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的困境与中国的现实

——黄慈萍在加拿大广播公司的电视节目“连接马克凯利”中的评述


2010年10月8日,活动家柴玲和黄慈萍就中国被囚异议人士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分别应邀在加拿大广播公司的电视节目“连接凯利马克”上作评述。该节目在当晚八时播出。

以下是黄慈萍的相关评述:

一方面,一般人认为这诺贝尔和平奖早就应该授予中国持不同政见者。通过将这个奖颁给中国的持不同政见者,它突出反映了中国的人权问题,也希望它能鼓励中国的民主进程和政治改革。但在另一边,代表温和改良派的刘晓波先生,并不希望得罪政府。然而,即使如此,他被判11年刑期,尽管这不应该。这件事本身就揭示出中国人权是多么地受到侵犯。的确,重要的是,通过他本人和这个奖,我们看到中国的问题。

但我们也必须看到这样的情况:中国的政治局势非常严重,中共当局自己绝不希望进行政治改革,除非有压力迫使他们不得不如此。所以,当温和改良派试图配合,中共当局当然宁愿接受他们,而非强硬派。但现在的问题是因为极度的贫富不均等社会问题,中国犹如压力锅一样会随时爆炸。越温柔的方式,越不可能使得中共政府进行任何政治改革。因为只要可能,中共就不想放弃自己的权力,也不想改变任何东西。从这点意义上说,刘晓波声称“我没有敌人”的结果只会适得其反。因为大多数中国人绝不会相信。他们已经无法忍受,最终可能导致革命。

这种“我没有敌人”的情怀听上去的确很诱人、甚至很浪漫,尤其是对生活在安全和舒适的民主国家中的挪威人而言。但这种说法决不会使中共铁蹄下人权被践踏的大多数中国人,尤其是贫困的工人和农民信服。说话的人也很难让一般老百姓接受。如果你问他们,为什么他们生活在痛苦之中,他们会向你指出他们的“敌人”——中共专制。“没有敌人”的思想听起来不错,但不但不能反映中国的现实,也无法解决中国的问题。毕竟,如果真的“没有敌人”,那作为温和改良派的刘先生,为什么会被判刑11年?


右起黄慈萍、陈日君枢机主教、魏京生。新世纪图片

Wei Jingsheng Foundation News and Article Release Issue: A573-W341

魏京生基金会新闻与文章发布号: A573-W341

Topic: Liu Xiaobo’s Dilemma and Reality in China — Ciping Huang’s Comments at Canadian Broadcasting Corp’s TV, Connect With Mark Kelley

魏京生基金会新闻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