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刘晓波做回中国人

小陈

作为一名热爱和向往着“民主与自由”的普通中国人,欣闻刘晓波博士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心里面由衷感到高兴,但是待心情平静以后,本人隐隐觉得有些话不吐不快。首先我有个疑问:刘晓波博士到底是美国人的财富还是中国人的财富?

因为前段时间网上爆料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每年赞助刘晓波博士23004美元,我想这事其实也无可厚非啊,刘晓波博士长期为中国民主事业做贡献,得点资助也很正常。可我仔细一想,为什么不是法国、英国、德国的基金会呢?接着我查阅刘晓波博士历年来所发表的文章,发现他经常发表一些与中国民主事业无关、但与美国国家事务密切相关的意见。比如:2004年5月18日他写的《把罪恶当罪恶——虐囚案评论之二 》,把虐囚这样的丑闻硬是说成美军不小心倒霉栽了,个人觉得完全没有必要,超出了为中国争取民主自由的范围。如果连这样的生意也揽,不得不使人们的眼睛睁得更加的大。

另外了解到的是,刘博士有一定程度上的种族主义倾向,经常否定中国人的人种。比如下面这段话:“我有自身无法摆脱的局限:语言问题。我没法用英语那样好的表达自己的内心世界,我将来有可能用英语表达的意思,但语言的味道会一点儿也没啦。所以,语言如果可以过关,中国会和我根本没有关系。我最大的悲哀就是因为语言的局限性,还不得不为中国说话,我是在与一个非常愚昧、非常庸俗的东西对话,这种对话只会使自己的水平越来越低”。虽然类似的话可能是他在极为复杂的情感下说的,但是作为一个知名的异议人士,我觉得还是不够稳重。这样的言论出自一些外国人之口,还不算稀奇;但如果是出自刘博士之口,就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了,毕竟我们是同属于一个种族。我想为中国民主事业做贡献也没必要到达这种意境上吧?

2003年2月23,居住日本的挪威籍华人作家成丹九哥发文表示,刘晓波曾亲口对他讲:“美国殖民地200年是中国的唯一希望。”我想我们作为一名中国人,虽然能够认同普世价值观,但是却不能够认同这样有失本民族尊严的话。显然刘博士的那个层次令大多数人都“望尘莫及”了;同时刘博士对美国的态度让人有点匪夷所思,这还是仅仅与独裁斗争的问题吗?这是刘博士的硬伤,没有大众化就没有支持率。

综上所述,刘晓波博士到底与中国民主事业挂不挂钩,或者挂钩多少?这是个问题。相比魏京生等中国民主运动老前辈,刘博士显得有些独来独往,不容易和老百姓接近,缺乏最广泛的认同。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博士,我感觉有些脱离了中国民主事业,要知道独门剑客的功夫虽然好,但是要其来做人民运动的领袖,那就是赶鸭子上架了。衷心希望诺贝尔和平奖能回归正统,把奖颁给那些更有资格获取的人,以造福中国人民。更希望刘博士能回归中华,全心全意为中国民主事业迈向前进奉献自己。

浙江网友小陈来稿

(网路文摘首发)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