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江XX集团献媚,有人对高智晟发难

作者:三妹

关于浦志强给《人与人权》杂志约稿文章,三妹给 Jamie Zhou 的第二封信

Jamie:

昨夜匆匆给你发去一信,今天仔细想想,浦志强们诋毁高智晟,我们维护高智晟的关键分歧是,他们不认为当前中共对法轮功持续八年的迫害是中共最敏感最害怕人提的恶根,以及共产党永不会停止杀人的的杀人本质。中共现在已经把迫害延展到给法轮功喊冤的律师身上,更说明中共政府的黑暗、疯狂和邪恶。浦志强们的“保留空间”之说,就是不但要躲着别惹着疯狂邪恶的中共,还得迎合着它去诋毁惹着中共恶根的英雄。说透了,他们就是要躲开中共的根本的敏感之处,搞什么使中共感到不痛不痒的“空间”,他们这样永远地与中共“保留”着玩下去,结果是几十年过去,中共政府越来越流氓,越来越黑,迫害人民越来越随意。看看浦志强、刘荻、刘路、丁子霖、余杰们这些人的文章,现在还有什么正气可言,他们怎么能写出这样低劣的东西?文如其人,读者自有判断。高智晟的正气之处就在于他的这份真实,这份良知。高智晟的给国务院和温家宝的三封信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重重的一笔,浦志强们对高智晟的低劣诋毁,抹杀不了高智晟在中国历史上这重重的一笔。对昨天的信,我又补充了几点,再发,请你发到相关网站。也把此短信一并同我的长信发在网站上。再聊。 三妹

关于浦志强给《人与人权》杂志约稿文章,三妹给 Jamie Zhou 的第一封信

Jamie:

刚刚收到你发来的浦志强的文章。谢谢

我由于太忙,只能简单谈谈我对浦志强这篇文章的看法。

浦志强何许人也?我不了解。 我读了这个人的文章觉得这个人很糟糕,他的文章口气轻浮又不负责任。他说,“对高智晟每天一篇檄文,我没怎么看过,既没功夫也没兴趣”。他既然没时间看高智晟的文章,却有脑子评判高智晟,岂不怪哉。 他是否有功夫、有兴趣了解高智晟律师事务所被官方关闭的经过?他是否有功夫、有兴趣了解警察一年八个月来迫害高智晟的恶劣行经?他是否了解警察对高智晟的长期的围堵、骚扰、打骂、甚至用车猛撞致人于死地这一切的事实?他是否有功夫、有兴趣了解高智晟为什么要绝食来维护自己的权利和尊严的原因?如果他连高智晟的文章都没功夫、没兴趣读,他到底有多少信息可以做出正确的判断?他到底对高智晟走到这一步有多少了解?他这篇文章的口气分明是在配合警察,为极端作恶的警察喊冤,埋怨受害人高智晟。

浦志强信中还说到,“他(高智晟)与警员搞得那么僵,既不至于也没必要。” 浦志强这句话就更进一步说明他对高智晟的案例一无所知。高智晟为什么与警员搞得那么僵?关键问题在哪里?真的象浦志强说的“既不至于也没必要”吗?

是啊,高智晟完全可以做他的大律师,“既不至于也没必要”给自己找麻烦。然而,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此,高智晟的正气之处也在于在此。法轮功被非法迫害杀戮六年后,在没人敢如高律师这样公开给中央写信,告诉全国人民真象的万马齐喑的状态下,高智晟出于律师的良知为法轮功喊冤了,他给国务院,温家宝等连写了三封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这就触着了共产党的恶根儿。这就是“僵”的根本原因。

问题是,不是高智晟要搞僵这件事,高智晟也一直象丁子霖一样用写信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是警方和中共官方要搞僵这件事,因为这个政府经不起责问它杀人的挑战。中共的历史一直证明,他们只有镇压、杀戮这唯一一个“僵”硬手段来对付人民。如果浦志强读读高智晟三封信中所描述的警方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的细节,我想浦志强是应该能够了解高智晟写信前的勇气的,也能够了解高智晟当初写信面对的是笃定的被迫害的危险,而不是做英雄的荣耀,这点高智晟在写信时比谁都清楚。

