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被中共扭曲的是非观是做人的耻辱

作者:三妹

我在“三妹也说说”中分析了诺委会授给极权国家的温和合作派和平奖早有先例,这是诺委会的错误。后来,我将其改写成文章,见下面(诺委会还犯过不少这类荒谬的错误,例如把和平奖授给恐怖分子阿拉法特,授给毫无政绩却拥戴极权古巴的美国总统卡特,和平奖授给权力人物本身就是荒谬的,去年欧巴马一上台,诺委会就决定给其授奖,诺委会谄媚权力的堕落时而有之,在此无庸赘述。)。有一位网名为“老鼠”的人对我指出的诺委会授给极权国家温和合作派和平奖的问题提问道:“如果你们知道和平奖喜欢温和派的话,当初为什么要写信给诺委会,告诉他们晓波是温和派呢?如果你们知道和平奖喜欢温和派,而你们又不希望晓波得奖的话,当初写信时就该说晓波如何激进如何革命如何暴力,请委员会不要给他和平奖啊。这次晓波得和平奖,你们给诺委会写的两封信立下了汗马功劳啊,你们也是变相跟中共合作帮助晓波得和平奖的吧?”。

老鼠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思维方式是典型的被中共扭曲的畸形社会的产物,而那些为刘晓波炒作和平奖的核心人物也是以这种扭曲的思维,靠谎言和不择手段而达到目的的。刘晓波这样的投机人物和合作派代表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也是中共扭曲的畸形社会的产物。把不择手段和说谎等劣行看作常态是典型的是非观颠倒,而这个老鼠竟还恬不知耻地满有道理的反问对方。我们反共反的就是它把中国人对大是大非的判断完全颠倒错位的邪恶,反的就是中共不择手段的邪恶,反的就是它把中国整个社会道德破坏殆尽的邪恶。我们反共的目的就是要肃清这种是非颠倒的党文化,就是要在中国社会重建道德和正确的是非观。就是要使老鼠和刘晓波这种把投机当成常态的人知道羞耻。使他们知道,当我们指出诺贝尔的错误时,我们是不能用谎言来混淆真相的。而这正是刘晓波和他的拥护者们的致命的问题——严重的是非错乱。他们利用太多的不正当的手段和谎言来为刘晓波获奖炒作和游说,使这个和平奖完全变了味,变味一是它的运作全过程的丑劣,变味二是把和平奖授给这样一个投机分子和合作派代表人物。

上个星期我去一个朋友家做客。他们夫妻俩都是化学博士,一家在日本住了七、八年才转到美国。他们给我们讲了许多日本百姓的感人故事,他们非常感谢日本这个重视道德和家庭教育的社会把他们的女儿教育成一个有教养懂礼貌的人。反过来,女儿总是纠正他们的“花花肠子”(这是他们的女儿批评他们时常说的话:“不要搞中国人的那些花花肠子”。)

他们刚到日本时,一天,一家三口在路上走,一个日本母亲带着一儿一女骑车在后面,那个儿子先从他们身边骑过去,妈妈马上停在他们身后喊那个男孩子过来,孩子一转回来,母亲就在这家中国家庭面前训斥起儿子来,男孩子向他们低头哈呀哈呀地说了几句,母亲又训斥了他几句,那男孩子又提高声音做九十度鞠躬状哈呀哈呀地说了几句。这对中国夫妻刚到日本不懂日本话,他们的女儿后来翻译说,那日本母亲批评儿子从行人身边骑车太快,不礼貌,让他下来道歉,第一次道歉声音太小,母亲又说道歉没有诚意不行。这对中国夫妻还给我们讲了许多日本百姓(邻居、同事)帮助他们的感人故事。说完这些故事,我们都很感叹,我们生活在中国的时候,学校和家里都没有这些微小的道德教育了,全是宏伟高大的共产主义教育。越是高大宏伟越达不到,越达不到,说谎和造假就越变成了常态。这就是为什么中共统治至今,毁掉了我们几代人的道德。而我们到海外的中国人却在被自己在海外受教育的孩子纠正着。我自己对此也感受至深。

所以,不能因为对方的错误行为,特别是像诺委会这类国际组织的错误行为,就把自己的错误行为合理化,就可以不择手段地以错对错,这就是中国现今畸形社会的问题。对此,我们首先要看到中共对我们思维的扭曲,这种被中共扭曲的是非观是做人的耻辱。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