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维光评诺贝尔和平奖 国际重视中国人权

10 月8号上午,挪威诺贝尔评奖委员会宣布,将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因言获罪的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以表彰他对“改善中国人权的努力与贡献”。旅德著名学者、极权主义问题专家仲维光认为这次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中国人,是国际社会支持和表彰中国民众为争取人权和民主的多年抗争,将对中国社会走向自由、民主直接产生积极的影响,同时引起全世界更多的人关心中国的人权问题,共同抵制中共,尽早结束中共专制。

现年五十五岁的刘晓波是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讲师、作家、前任独立中文笔会主席。 因参与六四事件和要求中共进行民主宪政改革等而多次被捕。现被判处十一年监禁,罪名是颠覆国家。

对于刘晓波获奖,旅德著名学者、极权主义问题专家仲维光首先介绍了当天德国媒体的各种报道和评论。他说,【原声】第一德国媒体高度评价了给刘晓波,为什么?他认为第一点,是诺贝尔评奖委员会敢于迎着争议、敢于在争论中给一个在监狱中的人。这个比去年授予一个在位的总统、授予那些有权力的人,他们认为是一个变化。第二,德国媒体上在谈,授予刘晓波,在中国异议人士中已经引起争论,一部分异议人士认为刘晓波过去实际上间接为政府服务,在很多方面帮助政府打击、削弱了其他异议人士的影响和力量。第三,德国媒体的评述认为,尽管如此,诺贝尔和平奖给刘晓波,是对中国专制政权的一个大的打击。

在八九年六四运动中,刘晓波曾慷慨激昂地演讲过的、甚至绝食声援过。但随后,他又在电视上公开协助中共当局诋毁六四,甚至后来还出书完全否定六四。海外民主人士普遍认为,刘晓波帮助了镇压者论证血腥镇压的合理性、合法性,起到了镇压者所不能起的作用。

就在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公布的前夕,原本一份有数百人签名的《呼吁颁诺贝尔和平奖给刘晓波》的呼吁信爆出丑闻,多人发现自己“被签名”。

十月一日,北京律师江天勇发表声明,撤回此呼吁书上自己的签名。他说:“我对部分人在呼吁授予刘晓波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时候,总不忘贬损高智晟、胡佳、陈光诚的行为深表遗憾。当高智晟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陈光诚一家遭凌虐至今、胡佳身患绝症仍身陷囹圄之际,我岂能与那些不依不挠踩他们的人同抬一乘轿子?”

随后,海外一批学者联名致信诺贝尔评奖委员会,反对刘晓波获奖。其中包括《中国事务》总编伍凡、自由作家及法学家袁红冰、出生于高干家庭、笔名是三妹的作家刘晓东,以及仲维光先生等多人。

对此,仲维光重申了自己的观点。【原声】对于刘晓波这个人来说,我还是坚持我以前对他的一些批评意见。但是我希望这次授奖给他,他能够彻底的改变自己的立场,能够真正的以价值问题为最高原则,能够彻底的出来对抗专制。当然也不排除另外一种可能,但是尽管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说(他)和中共政府合作,来延续共产党政府的生命,但是我相信,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中国人将会大大加速中国的民主化、对人权的保障的这一天的到来。

因为这是过去十几年来中国民众的对抗专制的、在各方面维权行动的这些努力,中国已经越来越象89年的时候东欧各国的情况了。所以,无论刘晓波在未来他会怎样去发展,中国历史的发展是会大大加速的。

仲维光认为,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昭示西方社会对于专制的不妥协,对中国社会走向自由、民主会产生积极影响。【原声】我认为,诺贝尔评奖委员会把奖给刘晓波,虽然我原来认为有更好的人选,但是我认为,诺贝尔评奖委员会把他给了一个正在监狱的中国人,他的目的就是要昭示对于专制的不妥协,因此,在这个意义上我还是高度评价这次给刘晓波,我希望能在中国社会产生积极、正面的影响。而且我也认为,他对于广大的中国民众来说,是对民众对自由、对人权追求的一种肯定。广大中国民众之所以听到这个消息高兴,我认为也是如此。

仲维光认为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中国人能够引起全世界更多的人关心中国的人权问题,共同抵制中共的迫害。他说,【原声】把这个奖给了一个中国人,这就使得国际社会更加关注中国问题。过去多年以来由于中共政府利用所谓经济收买,利用很多这种手段,使得国际社会对于中共政府的人权这种劣迹,不是那么放在首要的地位去关注。而且有的时候,很多时候是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例如在最明显的从99年以后的对法轮功的迫害。这个迫害到今天为止也很少有政府、很少有国际上的重要团体公开把它提出来对抗中共政府。尤其是比如说诺贝尔评奖委员会在这次的授奖词上,在这次的谈到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他们也没有首先来关注这一个问题。

但是在这之后,我觉得当国际社会更加关注的时候,当中国问题有了更多的人关注的时候,这些个残酷的迫害就会越来越多的被揭示出来。那么,这次把诺贝尔和平奖发到中国去,就使中国共产党在以后的迫害上受到了一些阻挠,在各方面能够得到一定的遏制,甚至能够引起更多的人来反抗反对中共的迫害。

最后,仲维光表示,从更宽广的角度来看,这次颁奖是国际社会支持和表彰几十年来众多中国民众为争取人权和民主的抗争。他说,【原声】诺贝尔和平奖表面看来是授给了刘晓波,但是实际上是二十几年来,89年北京市民、以及其后民主党组党、以及其后99年对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展开反抗、九评出来以后各项发展的一种累积的产物。甚至可以说,它是再往前可以溯,很多中国异议人士不断努力累积的产物。因为正是这些人的努力,才使得国际越来越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才使国际社会得以关注到刘晓波先生现在在监狱里头。所以这个奖我觉得用一种更开阔的胸怀来看,是国际社会、是诺贝尔评奖委员会对于中国民众追求自由、追求人权的一种支持和表彰。

所以在这方面我当然也希望,我以前所批评的刘晓波先生能够知道国际社会的良苦用心,能够和大家一直携手起来对抗专制,而把自己的名和利放在更次要的地位。我想这是大家对他的期待,也是大家对于这次获奖对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重要性的一种评估。

仲维光坚信在更多国际力量的支持下,中国民众能够更快获得民主和自由。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唐音采访报道。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