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高调捧抬刘晓波为哪般,为他“四处”拿钱大家谈

三妹整理和评论

三妹评语:美国的权力制衡,人民监督的民主制度是当前人类能找到的最不坏的制度。但它不是十全十美的制度,因为它不能杜绝人的贪婪和自私,所以我们强调道德和文化,因为道德和文化能起到制度这一工具所起不到的教化作用。出于人的这个恶性,民主国家也会偏离她的先贤们当初奠定的为人权而战的基本理念。历史上,美国犯过数次对极权认识不清的错误,而现在也一样为经济利益而偏离人权理念,被中共拉向堕落。

这十几年的现实告诉我们,西方世界无一例外地都在为经济利益而偏离人权理念。自从给了中国最惠国待遇后,美国就越来越希望中国能够成为它的一个稳定的廉价工厂。什么中国人民的人权和民主,什么中国人民一年八万次的抗争暴动,什么中共残酷屠杀和迫害法轮功百姓,都已经是美国的次要考虑,美国更在意的是中国政局的所谓稳定,更在意的是它能最大限度地为自己取得经济利益(如今美国政府感到并非如它所愿的危机后会有所觉悟和改变)。自从中共不管不顾中国人的人权和中国人的生存环境而疯狂地为西方生产廉价产品以赚取外汇的十几年来,美国越来越偏离它的建国理念而同样走入贪婪的疯狂。

而具体到据说是推动海外民主发展的美国民主基金会,它也在配合美国政府的这个偏离人权理念的旨意,几年来力挺与中共和解共生、媚共美共的刘晓波,其目的也是为了实现“中国不要乱”的美国经济利益意图”。而胡平等这些精于钻营的吃民运饭的老运动员们早就看出了这个道道,中国的人权和自由只是他们搞钱的“旗帜”,胡平们早就沦落为打着自由民主大旗把民运当生意的民运投机商。他们忽悠世界,高调肉麻捧抬刘晓波这样一个完全没有个人道德和人品的民运败类,为的是自己的生财路。如此这般,我们就不难理解胡平高调捧抬刘晓波和他四处拿钱的关系。从胡平的行为我们也可以看出那些百般肉麻地捧抬刘晓波的“民主人士”们为什么会肉麻到那般地步?这里介绍三处胡平被传说拿钱的地方:

胡平拿钱地方一:北京之春(Beijing Spring, Inc.,获美国民主基金会年资助 $145,000,胡平主管),是分析与评论中国政局的月刊。(二○一○年度自9月一日起停止出版纸本,改为网上刊物,以继续申请资助。——三妹註)

胡平拿钱地方二:民主中国(Democratic China, Inc. 获美国民主基金会年资助$195,000 and 特加费Supplement $18,000,共计$213,000,原社长刘晓波被捕后,由身在大陆的张祖桦主管,实务由蔡楚代理。)是一份网上中文周刊。

胡平拿钱地方三:中国人权(Human Rights in China, Inc. 获美国民主基金会年资助$250,000,谭竞嫦Sharon K.Hom主管)。年资助比2008年锐减四成多,系內部人事纷争所致。

以上资料可在美国民主基金会网站查到,详细步骤请看下面的《大家谈》。

最可怜见的是那些被蒙在鼓里不明真相的人们,就像当初庆祝共产党“解放”中国一样地庆祝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国内的误以为中国民运有了“旗帜”,海外的误以为“中国有望,民主有望,回国有望。”

下面的《大家谈》是昨天和今天的部分邮群讨论,时间以最近的在最上面,依次而下。

胡平高调捧抬刘晓波为哪般,为他“四处”拿钱大家谈

2010/11/20 Diane Liu

刚才发的短信打错一个英文字。王宁那封给NED的英文信一再强调保护胡平的隐私,你是去问人家胡平的funding呢,还是告诉人家要保护胡平的隐私?怎么给人一种做贼心虚的样子,一点痛快劲也没有。另外,转柏桥信在下面。

