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刘晓波的“删改版,笑果照以及效果照”


2010年10月3日,刘晓波之妻刘霞在北京接受采访,手拿丈夫的照片。 REUTERS/Petar Kujundzic

作者: gpib

世界主流媒体关注中国系狱政治犯生存状态之际,刘霞出示了笑果照,照片下标两个版本,一个是“2010年10月3日,刘晓波之妻刘霞在北京接受采访,手拿丈夫的照片。 REUTERS/Petar Kujundzic ”另外一种是“3日在北京接受外媒采访时,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夫人刘霞拿着目前被收押的丈夫照片展示给记者看。照片=路透社/韩联社 ”,这两个版本都没表示此照为狱中照片,挺刘的请思量,别人为何就会理解此为刘员外狱中照片?还不就是因为<>北看那段在先么,如今瓜田李下,这怪不得别人吧。你要是说刘霞不知此照片的影响,那你就错了,刘霞并非不懂这些,前几日看守刘霞的警察家中有事,带着刘霞一起去逛商场,如此特权哪位异议人士能有?记者围观照相,刘霞在推特上为其特权解释,说照片是媒体为美化刘晓波家属际遇作。可见刘霞完全知道照片对媒体的影响力。

我就不将此理解为刻意美化,说刘霞出示此照是为了体现晓波及其家人一种乐观的抗争精神,挺刘人士们满意了吗?即便如此,此照片无非给了全世界主流媒体这样一个印象,中共的大牢,是能以乐观心态面对的,中共允许也愿意与幽默互动。我请问,这是事实吗?入狱前对刘不屑的国内维权人士就遭受了酷刑,还有的高位截瘫,有的器官功能衰竭,例子海去了,这些人能以乐观面对么?这种不实印象要靠多少底层维权者的血才能洗刷干净?又何止是维权者,共处理人民内部矛盾还创造了无数新鲜离奇的死法,员外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典型的敌我矛盾,反倒能产生了笑果?匪区的监狱,已有附图的效果,其状恐怖没呆过人恐难相信,没人相信自然关注的少,如今终于有人关注了,却闹出了笑果,不知这样的笑果会带来怎样的效果?当然你可以说刘霞拿什么照片是他的人权,不错,人权辩解适用于各处,刘霞有她的人权,那就得给大郎张三推断的空间,我同时也反对就此事诘问刘霞,因为他只是一个异议者的家属,付出的已经相当的多,没权要求她该怎么做。无人追杀反刘者,谁也不愿如此,余地这玩意儿,是双方留出来的。

同样删改版问题,本坛上,删改版是挺刘人士自己贴上来,贴上来时就说那是刘霞即将朗读的领奖词,其下有人赞其为洁版,还有人大发溢美之词,称天下无人再具晓波之胸怀,无人可成就那样的表达,让我等于恍惚间忆起了江月照千古,孤篇盖全唐。谁料想,事不足月,这删改版的《我的最后陈述》竟没人认帐了,又兼热心网友一番考证,始作俑者原是亲共报纸,议论此事也成了张三一言的罪状。

人家张三引的东西好歹有出处,而且是报纸,而且是挺刘人士转贴的,张三根据你们发的东西所见发议论,谁想反驳,自然谁去查证,张三没有查证的义务。况且联合报发社论反对刘获奖了么?这我不清楚,如果没有,我就把联合报认为是挺刘派行吗,联合报就是反刘,不代表那篇文的作者反刘,他能算是挺刘人士吧?如果那文作者也反刘,此论坛上可是挺刘人士先把那删改版当作宣读稿贴上来的,要追究你们为什么不先追究不细察就传播删改稿的责任?如此一来,张三说挺刘人士删改《我的最后陈述》有什么错?有一个挺刘人士改了就不能说张三的论点有误。

发假声明,群信都可以,怎么没有道歉的。博讯那么大的网,盗用反刘人士遗孀的名义发声明两次,蔡楚这位大网编辑道歉了吗?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嘛。

A是公众人物,B批评A ,C维护A ,两派唇枪舌剑一般人都能以轻松心态面对,因为为尊者辩本就是民主的常态,辩就包括正方与反方,两派你来我往都不能超限,针对的应是B的观点,不是B本身,而为尊者讳才是专制的常态,动不动就将自己的论敌踏上一只脚,恨不得永世不得翻身。

本坛就有人追杀张三,做人哪能这么刻薄,你们这么做只能让人越发心生厌恶。我见追杀张三的,却没有见追杀蔡楚的,他要负责任比张三严重十倍不止,细心的人会发现,铁杆的挺刘人士,也就是刘圈子走的比较近乎的,经常要求这个道歉,要求那个道歉,而无论他们自己干了什么,不但不道歉,少有人深究,没有人深究是因为公众的视线总是被他们要求别人道歉的姿态吸引,进攻是最好的防守,这些人深谙此道,所谓恶人先告状,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挺刘人士的共同特点,宽以对己,严以待人,大搞双重甚至是三重标准。

前两天羊子被声明的事情,三妹发截图出来澄清,不但没见有几个人出来说句公道话,竟然有挺刘人士批评说“你就不能人老人休息一下”?说其利用老人,明明是羊子被声明在前,被挺刘人士利用了,所要达到目的还是利用她的名望支持一个在生前恶毒攻击过他丈夫的人。这已经相当的过分。羊子被利用了你还不能澄清,你敢澄清,就有人说你利用人,顺带利用别人的同情心,您瞧,我不点名,我认为点名过分了,这就是人与人间的不同。

刘没得奖前我就支持他得奖,有帖为证,刘得奖了我没传统反刘人士那么苦大仇深,我之所以在这里旺坛,是因为我坚决捍卫任何人批判权威的权利,有人读史读出满腔正气,但我看王侯将相各个都是权谋术士,厚黑无比,历史本来如此,我辈自当淡定,但是,就是在皇权下也有御史硬着脖子死杠,也有史官豁出身家性命,是这些人批评权威的努力让今人能知道栽赃的脏,伪证的伪,道德高地还有人来抢,否则人手一本 《发群信论》,《假声明书》,所有人都认为假声明之类是精妙的理论,高端的操作,通往权利的必经之路,实践中遵守的是<>,谁都不屑于抢这道德高地,岂不可悲?

文章来源:独立评论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