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获诺奖成海外民运两派分道扬镳的契机

法广 蒙特利尔特约记者 潘卫

10月8日,正在中国大陆服刑的异议人士刘晓波被授予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海外民运圈子围绕刘是否有资格获得此奖的争斗告一段落,随之而起的是不绝于耳的赞扬声与批评声,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已俨然成为海外民运对立的两派“抗争派”和“合作派”分道扬镳的契机。

早在今年3月,澳大利亚的袁红冰,纽约的徐水良,加拿大的鲁德成等17人发出了“关心中国民主的海外华裔给诺贝尔评奖委员会和哈维尔先生的一封信”,明确表示“不认为刘晓波是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合格候选人。”10月5日,又发出了有14人签名的“给诺贝尔评奖委员会的第二封信”,指刘晓波 “在二十年前就与中共极权政府合作,丧失了一位诺贝尔奖得主应具备的道德形象。”

另一方面,今年4月,香港的司徒华、美国的杨建利、王丹、王军涛、胡平等60多人组成了“推动提名刘晓波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委员会”。6月,又成立专项工作小组,并多次发出倡议书及公告,表示“让具有和平发展导向力量的诺贝尔和平奖,花开中国不仅是对刘晓波先生个人的嘉奖,更是对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国未来发展进程的一种期待,是对世界和平的促进,是对野蛮、专横、暴虐的谴责。”

在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后,公民力量运动发起人杨建利认为这是“中国民运多年奋斗和辛苦的代价”。前民阵主席万润南提笔抒怀,称“一个奖项,伸张正义,公道自明。一帮奸人,疯犬吠日,抓狂闹心。” 10月9日,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对法新社表示:“刘晓波是愿意与北京合作的温和派,中国有好几万人比他更有资格获颁诺贝尔和平奖。”

因在89学运时用鸡蛋袭击天安门城楼毛泽东画像而入狱,后流亡加拿大的鲁德成参加了两次签名反对刘晓波获奖的活动,他认为刘晓波获奖使民主革命派和保共改良派分道扬镳,从而结束了海外民运浑浑噩噩的局面,64事件21年来,海外民运一直在浑浑噩噩的状态下度过,两派泾渭不分明,流亡的岁月既苍白又无所作为。

他认为刘晓波作为自由主义的异议人士丧失了基本立场,在将被判刑的时候,还大声赞美中共人权纪录的好转,为中共粉饰太平。他说:“这一次最大的赢家不是刘晓波,也不是那些唱赞歌的人,最大的赢家就是中共。他们要的就是那种与他们客观上合作的所谓的反对派。”

鲁德成认为中国又在重演一百年前的历史,重现康梁的保皇与孙中山革命同样的分水岭。刘晓波获奖,会使保共改良派气势更甚。但他强调一百年前,康梁也曾红遍大江南北,但后来的历史自有说明,刘晓波们也只会是短暂的沾沾自喜,保共改良肯定是死胡同。

鲁德成说刘晓波获奖增强了民主革命派的向心力,使真正要推翻中共政权的力量逐步扩大。但他却表示他们这一派不会有领袖,因为“真正要推翻中共的,是受苦受难的中国普通百姓,现在他们是沉默的大多数,但会逐渐地清醒过来。”

他指民运精英关注的是,在中共存在的前提下,进行改良,而民主革命派走的是下层路线和群众路线。他说:“目前大陆涌现出很多维权勇士和斗士,中共的镇压只会使民间反抗声音越来越大。对于国内运动来说,海外只起后援作用,民主革命的有生力量和生命源头还是在中国大陆。民主革命派实际上是草根革命派,民主革命说白了就是民权革命。”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