美国民主基金会的funding都在它的网站可以查到,是公开的,不是什么隐私。Beijing Spring, Inc.,获年资助 $145,000。魏京生刚得到资助(Wei Jingsheng Foundation,Inc.,获年资助 $54,300)

进入此网站步骤:1.www.ned.org;2.在顶端找到并双击publications;3.在右侧窗户中点击2009 asia annual report;4.找到china;你就能得到这份当年的资助财政报告。

我想知道胡平是不是如柏桥说的在四个地方拿钱?还是大家在谣传? 三妹

柏桥如是说:(三妹,如果你觉得有必要,可以发出去。我不想再与他们纠缠)。胡平又是似是而非的文字。他一贯如此。下面我举几个例子,希望他和被他误导的人能明白他们错在哪里:

一,国会议员工资过高,受到谴责,经常发生的事,因为他们自己有权给他们自己定薪水。谴责政府,就是谴责他们。政府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必须有人对政府负责,也就是要落实到具体的人;

二,政府行政部门官员工资过高,也常会受到谴责。下面所附的一则不久前的新闻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他们大概不会嘲笑那个揭发政府丑闻的英雄是“借破烂的”吧。那些群情激愤的纳税人谴责的可不是什么抽象的政府,而是每个“具体的人”。而且最后逼得他们道歉的道歉,辞职的辞职,减薪的减薪(减了90%!)。

三,任何接受政府资助或享有政府福利的公益机构如基金会等(基金会可享有政府免税),都必须接受政府和民众的监督。换句话说,公民都有权监督他们的开支情况。比如,如果私人基金会给自己的负责人开过高的工资,有变相逃税之嫌,政府就会过问并予以制止甚至惩罚。其他接受政府直接资助的非政府机构如法律援助处,NED等,政府和民众更有权利进行管理和监督。比如911后美国红十字会曾经以911的名义募集到2亿多美元,结果将其中一半以上准备挪为他用,被人举报后遭到全社会的谴责,其负责人被迫辞职。

因此,他在这里大言不惭地说:“你要批评的是发钱的即政府,而不是领钱的”,令人哭笑不得。这有点类似当一个人被发现贪污或挪用公款时,他厚颜无耻地说:“你们应该去谴责管理不善的政府,而不是我”。政府有管理失职的责任吗?当然有,但最大的责任方还是当事人;同理,对于假公济私、中饱私囊的腐败分子,管理制度上的缺陷是一个问题,但最大的问题是当事人的道德品性和职业操守。这些常识性的东西本来不应该在这个圈子里讨论,可是就是有人喜欢玩弄文字游戏,把水搅浑。我是没兴趣去关心这类问题,否则我早就让这些东西见报了。到那时候,可不是当事人说了算,而是舆论说了算。

柏桥

三妹如是说: 具体地说,在我看来,批评你吃民运饭没有错。问你是否在那四个机构拿钱也没有错。至于给你钱是不是合理,当然又当别论。你在这四个机构拿钱是属于隐私才 避而不答? 还是因为你下面的道理避而不答? 三妹

胡平如是说:正好说反了嘛。那位图书馆工作人员为什么不去发表文章直接问她的同事,而要自己去查资料呢?就是我说的,你不知道该问谁不该问谁。你不应该问别人,你应该问政府。别人没有回答你的义务,政府有。

再有,如果你认为某人得到的薪酬不合理,那么,你要批评的是发钱的即政府,而不是领钱的。问问你那位图书馆的朋友,如果他发现他的同事的薪资高,他觉得不合理,那是他同事的错呢还是馆方的错?他是去批评图书馆的负责人呢,还是去批评他的同事?

就像刘晓波被捕后一段时期,民主中国杂志照旧给他发主编的工资,有人居然拿这一点来批评刘晓波,好像那是刘晓波的罪过。要批你也该批NED呀。

所以,别拿这事在网上当作攻击别人的手段。你要还有一点真诚,赶快去向有关部门查询,再去控告有关部门。

如果这话还不能让你明白,我也就没辙了。

三妹:

我已給NED發了EMAIL。等他們回話,我一定告你。英文EMAIL付後。

王寧

×××××××××××××××××××××××××××××××××××××××××××××××××××××××××

E-mail: jane@ned.org

Jane:

My name is Ning Wang living in Sugar Land TX 77479.

