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可平的这个理论为何党能忍气吞声(图)


党内理论专家、中共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

李威

【人民报消息】3月17日中新网有一篇很醒目的文章《俞可平:治国必先治党 依法治国必先依法治党》。

目前任中共中央编译局副局长的俞可平,2006年因《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有了一定的知名度,报道说,俞可平被视为有影响力的党内理论专家之一。

「党内理论专家」这一句称谓,把俞可平的文章《治国必先治党 依法治国必先依法治党》贬的一钱不值。

这种理论专家,说出花儿来,也没跳出「党内」,也是党的御用工具,说出大天去,只不过是一个把希望寄托在中共体制改革上的「党内改革派」。所以,说来说去还是以维护党的统治为前提。

报道说:中共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在最新一期《学习时报》上撰文指出,中国共产党是掌握国家政治、经济、文化、军事核心权力的唯一执政党,党的领导干部是公共权力的掌握者。因此,治国必先治党,依法治国必先依法治党。

首先,俞可平把「唯一执政党」这个独裁体制给砸死了,并确定了「党的领导干部是公共权力的掌握者」。难怪党能忍气吞声听俞可平说什么「治国必先治党,依法治国必先依法治党」。

◎ 党把人民放在对立面

其实,和俞可平先生相比,深圳的林嘉祥书记、郑州规划局副局长逯军和湖北省长李鸿忠们的大实话,更显的贴近党情。不是么?

深圳的林嘉祥书记说:「你们算个屁!」

郑州规划局副局长逯军更进一步,问记者:「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

湖北省长李鸿忠的问话更明确:「你真是《人民日报》的?你还问这问题?你还是党的喉舌?你怎么引导舆论?」随后威胁道,「你叫什么名字?我要找你们领导去!」索性动手抢走记者的录音笔。省长和城管的素质没有任何区别,唯一区别的是职称。

最毫不掩饰党是邪恶的,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这位党内大佬1983年在北京西山中共中央党校对老朋友杨秉城说:「江青一宣布我是叛徒,连我儿子小熙来也给我一顿铁拳,把我打的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这个狠小子,又照前胸踏了我几脚,当时就有三根肋骨被踹断,看他这个六亲不认,手毒心狠连他爹都往死里整的样子,这小子真正是我们党未来的接班人的好材料。今后肯定会有大出息。」

杨秉城说:「给共产党干,你首先不要把自己当人,我蹲了二次国民党的监狱,国民党人对我们客客气气的,甚至有人都自己花钱给我们买吃的,买报纸,可我们蹲共产党的监狱能活着出来,真是命大呀!中共把中国人整死了超过一个亿,我却侥幸的活到今天真是万幸!」

◎ 邓小平明确没党就没国

中新社报道说:中共前领导人邓小平曾说「没有党规党法,国法就很难保障」,俞可平的「治国必先治党,依法治国必先依法治党」观点是由邓小平的这一论断推演而来。

「没有党规党法,国法就很难保障」,邓小平明确没党就没国,中国共产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现在简称「中国」)的老子。这个「中国」不是延续五千年中华文明的中国,而是中国共产党在苏共的豢养下成立之后、「党」在1949年 10月1日建立的那个「国」。这个「中国」虽然还叫中国,但与五千年古国文明毫不相干。所以章子怡对当政的共产党说,祝贺60岁生日并没有错。错的是,这个非法政权不是她的真正祖国母亲。

◎ 俞可平的忽悠理论

中新社报道说,俞可平的文章认为,要实现「依法治党」,就要做到以下几点要求:

一、党领导人民制定法律,自己必须带头遵守法律,带头维护法律的权威。
二、各级党组织必须在国家宪法和法律的框架内活动,这是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基本要求。
三、党的各项方针政策必须符合国家的法律。
四、严格依照法律的规定和党章的要求处理党组织与立法、行政和司法部门的关系。
五、全体党员,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都要严格遵守党的法规。
六、要下决心采取有效措施消除「文山会海」现象。依政策、会议和讲话来管理政务和党务,不是法治。
七、要努力完善国家的法律和党的法规。
八、要加强党员的法治教育,增强党员的法治意识,培养党员的法治精神。牢固确立在国家事务中「宪法至上」和在党内事务中「党章至上」的观念,坚决破除「党大还是法大」、「权大还是法大」的谜思。

别说俞可平只列了8条,就是再来80大条、800大条、8000大条、80万条,一切真机都藏在那第一条:「党领导人民制定法律」。看了这一条,其它的都不用浪费时间看了。

有一个新闻说,一位男士身穿「一党独裁,遍地是灾」的T恤衫和朋友一起去旅游,结果被便衣特务强行带到派出所拘留,并追问是谁给印的。其实这是中共建政前攻击国民政府用的口号。

无论是俞可平的《治国必先治党 依法治国必先依法治党》,还是刘晓波的延缓共产党寿命的《零八宪章》,都在「一党独裁,遍地是灾」寥寥八个字面前现出原形。

◎ 远离中共才有未来

从中共对待俞可平、刘晓波和高智晟的爱恨之中就一目了然,谁在维护共产党,谁在维护正义:

俞可平的文章刊登在新华网上,被中共誉为「有影响力的党内理论专家之一」,目前任中共中央编译局副局长。

刘晓波的坐牢,是中共为了迷糊民众认同他的《零八宪章》,认同让共产党继续执政的一种变相手段。为了把这种认同扩大到全世界,中共还找人为刘晓波提名诺贝尔和平奖,监狱的警察自然对他不敢不「和蔼可亲」。

而谴责中共的人权律师高智晟,可没有他们那么好运,仅仅因为公开发表给中央的三封信而遭受骇人听闻的酷刑。此迫害还殃及到全家,先不说把他们的存款全部没收,吃饭都成问题,连妻子牙齿都被打断、小手指被折断;女儿上学特务要坐在教室里,直到格格被折磨到精神失常;逃到美国后,小儿子问妈妈:我现在可以说话了吗?

残害了中国人民60余年的马列子孙中国共产党,是一定要被灭亡的,否则天理不容!

中共的那些卫道士们,无论你们是高级写手,还是低级写手,别忘记,你们都是炎黄子孙,都是有着五千年辉煌文明史的中华民族中的一员。

记住,只有远离中共,你们才有可能谈到这两个字──「未来」。

(人民报首发)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