简接)地支持对高智晟等人超越人伦底线的落井下石事件,参与行动的刘本人、护刘者至今没有一个人表示过歉意。

这些恶行会在民运史上留下记录的。

反刘派并没有对护刘派作出类似的行动。

当弱者站在强者一边的时候,反对这个弱者就是反对强者。刘晓波是弱者,但是在强者共产党和弱者民众之间,他尤其是为他辩护者站到强者共产党一边去与民众对立,所以反对刘晓波如上之言论,并不构成反对弱者的事实,相反,正好是构成了站在弱者一边反对强者的事实。

这些事实说明,反刘派是站在弱者一边反对强者,护刘派站在强者一边反对弱者。这就是刘晓波受到批评,甚至是痛批的由来。

[三]、以下是顺便回答一下不很重要的质疑。

“永远站在弱者这一边”是毛泽东的翻版?

有这么一种说法:所谓的站在弱者一边,不过是毛泽东的被压迫的工人,农民永远是对的,地主资本金罪大恶极的翻版。

因为毛吃红烧猪肉,所有吃红烧猪肉的都是毛的翻版?

“永远站在弱者这一边”是美国著名律师丹诺在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调查报告”之前说的,怎么前者变成为后者的翻版了?

另外一个对永远站在弱者这一边的质疑是这样的:共产党当年也是弱者吧?忘了农夫与蛇,东郭与狼的寓言?

共产党当年也是弱者吧?──这个质问的意思是说:本质邪恶者,即使是处于弱者地位也不能站在其一边,相反要趁其势之机消灭它。首先,我完全支持这一思想和意愿。但是,有一个人类无法如愿的事实:在弱者势弱时表现是一副仁慈菩萨貎,其邪恶没有丝毫流露之时;除非有神仙在这个时候告诉人们:这个弱者是未来的灾星,此外,你我他凭甚么断定它是本质邪恶?人们没有可能在它的邪恶彰显前作出他未来是灾星的判断;所有这类判断都是在邪恶彰显时或之后才得出来的。怎么能用在邪恶彰显之时或之后才得出的经验教训或结论作为邪恶彰显前的行事依据?

就是说,要把“本质邪恶者,即使是处于弱者地信也不能站在其一边,相反要趁其势之机消灭它”,是人类做不到的事。

这种果境还可以引申到现实中作思考。

在与中共当年地位势力思想表现等都不相伯仲的孙中山革命势力,要消灭它还是站在它的一边?

谁能保证今天的天真无邪的童子中没有将来的毛泽东、列宁、斯大林、波尔布特、希特勒、墨索里尼…?在没有保障的困境下,或许有两种解决办法。一种是对所有弱者儿童格杀勿论,起码是把认为将来可能成为邪恶的弱者有杀错无放过。──显然不能如此。一种是维护所有弱者。也就是说,只好站在弱者儿童一边,保护他们成长。补救方法是当弱者变强并彰显邪恶本质时才反对消除它。

就人对人而言,永远站在弱者的一边,是无可避免、无可奈何的选择,也是道德使然的选择、最安全的选择。

以上己经回答了是不是忘记了农夫与蛇,东郭与狼的寓言的问题。因为蛇、狼咬人吃人本性是无需神仙告知,人们都应该知道的常识。

张三一言 20101003 香港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