Recently, during the discussions about Liu Xiao-Bo, 2010 Nobel Peace Prize Winner, some people voiced the necessity to investigate the income of Mr Hu Ping who gets some fund from your organization. I am an advocate for privacy. I am concerned that Mr Hu Ping’s privacy may be invaded.

My questions to you are:

1) Is it possible for a private citizen to investigate how much Mr Hu Ping gets from NED annually?

2) If yes, how?

Thanks,

Ning Wang

三妹说:就是因为有太多这样不懂纳税人权利的人,才使得胡平这样的民运贵族能得心应手地吃民运饭、发民运财,为自己能四处拿钱去高调为民运败类刘晓波忽悠呐喊。这就是海外民运的真实情况。他们哪还是什么旗帜?早就成了肮脏的交易。 不明真相的人蒙在鼓里说什么旗帜,不要说旗帜,刘晓波连普通人应有的人品道德都不具备。

三妹

柏桥说:你是海外民运一员吗?若是,按你的定性,你是低水平一分子,若不是,我觉得你应该先参与进来,再理直气壮地与我们讨论民运如何低水准的问题。否则,我有的是反驳你的理由。

你刚开始说的话,看起来还有点水准,至少没有逻辑错误。可是,你的最后这句话就太偏离事实和常识了:

而纳税人只有权力去监督政府的支出,而没有权利去“关心”收入者,更没有权利关心到某一具体的人。这样关心到某一个具体的人、这种思维方式是极其可怕的,因为“关心到具体一个人”是集权主义的要义。

驳:纳税人当然有权利关心到某一具体的人。在任何民主国家,政治人物的财产和收入都是必须透明的,这一点你不会不知道吧。他们难道不是具体的人?89年民运前我受影响最深的是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提倡政治人物的财产收入透明化,简称透明化。怎么二十多年前共产专制社会的统治者都提出了透明化,直指“具体的人”,而你居然说公民无权监督具体的人,而且还给要求监督的人扣上集权主义者的大帽子。也许你没有表述清楚,这个“具体的人”是指普通公民还是公务员,或者政治人物,但是,在你没有明确界定之前,我们只能理解成所有的“具体的人”,包括政治人物等。因此,你的这一观点在严重误导读者。希望你能澄清这一点,更准确地表述你的观点。谢谢。

柏桥

Baiqiao Tang (唐柏桥)

——————————————————————————–

德国张先生如是说:以前听人说,民运人士有三种人组成:有病的,有仇的,有瘾的。

刘晓波获奖后,“刘晓波”已经成为一个抽象的符号,至于刘晓波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否软弱,是否曾经有过什么观点,等等,这些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这面旗帜存在,重要的是爱护这面旗帜。任何对刘晓波的质疑和相对化处理,当言论者以为他在讨论刘晓波的时候(确实言论者也有这个权力,也许言论也能为多数接受),其实际效果却是在另一个层面,就是他在质疑中国民主运动的旗帜。旗帜的作用在于凝聚力量,发出威慑力。中外历史上各社会运动都需要几面旗帜,中国民主运动也不会例外。

海外的现代中国民主运动始终在低水准上进行着,组织形态等还都停留在孙文年代,人事内讧更属于会社层次。

有人发出“至于胡平的钱,因为是我的纳税钱,与我有关,我当然关心”的言论,足以说明这个“群发组”的低水准,连最起码的现代民主社会的国家、政府、民众与个人之间关系的常识都没有,那么你们在讨论什么呢?“胡平的钱”从来不是“我的纳税钱”,而是民众的纳税钱(假设胡平是拿政府的钱,如同总统一样),因为“我的纳税钱”不会进入某一个人的钱包,充其量只能说“我们纳税人的纳税钱”。而纳税人只有权力去监督政府的支出,而没有权利去“关心”收入者,更没有权利关心到某一具体的人。这样关心到某一个具体的人、这种思维方式是极其可怕的,因为“关心到具体一个人”是集权主义的要义。