令我惊奇的是,浦志强似乎对他自己与警察的关系很感骄傲,看看下面附的他的文章的按语,读者就会知道,浦志强与警察的关系很顺,一点儿都不僵,逢到警察与别的律师的关系僵了时,警察会征求浦律师的意见。由此我们也知道他的独立性到底有多少了。

浦志强所谓的“丁子霖老师一瓢温水本是好意”的结论,不由也令人感到,浦志强是不是也没功夫、没兴趣把丁、高两人的通信,以及他人“口诛笔伐” 的文章读过。如果读过就不会下这种即不具体又没内容的一概而论的结论。

对海外的声援,浦志强说是“鼓噪”“把他扔房上不给备梯子”,浦志强替警察的这种帮腔是属于梯子呢,还是属于落井的石头,还是属于打人的棒子?

浦志强文章满篇是对高智晟的臆想猜测和道听途说。由于他“既没功夫也没兴趣”了解实情,所以那些诬蔑高智晟的什么要当英雄,什么“诺贝尔和平奖和总统大位,早就虚位以待了”的胡乱断言也就不足为怪了。至于浦志强重复提到的空间是什么?他没说,我们只能从他的文中琢磨,是不是就是浦文中所说的与警察的交道和警方要求的对他人的“意见”?如果以为这样就取得了与中共互动的空间?对这种不“缺乏积累”的自我感觉,不但警察要暗中窃笑,连高律师的三岁小儿也会笑浦志强对中共的幻想过于天真了。

至于高智晟和郭飞熊在狱中的遭遇和表现更说明警察的非人性的邪恶至极和高智晟和郭飞熊的英雄本色。浦志强这样竭力配合公安局如此下贱地回答北京市公安局对“高案”意见的小人心态又怎能理解英雄的胸怀?!

因为我深知中共的邪恶,深知我自己即受不了中共警方施加给高律师和郭律师的酷刑,又不愿意象浦志强那样与警方配合,所以我才不敢回去,所以我才更加敬佩高律师和郭律师的勇气,所以我才在海外或以绝食,或以静坐,或以声明来声援高律师。我所作的这一切纯属出于良知和对高律师的敬佩,浦志强说的“对他(高律师)拉别人一起玩儿接力绝食,我不赞成甚至反感”的臆测又是从何而来? 稍微想一想就不难得到答案,如果不是出于良知和理念,现在还有没有人那么容易被拉去绝食和付出的了?

三妹 二00七年七月二十五日于芝加哥

附件:

浦志强:软硬通吃与软硬不吃──我看高智晟事件

按语:这篇文章是应《人与人权》杂志约稿,于2006年过年期间写完的,当时距北京市公安局1月5日征求我等对”高案”的意见,不过二十几天光景。此后至今,我没就这个话题发表过任何意见。

眼看着高智晟把仅有的空间日渐打光,心急如焚但没有办法。我的感觉是,高智晟可能很快要”出事”了。我告诉警察,高某人说什么和写什么是他的权利,信不信和认可不认可是别人的事,但这不是骚扰人家的理由,因为他没有犯法。虽说并不负有”传话”使命,我还是建议高智晟”悠著点儿”以避免出事,因为那样对谁都不好。好像高对我挺客气,”我知道了”便挂断电话。放下电话我也知道了:大势已去难以挽回。

对高智晟每天一篇檄文,我没怎么看过,既没功夫也没兴趣。他与警员搞得那么僵,既不至于也没必要。听说他对2006年的估计,是共产党马上完蛋,只要把决定皈依基督教、支持法轮功、退出共产党三张王牌一打,就能聚起一两亿人气,诺贝尔和平奖和总统大位,早就虚位以待了。感觉似曾相识,八九年的广场上,我曾对邓、李、杨马上垮台的谣言深信不疑。他比较膨胀,除了郭飞雄,所有人都不在话下,丁子霖老师一瓢温水本是好意,也会遭遇口诛笔伐,至于是否觉得我等全是孬种,这我不清楚。

