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和平奖为什么只能给他们?

吴侃

我对“诺贝尔”奖,准确地说是“诺贝尔”和平奖已经十年不关注了。不是因为“诺贝尔”奖在堕落,而是因为我在觉醒。发现诺贝尔和平奖只不过是一个诺贝尔愚乐奖或者是诺贝尔游戏奖。诺贝尔和平奖和中共其实是一丘之貉。

诺贝尔和平奖和中共怎么是一丘之貉呢。在听到刘晓波终于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后,北京(中共)也进行了批评。但这个批评是一种轻松的、喝茶似的批评,其实这种批评无非是给国际社会看的,做做样子,让人觉得中共真的很伤心,让人民继续相信诸如“诺贝尔”和平奖这类东西,让国际社会觉得诺贝尔和平奖给了一个值得获奖者。然而另一方面北京迫不及待的做了低调、细腻的安排,说细腻是因为有媒体报道,在诺贝尔颁奖的当天,警察带着刘霞,将她带至关押刘晓波的辽宁锦州监狱,刘霞预备给刘晓波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亲口告诉他﹕「你得奖了!」多么人性化的场景,多么及时的把喜讯传到获奖者,多么细腻的考虑,多么无无微不至的安排,谁有这个权力。谁又这样对待过高智晟、胡佳,陈光成,对待过魏京生先生;哪个在中国大陆被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享受过这种礼遇。不觉得奇怪吗?不觉得反常吗?

仔细看看中国获得诺贝尔的两个人的言论和获奖时间。刘晓波都到了监狱了,还在和世界分享中国监狱的优越性,及如同人间花园的中国监狱;达赖就更不用说了,在著作中还在深深怀念杀人魔王毛泽东,他们讲述的和今天影帝温家宝唱的是一出戏,一个调。都是期盼着共产党的改良,在改良了的共产党领导下的民族大繁荣,这个唱了60多年的老调结果是什么呢,除了给中共喘气的机会,让中共继续进行64屠杀,残害异议人士,活摘他们器官。没有任何新意和实效。那希望也只是一个画饼充饥的梦,和麻醉人抗争的药剂。

诺贝尔和平奖和中共一贯宣传的调门中有一个共同的声音“和平。”中共一直在高调叫着要“和平”,要爱好“和平”。“和平”在中共的手里成了一个欺世口号,变为愚弄世界的幌子。在和平的环境下杀死八千万中国同胞,在和平环境下,残害异议人士和宗教信仰团体,在和平环境下活摘人体器官贩卖。

和谁和平,什么样的和平、怎样得到和平,这是想要和平的人必须考虑的,却是“诺贝尔”和平奖不需要考虑的。农夫和毒蛇的和平,当毒蛇苏醒后咬死农夫,诺贝尔和平奖宣称:那是毒蛇的本性,不是毒蛇的过错,我们要继续用体温温暖毒蛇,直到它感动、它变得温顺,用人的体温把毒蛇温暖出人性来;面对东郭先生和狼的和平,当危险过后,东郭成为狼充饥的食物,“诺贝尔”和平奖解释那是狼的特点,不能责备豺狼。农夫死了,那是为了和平,他是可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不管东郭死活,东郭被豺狼咬了的同时,就使它具备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资格;东郭先生同样是维护世界和平的举动。相反,农夫如果杀了毒蛇,别说用暴力杀死,就是非暴力的揭露毒蛇有毒,就是不和谐的表现,就不是诺贝尔需要的和平举动;东郭如果打死了豺狼,别说东郭先生干的那么绝,哪怕是东郭先生不配合狼的要求,也是具有暴力倾向,同样不符合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条件。这就是为什么高智晟、胡佳、陈光成,包阔魏京生不能获得诺贝尔的和平奖。这样的诺贝尔和平不只是与虎谋皮,这样的诺贝尔和平实在是害人的奖项。

其实在道德层面上,中共就是一块试金石。对中共的态度取向是你能否真正认清中共和有勇气成为正义之士的标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