2010/11/20 Diane Liu

三妹说:那么,再请胡平回答一下唐柏桥下面这封信里的质疑。你都在几处拿钱?各处拿多少钱?不少人都对如你这样吃民运饭的人士的收入非常关心,传说也很多,我之所以说他们是传说,是因为我还没有得到证实。你们的组织给资助方的财政报表也需要广为公开,对自己的声誉有好处,可以堵住各种传说。我们都是美国纳税人,又没有王宁那样的奴性,说胡平的钱与他无关。我很关心我纳的税在你身上是怎么用的。 三妹

柏桥给三妹的信

三妹:
有些事情大家今天不说,不等于永远不说。关于胡平,我只提供一点小线索供你思考:他和他XX总共在几个跟民运人权有关的机构拿钱:北京之春,中国人权,民主中国,自由亚洲电台。。。。。。?我没功夫去深入调查,但如果有人有心,不妨去了解一下,不难的。以前有人跟我说过,胡平过去在北春,一个星期去一天,一个月拿好XX,在中国人权人与人权杂志,连一天都不用去,也拿上X一个月,他XX给自由亚洲电台做特约记者,也没少拿。我最不能容忍的是,他XX不仅可以来去自由,而且成了中共的座上宾,去年中共还为X父亲搞了个隆重的什么纪念会之类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而胡平和他XX不仅不知羞耻,还挺得意的。恶心透了。我跟这些人过去虽然合作过,但从来没有任何私交,也不是朋友。当他与我是同道人时,我会珍惜和尊重他,但当他越走越远,甚至背叛民运与中共暗渡陈仓时,我会毫不留情地予以揭露和批驳。

如果你觉得有必要,可以转发我的这封电邮,我的东西都可以公之于众。

祝周末愉快,
柏桥

柏桥说:当年公民力量有人百般侮辱谩骂攻击我,而且攻击我的人还引用了你XX人身攻击我的话,你非但没有出来说应该建立规则,制止这种做法,而且故意对有人借你XX的口骂我保持得意的沉默。而你的最好的几位朋友都说从事民运的朋友不应该对遭到批评、谩骂、攻击大惊小怪,应该将它当成未来参与中国民主政治的练习场。而且还有人挖苦说,如果连这点承受力都没有,还搞什么民主政治。军涛甚至还举了美国建国初期还有政治家们相互决斗的例子(这一切都有记录在案,如果需要,我可以发表)。

那时候,你可是一句不同意的话也没有呀。今天,有人批评你了(或者按你的意思是人身攻击你了),你就换另一个漂亮的面具出现,而且还振振有词。我真的服了你了。你唯一思考不够慎密的地方是,你忘记了你的言行都已经记录在网上了,昨天的和今天的。就象我昨天调侃你的一个笑话:你刚签名发起网络革命宣言,就针对我的革命主张进行讽刺,分开来看,都有道理,放在一起,就不能自圆其说了。我爱死网络了。

欢迎就这个问题继续讨论。

柏桥
Baiqiao Tang (唐柏桥)

胡平回答对其XX入读曼哈顿私立学校的质疑:
三妹,把我这几句话也转给那国内九百多知识分子。
XX经推荐与考试,被曼哈顿一所私立学校录取。校方根据我们家庭经济状况,每年免去90%学费。

又:

看了看这个群发组的文字,有不少针对群发组成员的人身攻击和脏话。不知此群发组是何人建立。建议建立者立下规则。否则请把我的名字删去。

胡平

2010/11/20 Diane Liu

三妹说:王宁在美国三十多年,却不知道(是装傻?),如果胡平的收入来自这四个机构——北京之春,中国人权,民主中国,自由亚洲电台,那么他的收入应是公开的,应该是可以查到的。这个邮群的一个朋友刚给我来电话说,这个王宁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啊。政府雇员、或者美国民主基金会这类基金会哪有什么工资隐私?这个来电话的朋友 在伊利诺州立大学 的图书馆工作,工作人员的工资都是公开的,可以在伊利诺州政府每年出版的 green book里面查到,所以 图书馆工作人员每年都去查 green book 看别人的工资。