对高智晟的首倡绝食,我不赞成但还能尊重;对他拉别人一起玩儿接力绝食,我不赞成甚至反感;对袁红兵郭国汀等人的鼓噪,我不以为然。我赞同秦晖的话,人可以选择自己做英雄,但不能强迫别人做英雄;人可以选择自己不做英雄,但没有理由嘲笑英雄。高智晟能有今天,以袁红兵、郭国汀和范亚峰为代表的海内外人士难辞其咎:他本来想当大英雄,你们把他扔房上不给备梯子,无异于拿他当猴儿耍看着他丢人现眼,害惨了老高也害苦了别人。

对高智晟入狱后的表现,我很失望但也理解。将心比心,觉得既然没进去过,吹牛没多大说服力,谁都无权要求老高死扛,何况对自己会不会比他好没把握,所以越发不敢揽那份杀身成仁的瓷器活儿;至于那份服软撇清的声明,我相信就是高智晟的手笔,至少经过他的同意。遗憾的是,姑且不说维权无需跟谁死磕,你既然号称要死磕,那就至少得有把牢底坐穿的准备,我以为以爱老婆疼孩子为由一退了之,过于儿戏而且难以成立。

高智晟有血有肉有弱点,是个中人不是高人,对他不应过分苛责。以高智晟的缺乏积累,近年来异军突起瞬间名满天下,很难说不是唱高调的”收成”。对他寄予过高希望的同道,应当反思你们的鼓噪是否出于公心。时势造英雄,但我想说时势造出的英雄,未必能造得了时势。高智晟的很多判断缺乏常识,诸多举动像造势而非造时势,也就没有机会更上一层楼,只能化身为历史事件的过客,这是他的宿命。王丹和吾尔开希等八九英雄,当年的水准也大抵如此。

至于袁红兵之流,说的比唱的好听些。历史是由英雄写的,但英雄史诗的写手未必是英雄。我不认为,以英雄史诗闻达于诸侯,写手就能厕身英雄之列,这要看他究竟几斤几两。十几年前鼓吹暴力革命,祸事临头只身落荒,把一群小兄弟全撂进监狱;几年前故伎重演,为自由而南逃澳洲,又折掉一帮官员的顶戴。子曰”一之为甚,其可再乎”,袁大人能把一件事儿做上两遍,”宁可我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的阿瞒境界,固非本人所可逆料。高智晟上袁氏的当,权当交了学费,假如周瑜打黄盖,我照样没得话说。

高智晟和郭飞雄的激进,曾给我们拉开一点空间,让我们能低头做几件小事,所以不该忘记他的努力;但他们的冒进把原有的一些空间打没了,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对此他们应当反思。时过境迁,让他过几天安静的服刑日子,对人对己才是忠厚的──不然的话,你们就毅然回国,自己试试看。

浦志强 2007年7月22日于北京

1. 2008年青年领袖评选候选人浦志强简历

2008年03月26日15:05 南方人物周刊
浦志强,1965年出生,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律师。1986年毕业于南开大学历史系,获历史学学士学位;19 91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获法学硕士学位。曾代理被告分别在足球运动员曲乐恒名誉权纠纷案和余秋雨诉肖夏林名誉权纠纷案中参加诉讼。

2. 小圈子出处:

独家:中国最重大问题的窗户纸被捅破后 大打出手
——从刘晓波没有敌人论到米奇尼克访问中国大陆引发另一论辩论

何清涟回答:”今天我还要感谢你呢。因为这句话是你们那个小圈内四处散布多年的话,今天总算见之于文字。可见人们对小圈子的评判大致相符。中共政府控制(含间接控制)的海内外空间本来就没有我的发言权,如果再用”不懂中国”指责,不就可以让我彻底失声吗?这是战略性考量。这是因为用”不懂中国”为辞可以排除并剥夺别人的发言权,然后再说别人”激进”导致温和派好不容易争取到的空间受压,最后就只剩下”被允许、被放行”的人了吗。”

http://www.aboluowang.com/comment/data/2010/1019/article_17653.html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