胡平拿钱的这四个机构也应该给美国民主基金会提供包括雇员工资的年度财政报告,这些年度报告也不能对纳税人保密。

给我来电话的这个朋友哈哈大笑王宁,说这个王宁竟完全不懂美国的隐私是对谁而言。

王宁不用像护着共产党似的护着胡平。

胡平的回答是耍赖。

三妹

胡平如是说:纳税人要质询的是收税人--政府。

2010/11/20 Ning Wang
王宁如是说:

三妹:

你太沒有做美國公民的常識:

美國公務員都拿納稅人錢為薪金,你有權問他們的經濟狀況嗎?這是隱私。你無權打聽別人的隱私。你反洗腦,反扭曲,且沒完成呢。共產黨那一套。

王寧

2010/11/20 Ning Wang
三妹:

我說你沒把帖子给胡平发过去了,是指胡平不在“To”或“CC”上面。你是否用“Bcc”發給他,我不得而知。在這個EMAIL中,我注意到,胡平在CC上。

我對你的罵只是笑笑。再狠一點無妨。

胡平,劉荻 (甚至劉曉波)的錢,就留給你去操心吧。

王寧

2010/11/20 Diane Liu
三妹说:你是不是故意颠倒黑白?共产党无视百姓生命逼得百姓无路可走,你不去骂共产党,对共产党说生命可贵,却对官逼民反的百姓说生命可贵。这就是你无耻至极、恶心至极、没有男性的地方。骂得可够狠?至于胡平的钱,因为是我的纳税钱,与我有关,我当然关心。只有你这个奴性十足的人才没感觉,对共产党献奴,还对胡平献奴。骂得可够狠?如果胡平像徐水良那样挣的是自己的血汗钱,我佩服。我正在研究美国民主基金会的资助款项,已经完成一篇文章,即将群发。当然也会去美国民主基金会说道说道。

我那个帖子不但给胡平发过去了,还给国内九百多知识分子发过去了。这贴照旧广泛群发。

三妹

三妹:

還不夠狠!

要我多說些楊佳嗎?我願從生命的可貴說起。要聽嗎?

王寧

2010/11/20 Diane Liu

咦,这句 “杨佳已故,說什麼都太晚了。” 是什么意思?要不是你先不顾事实地埋怨他可以做得更好,我还真没想起下面写的那些杨佳的动人故事。

他怎么做得更好?是上访二十几年毫无结果,还是以死抗争,名震天下?我发现只要一说事实直指共产党的恶,帮凶爬虫王宁就恶心至极地护犊子似的护。那无恶不作的王宁的恶主子共产党还真成他的亲娘了? 共产党把你的男性整得连杨佳的百万分之一都没有。这句骂得够狠吧? 三妹

王宁如是说:

“王宁这个恶心至极的拥共分子为中共招魂摆好,费尽心机,根本没用。中共都滥到根儿了,他还在那说“民主制度共产党也合法”,王宁们就是“中共的帮凶,知识分子小爬虫”,洪林骂得没错。” 還可以再狠一點!

我不會像唐柏橋那樣跑出來大喊:“你們罵人了!”“看你這水平!”。愛罵就罵吧。我無法封你們嘴。幸好我在美國,有言論自由。像劉曉波那樣,連自衛的權利都沒有。

杨佳已故,說什麼都太晚了。

仲维光:你在三妹的群發鏈中,我沒把你摘出來。今後,你可能還會收到我的郵件,那都是由於類似原因。你已不在我的MAILING LIST上。

王寧

2010/11/20 Diane Liu

三妹说:杨佳根本就无处申冤。他年纪轻轻就经历两次警察暴力。一次他去四川旅游,在火车站排队,警察说他没站在队伍里,一语不合就打,把他的门牙打掉了,他回到北京花了两千多元装假牙。第二次就是在上海骑车旅游,来了五六个警察说他租的自行车是偷的,警察用栽赃的手段罚百姓的钱已成惯例。结果杨佳被罚钱还挨打。杨佳两次去上海告状,去一次挨一次打。杨佳是个喜欢生活力求完美的年轻人,为他办案的律师说他因为他妈妈和女友总是踩门前的草地抄近道走而几次说他妈妈,最后发火说:“小草也是有生命的!”有一次他妈妈在小区捡到一个手机挺高兴,杨佳却逼他妈妈找到失主。

杨佳这样的喜欢旅游、爱小草的阳光青年走到杀人这一步是谁的过?他怎么可以做得更好?!

王宁这个恶心至极的拥共分子为中共招魂摆好,费尽心机,根本没用。中共都滥到根儿了,他还在那说 “民主制度共产党也可以合法”,王宁们就是 “中共的帮凶,知识分子小爬虫”,洪林骂得没错。

三妹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Ning Wang
To: zhouhongling
Sent: Saturday, November 20, 2010 7:30 AM
Subject: Re: 與你探討

周洪林:

任何人可以對任何人/事有不同看法,這很正常。由此,引出“中共的帮凶,知识分子小爬虫”,就不正常了。

你可以認為楊佳是反共大俠,人人都應持同樣看發?!不可能的。

楊佳已為他的行為,付出了生命代價。是否值得,見仁見智。我個人以為,面對不公,他本來可以做得更好。

王寧

2010/11/20 zhouhongling

洪林说:刘晓波们不喜欢暴力也不喜欢中共专制,这是刘晓波们的自由,无可非议,但他人认为暴力革命不仅是历史的动力,且是推翻中共的所有手段中最有力的手段并付诸实践,这也是他人的自由,刘晓波们既然也反对专制,那么,就没有理由对他人比如杨佳们的勇敢行动说三道四,污蔑攻击。我之所以说中国知识分子是人渣,这是原因之一,即自己怕死怕中共又想反中共专制,却又攻击那些对中共勇敢战斗的人士,攻击杨佳行为的刘晓波们与要体谅政府的余秋雨们实质是一类人======中共的帮凶,知识分子小爬虫。

——————————————————————————–
Date: Fri, 19 Nov 2010 08:02:42 -0600
Subject: Re: 與你探討
From: ningwang
To: hongling

劉曉波們不喜歡暴力,所以他們主張非暴力。這是我認為的他們的理由。王寧

2010/11/19 Ning Wang

我已看出來:中國人中喜歡用暴力建立民主制者為少數。我看這是對的,是聰明的。很少人會像楊佳那樣。王寧

2010/11/19 zhouhongling

洪林说:在大陆不是没有人敢喊暴力革命推翻中共,而是你无法喊,无处喊。当然,你如果在大街上喊,自然会遭到中共镇压,但你在大街上不喊暴力革命,而只喊和平革命,却号召大家组织起来组党推翻中共,同样会被中共镇压,再退一步,你在大街上不喊组党,只喊要民主,要自由,还是要被中共以扰乱社会秩序罪,被中共逮捕。可见,问题不在采取什么手段上,而在你是否对中共有刻骨仇恨,你如果看透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对中共有刻骨仇恨,那么,你就可以采取任何一种手段来打击中共,或者,你不敢采取任何手段,但你如果对中共有刻骨仇恨,你就会支持他人采取的打击中共的任何手段,这其中自然包括他人采取的暴力手段,这个他人,哪怕他是在海外,喊暴力推翻中共,也非常好,非常有用。再说简单一点,中共采取了包括暴力在内的所有手段对付民主人士与老百姓,为什么就不允许老百姓与民主人士采取包括暴力革命在内的任何手段来对付中共呢?或者说,刘晓波们有什么理由要老百姓与民主人士把暴力革命的手段排除在外呢?这不是中共的帮凶言行又如何解释呢?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